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由于信息传递途径的单一,发生在观县西城门一侧的情景也在其余三个城门处先后上演着,各处溃卒被突然而来的攻击弄得惊异、愤怒异常。

    王彧所统帅的刘岱部众溃卒在观县城下被打懵了,无论其再怎么意外、再怎么愤怒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其实此时观县县城早已经被高顺、张辽所统帅的6万部众给夺了下来。

    此时也就是高顺、张辽手中缺乏远程弓箭手力量,只能使用此前守城士卒所收集的滚石、檑木以及火油等物品进行攻击,否则的话王彧溃卒的损失将会更大。

    之前杨锐大军对王彧所统帅的8万士卒围而不攻,一方面是为了减少士卒折损的比率,另一方面便是为了拖延时间,为高顺、张辽从北方夺取观县县城创造条件。

    高顺、张辽二人也没有贻误军机,按照此前约定的时间准时赶到了观县城下,并轻易便攻下了观县县城。

    王彧带走拥有一战之力的8万士卒之后,观县城内本来已经只剩下2万左右士卒,而且无不都是低阶位士卒,基本上停留在2阶的水准。

    在高顺、张辽数万5阶特殊兵种铁卫近侍、先登勇士士卒、1万刀盾兵士卒的攻势下,又兼之动用了所有的100余架攻城冲车以及300余套云梯,专门针对观县县城北门一侧,可谓是攻势如潮,莫说是2万名低阶士卒,即使王彧大军全在也是很难受得住!

    于是一场攻城战下来,高顺、张辽二人也仅仅花费了小半个时辰时间而已。折损数量也是极少。城内2万名左右的守卒之中。竟然有超过半数士卒都是束手就擒,根本未敢做出抵抗,从其余城门逃逸的士卒数量也有数千人。

    战事至此,观县县城之战已是尘埃落定,跟随王彧返回观县县城的士卒原本也只剩下3万人左右,经过后方杨锐部众逐杀,前方观县县城的阻截,双方在观县县城附近又是大杀一阵。刘岱部众能够侥幸逃得生路者只有寥寥两三千人而已,其余皆被灭杀或者生擒。

    更为确切的说,这完全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主将王彧和两名副将甚至全部当场战死,被击杀的士卒数量超过了2万名,当场缴械束手就擒者也不在少数。

    此战当中,高顺、张辽、武安国等三名武将自然发挥了超强的战力和极为重要的辅助加成作用,张宁的辅助绝技也同样起到了关键作用,而郭嘉也同样出手并大发神威,藉此杨锐也初步了解了郭嘉的一项绝技。

    从追击交战开始杨锐就一直没有离开郭嘉的身边。为的就是通过郭嘉出手而多了解一下其属性,当然同时也有周全其安全的用意在里面。

    不过郭嘉的技能却是始终也没有加持到杨锐的身上。所以杨锐连其技能名称都无从得知。而郭嘉又确实是施展了技能的,前方溃逃的王彧部众很明显是受到了郭嘉技能的影响,纷纷晕头转向,像梦游一般失去了抵抗力。

    最终杨锐判断,郭嘉使用的是一种专门施加于敌众身上的魅惑类绝技,而且很可能是主动类范围绝技,并不是辅助类绝技。

    不管如何,凭借郭嘉的计策,观县之战可谓是大捷,前前后后花费了整整10个游戏日,取得的战果却是骄人的,在成功拿下观县县城的同时,杨锐部众总计灭掉了刘岱8万余名守城士卒,俘虏近15000名,逃掉的士卒只是极少的一部分。

    计算下来杨锐再次获得了几十万点剧情功勋值和积分值,观县县城内的粮草、财物也都落入到了杨锐的手中,其中仅仅粮食一项就足够杨锐三十万大军吃上两月之多,金钱数量也超过了30000金币。

    除此之外,杨锐在观县县城之内还搜获了大量武器、装备等其他各类物品,其价值折算一下也不是个小数目。

    同时,杨锐一方付出的代价却是很小,士卒折损数量始终停留在三位数,且都被杨锐在拿下观县的第一时间使用剧情积分值复活了过来,其余攻城器械等的损耗则更是微乎其微。

    等到杨锐各路兵马追逐观县溃卒悉数回归,已是第二日清晨之后了,杨锐当即传令士卒清理战场、捡取物资等,由于战场范围太广,忙忙碌碌几乎又是一整天时间过去。

    一直到了第二日傍晚时分,杨锐才将张宁、高顺、张辽、武安国、郭嘉几人召集到了一起,少不了又是嘉奖一番。

    “禀报主公,定陶传来消息,乔瑁太守经过半月有余的苦战,终于在两日前攻下了定陶县城,城内刘岱士卒尽皆被乔瑁太守消灭,有些愿意投降的士卒也被乔瑁太守处斩。

    经此一战,乔瑁太守消灭刘岱在定陶的守军士卒近20000名,自身损耗却是在30000人左右,剩余士卒似乎已经不足50000人。

    不过定陶一战之后,乔瑁太守已经帅兵直逼濮阳城方向而去,而且黄河以南地带已经没有多少像样的刘岱部众相抵抗,相信用不了几天时间,乔瑁太守就可以赶至濮阳城附近黄河南岸……”

    高顺继而言道。

    杨锐没想到乔瑁这次是动了真怒,在杨锐拿下观县县城的前后,乔瑁报仇心切竟然也强攻下了定陶县城,而且还处置了城内所有的刘岱守军士卒!

    如此一来,刘岱便真的只剩下定陶一座城池可守了。

    “泰山郡太守丁原处的情况如何?”

    乔瑁方向有了进展,杨锐也就顺带问起了丁原方向的情况。

    “禀报主公,此前主公所攻取的各个城池,已经都被丁原太守相继接手过去,并逐一重新安置了驻守人员,目前形势都十分稳定,只等主公提名各县新的县令、县丞、县尉等官员了。

    主公轻取观县县城,属下已经派人前往通知丁原太守,相信其闻讯后也必将前来接管观县县城。”高顺又是言道。

    “哦?要令吾提名相关官员么?”

    杨锐不置可否的嘟囔了一句。

    新夺刘岱之地官员的配置基本上也就意味着地盘的归属,在这一点上丁原倒是没有任何的野心,直接将这一环交给了杨锐来处置。

    而实际上,杨锐伙同乔瑁和刘岱二人共同进兵攻击刘岱的目的,便是要与其二人共同分管所得刘岱新地盘的,杨锐自己一人的话,在人手方面肯定是不足的。

    如今丁原的举措看起来却是在避嫌,看来在这一点上只能等到与刘岱战事平定之后再与两人进行商讨了。

    总体形势一片大好,接下来杨锐令士卒在观县县城之内休整两日,本打算就要再次帅兵直扑濮阳城的,未想到一日之后便收到了来自刘岱的乞降书!

    的确是乞降书!刘岱早就被杨锐打怕了!

    在刘岱的这封亲笔书信当中,其对杨锐可谓是恭敬尤嘉,并一遍遍地吹嘘杨锐自黄巾起义以来的诸多神勇之处,奉承杨锐对汉室社稷的巨大功绩,并标明愿意以汉室宗亲身份为杨锐申报爵位。

    同时刘岱也没有忘记拉旧情,反反复复地念叨其与杨锐共事兖州之时的缘分,并标明当初杨锐身为钜平官员之时就曾经仰慕过杨锐的大名,更没有少提后来其与杨锐同为十八路诸侯共伐董卓之时的亲近之类。

    并且最终刘岱明确表示,愿意出巨资纳贡于青州杨锐,同时割让土地以求和解,具体数量多少都可以商谈,只求杨锐恢复其在东郡一郡之地的权益,其余他在兖州的传统地盘都可以交给杨锐处置。

    值得一提的是,刘岱在信件当中十分隐晦地表达了愿意舍弃袁绍阵营而另投杨锐阵营的意愿,甚至为此做了一些保证,情愿无条件配合将来杨锐发起的任何行动,诸如同盟协定之类刘岱更是求之不得。

    总之就是祈求杨锐给他一条活路……

    “诸位认为该如何应对刘岱求降一事?”

    在收到刘岱的乞降书之后,杨锐便让张宁、高顺、张辽、武安国、郭嘉几人传阅一遍,尔后才开口问道。

    几人读过刘岱这封亲笔信之后,大都有些意外之色,刘岱再怎么不济也是一方诸侯的存在,未想到他会在信件当中对杨锐、对青州如此低声下气。

    在被杨锐问及之后,几人也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衡量着其中的得失,场面竟是一时静了下来。

    不过杨锐也不着急,像这种战与和的大事,能够决定整个战事的走势和结局,任谁都要好好思考、衡量一番其中利害的。

    “州牧大人,郭嘉以为对于刘岱刺史的乞降,烈阳州牧自然大可答应下来……”

    经过一阵沉默之后,这次却是郭嘉率先开口,并且其所言之内容也是让其他几人颇为意外了一下。

    其实任谁都明白,刘岱乞降一事无论接受与否都有着两面性,只不过是需要衡量哪一种选择更加有益而已!

    如今郭嘉直接给出了肯定的建议,剩余几人不由地将视线转向了郭嘉,想要具体听一听郭嘉会做如此建议的原因。(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