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觉察到娃子以及其几名部众的反应,让杨锐立即想起了倭国文明区域一位叱咤风云的大名——拥有着“战**神”之称的上衫兼信!

    难道上衫兼信真的是女儿身?眼前这名还未元服的娃子便是上衫兼信?虽然是以男儿打扮,看不出女孩儿的姿色、身形来,不过观其机灵灵的一双眼睛,倒是真有些七巧玲珑的模样。

    “你是上衫兼信?”杨锐脱口问道。

    不过话刚出口,杨锐自己也觉得不妥了,倭国区npc的称呼是有很多来历的,按照室町时代武士家的传统习惯,没有继承权的幼子一般会被送去出家,这时候其名字就将发生改变。

    并且在满12岁元服之前,很多人都是常用小名的,比如上衫兼信有个名字就叫做“虎千代”,而杨锐所说“上衫兼信”这个名字则是最不可能的,即使她的确便是“上杉姐姐”本人,此时也不会叫“上衫兼信”这个名字。

    “嘻嘻,你想确认我的身份?你一下杀了我如此多的手下,我还想知道你的身份呢,不如你先摘掉面具让我看一下真面目啊,对于你我忽然感兴趣了呢”

    被杨锐问及之后,娃子眼神中先是迷茫了一下,之后一对明眸却是一阵乱转,反问杨锐道。

    娃子刚才还在挣扎着要杨锐放了她,这会儿心情突然便转好了的样子。

    这一幕落在杨锐的眼中,感觉对方稍稍有些稚气未脱的同时,也清晰地捕捉到了此子狡黠、灵动的一面。越发觉得其颇为不凡。

    “呵呵。面具自然是可以摘掉的。不过是我发问在先,你是不是先考虑回答我的问题,然后我再考虑要不要摘下面具才是?”

    杨锐进入倭国区之后便一直戴着战争面具的,以防身份暴露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麻烦,此时自然也不会轻易摘下来。

    即使这位“上杉姐”如何伶俐,她毕竟也还是个孩子,杨锐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便避重就轻地绕了过去。

    “恩,虽然你很会岔开话题。但是我不会过多计较,此前你击杀我手下的事情暂时搁置一边倒也可以,反正他们也都是我从各地抓来的无赖小混混而已,本来也是作恶不少,我管教起来也很麻烦的

    不过既然你我都对对方十分感兴趣,不如这样,我们就来对赌,若是你输便回答我一个问题,若是我输便反过来回答你一个问题,而且必须立誓是发自内心的实话。

    当然了。如果赢家一方也可以要求对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比如摘掉面具之类的。相信你不会做不到吧?怎么样?我们就来玩七半?”

    娃子被杨锐一绕,一双明眸又是滴溜溜转了数圈,似乎立即又生出一个主意来,竟然是要与杨锐对赌,赢的一方获得询问对方一个问题或一个要求的资格,另一方必须如实去做。

    杨锐立即意识过来了,这是战国版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啊。

    “好!就这么办,不过你要是输了可不要与我耍赖,别说我以大欺小哦”

    对于娃子所言暂不追究击杀其手下一事,杨锐倒是不置可否,对方现在自身都深陷自己手中,即使想要追究也不具备条件。

    而当前天空之城正奔赴山梨郡石和城而去,途中也没有其他事情,面对娃子的提议,杨锐只是微微一笑便应了下来。

    不管如何,娃子现在在自己手中,而且天空之城也不是她想离开便能够离开的,娃子想要从杨锐这里脱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杨锐倒是要看看娃子的本事如何。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可是大人,可不许反悔哦”

    在杨锐答应下来之后,娃子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不知道心中打得什么主意,还是确实只是小孩心性,说话间她已经从袖中掏出了一副类似骨牌的东西来。

    “呵呵,这是自然,我还从未有欺骗小孩子的经历,这一点你尽管放心便是。只是,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一下七半这个赌法是如何玩的吧?”

    杨锐不以为意的言道。

    “啊?!原来你还不会玩七半啊!来来来,我先传授一下七半的玩法,可别怪我以己之长欺负于你

    看好,这是一目,这是九目,这是三十六目对赌开始之后,每人将只能持有三块七牌,双方都可以利用手中七牌做对并、对整,最终通过一种方式最为接近七目半者获胜。

    当然这个最终目数不得超过七目半,否则的话就以失败论。

    并且,既然你从来都没有玩过,我们也不必按照传统的规矩玩,就来玩一个由我创新过的玩法,只要你能将手中七牌合理组合,并且能够说得出因由来,都可以算数的”

    娃子讲起对赌来简直是滔滔不绝,费了好多的口舌,几乎是手嘴并用,总算是将七半的玩法向杨锐讲清楚。

    根据杨锐的理解,这种所谓的七半玩法就像现实当中的二十一点有些相似之处,只不过中间多了不少的变化,有些类似于数学运算,只要凑够相应的点数最接近七目半,而且不爆点,就算是赢家。

    这倭国区的赌博方式看起来也不咋地啊,不过这似乎丝毫不影响倭国区好赌的热情,无论是游戏之中还是现实之中竟然都是如此,眼前娃子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那么我们开始吧?”

    在杨锐表示理解之后,娃子已是迫不及待让杨锐解除了束缚,开始分发七牌。却是被杨锐一手按住。直接将七牌交予了高顺的手中。

    “我这一名武将为人平素老实本分。就有他来分发七牌,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见?”

    杨锐如此做,其实也是避免娃子从中使奸耍滑而已,对方却是很愉快地答应了下来,似乎毫不担心的样子。

    在议政小室中心处摆放上一张小几之后,杨锐与npc之间的第一次对赌也便开始了。

    “十三目,二十九目,对并。三十五目对整,节余七目,你输了!”

    高顺这边才将各自三章七牌发到两人手中,娃子已是刷的一下将手中的三张七牌拍到了几面之上,自始至终看都没看杨锐一眼,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就连娃子身后立着的几名手下,似乎也很懂得这种七半对赌的玩法,在其拍下七牌之时,也全部都脸现得色,知道这一把是要赢定了。

    若是按照七牌的玩法。结余七目自然是稳胜不败的,超过七半就爆掉了。而低于七半的目数自然是七目最强了。

    “那倒是不一定,且看一下我的七牌再说也不迟。”

    杨锐扫了一眼娃子拍在几面上的三张七牌,悠悠地言道。

    “哈哈哈你是还没有学会吧?难道你也拼成了七目,我倒是有些不信啊。

    如果你承认是你自己笨的情况下,我倒也并非不可以考虑让你一局的,不过你要不要叫一声先生来听听呢?”

    “哈哈哈哈”

    娃子毫不在意的样子,在其调侃之下,她身后那几名手下也是一阵嘻哈,似乎要等着看杨锐出糗的模样。

    “先生”一词在倭国区游戏当中同样是指代老师,而且在倭国区现实当中也还在沿用,这一点作为三国区玩家的杨锐自然是清楚,若以七半对赌而论,娃子倒也的确可以称得上杨锐的先生了。

    不过此时杨锐却是没有丝毫“尊师重道”的意思,仅仅是将身前几上的七牌一张张翻了过来。

    “三十六目”

    “四目”

    “六目”

    杨锐翻牌的同时,娃子与几名手下好奇地注视着杨锐的每一张牌,并小声嘟囔着。

    “哈哈哈哈”

    等杨锐将三张七牌全部翻过来之后,娃子与几名手下先是沉寂了半息时间,继而又哄堂大笑起来。

    “你不会是认为这几张七牌能凑出什么好点来吧?”

    娃子颇有几分意外地望着杨锐问道,此前她还觉得杨锐不好对付的,这会儿却是有些怀疑了。

    这会儿不仅仅是娃子一方几人,即使是立于杨锐身旁的程昱和高顺两人也是十分意外,他们其实也已经清楚七半对赌的玩法,杨锐的三张七牌看起来并不能凑出什么好点,以至于负责发牌的高顺都有些愧疚了。

    “你刚才是不是说只要能够讲得通就可以?”

    面对娃子几人的哂笑,杨锐并没有在意,而是好整以暇地望向娃子问道。

    “嘻嘻,是的,不过这几张牌难道你准备凑什么点?”

    娃子再看杨锐的神态,甚至都觉得哪里有些问题了,不过熟知七半玩法的她很快便再次恢复了自信,笑眯眯地望向杨锐。

    “三十六目,六目对证,余点三十目,再与四目对约,正好七半!是你输”

    “凭什么三十目对约四目就是七半?什么是对约?”

    还未等杨锐将话说完,娃子身后的一名手下就叫了起来,显然他们从未见过这种玩法。

    “假设有30个苹果,给你们4个人分,每人分7个是不是还剩下2个?再拿刀劈开,是不是每人又分半个?刚好是每人7个半,这就是对约”

    “呃!”

    杨锐这边解释完,娃子已是猛然反应过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