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州牧大人不可,想郭嘉不过一介书生,有何德何能承受得起大人如此?今日郭嘉还需好生感谢大人搭救之恩才是。~~~”

    郭嘉将杨锐拦下,尔后皱眉犹豫一阵道,“郭嘉虽是书生,原本亦是心存天下之人,然而经由渤海郡一遭以后,郭嘉已是有些心灰意冷,意图避世偷生而已。今听州牧大人所言,郭嘉暗自为青州之百姓庆幸,亦清楚州牧大人之远志,然郭嘉却是要辜负大人之期望了,大人之恩容来日再报!”

    显然郭嘉经受了渤海袁绍的一些刺激,竟然产生了避世偷生的想法。虽然其言语之中对于杨锐所提青州之事也表现出了兴趣,暂时却是不想再出仕了。

    其实杨锐也十分清楚,郭嘉很可能将是曹操阵营十分关键的谋士,这种谋主、强将、诸侯之类的npc在游戏当中应该有着一些固定的命数,是最难以收服的!因此当郭嘉如此回答之时,杨锐倒是也有着一些心理准备。

    “奉孝贤弟所言不错,士为知己者死,任谁碰上贤弟的遭遇也定然难免心灰意冷,暂时避世体味一番也实属正常,若是程昱有此遭遇或许亦会如此!然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愚兄冒昧邀请奉孝贤弟至青州各地暂住一些时间,偶尔亦可相互印证所得,不知奉孝贤弟以为如何?”

    还未等杨锐有所反应,一旁的程昱已是开口言道。

    程昱并没有一味相劝要将郭嘉留下,而是首先认同了郭嘉的感触,紧接着便是邀请郭嘉在青州之地待一段时间。与其一起探讨各自所得。很明显。程昱也是意欲挽留的态势。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郭嘉原本就是满腹经纶的达理之人,尔今一方面受了杨锐搭救的恩情,一方面又受到杨锐、程昱几人的盛情邀请,再者郭嘉对于杨锐说言青州的情况也是有着不少兴趣,于是便很是难得地哈哈一笑应允了下来,暂时与程昱等人一道留在青州一段时间,只是不愿意再承担任何职务而已。

    虽然并未达到想要的结果,但是郭嘉能够首先留下来就预示着仍然有深入接触的一些机会。杨锐等人也不算全无收获,接下来继续加强沟通便是。本来杨锐还要给郭嘉接风洗尘,却被对方推脱掉了,对此杨锐也不勉强,郭嘉现在的表现可能确实是受到了在袁绍遭遇不少的影响吧。

    自郭嘉客舍返回之后,杨锐还不忘叮嘱了程昱、张宁、武安国、陈琳一番,今后要适当地与郭嘉多加强一些接触,尽力将这位大才留在自己的阵营当中。因为杨锐准备前往长安一趟继续参与董卓之乱的后续剧情,所以接下来郭嘉的事情必然要着落在这几人的身上。

    而这个时候冀州韩馥的使者也到了。此次前来的使者并不是别人,而正是韩馥的女儿——韩黛。并真地将沮授给带了过来!

    “小女子韩黛拜见烈阳州牧大人!”

    “沮授拜见烈阳州牧大人!”

    韩黛与沮授见到杨锐出门相迎,首先出言见礼道。

    此前韩黛已经与杨锐接触过一次。只不过那时却是托名“韩贵”身份出现的而已,此时再次见到杨锐,可能是受到了上次接触的影响,此时韩黛一副羞赧的样子,与众不同的白皙面孔上泛起了两朵儿桃花来。

    “韩黛小姐、沮授先生,吾对二位到来期许已久矣!两位远道而来,快点里面相请!”

    杨锐十分热情地上前,将两人邀请到了厅堂之内。

    韩黛换做女儿装之后给人的感观已是大为不同,给杨锐眼前一亮的感觉,虽然依稀还能看出“韩贵”那个小白脸的轮廓,气质上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的模样。不过杨锐却是并未过多去关注韩黛,而是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沮授的身上。

    如果说程昱沉静内敛,郭嘉清逸脱俗,那么沮授则属于温文尔雅的类型,同样的饱学之士各自不相同的风格。杨锐观沮授的年龄应该与程昱相仿,面容较程昱、郭嘉那种清瘦要宽阔不少,红光满面而又甚是温和。

    韩黛的来意虽然还不清楚,但是这沮授可是韩馥愿意交给杨锐,立即便能够令其任职并发挥作用的,就如当初的陈琳一般,虽然谈不上什么跟随、收服的关系,却是立即就可以成为青州属臣的,因此杨锐也就仔细关注了一下。

    “二位且先稍作歇息,吾已吩咐下去准备席宴了,待会儿便与二位洗尘接风。”

    沮授的到来令杨锐情绪大涨,对待韩黛、沮授二人也是更加热情,将这两人带入厅堂之内坐定并令人上了茶水之后便与其攀谈起来。正好此时程昱、张宁、陈琳、武安国几人都还未离去,于是也都陪坐一旁。

    “州牧大人客气了。”

    如许多人物在场,多数时候韩黛都是羞赧得点头应对,唯有沮授不时地回应着杨锐的热情。

    在杨锐留意着沮授的同时,其实沮授也在观察着主位上的这位青州州牧大人,并暗自与冀州刺史韩馥做着对比。因为沮授知道,此来是要留在青州任职了,虽然他也是在为着韩馥尽最后一份力气,但是再回冀州的可能性已是不大了!

    此前沮授当然也了解过这位青州州牧大人的一些事迹,并听说其是一名十分强力、十分霸道的主儿,在群雄酸枣会盟期间经常将袁绍挤兑得坐立不稳,后来又独自在司隶董卓的大后方闹腾得鸡犬不宁,再后来便是干预兖州刘岱、渤海袁绍的事情,无论从哪一件事情来看,这位青州州牧大人都不是个善茬儿。

    如今这位青州州牧大人就在眼前,沮授似乎又感觉不出那种强横、霸道了,反而有一种铺面春风的感觉,或者对方是善于掩饰的枭雄吧,反正初来乍到的,接下来又要于对方手下从事,凡事谨慎一些便是。

    不过令沮授感到奇怪的是,韩黛这次却是主动要前来青州的,当初韩馥两次提出联姻的事情都被青州拒绝了,韩黛则正是冀州实现联姻的对象!

    沮授对于这位韩家千金是非常了解的,一直都是十分淘气、专横的大小姐,不过及妍之后却是猛然变得懂事了不少,据传之前她便与青州州牧于东平舒城协同击溃了渤海几万士卒,此次亲身前来似乎也是为了能够争取青州的对其父韩馥的支持,而这一切都在指向这位青州州牧的不凡!

    “韩黛小姐、沮授先生,席宴已经准备妥善,不如吾等边饮边谈……”

    厅堂之内杨锐与韩黛、沮授才谈不久,那边席宴已经准备妥当,于是众人便相携为二人接风。本来杨锐还准备在席宴之上向韩黛、沮授问个清楚的,上次他提及要沮授以及田丰与韩黛之中的一人,看来韩馥是愿意将自己的女儿也送给青州了?不过由于郭嘉的到来,杨锐并没有在席间提及这件事情。

    此前郭嘉已是婉拒了杨锐为其设宴接风洗尘,可能是由于韩黛、沮授的到来,加上杨锐再次相请,郭嘉竟然一同参加了席宴。这一下就十分热闹了,原本袁绍的谋臣、韩馥的谋臣都到场了,无论这几人最终能不能为自己所用,这也是平原之战所取得的成功!于是杨锐便只顾热情地招待几人……

    ~~~~~~~~~~~~~~~~~~~~~~~~~~~~~~~~~~

    第二日杨锐便与张宁一起离开了平原城。

    杨锐处理袁绍、刘岱合谋的事情已经花费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对参与董卓之乱剧情造成了一些影响,然而这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与参与历史剧情相比起来,后方根基显然更加重要一些,如果不是杨锐出手搅合了兖州、冀州两大诸侯的行动,此时的局面对于青州来讲应该不会好到哪里去。

    好在在这一两个月的时间内,董卓之乱剧情推进的速度并不快,从游戏内置论坛中得到的消息来看,董卓自迁都长安以来,一直都在忙着各种建设,到目前为止也仅仅是暂时安顿了下来而已,基本上也没有多少军事、内政方面的动作。

    而玩家方面,自从得到河南尹大半拉地盘以来,也都一直在忙着各种建设,相比董卓一方来讲甚至玩家一方建设的场面还要更加宏大一些,论坛上一直都在不断爆出这方面的情况。

    玩家针对董卓阵营的军事行动方面却是很少,随着诸侯讨董联盟各方的相继撤离,各大玩家组织似乎也意识到了孤掌难鸣,仅仅是在函谷关前不断上演着两大阵营小规模的相互对抗,参与的主体也多是各自阵营的玩家而已。

    由此两大阵营基本上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而与这边情况相反的,刘岱针对乔瑁、袁绍针对韩馥与杨锐的两场冲突在论坛上则被关注的更多一些。(未完待续。。)u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