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杨锐晚出发了小半个时辰,不过以道风飞毯的速度还是很快便追上了飞熊兵所护卫的几驾马车。

    在董卓之乱正式爆发前,杨锐就曾经见过飞熊兵的,此时杨锐驾驭道风飞毯虽然未曾靠得太近,但是很快再次确认过了飞熊兵的身份,由此推测在几驾马车之中很可能董卓就在其中。

    这队6阶飞熊兵士卒数量足有5000骑之多,杨锐跟随其又过了大约小半个时辰,也不知其中有没有厉害的将领,虽然有心下手却是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正在这时这队飞熊兵当中突然分出了100骑左右,脱离了整个大队全速向前赶去,杨锐见此情况,也便迂回着跟了上去。

    不得不说,6阶飞熊骑兵的确是十分强悍的,全速前进起来竟然有两倍马速的速度,也就是杨锐有着道风飞毯在手,放在其他人身上根本无法跟上对方的脚步。

    在飞熊兵从郿坞出来之前,杨锐曾经注意到还有一骑冲出了郿坞,或者前突的这100余骑飞熊兵就是冲着那一骑而去的!

    此时杨锐心中也有了个模糊的猜测,当时由于杨锐距离较远,并不能完全看清楚发生的情况,不过前面冲出郿坞的一骑无论从马匹颜色还是从骑者的装束打扮上面来看,都有*分像是吕布。

    若是果真如此,再联系当时郿坞当中曾有过一阵混乱,很可能董卓与吕布已经闹僵了?

    当然这是最好的情况了,杨锐此时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到底是如何一回事情。只要赶上最先冲出的那一骑,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便是了。

    于是杨锐在跟随那100骑飞熊兵一段时间之后,便暮然向其出手了。一方面杨锐要追上前面之人,另一方面杨锐也希望制造出更多的摩擦来,给董卓判断上进一步增加一些疑惑。

    当然了。杨锐也有心要试试董卓的这些飞熊兵实力到底如何,此前杨锐曾经与自己手中的5阶铁卫近侍对练过不少次,一二百名的情况下自然能够应付得来,不过当杨锐真正与这批差不多数量的6阶飞熊兵交上手之后,却发现对方的实力比之铁卫士卒还要高出了不少!

    这还是杨锐趁着对方不备的情况下,自后方道风飞毯上突然出手的结果。而且在第一时间杨锐便将早已熟练的落雁八十一式枪法给施展了出来,一下便偷袭掉了对方10余骑。

    之后杨锐的身形落在一片混乱的飞熊兵中间,此时还有为数不少的飞熊兵被同伴或者马匹绊下马来,杨锐也不客气,当即紧握一杆长枪又将落雁枪法发挥到了极致。转眼之间又给慌乱之中的飞熊兵造成了20余骑的损失。

    此后杨锐渐渐放慢了杀伐的节奏,而飞熊兵稍稍得以喘息之后便开始有条不紊起来,即使已经损失了小半数量,剩余的飞熊兵却是立即组成了很多个战阵,大浪淘沙一般轮流向杨锐磨了过来。

    这种战阵显然是飞熊兵常用的,每个小战阵只有6骑组成,往往只是稍一接触便退了开去,下一个小战阵几乎已经无缝隙地补了上来。使得杨锐竟然一时没有造成任何杀伤。

    面对如此精于战场的骑兵,杨锐也是渐渐提升了出手的力道,在缠斗了两刻钟之后。杨锐已经差不多摸清楚了对方的战力,这时候才重又用起了落雁八十一式分而渐合的强力一击,一下打乱了两三个小战阵的步伐,进而趁机一阵大杀。

    在对方还剩下10来骑的时候,飞熊兵见抵敌不过,竟然很是默契地开始了四处逃窜。此时他们的速度甚至已经超过了正常情况下的两倍马速,而且四面八方全是飞熊兵的影子。放在一般人定然无法全数将其拦下。

    不过飞熊兵依仗高速逃跑的行为落在杨锐手中倒也是不难解决,凭借着道风飞毯在手。杨锐没有放任任何一名飞熊兵离开,将其全数击杀当场。

    之后杨锐捡取了其爆落的金银、装备以及特殊兵种技能书等,便驾驭着道风飞毯全速向长安城方向追去,被杀死的飞熊兵则狼藉一地,侥幸生还的只有10来匹战马罢了。

    “发生了何事?为何只有战马回来?”

    一刻钟后,飞熊兵大队人马当中一驾马车掀开了帘子问道,此人正是董卓。

    董卓虽然有此一问,但是他对于飞熊兵的情况也是十分了解的,除非是骑兵阵亡,否则这些马匹是从来不会离开其主人的!

    “吕布!杀吾士卒,吾要生啖汝肉!”

    又是两刻钟后,董卓一行一阵紧赶慢赶,找到了原本被杨锐杀灭的100骑飞熊兵尸体,见到这种情况,董卓已是被气得疯了!

    也无怪他会如此愤怒,在飞熊兵众人的眼中,能够轻松将100名飞熊兵灭杀,且未放任掉任何一名骑兵逃跑之人,应该也只有吕布了。

    实力是一方面,飞熊兵打定主意要逃跑的情况下,大概也只有吕布赤兔马的脚程可以追上了!这也是众人认定是吕布所为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此时,杨锐一路紧追,竟然是在临了快到长安城的时候才追上前面那一骑,不过杨锐也最终确定了,这一骑的确便是吕布。

    赤兔马的速度由此也就可见一斑了,吕布从郿坞出发的时候已经过了未时,直到此时到达长安城的时候,天色竟然还未完全黑下来。从郿坞到长安城,赤兔马也仅仅用了不足三个时辰而已。

    吕布到达长安城之后,便绕道并州部众驻防的东城门进入到了城内,对此杨锐也就无法继续跟下去了,杨锐继续在东城门外转了一圈之后,便使用化形面具化作了王允府上一名小丫鬟的形象,进入到了长安城内。

    此时夜色已经快要降临,长安城马上就要关城门了,于是杨锐才抢在城门关闭之前化形进入到了城内。至于那名小丫鬟的形象,正是杨锐离开长安城之前与貂蝉约定事先打发走的那名小丫鬟。

    不过在进城之前,杨锐也已经探查过了,此时虽然已经过去三四日时间,但是杨锐之前安置臧霸所调的并州兵马却仍然未出现,按照当时杨锐的吩咐,并州兵马若是前来的情况下,会屯到长安城东门方向,此时这个方向还并无一兵一卒。

    杨锐所化的小丫鬟很快便赶到了王允府前,并且很轻易地便混入到了王允的府邸当中,并顺利找上了貂蝉。

    此前貂蝉虽然将这名指定的小丫鬟想法打发回了家中,但是对外的名义只是回家探亲几日而已,此时杨锐以小丫鬟的身份进入到王允府邸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是大人回来了吗?”貂蝉第一眼看到杨锐便问道。

    她虽然能够识破化形面具,却是没有皇甫嵩那般彻底,几乎看一眼就能够确定杨锐的真实身份,貂蝉“洞悉人心”天赋绝技在这一方面只能辨识出杨锐的阵营身份等特征。

    “自然是在下。”杨锐见身周无人,便自承认了下来。

    “果然是烈阳州牧大人!小女子见过大人!不知外面的情形如何?”貂蝉在确定了杨锐的身份之后,深揖问道。

    于是杨锐便将此去郿坞所见一一向貂蝉叙述了一遍,听得貂蝉也是啧啧称奇。并且事态仿佛正在向好的方面发展,貂蝉也是稍稍宽心了一些。

    “接下来的三日,若是事态没有进展,吾当需留在貂蝉身旁了,吃住之类需要注意的事项还要貂蝉提醒一番。”讲完正事之后,杨锐略作思考言道。

    “呃小梅的身份倒是小女子有些疏忽了”

    杨锐有此一提,貂蝉这才反应过来,在其思考一阵之后,最终竟然一脸姹紫嫣红地让杨锐与其同住一室。

    原来这名叫做“小梅”的丫鬟专事负责后院的饮食用度,与另一名叫做“小桃”的丫鬟是同住一室的,若是还让杨锐从事相关事务,并在“小桃”那里住的话,很容易便暴露了身形。

    倒是貂蝉此时受到王允的特殊关照,在王允府上的权度也增加了不少,经过考虑之后貂蝉只能打算出面将杨锐所化“小梅”要过来,专门与她相伴,这才有了她脸上姹紫嫣红的一幕。

    以貂蝉目前的特殊身份,向王允要个把人确实不难,很快这件事情就办妥了,不过真正要让貂蝉与杨锐独处一室,她还真是有些难为情的,这也导致了其面上时不时便要姹紫嫣红一阵。

    最后经过杨锐宽慰,言明自己只是于门口修习内功即可,貂蝉的窘态才慢慢缓解了一些。饶是如此,貂蝉也是无可避免的一夜未眠。

    第二日天色还未全亮的时候,杨锐已是收到了一条系统公告:

    “系统公告:董卓处决吕布联名名单之上十六人,并亲自领兵于长安城东城门邀战吕布。董卓之乱剧情进入第四阶段——击杀董卓!同时剧情第三阶段任务将继续进行”

    原来董卓与吕布已经火并上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