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噼啪…噗…”

    “噼里啪啦……”

    距离上顿饭不足两个时辰时间,柴火燃烧发出的响声再一次响起,杨锐麾下各处营帐竟然又开始了埋锅造饭,要知道此时正值七八月时节,正常情况下还未到准备饭食的时候。

    杨锐部众士卒的军纪还是十分严明的,寿良城下屯驻的十五万大军,此时除去柴火燃烧汇聚到一起的声音之外,几乎少有其他杂音,军师从一开始便下了禁口令。

    栓柱子作为一名普通的4阶黄巾兵士卒,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解,而经过一天多围城之后,这会儿他也明白了,禁口令之下大军看似缺少了些声势,但是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像极了前些年他遭遇过的狼群,随时都可能择人而噬,让人感觉心中更加压迫得厉害!

    同时栓柱子也意识到了,无论是突然埋锅造饭,还是刚刚送身边的奇形冲车,都意味着大军马上就要攻城了!

    而栓柱子正是被安排在这种奇形冲车的攻击者之一,为此他手中也被换做了大山城出产的巨型毛绒石龟盾。这种盾牌甚至超过了他的身高,可以将整个人都护住。

    不过这还是栓柱子经历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攻城实战,由此他不由地紧了紧手中的大盾。

    虽然这盾牌足够宽阔、足够结实,但是攻城之中所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羽箭、刀枪一类,还有可能面对巨石、火油等,一面大盾虽然可以提升不少生存几率。却也有形同虚设的时候……

    不过栓柱子并不怕死。面对灾荒、战乱。若不是青州州牧大人的出现,他们一家可能都是死过几次的人了。

    而正是州牧大人的各项举措,使得栓柱子一家终于能够安定、糊口,后来州牧大人又推出的兵役补贴制度,使得栓柱子彻底安心下来,他一个人在军中服兵役,几乎一家四口人都够吃饱了,而且即使他战死了。这种补贴也将持续不短的时间!

    栓柱子再次紧了紧手中的大盾,即使吃饭时都没有将其放开,其实并不完全是因为紧张,他要用战斗来维护现在的好日子,他要用战斗来维护带来这一切的好州牧!

    “咚咚咚……”

    进攻的战鼓终于敲响了!

    “杀!杀!杀!”

    随着进兵命令的下达,寿良城下杨锐军的士气被瞬间引爆,由此前的沉寂转向了另一个极端,不但将寿良城内守军惊得脸色苍白,即使己方士卒也为这突然爆发的气势暗暗心惊,不过很快又转化为了昂扬的自信……

    “杀啊!”

    受到氛围的渲染。栓柱子一手持盾,一手扶着冲车的廊道扶手坚定地冲上了最顶层。尔后不久便随着冲车缓缓向城墙移动而去。

    军中新制造出来的这种冲车高达12丈、宽6丈、长8丈,可谓是一个庞然大物,共有20余层之多,每层周围都设置了牛皮护盾,并预留了箭窗、枪孔,还有供士卒进出的硬门,便于藏身其中的士卒向城墙或者城内发起进攻,或者直接冲上城墙。

    冲车的高度与一般的高级城墙高度都相当了,而寿良城的城墙只是中级,高度只有9丈而已,所以冲车的最上面五六层是可以居高临下对寿良城城墙和城门各处发起攻击的。

    栓柱子的职责便是以大盾来抵挡敌军投射来的箭支、大石或者滚油之类,以保护下层空间的安全;同时还可以从最高层向城墙之上投掷冲车专属配备的标枪,达到杀敌的效果,为下面几层士卒登上城墙创造条件。

    “杀!杀!杀!”

    后方未动的士卒奋力而有节奏的呐喊着,栓柱子所在的冲车在距离城墙十余丈的位置停了下来,东城门方向只有中间三驾冲车还在缓缓向前,

    “杀啊!”

    栓柱子奋力投掷出了一支冲车配备的标枪,呼啸着飞向了城墙之上密密匝匝的守卒中间,虽然还有着不近的距离,但是借助居高临下的惯性,这支标枪竟然一下贯穿了两名守卒,令栓柱子一阵兴奋!

    而在这个距离,城墙上投射的箭支一类基本上无法攻击到栓柱子所在的冲车顶层,因此并不需要用大盾来防护冲车,栓柱子也就趁机不停地将标枪一根一根地向寿良城城墙上攒动的人头投去。

    “嗖嗖嗖”

    “砰砰!轰!”

    “”

    仅仅在栓柱子投出五六根标枪,杀灭了七八人之后,东城门正对的一驾冲车顶端骤然火光喧泄而出,一蓬蓬火雨自半空呼啸而至,迅速地砸向寿良城东城门楼!

    拳头大的火雨比之栓柱子手中的标枪可要威猛多了,寿良城东城门楼附近几乎瞬间便化成了火海,守城的士卒真真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想逃都逃不掉,大多数都是挣扎几下便彻底没了动静,永远躺倒在了火海之中!

    见此情形,栓柱子一时也是怔在了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火女美将张宁的技能!

    此前栓柱子就曾经听到过一些流传,说张宁的火雨如何如何厉害,兵卒们在背后都喜欢称其为火女美将,甚至有大胆的士卒偷偷猜测,火女美将早晚将是州牧夫人之类的。

    当然兵卒们也只敢在暗地里传传而已,能够真正见到这名女将的士卒极少,而见识过其火雨技能的士卒就更少了!

    此时栓柱子面对城门楼上的熊熊大火,再遥望凸前三驾冲车上那道倩影,脸色已是兴奋得更加红润了

    反正栓柱子知道,寿良城被拿下是没得跑了!

    “嗖嗖嗖”

    “砰砰!轰!”

    “”

    杨锐望着身前城门楼上的大火,满意地点了点头。

    在使用冲车之后,张宁居高临下已经可以很轻松地将天灵火雨倾洒在寿良城城墙和城门楼之上!

    若非如此的话,对方9丈高的中级城墙配合5阶以上远程弓箭手就可以超过张宁的施法距离,从而打断甚至威胁到张宁。

    此时以天灵火雨之威力,倒是不必令其他方向的冲车硬冲了,所以杨锐只是让其中三驾冲车凸前,并没有让其他冲车过于靠近城墙。而杨锐自己则站在张宁身边为其护法,以防发生不必要的意外。

    “咚咚咚!”

    “杀啊!”

    “”

    天灵火雨发威,东城门被完全淹没在火海之中,已经注定了其陷落的下场,在火势渐小之后,大军后方又是一通战鼓,密集的士卒已是蜂拥冲进了已经残破不堪的东城门内。

    这时围拢寿良城50余驾冲车也在保持距离攻击着城墙上的守卒,时刻给寿良城的守卒造成着杀伤;而城墙之上只有有限的远程弓箭手偶尔能够攻击到冲车底层,大都被冲车的护盾给挡了下来,真正造成杀伤的则是几乎没有。

    至于巨石、檑木以及火油等物品,由于距离的限制则完全用不上,东城门以及附近城墙上准备的此类物品则直接成了助燃天灵火雨的燃料!

    同时,在局势已经确定的情况下,剩余的150余套云梯杨锐并没有投入使用,相比之下云梯大部分功能还只是辅助攀登之用,避免不了要与城墙上守卒进行近身战,很容易造成损失。

    因此在目前局势十分明朗的情况下,杨锐也就没有将其投入使用。

    形势猛然发展到这一地步,寿良城内的守卒即使抵抗意志再怎么顽强,也早已经胆寒,大部分士卒已经放弃了只能被动挨打的城墙,往城内躲避去了,寿良城四门以及城墙各段很快便易手到了杨锐攻城步卒的手中。

    剩下的就十分简单了,虽然在攻城当中弄出了不少动静,在占据四处城墙、城门之后,杨锐仍旧秉持降低城内战斗烈度的原则,诱导并接受了大部分守城士卒自行前来受俘。

    守卒们也早就听说过杨锐在富阳县、无盐县对待俘虏的方式,大都心甘情愿地被杨锐所俘,毕竟npc士卒也是惜命的。

    接下来杨锐派部众剿灭少量顽抗的守军不提,又令士卒扑灭了东城门处的余火,之后出面安抚寿良城的npc百姓,并派了传令士卒前往丁原处,使其寻人接手寿良城等等,整整忙碌了一个晚上。

    经过半天的休整,第二日中午过后杨锐才再次令部众士卒拔营,向范县方向而去。

    由寿良城前往范县是要西渡济水的,河面之上的威胁孙宝等水卒早已经拔除干净,并准备好了为数不少的渡船之类。

    再加上残月盟的水面力量也加入到了杨锐一方,帮助寻找船只以及运输人员,因此虽然有济水相隔,杨锐15万大军横渡济水也只不过用了一日时间而已。

    接下来杨锐兵至范县城下围定之后,并没有任何停歇便对范县发起了进攻。

    有过一次攻城器械的使用经验,杨锐已经心中有底。而且经历寿良城一战,郭嘉也知晓了张宁在攻城战中的巨大作用,同样赞成第一时间攻城。(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