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夜月朗星稀,后半夜洪水出现的时候,甚至还有守城士卒及时发现了异常,不过却已经完全没有用处。

    昏黄的一线自离狐城西侧蔓延席卷而来,肆虐的洪水就像张开巨嘴的怪兽,吞噬着它所遭遇到的一切事物,将城墙之上那名守卒震撼得全身发软、脸色惨白,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呼喊。

    “吼!轰轰轰”

    洪水并没有给离狐城守军多少反应的时间,转瞬之间那昏黄的一线已经由极远处狂涌到了离狐城下,狠狠地撞向了离狐城高大的城墙。

    “轰吼!”

    离狐城虽是一座高级城池,城墙高达12丈,并且很是厚实,但是当洪水冲向墙脚的时候,城墙上的防御守卒还是被巨物击打一般,猛然晃动了几下。

    好在洪水虽猛,却没有将城墙直接冲垮,离狐城坚实的城墙俨然成了一道大坝,将汹涌的洪水拦腰挡住,暂时阻挡在了城外。

    一盏茶功夫之后,城周围便被洪水所完全淹没,昏暗的视野中除了水还是水,整个离狐城已经成为了漫天洪水当中的一块磐石,顽强的抗住了漫漫洪水的拍打。

    大股的洪水是暂时挡住了,然而离狐城城墙并不是密不透风的大坝,随着墙外水线慢慢上涨,城墙各处已经开始渗水,城内也开始变得一片泥泞起来。

    尤其是四座城门的位置,漏水更是严重,守城士卒几乎已经将能够填塞的物资都堆满了城门楼下的匝道。仍然堵不住洪水从城门四周空隙喷涌而入!

    “咔咔咔…”

    城池的大门也承受着洪水压迫的巨大压力。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当然如此细微的声响早就被洪水的汹涌澎湃所淹没了。

    “咔嚓!呼…洒洒…”

    当城外水位高度上升到城墙三分之二高度的时候,离狐城西侧大门终于首先承受不住巨压,首先被冲开了,大股的洪水昂扬汹涌地冲入进了离狐城内。

    “哇,西城门透水了……”

    “快逃!快逃啊…”

    “……”

    附近的守军首先便遭了殃,来不及叫喊几句,已经被正冲而来的大水打在了浪底,一点儿踪影都没了!

    即使有距离较远的士卒试图向内传递消息。刚刚叫嚷两句也是被大水赶上,几个浪头打过去便再次找不到了人影。在如此澎湃的水响声中,谁又能听到这边的叫喊呢?

    城内外水位差距很大,西城门一坏,俨然便成为了溃堤之穴,大水以激烈的姿态争相从此处涌进了城内,离狐城内的水线也在缓缓上涨着。

    守城士卒很快便发现了这一点,开始争相向城墙、屋顶、大树等高处攀沿而上,少数士卒成功抵达了高处,不过大部分士卒都未来得及躲开便被大水给冲走了。

    “咔嚓!吼…吼吼…”

    “……”

    奔涌的洪水并没有因为找到了一处宣泄口就减少了威势。很快离狐城其它三座城门也相继被巨压冲开,西城门一侧的景象在离狐城四个方向同时上演着……

    高级城池的城墙虽然坚实。但是大门却是要薄弱得太多,平时攻城之时,区区几十人控制的简易撞木都有可能将城门冲开,又何况巨量洪水的冲击呢?!再强悍的栓木也是挡不住的!

    四座城门的相继崩溃,使得洪水肆无忌惮地奔涌进入城内,离狐城的水位也在快速上升着,虽然受到四处城墙阻隔了一下威力,城内大多数建筑物、守军最终却是难以逃脱被淹没的厄运。

    开始在屋顶、树梢之上还能够躲避一会儿,不过仅仅是一刻钟时间过去,这样的高处已经难以再躲避大水分毫,因为城内的水位也已经快追上了城外水位,几乎达到大半城墙的高度!

    如此一来,暂时还能够躲避洪水的位置也就只有内外城的城墙,以及几处城门楼了。整个离狐城内十数万守军以及几万壮丁算下来,能够及时冲向城墙的也只有一小部分罢了。

    而由于攀上城墙和城门楼的匝道着实挤不下太多人,守卒之间为了争相登上城墙,甚至开始大肆杀戮起来,真正能够登上高处的士卒数量比这一数字还要远低一些!

    此时杨锐正使用协同符篆,与张宁一起驾驭道风飞毯在离狐城周围巡视着情况,洪水破门冲入离狐城内,以及攀沿城墙的匝道上发生自相残杀的一幕幕自然也落入到两人的眼中。

    杨锐二人本来是准备前来补刀的,但是眼前离狐城守军的状况却让杨锐生出了些许不忍来,水淹离狐城的景象让杨锐再一次领略了战事本来的残酷,这种残酷恐怕无论现实中还是游戏内都是难以避免!

    虽然有着高大的城墙相隔而无法亲眼见证,但是从人物信息栏中迅速跳动的剧情积分值和功勋值情况,杨锐就可以轻易判断出城内守军骤烈的死亡速度来!

    上次遇见这样的情况还是杨锐两次火烧黄巾的时候,当时杨锐是凭借着雷火符和星火符两张黄巾符篆成功放起了大火,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战绩。

    尤其是在长社一战中杨锐使用雷火符大破波才,一炬烧出了百多万剧情积分值和功勋值,一举奠定了其在黄巾起义剧情当中遥遥领先的地位!

    此时杨锐在董卓之乱剧情当中的积分值和功勋值已经无人可以撼动,但是此次水淹离狐城的收获仍然不可小觑!

    从中也可以看出,游戏中水火的力量只要运用得好,是有着极大威力的,甚至演义当中几次经典的大战也是与水火有着莫大关系的。

    本次郭嘉水淹离狐城的计策无疑是成功的,这主要取决于两大前提条件,一个是离狐城所处的位置和地形,另一个则是离狐城内npc的身份。

    离狐城乃西高东低的地势,且位于临近黄河的弯道处,由于常年填堵使得黄河河道要高出离狐城很多,这就为杨锐掘黄河借水创造了条件。

    而离狐城的另一侧则是黄河的一条支流——罗河,相当于将离狐城包夹在了其中的枝杈处,即使杨锐决堤黄河,所能冲击的也只是离狐城方圆百里范围而已,再远则就会被罗河挡下来,重新流入到黄河干流当中。

    当初郭嘉正是敏锐地发觉了这一点,才想到了水淹离狐城的计策来,不过若非城内已经没有多少npc百姓,郭嘉未必会将此计提出来,杨锐也不会采纳这一计策。

    在这一点上,则还要感谢最初刘岱为了节省粮食而几乎清空了离狐城npc百姓的举措!

    饶是如此,杨锐还是花费了不少时间清离了离狐城周围方圆百里之内的所有npc百姓,以免造成不必要的牺牲。

    至于当时为何将营地落在离狐城以西,主要是因为在地势上西侧要高出不少来,处于黄河上游的位置,同时可以方便秘密派兵挖掘黄河河堤,以及撤退的时候能够更加方便一些。

    其实杨锐扎下营地最初的两日时间内,他已经暗自将士卒分批撤离了离狐城附近,仅仅是留下了一些高阶位的士卒谨防敌方探子出城而已。

    当然了,留下的部分士卒还要特意弄出一些声势来,以装作大军仍在原营地内,来掩人耳目。无论是佯攻、造饭还是夜晚的篝火之类,是一点儿都不能够少的!

    饶是如此,若是离狐城守军足够谨慎的话,还是可以强出城来,摸清杨锐底细的,杨锐和郭嘉正是算准了城内大多都是低阶士卒,一直都是一副死守的状态,而不会冒险出城查看!

    否则的话,很容易便会发现杨锐已经分批撤军的事实……

    一日时间过去,离狐城内外的洪水水面始终保持在了**丈高,城外的洪水却是稳定了不少,已经与寻常河面无异了。

    守军士卒却仍旧只能老老实实地被困在城墙之上,虽然不至于再被洪水威胁到,但是另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却是凸显出来——他们已经一天时间没有进过半粒米了!

    这时候杨锐、张宁与残*一老大一起,率领着各色运输船只出现在了离狐城附近,一批批开始俘虏城墙上的士卒。

    此时离狐城剩余的这些士卒已是只求活命,见到有船来救早就欣喜不已,哪里还会去抵抗分毫?!经过半日忙活,杨锐等人才将所有5000余名残存的离狐城俘虏转移完毕。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从一开始驻守城墙的士卒,包括6阶弓箭手数量超过了500人!

    离狐城之战就此结束,果然如郭嘉最初所言,几乎并未折损一兵一卒,而又消灭了对方绝大多数守军。

    同时掘堤黄河这一招也让离狐城直接变成了废城,而且黄河主干流河道甚至也因此稍稍挪动了一下位置……

    杨锐再次出现在大军之中的时候已是整整两日时间过去,此时杨锐一路大军已经在郭嘉的统帅之下抵达了观县县城东南侧,与高顺、张辽、武安国的兵马遥相呼应,将观县县城疏松地围在了中间,只有城西南一侧还暂时没有杨锐的兵力。

    而这一侧则正是前往刘岱老窝濮阳城的方向!(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