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亏得张宁制作出来的协同符篆,道风飞毯此时才能承载杨锐与貂蝉两人,因此在出了长安城之后,杨锐与貂蝉便驾驭道风飞毯如龙入渊一般彻底获得了自由。

    杨锐驾驭道风飞毯绕过大半圈长安城,再次选择了黄河支流——渭水作为返回路线。

    途中少不得碰到一些溃散的西凉部士卒,不过杨锐没有丝毫停下来出手的意思,如今杨锐携貂蝉已是顺利脱身长安城这一是非之地,些许剧情积分值、功勋值等已经提不起杨锐的兴趣。

    “主公是要带貂蝉前往青州么?”

    以道风飞毯5倍马速的速度,不出一时三刻时间,杨锐与貂蝉二人已是渐渐远离了长安城周围的喧泄,貂蝉也是彻底放松下来,细声问道。

    之前杨锐与张宁共同使用道风飞毯的时候,两人都是背身捆缚在一起的,而如今由于情况紧急,貂蝉却是直接被杨锐半拥在怀里的。

    对此杨锐还不感觉有什么,貂蝉却是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浑身热力弥漫就一直没有断过。

    “正是如此,吾准备先行将汝送至临淄,尔后再考虑参与消除董卓余孽之事。当然了,如今调动兵马不易,或许最终并不能成行”随即杨锐便与貂蝉聊了起来。

    脱离了长安城范围之后,杨锐、貂蝉二人都是放松了不少,尤其是貂蝉,第一次乘用道风飞毯这一道具,再加上飞行于黄河河面之上所见的壮观景色,貂蝉的兴致已是被完全提了上来。

    十五岁及妍的年纪。本来就还是半个小孩子,本身又犹如笼鸟脱困一般与此前长安城的一切脱清了干系,现今的貂蝉应该才是真正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本来面目吧!

    对于杨锐的一切貂蝉似乎都很感兴趣,一直在询问着大山城、青州方面的相关事情,甚至连杨锐的家事也从侧面关注了一番。

    尤其是当貂蝉得知杨锐还有小惠这样一个家妹的时候。其关注的重点不觉转移到了小惠的身上,对与小惠一见很是盼望。

    这时候杨锐也才觉得,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与小惠好好交流一下了,这小妮子心太野了,自从进入游戏之后几乎就一直没有停下过,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在忙活什么?

    “系统公告:汉末群雄之一——豫州刺史孔伷因病身死。特此通告天下”

    在前行的过程当中,杨锐偶然还收到了一条三国文明区域的系统公告,通告了一下豫州刺史孔伷因病身死的消息。

    作为游戏中的诸侯,每个人身死的时候都将被全文明区域系统公告,这一点杨锐是了解的。不过杨锐作为群雄之一。经历过群雄讨董剧情,看到这条系统公告的感觉就感触颇多了。

    当时杨锐虽然与豫州刺史孔伷接触很少,而且孔伷的立场也与杨锐不同,不过共同讨董的情形仿若还在昨日一般,即使是在游戏当中,当其真正就此消逝的时候,也由不得杨锐不感慨。

    孔伷还是病死,将来其他诸侯的结局恐怕大多数比这还要更加凄惨一些!

    而不知不觉之间。杨锐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分特殊的位置,他与普通的玩家已经有了很大区别,试想若是哪一天杨锐一旦失势。恐怕其他诸侯也不会轻易放过他,至少袁绍、刘岱这类与杨锐交恶的诸侯不会轻易罢休吧?

    即使杨锐作为一名可以无限复活的玩家也同样不行!游戏中身死也是有巨大代价的,若是杨锐真有失势的一天,恐怕非要被追杀到10级,然后失去一切傍身的功法、技能不可,除非永远不再登陆游戏

    如此一来杨锐已经无法再停下脚步。或者不断变强,或者等待被淘汰!想通了这一点。杨锐向来少有波澜的内心之中也是顿生一股豪情。

    “主公主公为何而心胸激荡?”

    貂蝉小脸儿通红,欲言又止地问道。她方才只觉周身一紧。杨锐拥在她肩头的臂膀猛然用力了一下,貂蝉习惯性地施展了洞悉人心天赋绝技,顿时发现了杨锐内心的变化。

    “哦没什么呵呵”杨锐这才意识到貂蝉是具备洞悉人心天赋绝技的

    杨锐与貂蝉沿着黄河一路前行,期间先后经过了潼关、洛阳、虎牢关附近区域,杨锐都是宁愿多绕一些路途,避开了各地所驻扎的士卒,不愿意多招惹任何麻烦。

    道风飞毯的速度虽快,天色将晚的时候,杨锐与貂蝉二人也才到达陈留城附近而已。此时杨锐已经不太着急赶路,再者身边还有貂蝉,于是杨锐便打算就此在陈留境内暂住一夜。

    本来杨锐准备投宿到陈留城内一品香客栈的,然而在说明了情况之后貂蝉却是有些犹豫,尤其是见到陈留城城门处竟然也同样把控严密之后,貂蝉竟是提议不再进城,而打算再陈留境内随意找一处农户落脚。

    杨锐如何看不出来,貂蝉是被这乱世惊吓到了,生怕进城、出城过程中再出什么意外,于是杨锐便遂了她的愿望,在陈留东部一带随意找了处偏僻的旷野,将符纸营帐扎下便就此停留下来。

    既然貂蝉不愿意再招惹事端,那么连借宿的必要都没有了,杨锐身上是有不少符纸营帐的,随便何处都能落账安歇。

    第二日一早天色方亮,貂蝉已是起身整理完备,催促着杨锐继续赶路了。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一下杨锐治下的青州是何模样,更是迫不及待想找一处安身立命治所了!

    而十分巧合的是,杨锐在陈留境内停留的当夜,陈留城内卫家——也就是一品香的总后台,再次与曹操的使者达成了一项重要的协议。这项协议将来甚至将直接决定陈留卫家未来的兴衰

    知道貂蝉的心意,杨锐驾驭道风飞毯一路急行,紧赶一个白天的时间,终于在夜色降临之前两人到达了青州治所——临淄。

    “主公手刃董卓老贼,实乃天下之幸啊!”

    杨锐回到临淄城内之后。便将此行的经历对众人述说了一遍,当杨锐说到亲手杀了董卓的时候,程昱赫然站起身来已是一揖到底。

    “主公(州牧大人)智谋武勇,实乃天下之幸!”

    这时候张宁、孙乾、陈琳、沮授、卫秀、蔡琰等几人也都站了起来,不论男女齐齐向着杨锐深深一揖,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游历青州结束的郭嘉在内。

    并且很容易就能看出。众人之中无论是归服、跟随于杨锐之人,还是郭嘉这样的外人,脸上都是一片诚服,可见他们对杨锐能够除掉董卓这个祸害是打心眼里钦佩的。

    至于高顺、张辽、武安国三人则正在蓬莱境地图练兵,韩黛、杜阳二人则在平原郡负责当地事务。许攸也还在大山城内主事,这几人如果到场的情况下,反应应该也差不多。

    众人之中唯有貂蝉一人娇羞地没有站起身来,因为刚才杨锐讲述刺杀董卓的过程中可没有少强调她的作用,只是没有叙述其中的一些细节而已。

    “主公,恕程昱直言,刺杀董卓的确是为民、为社稷的大好事,然而主公却不应该隐匿了自己的所为。

    如今正是需要名声笼络人心的时候。若是令天下之人皆能够知晓主公大义之举,主公之名必定当为万人传颂,从而赢得无数民心。于主公将来立业将有大帮助!

    因而主公若是再次遇到类似的状况,切勿再过于低调,当扬名时一定要扬名才是”

    程昱接下来却是向杨锐建议了一番,听得孙乾、陈琳、沮授、郭嘉几人也是直点头,显然认为程昱所言十分在理。

    对此杨锐表示接受,当初杨锐选择在系统公告当中匿名。习惯使然占了大半原因,现在想想即使以真实身份公告出来。对于他从长安城脱身也并没有什么影响。

    “主公,河内郡太守王匡日前派使前来请援。此时吾等几人较为齐整,且郭奉孝也在场,不若共同讨论一番。”

    众人又闲聊一阵之后,程昱将话题转向了近日政事之上,言语中给予了郭嘉足够的重视,显然是意图帮助杨锐将郭嘉留下来。

    “此事概因群雄讨董之时王匡曾受袁绍唆使,杀害了执金吾胡毋班、大鸿胪韩融、少府阴循、将作大匠吴循、越骑校尉王瑰等几人,现在正在被几人家族势力寻仇。

    而王匡太守复去求助于袁绍之时,却被对方毫不容情地拒绝了,因而王匡太守转而派人寻到了主公这里”

    程昱又将事情的背景交代了一番,尔后便将视线投向了杨锐与郭嘉两人,想来是要杨锐征求一下郭嘉的意见。

    “尔今之势,各路诸侯之中除去豫州刺史孔伷已然身死之外,其余各路诸侯大概分作了四大松散联盟。

    其一以渤海太守袁绍为首,与兖州刺史刘岱、山阳太守袁遗、上党太守张杨几家较为紧密,甚至下军校尉曹操、陈留太守张邈也都参与在其中。

    其二以南阳太守袁术为首,与长沙太守孙坚、徐州刺史陶谦、北平太守公孙瓒相勾连。

    其三便是以烈阳州牧大人为首,东郡太守乔瑁、冀州刺史韩馥、泰山郡太守丁原都对州牧大人多有依仗。

    其四则是董卓身死之后所遗留下的西凉、并州各部,目前形势虽然尚不明朗,却也勉强算作一个联盟。

    至于西凉太守马腾、济北相鲍信、河内郡太守王匡,要么地处偏远,没有纵连的必要;要么暂时选择中立;要么便是找不到可以联合之人,而河内郡太守王匡显然便属于最后一类。

    按照目前的形势分析,郭嘉窃以为,烈阳州牧大人当应下王匡太守的请求,并立即出兵干预此事为好!”

    还未等杨锐出口询问,郭嘉已是出言分析了起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