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本杨锐还打算尽快将貂蝉兑换到现实当中,毕竟他也十分好奇游戏当中npc人物是如何成为现实人类的,转化的程度又有多少,与真实人类是否存在什么区别之类。

    不过当前杨锐面临出兵刘岱,再加上青州尚需要大笔的花销,兑现貂蝉之事也就只能再推后一下了。而且现实中杨锐需要准备游戏仓、营养液等设备,游戏中也需要与貂蝉进行沟通。

    至于青州财政入不敷出的事情杨锐也没有太过担心,在一次性甩出了1000万金币之后,杨锐的身价还有3000多万金币,短期之内并不会出现短缺的情况。

    而且也有赚钱的消息。

    待到众人商量已定各自离开,杨锐又将王匡太守求援的使者叫过来交代一番,令其先行回河内郡回复之后,程昱才提起了相关的事情——张让来了!

    如果说张宁黄巾出身的身份还可以被众人接受,毕竟大都不清楚其黄巾圣女的身份,那么张让当年十常侍的身份就根本无法拿到台面上来说了。

    当初张让为杨锐一步一步谋取官职使了不少力气,后来也正是因此,在宫廷之乱发生后杨锐才出手,将包括张让在内的七位常侍给救了下来,还为其提供了几颗旭阳丹,帮助其恢复为完人。

    不过旭阳丹的数量显然是不够张让七人使用,此次张让前来便是要与杨锐继续洽谈此事,并随身携带了炼制旭阳丹所需的50份材料,早已交到了程昱手中。

    当然了,张让名头上也同时要找杨锐叙叙旧。不过明眼人一看便知,其主要目的还是前者。

    当初杨锐先后交付张让三颗旭阳丹,此时他手中还有两颗,即使张宁不再炼制也可以暂时应付一下张让的需求了。

    在张让的概念里,旭阳丹作为地级丹药是很难炼制的。张让更不会想到张宁曾经一次练了五颗出来。

    “见过侯爷!烈阳外出方归,不知侯爷亲来,久等了!”

    诸事处理完毕,杨锐便带着张宁、程昱二人到了张让落脚的院落,见面之后杨锐依然十分客气地与对方见了礼。

    杨锐对于宦官团体虽然谈不上任何好感,不过张让却是在过往当中起到了不少作用。即使只是相互利益的交换吧,杨锐与其也算是利益合作关系。

    再者杨锐也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这时候杨锐若是不待见张让,倒是会显得自己小气了,何况杨锐还是要与其谈生意的。也正因此。杨锐对待张让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

    此时张让等人能够带来的价值,旭阳丹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杨锐相信张让等人绝没有少私藏财力,若是能够与其达成其他方面的合作那就更好了!

    “烈阳归来了!”

    此时的张让自知已经不比当初,见到杨锐出现并仍然熟络相待,张让也是上前热忱地相见了一番。

    “吾哪里还是什么侯爷,烈阳州牧实在是抬举了。反倒是烈阳州牧此时已经成就斐然,而且还是一个念旧情之人。吾张让当初果然没有看走眼”张让一边示好一边絮叨着。

    如此近的距离,杨锐仔细看去,此时的张让竟然已经少有当初阉人的迹象。其喉结稍稍凸出了起来,嘴边也有了一抹淡淡的短须!

    旭阳丹不愧是地级丹药,竟然生生将张让变回了一个完人!

    “侯爷曾经在烈阳为官之路上提供过莫大帮助,烈阳自然不会轻易相忘!侯爷请坐,吾等边喝茶边聊。来人,上最好的茶叶。”

    杨锐边说边将张让请入了厅堂之内坐下。

    即使张让在旭阳丹的作用下此时已经补全了身体。不过总是被其握着双手,感觉也有点儿不对。

    张宁、程昱二人自然也随着杨锐与张让一同落座了下来。

    程昱此前想必是见过张让的。表情上并没有看出什么;张宁则不同了,颜色之中明显有着不小的惊讶。同样对张让前后的变化刮目相看起来。

    “若是可以的话,本侯与烈阳州牧共饮几杯酒水如何?茶水虽好,但是毕竟寡淡了一些”

    张让可是一直对茶道有着偏爱的,不过在听杨锐说要下人上茶之后,张让竟是主动要求换成了酒水!没想到旭阳丹给张让造成身体变化的同时,竟然连其口味也改变了不少。

    “呃!哈哈哈男人自当饮烈酒!将大山城的特产酒——一品香特酿拿上来,吾要与侯爷畅快对饮一番!”

    杨锐意会过来,哈哈大笑一阵之后再次吩咐道。

    对于杨锐所说男人应当饮酒的说法,张让面上颜色也是大慰,显然其对杨锐的认可十分受用。

    “侯爷满饮此盏!”

    “侯爷再饮一盏”

    “侯爷好酒量!”

    本来杨锐也是十分好奇,想知道张让是不是真地连习惯也改了?接下来杨锐对着张让便是一番劝饮。

    “侯爷此来的意图烈阳已经清楚,吾自当令宁儿全力炼制旭阳丹,以满足侯爷等人的需求便是。”

    劝酒一阵之后,杨锐发现张让的酒量还真是不容小觑,他自己酒劲都快上来了,张让那边还跟没事人一样,而且还喝得很是豪爽,看来张让的习性还真是随着身体的改变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于是杨锐也就没有继续急劝,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杨锐便口风一转,将话题引向了正事之上。

    “自是为此而来!”

    此时张让也不掩饰,面对杨锐、程昱、张宁三人坦诚应了下来。

    “张让素知烈阳州牧行事作风,自然不会隐瞒什么,吾此来共搜罗炼制旭阳丹所需草药50份。还望宁儿能够继续操劳一些,为张让以及另外几位常侍多炼制几枚旭阳丹出来才是!

    宁儿每炼制出一枚旭阳丹,吾等当奉上10万金币作为酬劳,不知烈阳州牧觉得是否公允?

    这一酬劳虽然不算太高,但是吾等将一直拜托宁儿炼制旭阳丹。

    不瞒烈阳州牧。经过张让等人的全力寻找,目前已经找到了一处旭阳丹主药的出产地,今后每月张让都将至少送30份炼制旭阳丹的材料过来。

    无论宁儿能够炼制多少出来,吾等自然都按照每枚10万金币酬劳换取,只要宁儿能够炼制出足够多的旭阳丹,酬劳方面自然将会不少”

    说话间。张让将目光投向了坐于对面的张宁,并同时报出了炼制旭阳丹的酬劳,明言将提供大量的炼制材料并长期需求该丹药。

    “侯爷所提十分妥当,吾自当令宁儿加紧炼制便是。”

    每枚10万金币酬劳虽然不是多大的数目,但如果像张让所说的那般一直持续下去。倒也将是一个不菲的收入来源。

    当然了,如果杨锐要讹诈对方的话,想来再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张让应该也能够接受下来!只是杨锐还有着其他方面与张让合作的打算,也就没在此事上过于纠结太多。

    反正看起来张宁炼制旭阳丹也不是太难,而且所有的炼制材料都是张让一方来提供的,属于稳赚不赔的买卖,同时也能够让张宁练手增加炼制丹药的熟练度不是?

    “只是不知道侯爷要如此多的旭阳丹有何用途?若是烈阳所记不错的话,如今也就只有四位常侍还未得到旭阳丹了吧?”

    应下了张让的请求。杨锐借机将疑惑之处问了出来。

    “呃,哈哈哈哈烈阳州牧并不清楚旭阳丹的效力,此丹除去此前用到的功效之外。还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功用”

    张让大笑几声之后便向杨锐解释了起来,只不过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还有张宁这名女子在场,于是便放低了声音,改为附耳对杨锐细语起来。

    听过张让的一番解释,杨锐也是豁然开朗地点了点头,暗暗将旭阳丹的几种特殊作用记在了心里。便再次与张让对饮起来。

    “侯爷也看到了,青州原本较为荒芜、无根无基、人才匮乏。各项生产都较为落后,不知侯爷手中是否有相关的生产技能书、图纸之类。抑或者侯爷处有无从青州采购的需求之类?还请侯爷不吝赐教,指点烈阳一二才是”

    又喝一阵之后,杨锐将自己的诉求向张让直接提了出来。该满足对方的杨锐已经应承下来,涉及到杨锐自己所需,当然也不会与对方客气。

    唯有一点,当初张让等七名常侍避难之际并未告知杨锐其藏身之地的任何消息,杨锐也不好去刨根问底,此时杨锐也只能从其对方手中掌握的生产技能书、图纸一类资源下手了。

    “哈哈烈阳州牧过谦了!张让此来青州可谓是眼前一亮,青州方才交付烈阳州牧不长时间,未想到已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烈阳真能人也!

    言归正传,本来张让此来就有一些事情相托,未想到烈阳州牧主动主动提出来了,吾也就趁此直言了。

    此来青州,张让是要采购一批资源的,而且数目较为巨大,本来吾还有些担心,但是到达青州之后便知来对地方了”

    张让接口过去便直接谈开了,听其语气杨锐便知有戏,张让果然是前来送钱的!

    不过随着张让话题的进一步深入,杨锐也渐渐意识到,张让此来并非只是送钱这一件好事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