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孰人敢对司徒大人不利?”

    “啊!”

    “”

    李儒派出前来捉拿王允的士卒一阵杀戮、抢掠,并顺利拿下了王允,然而在返回董卓府邸的途中却被横出的一对士卒给挡了下来,为首一将出手便砍翻了两名羁押王允的士卒。

    此人便是臧霸。

    原来王允得到董卓被刺杀的消息之后,也想到了其中利害,知道由于貂蝉的原因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于是王允便在第一时间亲自到东城门拜访了一下吕布这个便宜女婿。

    董卓是如何被刺的,王允也弄不明白,不过显然与他的连环计关系不大,吕布在其中的作用并未发挥出来。

    饶是如此,此时王允也是暗自侥幸,此时能够整肃长安城形势的也只有董卓的几名部将以及吕布了,幸而此前他与吕布有过婚约,自然要仰仗一下他的武力了。

    吕布实则从未与王允有过真正的约定,都是杨锐其名罢了,当然王允并不清楚这一事实,直把吕布真身当做杨锐来对待了,一见面便讲述了一遍董卓夜访强抢貂蝉的经过。

    面对王允的突然到来吕布也很意外,对于王允“自来熟”的奇怪的语气和所言之事吕布几乎也完全无法理解,自然无法做出相应的回应,他与王允两个人显然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虽说如此,王允也没有产生过多的怀疑,见到吕布不言语,还以为对方关注的重点已经不在貂蝉身上。于是便重点述说了当前董卓被刺的情况下长安城的局势。

    王允力述此时正是吕布出手控制局势,拨乱反正的好时机,若是吕布能够趁机将董卓余党赶出长安城,维护汉室安危,将是一件不世之大功。必将成为汉室中流砥柱云云。

    当然了,王允也表示将发挥他作为司徒的作用,联系交好的官员、大臣,全力支持吕布,助其完成此壮举。

    王允这番话的确是非常有诱惑力的,而且是基于其与吕布有深入交情的前提下才说出来的。对此吕布虽然听不太懂,但是却可以感受到王允对他全力支持的态度。

    这一刻吕布心动了,虽然没有当场表示什么,却是客气地将王允送出了东城门,并表示要稍作斟酌一番。

    其实吕布是怕被人利用而已。待送走了王允之后吕布便迅速召集齐了其手下一干部将,将王允所提之事大概述说一遍,并很快得到了众人的支持。

    商量已定,吕布便派了臧霸前往王允府上准备筹划具体的细节,却是正好撞见王允被董卓部卒掳走的情形,这才有了此前臧霸救下王允的一幕。

    臧霸是知道王允重要性的,联络沟通士族、高官的事情都要着落在此人身上,于是在将王允救下之后。臧霸便把他直接带到了东城门楼内保护了起来。

    接下来王允便与吕布一干部将一起,谋算起了长安城内的董卓部众来。其实并不用王允、吕布过多谋划,因为紧接着董卓残余部众已是兵临城下。将东城门从里外两个方向合围了起来。

    董卓被刺之后,李儒临时掌握了长安城内董卓部众的控制权,别看董卓在的时候李儒极力主张容下吕布,在董卓被刺之后李儒却是打算要拿吕布开刀的。

    李儒很清楚,在董卓身死之后,原本其西凉部众与并州部绝难相容。无论为了稳定当前局面还是从长远考虑,吕布都是留不得的。

    如今恰好吕布的部将臧霸将王允就走了。李儒藉此为理由便将吕布部众围定了起来,准备一蹴而就的解决掉这个麻烦。

    吕布之勇武几乎人尽皆知。李儒当然也十分清楚,不过此时在长安城内的吕布部众只有3万多人,而西凉部众总数超过了12万人,几乎是吕布部众的4倍!

    当初吕布整合原并州兵马,并经过不断地扩充,总数量一度超过了10余万人之多,只不过此时有一大半都驻守在潼关、函谷关方向。

    而董卓部众总量则超过了一百几十万人,虽然此时大多数也在外防御,不过驻守长安城的就有10余万人,此外郿坞之内还驻守了李傕、郭汜两部超过10万人,此时李儒已经派人前往调兵,最多两日之内援兵便可到达。

    若是郿坞、长安城两处兵力合在一起,两处兵马又全部都是精兵,如此大的数量差距、质量保证,即使吕布再怎么武勇,也绝难改变其劣势。

    唯独有些麻烦的是,此前吕布便将东城墙段与南北两侧城墙的通路堵死了,要想迅速消灭吕布并州部,也只能先行攻破东城门楼,难度非常高!

    不过这与攻城还有一定差距,普通情况下守城一方都是有着一些粮草、物资储备的,吕布的东城门楼内却是并没有多少,估计能够维持一两日消耗已经算是不错了,所以李儒派重兵将东城门围了个水泄不通,并不很是着慌。

    于是东城门内外并州部众与西凉部众便剑拔弩张起来,期间吕布有些坐不住,甚至还率众现身城门之外冲杀一阵,结果却被几倍的西凉部众压制了回去,双方各有死伤。

    若是吕布一心想要突围,或者也能够冲出城去,不过王允所提之事也有着莫大的诱惑,而且他还有着一个后招,也便暂时与西凉部众对峙着没有再做其他举动。

    对峙期间双方箭来箭往自然是难免的,无论是并州军还是西凉军都死伤了不少士卒,当然占据着城墙之利的并州军沾了不少光。

    这种对峙持续了一夜时间,一直到天亮之后双方竟然也很默契地都没有主动进攻的意思

    一整夜下来,杨锐一直保持着警觉,曾经又数次爬上屋顶查探外面的状况,对于长安城内的形势一直都关注着。因此杨锐也觉察到一些东城门附近发生的情况。

    待到接近天亮貂蝉醒来之后,杨锐为了保持精力便趁机小憩了一会儿。以目前长安城内的局势,说不得杨锐还要与貂蝉在此隐藏几天的,或者更长的时间都有可能!

    果然,天色大亮之后。长安城的城门仍旧处于封闭状态,限制了一切人等进出。

    城内npc百姓大多都是董卓自洛阳裹挟而来的,也大都习惯了这种乱糟糟的局势,大多数都躲在了家中足不出户,整个长安城内都显得空落落的,只有董卓西凉部众来回的巡视、搜查着。

    甚至杨锐所在的独院也被3名西凉士卒光顾过一次。并且手中还拿了貂蝉与小梅的画像,不过在3名士卒被“请”进小院的一刹那,杨锐当即便下了重手,并将他们丢在了院内的井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当初杨锐选择这处独院的时候。首先便是看重了它的偏僻,如今城内的士卒很少会搜查到这里,即使有3名士卒被杨锐顺手拿下,相信在乱糟糟的长安城内一时也不会有人觉察,即使觉察也未必就会重视。

    “杀!”

    “清除董贼遗祸,保得汉室安宁”

    “”

    原本杨锐并未料到,临近午时之际长安城的形势竟是急转直下,东城门方向顿时热闹起来。很快这种喧闹便逐渐向整个长安城内蔓延而去。

    根据杨锐上房探查到的情况来看,吕布一方竟然杀退了东城门内外所有的西凉部众!让杨锐稍稍意外了一下。

    其实这还要得益于杨锐前几天的举动,令臧霸召回在外防守的所有并州部众。此时正好到达了长安东城门外,使得吕布并州部兵马实力大增,数量基本与西凉部兵马持平了。

    再加上吕布骁勇异常,前一天董卓搦战时又重伤了西凉部数名将领,因此两相交战之下,吕布并州部竟然很快占据了上风。

    “清君侧。平逆贼”

    “杀!”

    “”

    随着时间的推移,吕布并州部的优势越来越大。双方交战一个多时辰之后,清理董卓余孽的呼声几乎就要响彻全长安城。西凉部众要顶不住了。

    然而西凉部众也不会让吕布好过,眼看声势上已经败下来,便在长安城四处放起火来!

    “救命!”

    “跑啊!”

    “”

    城内火势一起,众多npc平民顿时慌了,水火本就无情,再加上刀兵之灾,满城的npc乱糟糟地开始涌向长安城四处城门。

    西凉部众四处放火的时候已是抵敌不住了,放火之后便开始匆匆向长安城外撤去,此时早已没有多少西凉士卒把守城门,逃难的npc渐渐汇聚成洪流,不断向城外涌去。

    当然其中被踩死、被碾压或者被西凉士卒顺手屠戮的npc平民不在少数。

    不过既然城门已开,杨锐与貂蝉出城的机会也就来了。

    杨锐迅速将董卓刚刚爆出的幻羽甲和金鹏内甲两件甲胄给貂蝉穿戴身上,并弄乱了自己与貂蝉两人的样貌,这便拉着貂蝉走街串巷汇入到了逃难的npc人群中。

    目前杨锐还是以小梅的身份现身比较方便,不过原本俊俏的两人在杨锐的刻意而为之下,头发、装束都是乱糟糟的,犹如两个村姑一般,混入npc人群并不会觉得显眼。

    小半个时辰之后,杨锐终于拉着貂蝉费力挤出了长安城南门,出门不远之后,杨锐便不顾周围npc的诧异取出了道风飞毯,拥着貂蝉往道风飞毯上一站,风也似地就此远去了。(未完待续)r655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