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杨锐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将长安城的并州部众拉起来,与董卓部众火并一场,不过杨锐是否能够指挥动并州部众就很难说了,此前还仅仅是调动了一些其他地方的并州守卒到长安城,看起来都有些困难了。

    再者,若是并州部与董卓部真正火并起来,最终的胜负并不好说,一旦要是打草惊蛇可就前功尽弃了。

    即使如此,杨锐以吕布的身份在长安城内一阵搅风搅雨,也早已使得长安城内混乱不堪、流言四起,小皇帝刘协以及一班子大臣们都是坐立不安、惶惶不可终日起来,长安城内顿时一片乌烟瘴气。

    这时候有关吕布联名的各个版本都已经传了出来,那些在联名册上署过名的大臣,在得知有“讨董”这一版本之后更是如坐针毡,后悔不跌却又无法可施。

    还有一些忠臣则是有些茫然,就以王允来讲,他实在是无法理解吕布如此做的理由来。

    不过杨锐如此搅合的情况下,似乎更加利于王允计策的进行了,由此王允虽然想不通,却是也暗暗有些欣喜。

    其实整座皇城之内有那么一两人还是清醒的,其中皇甫嵩便是其中之一,当时杨锐前去其府中拜访竟然被对方一眼认了出来!

    杨锐与皇甫嵩绝对算得上旧识了,当初在黄巾起义剧情之时两人不止打过一次交道,并且皇甫嵩还在汉灵帝面前举荐过杨锐,虽然当时未被完全采纳,也算是一份不小的情谊。

    所以杨锐到皇甫嵩府中也只是顺道而为罢了,查看一下皇甫嵩近况的同时也为了掩人耳目而已。并没有要其在联名书上署名的意思。不过杨锐刚见到皇甫嵩之时,对方一下就认了他。

    “阁下是烈阳将军?”

    杨锐听到皇甫嵩所言之后也是一惊,他没想到王允这一层次都无法识别出来的化形面具,竟然被皇甫嵩一眼就看穿了!

    “不错!在下正是烈阳,皇甫将军多日不见了。今日特来探望!”

    以皇甫嵩的实力目前来讲定然是超过杨锐不少的,若是他出手的情况下,杨锐基本应付不来!不过杨锐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便自承认下了自己的身份来,以他对皇甫嵩的认知,对方应该不会怎么样才是。

    事实也正如杨锐所预料的,皇甫嵩见到杨锐之后不但没有反目。而且将杨锐奉为了上宾,从其话语之间就可以看出,皇甫嵩对一直以来杨锐的所为还是十分钦佩的!

    这件事儿虽然已经过去,不过也提醒了杨锐,化形面具只是一件黄金级灵魂类物品。是有一定几率被其他人侦破的,像此前的貂蝉、皇甫嵩两人就先后侦破了化形面具的效果,因此今后在使用化形面具之时还需加些小心。

    对于长安城内发生的混乱,杨锐有一定的预期却没有亲自去见证,当他最后见过貂蝉一面之后,便出了长安城的西门,驾驭道风飞毯向着郿坞的方向而去。

    郿坞距离长安城并不算太近,骑乘快马至少也需要大半天时间。使用道风飞毯的情况下,则应该不会超过一两个时辰。

    值得一提的是,杨锐在驾驭道风飞毯赶路的过程中。竟然追上了两匹向郿坞报信的快马,看来董卓势力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竟然如此快就将长安城的消息传递了过来。

    杨锐当即出手拦下了这两批快马,长安城的消息若是此时传递过去则有些太快了,不太经得住董卓与吕布的相互核实,倒不如先将信息封锁、酝酿一番。

    从传讯士卒的身上。杨锐竟然将此前呈给少帝刘协的联名名单给找了出来,这份名单在简单转了几手之后。竟然又很快回到了杨锐的手中!

    在接下来的三日时间内,杨锐也没有着急赶去堳坞。而是停留在了长安城与堳坞之间的几条干道上,驾驭道风飞毯切断了两地正常的信息传递。

    而且在此三日之内,杨锐甚至还拦下了一拨为数10驾马车的补给,以及100余名被选拔送往堳坞的少女。

    其中运输补给的队伍足足有300余名5阶士卒,而护卫、押送少女的士卒人数更是达到了500之众,层次也全部都是5阶士卒。

    与如此多的高阶士卒正面对抗,杨锐应该还是有把握的,不过当前其身边并没有其他部众相助,为了稳妥起见杨锐只是从旁与之周旋,慢慢消耗对方,最终倒也将两拨押运队伍都击溃了,逃出去的士卒十不足一。

    后来杨锐才发现,补给车队10驾马车之中竟然有半数都是各色金银器物、奢侈生活物资等,杨锐只是取了其中的30000金币现钱,剩余便随手藏匿了起来。

    至于那100余名少女,杨锐可以想象董卓搜罗他们的目的,在被杨锐救下之后,纷纷愿意投奔杨锐以报答救命之恩,不过由于不便携行,杨锐只能令她们各自返乡去了。

    饶是如此,适逢乱世之际其实这些女子的命运也着实堪忧,若是此时纳戒能够使用的情况下,杨锐定然会将其全部留下,尔后带回青州安置便是,倒也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然而由于董卓之乱剧情的限制,纳戒这样的空间工具却是无法使用了,望着四散而去的百余名女子,杨锐不禁有些惋惜。

    最后一天的时候,董卓一方又有一次大型人员、物资、劳役的调动,一下便是出动上万名士卒的样子,绝不是杨锐一人所能够力敌的,杨锐也只能避而远之,只是不清楚其中是否有长安城的信息传递给董卓了。

    三日时间很快过去,化形面具的冷却时间也到了,杨锐便即趁着夜色架起道风飞毯向着郿坞的方向而去。

    在这三个游戏日时间内,杨锐也一直都在试图完善着下一步的打算,然而却是始终没有想到行之有效的办法,接下来也只能随机应变,走一步算一步了。

    为此,杨锐并没有立即使用化形面具,而是先行使用道风飞毯一直来到了堳坞附近,观察起了这里的情况。

    当堳坞远远映入眼帘的时候,也是让杨锐十分惊讶了一下,不得不说堳坞建设得实在太奢华了,即使是在夜色的笼罩之下,整个堳坞都是通明达旦,处处透露着华贵、奢靡的气息。

    堳坞当前建成的部分,实际上是一座大庄园的形势,依山傍水而建,然而因为董卓不惜劳民伤财地投入,堳坞又早已经脱离庄园的范畴,看起来就是一处专门享乐的小城!

    此时杨锐处于堳坞背侧的山体之上,视野十分清楚,整座郿坞小城竟然有四分之三都是处在前方河流水面之中的,所以采用的大部分都是木质结构。

    郿坞的木质长方城墙之内,靠近山体一侧是四座**的庭院;远山一侧是两处专门的嬉场,其中一处应该是引了温泉之水,建了一座类似泳池的所在,整个水面上都是袅袅的白烟;另一处则修建了园圃、廊桥、假山等。

    其中还有数十座数丈高的木质小塔均匀错落在其中,而几处庭院、湖泊、花园拱卫的中间位置,才是堳坞的主体内院,相比长安城的内宫虽然规模上有所不及,但是华丽程度早已超出许多!

    之所以说堳坞是一座享乐之城,因为从杨锐所处的角度就看得十分清楚,城墙各段以及数十座小塔之上都点缀着无数的夜明珠,将郿坞小城彻底化为了一座不夜城。

    而小城除去各建筑本身镶金带银、奢华无比之外,其中充斥着大量服侍的侍者、宫女、美婢等各色人等,看他们忙碌于各处院落之中,手捧丰美衣食的情况,就可以清楚其中物质之丰富、生活之奢靡了!

    前世杨锐进入游戏的时候,堳坞早已经被焚之一炬了,因此杨锐并不清楚其具体情形,此时见到也是叹为观止,被这处奢华的大庄园完全吸引了。

    在感慨的同时杨锐也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留心观察着郿坞当中的一举一动。

    杨锐来郿坞主要还是要探查董卓的行踪,摸清楚其何时会返回长安城而已,并不一定要使用化形面具接近对方,于是一整夜的时间杨锐都没有具体动作,仅仅是在山上搭起了一座小型黄巾营帐,监视着郿坞当中的情况。

    到得后来,郿坞都没有异常之事发生,想来当日那次大规模人员、物资、劳役的调动当中并没有什么消息传递给董卓了!杨锐索性再次修习起了内功心法来,一夜的时间就此过去。

    一直到第二日中午的时候,杨锐才远远发现两匹快马先后进入到了郿坞小城之中,时过不久就听郿坞中宫当中一阵喧闹、骚动,一骑快马又飞奔出了郿坞。

    此后不久,郿坞当中又有一队兵马出了东门,奔着长安城的方向急速而去了,远远看去就知道是董卓的飞熊军,其中还有数驾马车,想来很可能董卓也在其中。

    杨锐有着道风飞毯在手,也不急着去追前面之人,足足又守了小半个时辰时间,见到郿坞当中再无其他人出现,这才驾驭起道风飞毯向着长安城方向而去。(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