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一箭钉死前方的快马,后方追逐而来的马匹仍然继续前冲,似乎不放过传讯兵尸体的样子,不过在进入到城墙防御弓箭手的射程之后,却是被如雨般的箭支拦下。

    此人徘徊几次不能近前,这才终于放弃了尝试,打马重新消失在了观县县城的西南一侧。

    之后好一会儿,观县县城守卒才敢出城将传讯士卒的尸体拖入到县城之内,这时候他们也才明白,为何此前那名追逐而来的骑兵屡次想要靠近的原因,原来是传讯士卒身上带了密信。

    守城士卒自然不敢拖延,很快将密信送达了守城主将王彧手中,并将方才发生之事也如实向王彧禀报清楚。

    此后的半日时间就没见到观县城内有多少动静,不过在时间刚过午时时分,就见观县县城西门、南门、北门三座城门轰然打开,一排排的士卒鱼贯而出,最终又汇聚向观县西南方向迤逦而去。

    前后大约经过了一个时辰左右,观县县城的三处大门才又重新关闭,若是熟知军事之人在旁的话就会发现,观县城在此一个时辰时间之内总计出城大约七八万名士卒之多。

    也就是说,观县城内此时最多也只有两三万名守卒了!

    还别说,观县城附近确实有两双眼睛在盯着刚才发生的情况,这两人便是杨锐和武安国!

    为了避免暴露身形,杨锐和武安国二人只是藏身在很远一处小土包的杂草内,视线所及也仅仅能够看清楚观县县城的轮廓而已,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在看到观县县城出兵的情况之后。杨锐便知郭嘉之计已是成了大半,同时杨锐计算着时间也推测出了此次观县出兵的大体人数,以及留守观县县城的士卒数量,一直到最后杨锐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神情。

    杨锐向着观县东北方向看了两眼,稍一犹豫便驾驭起道风飞毯与武安国飞速向西南方向而去。

    虽然武安国的块头与张宁轻盈的身形对比相去甚远。但是使用了协同符篆之后并不会影响到道风飞毯的飞行速度,只是道风飞毯上的空间就狭窄了许多,对此杨锐也只能苦笑一下。

    武安国是骑马伴行那名刘岱“传讯士卒”而来的,他的任务便是在“传讯士卒”进城之前放出一箭将其射死,由此也让杨锐认识到了武安国箭术的不凡。

    当然了,那名“传讯士卒”是由杨锐俘获刘岱士卒当中挑选出来的。其在观县城门处的台词也是事先安排好的,郭嘉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让这名士卒轻松妥协了。

    同时“传讯士卒”怀中的那封密信,也是郭嘉根据此前高顺等人截获的刘岱亲笔信而仿造出来的,无论是信中笔迹还是刘岱的官印,都是郭嘉参照原信件一手临摹、伪造的。

    杨锐以为这是一种技能手段。不过后来才知道这只是郭嘉于读书间长期练就的一些小技巧而已,与袁绍伪造官印和文书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不管如何,现在郭嘉的书信已经起到了作用,信中郭嘉以刘岱的口气通传观县,言及青州部众强攻濮阳城,濮阳城现在已经危在旦夕、即将被破,而且刘岱本人双臂也受了轻伤、几不能战,需要王彧全起观县能战之兵协助濮阳。里应外合与杨锐部众决一死战之类!

    无论从时间上计算,还是从实力上估测,密信当中所言内容都是十分可信的。而且信中的一些约定传讯标记健全,对于观县县城情况的十足了解也不可能是伪造,所以王彧对此信几乎没有起疑便着手出兵了。

    而此时,依照郭嘉的计策,杨锐部众当中高顺、张辽二将,以及4万名5阶铁卫近侍、6500名先登勇士士卒、1万名5阶刀盾兵士卒、2000余名5阶骑兵士卒共计6万部众左右。并携带所有100余架冲车、400余套云梯已经布置在观县县城北方。

    为了避免观县县城守卒发现异常,高顺、张辽二将直接带领这些部众士卒绕圈退回了东武阳城内。当初撤离之时留下盗贼头目以及部分骑兵阻击观县城内探查士卒出城,就是为了掩盖部众迂回调动的举动。

    同时为了保证行动机密性。杨锐、郭嘉也已经与高顺、张辽约定好回攻观县县城的时间,现在一切都在依计行事,时间上控制得很精确,杨锐也只是向东北方向望了两眼便与武安国离开了,想来高顺、张辽二人已经在回兵攻取观县的路途之上了。

    剩余的杨锐大军也没有真正去攻取濮阳城,而是控制了观县县城百余里之外大片的乡镇、村庄,将二三十万大军分别屯驻了下来,并且严格控制濮阳与观县之间的消息流通,以保证计策的顺利推进。

    控制消息渠道是整个施展计策重要的一环,杨锐大军在中途阻断的同时,仍将所有的盗贼头目以及500余名5阶骑兵作为斥候,布散于观县县城周围,严防外界消息的传入。

    观县县城内派出探查的士卒其实都在这些斥候的眼界范围之内,只不过是后来便没有再对他们下手罢了;而外界前往观县的传讯快马则完全被杨锐部众拦截了下来。

    因此观县县城虽然探知百余里方圆已经没有杨锐大军,但是获取的消息仍然是不对等的,始终无法探知杨锐大军的具体去向,只是猜测应该是将濮阳城围定了而已,也只有如此,濮阳城的消息才会被彻底封锁!

    却说观县县城8万守卒出城大约两个时辰之后,前方探路的士卒却是突然停止了向后传递消息!统帅大军的王彧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将大军依托一处高级镇领地暂时挽住,准备再派士卒前往探路。

    可是已经没有必要了。

    “咚咚咚……”

    “杀!杀!杀!”

    “咚咚咚…”

    “……”

    这时候王彧屯兵的四围突然隐约传来了战鼓声,抬眼看去,远处早已是各色旌旗招展,乌压压的士卒奔涌,将王彧的8万士卒完全包围在了中心!

    王彧所帅8万大军已是一头扎进了杨锐二十四五万大军的包围圈中,此时从王彧所在的镇领地城墙之上看出去,只见四面八方都是人头攒动,一望无际的模样,数也数不过来,任谁都知道是中了敌方的埋伏。

    “摆开阵型,准备接战!”

    作为刘岱的忠实部将,王彧当场身子就凉了半截,已是大概明白前前后后很可能只是对方弄出的计策罢了!不过此时王彧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于是强自镇定地开始调集部众,组建防御阵型以求御敌。

    “刘岱已死!降者不杀!”

    “刘岱已死!降者不杀!”

    “……”

    然而杨锐部众似乎并没有立即进攻的意思,在将对方团团包围之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冲杀近前,而只是远远地挥舞旌旗,高呼着各种各样劝降的口号而已。

    如此竟然一直持续到了第二日傍晚时刻。

    期间杨锐青州之兵没有丝毫进击的行动,而王彧所统领的8万大军也未敢有任何突围的举动,双方就这般僵持着。

    并不是王彧不想突围而去,而是这8万士卒当中有一大半都是新兵,为了救援濮阳城的刘岱,王彧将所有2阶以上的士卒都带了过来,其中有超过5万名3阶士卒,甚至还有近2万名2阶士卒,真正能战之卒也会有1万名左右而已。

    依仗这些士卒要实现突围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

    好在傍晚之后杨锐部众似乎有了举动,竟然将东北通往观县的方向放开了一个大口子!难道是对方在濮阳城方向遇到了什么压力,抑或者想要网开一面进行逐杀?

    主将王彧想了很多,最终还是被其他副将督促着向观县县城的来路退去,而似乎不出意料的,杨锐青州部众果然趁着己方退却开始了逐杀!

    趁着敌军溃退背后逐杀当然要比正面冲突损失要少得多,这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虽然明知道如此,王彧迫不得已仍然帅众向着观县方向退去,或许这是唯一的活路了。

    “开城门!快开城门!”

    “王彧将军回归!快开城门!”

    “……”

    王彧统帅最为精锐的1万余名士卒逃在最前方,本来距离观县县城两个多时辰的路程,只不过用了一个时辰左右就逃了回来,手中士卒虽然折损大半,依仗着观县城池之坚抵抗一阵子或许还有转机。

    剩余的士卒无不有一种逃得生天的感觉,还未到得观县城墙之下便开始叫喊城门。

    此时夜色早已降临,黑乎乎的看不清楚城墙上的情景,当王彧溃逃的士卒一涌到了城门附近时,迎接他们的竟是滚石、檑木和沸油!

    “呃!”

    “啊!”

    “混账!”

    “……”

    城门附近一片惨叫声响起,突如其来的袭击令城下簇拥的士卒一阵淬不及防,继而便是出离愤怒的叫喊。

    只是由于夜色的掩映,士卒们并未发现,此时观县城头上的旗帜早已经易主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