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系统公告:因孔伷患病离世,豫州刺史一职空缺,渤海太守袁绍举荐豫州刺史周昂与南阳太守袁术举荐豫州刺史孙坚发生交战,公孙瓒从弟公孙越遭周昂击杀,致公孙瓒与袁绍北方之争爆发。

    在董卓之乱剧情——欲孽汹涌环节进行期间,袁绍、公孙瓒之战认定为剧情一部分,玩家参与两大诸侯实力可以获得等同的剧情功勋值、积分值”

    杨锐与张宁驾驭道风飞毯赶往河内郡汲县,在走过大半路途之后,一则关于袁绍、公孙瓒开战的三国文明区域系统公告传了过来,并且连续公告了三遍。

    这则系统公告透露的信息已经很明确,由于孔伷患病离世,袁绍、袁术两大诸侯集团围绕豫州刺史的争夺白热化起来,以至于南北两个方向都已经开始出现了战事。

    收到这则系统公告之后,杨锐挽住道风飞毯的速度,稍稍停顿了一下,北方袁绍、公孙瓒两大诸侯竟然在此时开始火并了起来,看来此前郭嘉计策中引诱袁绍来攻的部分是无法实现了。

    袁绍面对公孙瓒的复仇攻击恐怕就要全力以赴,哪里还有余力打青州平原郡的主意呢?

    不过这倒是一个彻底消除刘岱后患的好机会,南边的豫州、北边的冀州都忙活着各自火并,杨锐正好趁着各诸侯自顾不暇之际全力对刘岱出手!

    这时候程昱、孙乾、郭嘉等人应该也收到了相关消息,杨锐倒是应该与他们再行计议,改变一下讨伐刘岱的策略,不过王匡这边也是要救上一救的。至少杨锐也要在河内郡亮亮相,何况此时路程已经赶过一大半了呢?

    于是停顿片刻之后,杨锐便再次驾起道风飞毯与张宁一起全力向河内郡汲县方向赶去。

    “嗖嗖嗖”

    “噼啪!吼”

    “呼呼”

    “”

    又是小半日时间过去,杨锐与张宁赶在了夜幕初降之后到达了河内郡汲县县城。

    两人只是绕城稍稍探查了一番,发现黑夜之中果然星星点点。有大片的营帐将汲县县城为了个水泄不通,想来便是向王匡太守寻仇的胡毋班、韩融、阴循、吴循、王瑰等族人了。

    于是杨锐也不客气,再次与张宁一起驾驭着道风飞毯施展起了天灵火雨技能来。

    拳头大的火雨暮然出现,扑簌簌地砸向汲县县城周围的营帐,一道道火雨之河随着道风飞毯的轨迹肆意飘落而下,刚一落地便引燃了笼罩范围之内的一切可燃之物。大火开始肆意蔓延起来。

    “火!天啊!火啊”

    “救命!”

    “快跑”

    “劈啪啪!轰轰”

    “”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杨锐与张宁合作施展天灵火雨这招,只是在几个月前杨锐帮助乔瑁对付刘岱时,以及后来对付袁绍之时用过两次,胡毋班、韩融、阴循、吴循、王瑰这些族人又何曾有机会见识?肆虐的大火在各处营帐蔓延开来之后。对方七拼八凑起来的士卒早已经是阵脚大乱起来。

    本来大火焚烧之下士卒已是损伤惨重,再加上侥幸躲过大火的士卒慌不择路乱窜,火患和*双重作用,围城之士卒犹如进了地狱一般,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杨锐之所以凭借张宁的一招天灵火雨就敢前来,是因为最初杨锐就曾经详细问过王匡使者,将胡毋班、韩融、阴循、吴循、王瑰等复仇军团的实力了解过一番,知道这些他们所辖士卒比之正规军还有不小差距。

    再加上郭嘉的强力建议。在详细分析对方实力的同时,当初郭嘉在袁绍军中可是亲身体验过火雨河的威力,他很清楚要防御杨锐、张宁此招的难度。这才会劝谏杨锐与张宁再次故伎重演的。

    事实也的确如郭嘉所分析的那般,这些复仇者部众大都是4阶左右普通士卒而已,其中又缺乏强力武将和远程弓箭手力量,于是在杨锐、张宁施展天灵火雨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未遭遇过像样的反击。

    “嗖嗖嗖”

    “快跑!”

    “噼!嘶”

    “撤退!快撤退!”

    “”

    非正规军就是非正规军,尤其还是五六家私兵拼凑到一起的。在成片成片的火雨弥漫下来后,士卒中慌乱的情绪自开始爆发便已经注定不可遏制。此时逃跑几乎都成为了一种奢望!

    小半个时辰下来,原本五个家族七八万人的部众。最终能够从大火中逃出生天之人只有外围的三四万名左右,并且也早已经是溃不成军,生还的士卒几乎每人都认准一个方向,没命地逃窜而已

    这也是杨锐与张宁借助道风飞毯施展天灵火雨技能最彻底的一次,如果不是围城部众的营帐到最后几乎全都处在了火海之中,张宁天灵火雨技能还可以继续释放下去,并不会受到任何打断。

    城外火雨、烈火肆虐的过程中,汲县县城之内王匡的部众守卒早已经看得傻了!天灵火雨搭配道风飞毯施展的情况下,效果的确是非常震撼的,尤其是王匡部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形。

    “呼喝!”

    “吼”

    “”

    一直等到围城敌军溃不成军、大败退去之时,守城的王匡部众士卒才开始发出胜利的呼喊,整个汲县县城完全沸腾了起来。

    “吾乃青州州牧烈阳是也,应王匡太守之邀,特来助战!请王匡太守前来一见”

    杨锐驾驭道风飞毯来到火焰较少的东城门附近,向着城门楼上守城的士卒大喊道。

    汲县县城的守卒虽然被城外的景象所震撼,不过却也已经清楚眼前的大火正是源自杨锐、张宁二人之手的,再者听杨锐青州州牧的身份,又是前来援手的,哪里还敢耽误片刻,迅速分几路前去寻找太守王匡报信去了。

    城外如此大的声势,其实王匡也早已经上了城墙,只不过此时不在东城门这边而已,其手下部众士卒很快便将杨锐到来的消息传递给了王匡。

    “王匡见过烈阳州牧大人,多谢州牧大人万里迢迢前来救吾,并施展霹雳手段以解汲县之围!”王匡见到杨锐之后便是深深一揖,颇为动色地言道。

    在此之前,汲县周围的敌众虽然损失惨重而退,但是王匡却还在疑惑当中,并不知道是谁出手所为,此时得知竟是仅仅出自杨锐、张宁二人之手,不禁又是感激又是佩服,对待杨锐的态度也就更为热切。

    其实此次杨锐前来汲县的目的,主要只是来亮个相,出手一次,标明出兵意图,尔后借助援助王匡的大义,以方便后续兵马出境行动而已,至于出手的效果如何倒并不是太重要。

    此时能够如此轻易便将胡毋班、韩融、阴循、吴循、王瑰等复仇军击溃,也是出乎了杨锐的意料。其实主要原因还在于复仇军素质较低,缺乏强力武将和远程力量,而且面对突如其来的火雨攻击手足无措造成的。

    “公节切勿如此,当初汝剪除袁绍党徒,所为也是十八路诸侯的利益,此时其他相关诸侯避公节而远之,是为失义、失信之举,吾窃为之不齿久矣。公节义举招致如此局面,人可弃之,烈阳却不可弃之”

    “烈阳州牧真大义、大信之人也!”

    “”

    杨锐此行所为便是大义之名,所以场面上的话自然是少不了,不过杨锐稍稍出手便造成了复仇军退兵的事实,这会儿即使如何修饰也不算过分。

    对于杨锐的说辞,王匡太守也是深信不疑,感激的言语自然没有少说,稍后又将杨锐请到了汲县三府内城设宴款待。

    “韩浩见过烈阳州牧大人!听闻州牧大人前来予太守解围,韩浩特来拜见。”

    王匡所设酒宴进行一会之后,几乎被包裹成一个粽子似的韩浩,在两人的搀扶之下来到了酒宴之上。

    此前从王匡的口中杨锐已经获知,由于受到胡毋班、韩融、阴循、吴循、王瑰族人寻仇,王匡从河内郡治所怀县一路被追杀到了目前的汲县,期间王匡损兵折将、着实狼狈,好在韩浩始终不离不弃,累计击杀敌将五六名之多,这才保得王匡退到此处。

    不过前面韩浩受到了数名敌将围攻,受伤也是不轻,甚至差点儿就丧命在对方兵器之下!此时杨锐见到韩浩,才知道他受伤之严重。

    韩浩是杜阳的外甥,在诸侯讨董之时就因为杜阳的事情与杨锐有过接触,曾经单骑相随杨锐表达谢意,当时杨锐还赠送过韩浩一柄剑作为礼物的。

    “元嗣果然忠义之人,之前就听公节言及元嗣之功,未想到却是受伤如此严重!来,且坐下再说”

    见到韩浩到来,杨锐立即起身将其搀扶了过来,并小心地使其坐了下来。

    韩浩少说也是一名历史名将层次的人物,而且表现也十分忠义,还有着杜阳这层关系存在,因此杨锐是打算尽力将其争取过来的。(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