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日之后的清晨,四五驾马车一大早便出了蔡府,一路辗转自长安城的东门出城而去,与这几驾马车同行的,还有蔡府的10数名护卫、另一拨20余名卫家的护卫,甚至还有董卓阵营属下的100余名护卫。?

    不必说,这一车队便是蔡琰远嫁河东的接亲车队。不过在蔡琰的要求下,无论是在蔡府还是在长安城内,车队并没有像普通接亲那样吹吹打打的操办,而是走得十分低调,对此蔡邕竟然也同意了。

    尽管如此,蔡琰之父蔡邕此时也是董卓费劲心思强招过来的大儒,近日又刚刚封了尚书一职,很得董卓的看重,因此值此蔡琰远嫁之时,董卓甚至也派出了100余名护卫来,准备一直将蔡琰护送出雍州地界为止。

    “小姐,用些点心吧”

    时至中午的时候,最中间一辆马车之中一名随身丫鬟将一盘点心端到了蔡琰的面前,不过蔡琰却是看都不想看一眼,微微摇了摇头拒绝了。

    此时的蔡琰看起来十分憔悴,连续两日来她都没有好好吃过多少东西了,这会儿只是偶尔掀起马车上的挂帘,望一望渐渐远去的长安城,其余时间便一直都呆坐着出神了。

    蔡琰对长安城存在着一些特殊的情愫,并不是普通女子出嫁时的那种简单留恋,其中饱含着她对家庭、亲人、修史等特殊感情,也饱含着她对亲情、人生甚至还有其他一些特殊东西的理解!

    这是一种少女对生活的无限憧憬,同时蔡琰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少女。如今为了完成蔡家与河东卫家的婚约。这一切的一切就在匆忙当中与她渐行渐远了!

    面对这样的无奈。蔡琰的一切反应也就十分正常了。

    “小姐,听言河东卫家亦是十分显赫富足之家族,小姐此去定然不会受了委屈的,何况还有吾与小环两名丫鬟陪伴呢,还希望小姐能够高兴一点,吃点东西吧。”

    蔡琰身边的另一名丫鬟也劝说道,显然她与蔡琰的感情是极好的,否则也不会以这种口气来劝说自家小姐了。

    不过丫鬟的劝说仍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蔡琰也只是苦笑了一下之后便没有其他反应了,双眼之中仍然是木木的没有一丝光彩,仍然时不时地回望一下长安城的方向,即使早已经看不到长安城的影子了。

    “啊!”

    “什么人?找死不成?!”

    “赶紧让开,否则别怪吾等不客气了!”

    “”

    正在此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车队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不清楚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蔡琰身边的两名丫鬟受到惊动之后,也分别从马车两侧的悬窗之上探出了头查看情况。

    从马车之内就能够看得很清楚,车队前方的士卒正十分紧张地聚在一起。盯着一名手握长剑,全身着铠甲、披风之人。此时那人脚下在已经躺倒了一名护送车队的士卒。

    而护卫士卒们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就是因为发现有人挡道之后已经出现了一名士卒伤亡,而且以这名士卒被杀的情况,挡道之人的实力十分可怕!

    这名挡住了车队前进道路之人自然就是杨锐了!此时正是化形面具的冷却期,杨锐已经化作了本来的形象,并且在一日之前他已经在长安城外等待了,自从蔡琰远嫁的车队刚一出长安城之后,杨锐便立即驾驭道风飞毯远远缀在了后方,直到此时车队距离长安城远了,杨锐也就直接显出了身形。

    “喝!啊!”

    杨锐一路跟踪蔡琰的车队,自然是要劫下蔡琰的,在护卫士卒迟迟不愿出手的情况下,杨锐将手中长剑一展,合身扑了上去率先动起手来。

    在杨锐眼中,护送车队的这些士卒分为两类,一类是那100余名董卓敌对阵营士卒,另一部分则是剩余的30余名中立阵营士卒,其中杨锐真正出手灭杀的也只是那100余名护卫而已。

    对付这些士卒自然不用杨锐出全力,于是杨锐只是将此前缴获的一柄长剑执在了手中,由此也能够稍稍隐藏一下身份。本来杨锐就并不打算将车队的所有人都杀光,若是使用长枪的情况下,说不定还有人能够认出其身份的。

    “杀!”

    “啊!救命”

    “跑啊”

    “”

    随着杨锐的合身扑上,车队的护卫士卒顿时就是一阵鸡飞狗跳,即使董卓的100余名士卒也都是5阶士卒的,不过遇到杨锐之后只是稍稍抵抗了几下之后便全部溃散了开来,其余两家的护卫士卒就更加不济了。

    “小姐,小姐!怎么办?”

    “小姐,咱们跑吧”

    护送车队的士卒溃散之后,杨锐也没有穷追不舍的意思,而是直接快步走向了车队当中的5驾马车,从前面一驾开始,一驾一驾逐次搜了过去,这时候蔡琰的两为贴身丫鬟自然早已发现了这一情况,十分紧张地偎在蔡琰的身旁,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蔡琰看上去也是有些紧张,不过当劫持之人真正来到她所在的马车之前时,蔡琰反而冷静了下来。

    “汝是何人?后方两车都是财物,想要都拿去吧!”

    听到蔡琰之言,刚刚来到第三驾马车的杨锐只是微微一笑。翻过前两驾马车之后杨锐也是有点儿无语,没想到马车当中竟然全部都是一些书籍之类的,也难怪蔡琰会一次性带这么多马车了。

    “若是吾不图财,而只图人呢?”

    护卫车队的士卒此时都已经被杨锐击溃,面对蔡琰的强作冷静,杨锐悠悠言道。

    “汝!汝”蔡琰满脸涨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吾与汝拼了,小姐快跑!”一名贴身丫鬟边喊边扑向了杨锐,说话间就要咬伤杨锐的手腕;另一名贴身丫鬟似乎得到了启示,瞬间也是同样扑向了杨锐。

    没想到蔡琰的这两名贴身小丫鬟还挺忠心的,然而区区两名小丫鬟如何能够碰到杨锐,在她们刚刚扑过来的时候就被杨锐一手一个给制住了。

    “两位不必如此激动,蔡小姐也不必紧张,吾乃前来营救小姐的。”

    面对两名不停闹腾的小丫鬟,杨锐依然悠悠言道。可是这话说出来自然是谁也不会相信的!

    吾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杨锐是以劫持者的身份出现的,此前还斩杀了不少董卓阵营派来护送的士卒,简单的话语难以让蔡琰以及两名小丫鬟信服,于是杨锐便念叨起了刚开始进入蔡府的那首汉乐府——《上邪》。

    如今身份无法变化,杨锐早就预想过可能出现的情况,为了让蔡琰能够顺利地跟自己走,杨锐也是预备了两手的,而这首《上邪》是当初最为触动蔡琰的一首汉乐府,无疑也是取得蔡琰信任最好的钥匙,于是杨锐首先便将这首乐府诗吟颂了出来。

    “系统提示:尊敬的玩家烈阳,您受到异姓npc、玩家的过分亲昵举动骚扰,是否发动系统天雷惩罚?请选择!”

    而《上邪》的吟诵效果很显然也是十分奏效的,杨锐注意到当他刚刚念出前两句的时候,蔡琰的眼圈已经红了,当他把整首诗念完的时候,蔡琰已是扑到了他的怀中,甚至还引发了系统提示!

    “否!”

    杨锐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系统天雷当然是不能要!他吟诵《上邪》的目的只是试图取得蔡琰的信任,以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并没有想到蔡琰的反应会如此激烈,看起来蔡琰似乎已经认定了杨锐的身份!

    “苏阳兄?!”

    蔡琰伏在杨锐身上啜泣一阵,之后才抬起头以丝帕拭去了泪水,似乎是要最终确定一下自己的判断。

    这时候蔡琰的两名小丫鬟已经被杨锐放到了地上,不过她们却并未再有其他反应,蔡琰的反应已经令她们看得傻了!

    “在下烈阳,此来是想邀请蔡小姐完成修史之事!此前冒昧进入蔡府还请蔡小姐原谅”

    “不管汝是苏阳还是烈阳,吾愿跟汝同去修史!”

    本来杨锐还想解释几句的,不过蔡琰在得到杨锐肯定的答复之后,却是没有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

    “小紫、小环,汝二人还将护卫们召集起来,回蔡府去吧,不过不要透露此地的事情给除去父亲之外的任何人

    或许只有这种结果才能解决蔡家与卫家婚约的事情吧,毕竟当初父亲也是十分为难的,此来倒是一个很好的解脱机会,相信父亲也不会反对吾之做法”

    接下来蔡琰立即对着两名小丫鬟交代一番,有些时候似乎也是在自语一般,不过杨锐也是大体听明白了,似乎蔡家与卫家的这门亲事无论是蔡琰还是蔡邕都不是太情愿。

    “骑马走吧?!”蔡琰交代清楚之后,转而面向杨锐言道。

    “蔡小姐若是不反对,用这个飞如何?”杨锐将道风飞毯取了出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