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正是趁着吕布不在长安城内的时机,杨锐才利用化形面具伪装成了吕布的形象主动找上了王允,试图给王允一些提示,令其早日意识到吕布这一有用棋子。

    而且目前李掌柜、郑三这条董卓的信息渠道已经不复存在,甚至连董卓府上专门负责各个眼线的张掌柜都被杨锐给拔除了,再加上杨锐又是选择了夜晚到访王允府邸,由此也不用担心会暴露了身份的问题。

    “吕将军造访府上是王允之荣幸啊,今日一定要饮上数杯!”

    王允一边招呼着与吕布分宾主坐下,同时还安排了宴席、酒水,一边其实也在想着吕布此来的目的。

    在王允的印象中,吕布是个见利忘义的豺狼之辈,并且一直都是董卓最为锋利的爪牙,几乎每次董卓当中杀戮大臣之事都是由吕布充当马前卒的,因此他对吕布一直都有些畏惧。

    然而王允却是没有想到吕布今日竟然主动找上了他,由不得他不产生一些疑虑,心中更是难免惴惴不安!

    “呵,好酒!司徒大人真是太客气了,原本深夜造访就有些不便的,还要劳驾大人相陪,实在是叨扰之极啊!”

    端起王允亲自斟满的酒盏,杨锐仰首一饮而下,按照印象中吕布的形象尽量模仿着他的一举一动。不过同时杨锐也不忘传传达一些友好的信号给王允。

    “平日里少有机会能与吕将军共饮,将军又素来公务繁忙,能来府上已是难得。当然要奉为上宾。好好招待一番的。切勿再说一些歉意的话语,哈哈哈。”

    听出杨锐的口风,王允心中也是长舒了一口气,似乎吕布此来的确是仅仅为私交而来的,或许并没有针对他的目的。

    “蒙司徒大人不弃,吕布敬大人一杯!”

    “来!来!来!将军请!”

    氛围宽松下来之后,杨锐与王允便是一阵推杯换盏,虽然二人都是逢场作戏。不过倒也相谈甚欢的样子。

    “将军平日里十分繁忙,不知今日里是否还有公务在身,若是没有的话吾二人便多饮几杯如何?”

    两人对饮看似十分和谐的样子,王允却仍然忍不住试探起了杨锐来,询问的方式虽然十分婉转,却也隐晦地问起了杨锐此来的目的。

    “吕布不过是妄自忙活罢了,唉!难得司徒大人待见,布再敬大人一杯!”王允终于有此一问,杨锐也就借题发挥起来,看起来一副郁郁不快的模样。只顾接二连三地大杯喝起酒来。

    其实这个时候也才刚刚切入正题,杨锐的目的便是为了营造出抑郁的气氛。装作十分无奈的样子,尔后再借机故意暴露一些与董卓的裂隙出来罢了。

    “将军看似有些心事的样子,不妨与王允说道一番,或者允能够为将军宽慰一二的。”

    果然,正如杨锐所预料的那般,王允似乎马上抓住了其中一些关键,旁敲侧击地将话题深入了下去。

    “唉,说来话长,喝酒!喝酒!吾敬司徒大人”

    然而无论王允如何问,杨锐却一直没有正面回答的意思,似乎一副要借酒浇愁的模样。这种情势甚至一直持续到了宴席结束期间,杨锐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然而话语却是不多的样子,而且明显有着心事。

    因此王允也只能陪在一旁劝慰几句罢了,毕竟两人也是第一次相聚私饮,并未涉及到更加深入的话题。

    “与吕将军一番交谈下来,王允才清楚将军乃豪爽之人,还望今后能够常来府上小酌几杯才是!”

    一场小宴结束,王允亲自将杨锐送出了府门,还不忘叮嘱两句,目送杨锐离开之后这才又回到了府中。

    “此子突来造访,难道没有其他目的?不过看其表现似乎遇到了愁事,能与此子有些来往,目前来讲倒也不是什么坏事”王允小声嘀咕着,摇了摇头便到了屋内歇下了。

    令王允想不到的是,第二日入夜吕布竟然再次来到了其府上。日间之时他可是打听过的,似乎吕布应该仍旧在堳坞护卫董卓才是的,难道是其私底下独自返回的?

    “是将军来了,快请!快请!”

    虽然心中有所怀疑,但是王允仍旧很是热情地将化形为吕布的杨锐迎进了府中,尔后两人自然免不了又是一番对饮,席间的气氛也依旧如此前一日那般,双方都十分客套,不过似乎也都流于形式,很难深入下去的样子。

    “司徒大人府上是否养有舞女、歌女之类?”两人饮至半酣的时候,王允却是没有料到对方会有此一问。

    “哈哈哈,吾倒是疏忽了,舞女、歌女自然是有的,还不快快传上来献艺?”王允在稍稍一愣的同时,很快便是哈哈一笑答道,神情之中似乎还有些明悟。

    杨锐突然提到这个话题,自然也是想要把貂蝉尽快拉出来,以实际行动给王允最直接的提示。不过话说出来之后,杨锐似乎又觉得有些过于直接了,别被王允看出什么来才好。

    其实杨锐的担心却是有些多余了,在当前东汉末年的游戏背景之下,舞女、歌女几乎是酒场上所必备角色,特别是在朋友私饮的情况下,缺少了歌女、舞女这一类角色的话,做东之人都会感觉到不好意思。

    所谓饮酒作乐便是如此了,歌女、舞女甚至直接代表着宴请的层次和脸面,少了这些因素的话都上不了台面!私密朋友之间饮宴之时,歌女、舞女很多时候都是被直接拿出来侍寝客人的!

    此前王允之所以没有想到传唤歌女、舞女,只不过是因为其与吕布大多只是官场上的关系,一时还没有变换过朋友私交的身份来罢了。这会儿对方有此要求。王允不但没有觉得荒唐。甚至当做了两人私交关系的一个升华!

    不管王允是如何定位两人私交关系的。是准备暂时敷衍吕布或者利用之类的,至少吕布的表现将两人表层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当然作为玩家的杨锐是并不清楚这些的,他的目的便是促成王允早日向董卓下手,推动游戏剧情的发展罢了。

    不出杨锐的意料,王允并没有任何藏私的意思,所唤出的歌女当中赫然便有貂蝉此女。而且貂蝉还是众多歌女、舞女的核心,此时她仍旧是手捧着三尺大小的箜篌乐器,一曲曲悠扬婉转便在纤纤玉指与箜篌的碰触之中绵延而出。

    目标人物已然出场。杨锐很快也入戏了。随着歌舞渐起之后,只见杨锐所化吕布的面容之上立刻溢满了痴迷,两束目光已经完全被箜篌女子给吸引了过去。

    这一幕不可避免落入到了王允的眼中,很快王允便是一阵皱眉,甚至表情之中还流露出了一丝愠怒之色!不过这种表情也只是出现了一瞬间而已,之后王允便换做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王允敬将军,吕将军再满饮此杯!”

    “呃!哈哈哈,司徒大人请!”

    王允似乎有意转移杨锐的视线,歌舞之间数次向杨锐敬酒,而且在一曲作罢之后王允便拍手换上了另外一批歌女、舞女来。将貂蝉给替换了下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一直到本次的宴席结束。虽然歌舞都没有断过,王允却是始终都没有让貂蝉再露过面,杨锐也很是入戏,有意表现出了失落之意,这些情绪自然也没有逃过王允的视线。

    “哎!此子竟然留意上了貂蝉儿”

    最终王允再次亲自将杨锐送出府门之后,颇有一些懊悔地嘀咕道,此时王允心中但愿对方能够淡忘了此事。

    然而显然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像王允所期盼的那般,到了次日傍彤后,吕布竟然再次出现在了王允的府中。对此,王允也只能好酒好菜伺候着,不愿意得罪这一豺狼之辈,只是在安排歌女、舞女之时有意避开了貂蝉此女,将其雪藏了起来而已。

    “以王允看来,将军之能无人能及,平日又多有操劳,不愧为董丞相以及整个汉廷的中流砥柱,当封大将军都不为过的!”

    以吕布连续三日造访的表现来看,王允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于是在救过三巡之后便巧妙地拿言语试探道。

    “哎!可惜董丞相或许并不如此认为,些许军饷的事情上都要将吾之并州部属区别对待”

    趁着王允出言试探,杨锐将早已想好的说辞搬了出来,以军饷为借口逐渐透露了一些他对董卓的不满!

    王允是何等机巧之人,又如何听不出其中的玄妙,于是他越听越是欣喜,似乎一下抓到了解决目前困局的关键!思路打开之后,王允的一双眼睛似乎也顿时灵活起来,机灵灵地打着转儿,精光连闪不停。

    “啪啪啪”

    似乎是思定了一些事情,王允再次拍手换了一批歌女、舞女,其中就赫然包括貂蝉此女在其中!毫不意外的,此女的出现顿时又将吕布的眼神给抓了过去!而此时王允脸上也早已不再会有愠怒之类的情绪,反而是一副乐见其成的模样。

    宴席之上吕布的情绪也再次高涨起来,如痴如醉的同时也不断与王允举杯畅饮,一直到半夜时分才颇为不舍的离去

    “说不得大事最终还得着落在此子身上了,只不过要好好谋划一番了!哎,只是可惜了貂蝉此女”

    等到目送吕布远去,王允皱眉犹豫一阵之后脸上的表情便是一凝,似乎已然下定了决心!(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