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耿武也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荀谌的存在,两人同为冀州官员,自然是相互知晓的,此时此刻都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荀谌几乎可以断定耿武的来意,而且杨锐对待耿武的姿态明显比对待自己要积极不少;其实耿武心中也是十分疑惑,明明袁绍的使者还在场,而杨锐却是一点儿都避讳的样子,这让他产生了不小的疑惑。

    “呃呵呵。两位此来都有些劳顿了,不如先行到住所休息一番,待吾前来拜访如何?”厅堂中的气氛一时有些沉寂,杨锐这才出言打破了这种氛围。

    杨锐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现在是冀州与渤海双方都要争取的对象,让荀谌与耿武相互撞见之后,无论是哪一方给出的条件应该都会更加痛快一些了吧。

    “不知州牧大人的用意”

    待到荀谌与耿武各自取了杨锐所安排的住处之后,程昱率先开口问道。

    此时在场的程昱、张宁、高顺、张辽、武安国等,似乎有人也猜到了一些杨锐的用意,陈琳也从侧门转了进来,只是都还不清楚接下来杨锐具体要如何应对。

    “吾之所以使荀谌与耿武两人相见,就是为了使其双方各有疑惑而相互猜忌,能够予吾方带来更多的谈判空间而已”

    众人既然有疑惑,杨锐也就大概解释了几句。

    就在杨锐说话之时,一层淡淡的光芒竟然再次笼罩了出来,杨锐的兵法技能达到层次之后,其决定竟然又一次暗合了兵法技能。再一次起作用了。

    其实恰逢冀州耿武来使,杨锐也就灵机一动想要刺激一下双方使者而已,也并非有心要对荀谌与耿武二人使用技能的,好在有些取向的技能并不是当时就起作用的,否则很可能逃不过荀谌与耿武两人的感知。毕竟对方的层次在那儿放着呢。

    “以程昱看来,州牧大人的做法正好与《孙子兵法》相符,想来应该正是大人这方面的技能起了作用。”见到杨锐有些疑惑地看着周身的技能光芒,程昱出口言道,正中事实真相。

    “恩,的确如此。不知道诸位对于冀州与渤海的使者有何看法?以为接下来该如何回复这两方呢?”接下来杨锐便与程昱等几人一番讨论。商量着如何将荀谌与耿武两名使者尽可能地利用起来,以从中谋取最大利益。

    对于如何处理两名使者的事情,即使杨锐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体框架,还是将其拿出来与几名部将讨论了一番。首先这样的讨论能够提高杨锐与几人之间的亲密程度,这一点从张宁、高顺两人的忠诚度就可见一斑。

    其次杨锐身边这几名npc可都是厉害人物。都是叫得响的历史名士/历史名将,当然要好好利用起来,诸如程昱、张宁等人的建议很多时候都能够起到关键提示作用的。

    最后杨锐也是有意试探一番,其实杨锐也感觉到了,一直都较为积极主动的程昱,近来在对抗袁绍的时候似乎有些沉默,倒是没有做出失职的事情,总让人感觉缺少了一些决断。当然这也只是杨锐的一个只觉罢了

    却说荀谌与耿武两人各自回到杨锐安排的住处之后。等得可是有点儿心急,大半天时间过去之后杨锐才首先来到了耿武的落脚处,不过相谈之中杨锐似乎也避讳了好多实质性的问题。并且没有多久杨锐便离开了,这使得耿武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而当杨锐前往荀谌落脚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这让荀谌可是好一阵等,好不容易将杨锐这个正主等过来了吧,对方谈得却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甚至荀谌想要拉过话题都被几次岔开。并且杨锐在其住处呆的时间则要更短一些的样子,几乎小半个时辰都不到便离开了。

    这一下荀谌和耿武二人心中更加没有底了。纷纷猜测着杨锐会不会与自己的对手达成了什么实质性的协定,两人各自衡量清楚之后。竟然都做出了向杨锐让步的决定。

    荀谌和耿武两人能够成为袁绍与韩馥的使者,在协商尺度上都是接受了主上授权的,再者荀谌和耿武两人在渤海和冀州官职算是高的了,又都是心腹级的人物,某种情况下甚至都能够**做出一部分决定来的。

    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无论是冀州韩馥还是渤海袁绍的诚意都已经足够了,而杨锐所要争取的,便是荀谌和耿武二人话语权范围内己方利益上限!

    第二日一早,当荀谌和耿武二人先后前来寻找杨锐之时,却又都被遣回了各自的住处,被告知杨锐有事务要办,并不在府中。这样一来,荀谌和耿武两人心中不免有些焦急起来。

    时值正午的时候,杨锐感觉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便首先找上了耿武。

    自从与渤海袁绍耗上之后,其实韩馥几乎还未做过任何实质性的表示,虽然提出了联姻之事,却是被杨锐推脱掉了。而杨锐先后两三次与韩馥索要田丰、沮授,结果却都是杳无音信。

    对于韩馥这般应对杨锐当然不会满意,近来袁绍的大部分精力可都是被杨锐吸引着的,将袁绍10余万兵马以及颜良、文丑二将都给调动了起来,若不是杨锐本身就打定主意要消耗袁绍实力,如此做其实是很不划算的。

    尔今耿武就在眼前,杨锐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次争取利益的机会,杨锐的下限便是能够争取到田丰、沮授当中的一人!

    此前陈琳的实例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至少这种方式是可行的,即使陈琳目前只是以杨锐下属的身份出现,只要不出太大的意外,想来陈琳也不会轻易离开杨锐阵营的。

    “耿武见过州牧大人!”

    见到杨锐的再次到来耿武心中当即一松,不过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物,这种状态自然不会轻易表现在脸上的,只是十分客气地与杨锐见礼,以表示自己得亲近之意。

    “吾与韩馥接触时间也算不短了,耿武长史有话不如直说吧,韩馥将汝派来是什么态度?”杨锐开门见山道。

    似乎是没想到杨锐会如此直接,耿武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模样,事先准备的说辞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了。然而体味杨锐说话的方式,耿武情知是要拿出一些诚意来的,稍稍组织了一番言辞之后便直接切入了正题。

    “州牧大人几番相邀,韩馥刺史虽说十分不舍,却也决定将田丰、沮授其中一人派来青州供州牧大人调用的。然而无论是田丰还是沮授,秉性都十分难驯,至今”

    很显然,能够成为韩馥的心腹使者,耿武还是十分识趣的,很快便将话题转移到了杨锐的关注点上面,只不过耿武的话说到一半却是卡在了那里。杨锐马上也听出了其要表达的意思——还是不想给啊!

    杨锐的脸色迅速转阴,这倒不是装出来的,韩馥若是真地不愿意付出代价的话,那么杨锐肯定是无法接受的,少不得要改变一下对待韩馥的态度了。

    “州牧大人且勿躁,韩馥刺史目前已经说服沮授前来青州任职,不过沮授却是有一个条件——青州与冀州签订同盟协定,还望州牧大人能够相让一二啊!至于田丰,连韩馥刺史也是难以说动分毫啊”

    耿武一副为难的模样,十分谨慎地言道,同时也在观察着杨锐表情的变化。

    “同盟协定可以,不过开始只能约定一年的期限,一年之内吾青州与冀州韩馥刺史可以共进退,一年之后再另行约定!而且田丰不来也可以,吾烈阳也可推让一步,但是韩黛却必须也与沮授同来青州才可。”

    对于耿武的说辞杨锐似乎早有准备,很快便给出了耿武答复。

    “韩黛?!”

    耿武很是疑惑,此前冀州与青州商量联姻的事情可是被对方直接拒绝的,没想到此时杨锐又提起了韩黛。

    “耿武长史不要误会,吾并非是指联姻之事,也没有要质子的意图,只是素问韩黛才名,欲邀其于青州任职而已”

    “”

    接下来杨锐、耿武二人便是一番商量,几乎用去了整个下午的时间,最终双方终于大体约定了下来,沮授前来青州任职,冀州与青州达成一年同盟协定,期限结束优先继续约定同盟关系!

    至于韩黛的事情,耿武确实是做不了主,只是承诺回去定然会向韩馥刺史争取,即使无法达成目的,也将在正式约定同盟的时候换做其他可实现的条件

    而当天傍晚过后,荀谌则又一次前来求见杨锐,这已经是他一天下来第三次前来了。由于前两次都被未能见到杨锐,今次又来也只是碰碰运气而已。

    到了现在这个处境,荀谌已经感受到了与青州谈判的难度,因此已经暗暗决定要与杨锐尽量妥协了!他是主动向袁绍要求前来青州相商的,总不能空着手回渤海见袁绍吧?

    而荀谌的机会也终于出现了,他很好运地撞见了从外归来的杨锐,并被邀请到了府上一直谈到了半夜(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