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夜幕轻轻地拉开,乌朦朦的没有一丝星光,黑黢黢的天空中只有一轮昏暗的月影,整个长安城似乎都处在一个压抑的氛围中。

    自从杨锐跟随貂蝉出了住处之后,就一直留意着周围的环境,由于早上董卓与吕布正面交锋一场的缘故,长安城实施了宵禁,无论王允府邸内外都格外安静。

    “奴家见过两位大人!”

    貂蝉被传唤到厅前见礼的时候,董卓的一双色目已是无法从她身上挪开了。

    董卓占据后宫、*宫女、又在郿坞募集美女作乐,可谓是阅女无数了,然而或许正是如此,董卓已经产生了识女的本能,一眼就发现了貂蝉这一极品!

    “

    去年秋,

    今年秋,

    河上人家乐复忧,

    涓波依旧流,

    苦还忧,

    乐还忧。

    十五年间一转头,

    花儿放还羞,

    ”

    貂蝉仍然是双手执箜篌,自弹自唱了一曲《潇湘水云》,应该是她自己随性填的辞儿,竟与曲子契合得无比完美。杨锐能够感觉到貂蝉本次献艺比此前对待自己之时都要出彩不少。

    “好曲儿,好辞儿,妙人儿!哈哈哈哈”

    一曲听罢,董卓已是一扫此前的阴霾,一身肥肉乱颤地哈哈大笑起来,言语之中更是透露着一丝*,视线在貂蝉与王允之间来回变换着。

    “丞相大人满饮此盏,去一去心中不快!”

    如此明显的暗示,王允又怎能看不出来。不过王允也不是普通之人,并没有立即向董卓表示什么,而是与其对饮起来,摆明了要吊一吊董卓的胃口了。

    董卓因此也有些不愉,只是对着王允翻了翻白眼。执杯一饮而尽。早晨与吕布大闹一场,董卓也是有些乏了,倒也正需要酒精来刺激一下。

    此时杨锐就以“小梅”的形象侍立一边,一直都在留意着董卓的一举一动。

    如此近距离之下,杨锐也得以再次将董卓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前杨锐与董卓曾经接触过数次,不过此时的董卓看起来更加肥硕了不少。养尊处优之下看起来竟然此之前白了不少,当然也可能是其纵欲过度的苍白。

    “妙人儿是何芳名啊?不妨再奏一曲如何?”

    见到王允不上道儿,董卓索性自己问起了貂蝉的情况。

    “哦?哈哈哈哈”

    这时王允才扮作后知后觉的样子,似乎发现了一点儿什么,哈哈大笑之余给董卓递过去了一个会意的眼神。同时摆手令貂蝉儿继续弹奏。

    “奴家唤作貂蝉儿,丞相大人之命自然无有不从。”

    此时貂蝉本来献艺结束正要作势离开的,听到董卓之言自然是应了下来,于是再次稳下身形,又奏了一曲《阳春白雪》,同样还是填了辞的。

    “妙人儿!妙啊!妙啊!哈哈哈哈”

    董卓再次称赞不已,一双眼睛再次于貂蝉和王允之间游走起来,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让王允将此女让出而已。

    “没想到董丞相会看得起貂蝉儿,实乃此女之福啊!实不相瞒,貂蝉儿乃是王允自幼收养的歌舞姬。目前仍是清白之身,丞相若是看得起,不若就将此女赠予丞相作乐如何?”

    王允是什么样的人物?只是一招欲擒故纵已是让董卓自己主动开口,而如此一来董卓已经基本不会怀疑其中有诈了。

    不过中间王允却是再也没有提及诸如“养女”之类的言辞,从貂蝉口中杨锐也已经知道,所谓的“养女”只是王允欲哄骗吕布之辞而已。

    “哈哈哈。司徒大人甚知吾心,甚知吾心啊”

    董卓丝毫没有推让的意思。王允这边一开口他那边便无比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哈哈哈哈,能博得丞相开颜。此女也并不算白养了!貂蝉儿,还不上前予丞相把盏”

    “唉?何须貂蝉儿再把盏,这便与吾同去便是!哈哈哈哈”

    就在貂蝉被王允唤过去倒酒的时候,董卓已是一把抓住了貂蝉的玉手,一下拉到了怀里。

    “呃”

    貂蝉惊异一声,不过也只是在董卓怀中稍一挣扎,便换做了一副无比娇羞的模样,并且明目张胆地用上了“颠倒众生”的天赋绝技。

    她现在等于已经认命跟随董卓了,即使使用魅惑技能被对方看出端倪也并不会被怀疑,只会被当做增加情趣的手段罢了。

    这董卓本来就是个急色之人,荒淫无度惯了的,貂蝉这一撩拨也让董卓更加把持不住了,恨不得当场便要把貂蝉压在身下承欢,只不过始终还是有碍于王允在场,于是董卓只简单与王允告辞一番之后便欲起身离去。

    “蝉儿姐!就让小梅继续服侍汝左右可好?”

    就在这个时候,杨锐却是开口了,向着董卓、貂蝉二人方向疾走两步之后便又停了下来。

    “恩?”就是如此,董卓已是不乐意起来。

    小梅的姿色也算不错了,这也是当初杨锐选择化身为其身的原因。不过落在董卓眼中也是司空见惯了,因此对于杨锐突然打断了他而颇为不满。

    即使旁边的王允也是十分不悦,生怕会因为小梅出了什么岔子。

    “丞丞相大人,奴家有个不情之请,小梅与奴家感情极好,希望大人能够收留与貂蝉儿做个伴”

    这时候貂蝉也开口了,虽然声音一直都是极为害羞、胆怯的样子,不过却是一直“颠倒众生”天赋绝技全开的,再加上董卓一时见猎心喜。喜欢得不得了,竟然毫不犹豫地便答应了下来。

    之后董卓并貂蝉、杨锐几人便急急地离开了王允府邸,乘上马车急速而去。

    “近几日貂蝉好像与这小梅走得很近啊”

    眼见着董卓裹挟貂蝉而走,并附带上了小梅,王允只是站在府邸门口稍稍疑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便释怀返身而入了。

    如今能够做的他王允已经尽量去做了,事情最终能不能成也只能看造化了,接下来只能等待吕布的反应便是。

    此时王允若是清楚,其实吕布真身并未曾与貂蝉谋面过一次,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了

    “美人儿!妙人儿!”

    “嘶啦”

    “嗯请丞相怜惜”

    也许是董卓肆无忌惮惯了,此时在马车之中董卓已是兽性大发起来。一把将貂蝉的衣衫给撕了下来,只剩下里面的亵衣!

    对此貂蝉却是曲意逢迎,而且同时仍将“颠倒众生”天赋绝技全开,有意刺激着董卓!

    貂蝉如此做并不是要自取其辱,此时她不能拒绝董卓不说。之前她与杨锐商量的情况当中也考虑过要在路途之中动手的,显而易见以董卓此时的状态,是一个对其动手的绝佳时机!

    “小婢为丞相大人除衫。”

    此时杨锐也装作羞怯的模样,凑向董卓的身前,伸手帮助董卓除起了衣衫来。

    其实杨锐一个大男人要装个丫鬟,确实差了很多,只是董卓的注意力全都在貂蝉身上呢,倒也没有怀疑杨锐。便任由他去解衣衫了。

    或者杨锐该直接拿枪捅了董卓便是,不过暮然间杨锐觉得不应该如此草率,若是不能一蹴而就将董卓致死的话。恐怕稍稍弄出一些声响来就很可能会发生意外。

    于是杨锐才急中生智主动为董卓脱起衣服来,首先将董卓此贼剥个精光,然后再一枪刺下去,不虞他不咽气!

    事实证明杨锐没有莽撞是完全正确的,等到杨锐将董卓的外衣衫除下之后,下面竟然露出了一层锁子甲来!

    而且这套甲胄是一套全身甲胄。即使刚才看似无物的董卓脖颈处,竟然也是覆盖了一层薄而无色的膜状物!

    “嘶啦”

    “嗯呃”

    “哈哈哈哈”

    “”

    马车车厢内已是乱作一团。貂蝉越是魅惑,董卓则越是粗暴。兹拉兹拉地撕着貂蝉的衣物,如今貂蝉已经露出了大片肌肤,身上的衣物已是所剩无几了,恐怕再有两把就会

    好在此时杨锐也已经迅疾地将董卓一套锁子甲除掉,然而就要自背包中拿枪刺杀董卓时,却发现此贼身上竟然还有一套精致的内甲!

    杨锐生怕这幅内甲再有什么不易发现的阻碍,于是不得不再次动手将其卸掉。

    “嗯嗯!丞相怜惜”

    “哈哈哈哈”

    此时董卓的一双大手已经在貂蝉身上乱动起来,杨锐从眼角的余光中可以看到,貂蝉正极尽逢迎而又极尽躲避着董卓的一双贼手,同时热切而又焦急地望向杨锐的方向。

    此时貂蝉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杨锐的身上!

    “滋啦”

    “嗯?”

    董卓最后一层内甲被杨锐解到最后,几乎也是被杨锐猛然撕下来的,这也引起了董卓的一丝质疑,甚至手上的动作都暂停了下来。

    “喝!”

    “啊!”

    然而当董卓出现那丝疑惑的时候已经晚了,杨锐在剥掉其内甲的同时已是兜手一枪刺向了他的后心,一声惨叫刚一发出便戛然而止!

    “汝胆敢”

    不过杨锐还没来得及高兴,董卓身上一块玉牌已经掉落地上,就在杨锐咫尺距离的董卓却是完好无损,猛然转身过来。

    “喝!”

    “噗”

    杨锐没有就此乱了阵脚,再次迅疾地递出一枪直刺董卓前胸,此时无论对于貂蝉还是杨锐,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