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是如此,盟主对烈阳州牧可是一直都十分佩服的,只是此前受到了冀州韩馥的影响而破坏了州牧大人与盟主的关系,荀谌此来便是要替盟主赔不是并修复双方关系的,希望能与州牧大人一同消除冀州的威胁。

    同时盟主大人感念烈阳州牧大人驻守司隶州之不易,特将第一批10万单位粮草托付荀谌一同运了过来,以示盟主大人对州牧大人的诚意。”

    荀谌听杨锐说话的意思似乎有些松动,于是赶忙开口言道,对于此次使者的职责他本来就是有信心的,因其在前一阵时间没少接触渤海郡“异人”的事务,对于“异人”的脾性自信已经十分了解,此次前来平原郡求和其实是荀谌主动向袁绍提出来的。

    在其想来,杨锐虽然贵为青州州牧,不过总是属于“异人”的范畴之内,荀谌认为能够号准杨锐的脉搏。“异人”嘛,最注重的就是利益,只要给予足够的利益,相信青州州牧也并不难妥协。

    若是能够完成求和的任务,荀谌少不得会更加稳固自己在袁绍集团中的地位,这无疑是一个不小的功劳,所以在众人俱都退缩不前的情况下,荀谌却是主动选择了这个任务。

    此外还有着为青州驻守司隶士卒送粮草这个由头,相信10万单位粮食算是不小的数目了,可以说又多出来一个不小的助力,在目前天下都是干旱连连、粮草缺乏的时刻,青州应该会很乐意接受下来的。

    “荀谌?这位荀谌在事实当中倒是也有名有姓的,不过看起来其表现倒是有些猥琐啊。或许只是因为各为其主的原因?”杨锐暗自想到,荀谌的举动落在杨锐的眼中怎么都感觉有些卑躬屈膝。

    杨锐虽是如此想的,不过一时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而是准备继续套套荀谌的底细,看看袁绍能够做到什么程度的让步。目前杨锐并未与冀州达成任何形式的协定。与袁绍暂时“合作”的可能性也并不是一点儿都没有的。

    当然了,也得袁绍愿意付出巨大代价的情况下杨锐才会考虑那种情形,毕竟杨锐可是十分清楚袁绍发展前途的“异人”,能够最大限度约束袁绍自然是最好的。

    何况杨锐与袁绍二者无论是在历史过节还是地缘关系上都是很难找到利益均衡点的,基本上已经没有调和的可能性。杨锐所期望袁绍付出的代价,便是在不影响目前平衡的情况下。暂时获取最大利益而已。

    至于荀谌运来的10万单位粮食,杨锐倒是并没有太过在意,青州推行屯田制和资源兑换策略之后,各地粮仓当中已是存了不少的粮食,对于青州而言还真不存在粮食短缺的情况!何况袁绍运来的这批粮食只是当时驻守司隶之时。诸侯协定的一个条件而已。

    “荀先生的大名烈阳也是久仰了,不过丑话还是要说在前头的。袁本初一直的做法可是令吾无法做到对其信任的,除非他能够拿出足够的诚意来,否则吾青州很难能够做到与其和解!”

    杨锐十分淡然地言道,一改方才说话的语气,不过杨锐越是如此说,荀谌反而更加觉得此事还有施展的空间。“异人”嘛,有些事情上虽然漏骨一点儿。不过有时候倒也能够少走一些弯路,投其所好便是了。

    “州牧大人且放心,荀谌此次前来自是带着诚意而来的。想来州牧大人与盟主应该是多有误会,盟主的确都是一直十分敬慕州牧大人的”

    接下来荀谌向着杨锐便是一阵吹捧,把杨锐夸得天上仅有、地上绝无的样子,口才也可谓是天花烂坠、口吐金花,可着劲地将杨锐赞美上了,不过杨锐很快便听烦了。

    程昱、张宁、高顺、张辽、武安国等几人也是在场的。同样纷纷皱起了眉头来,可见这几人对于荀谌的献媚也是很不感冒的。唯有陈琳到达厅堂门口之时却是因为认出了荀谌的身份而故意回避了一下。毕竟他此前也是袁绍部众,与荀谌也算是相熟。并不想徒费口舌。

    “唉~~~袁本初与吾相互都是知根知底的,过多的溢美之词荀先生就不必说了,还是直接谈谈袁本初托荀先生带来了什么诚意吧”经不住荀谌的一阵狂轰滥炸,杨锐出言阻止了其继续说下去的势头。

    此时杨锐需要的可不是听对方糖衣炮弹的轰炸,他原本也只是想要听听荀谌的口风而已,并没有打算真地深入与袁绍进行协作,仅仅是缓和一段罢了。

    其实杨锐也看出来了,袁绍派荀谌前来很大程度上便是为了稳住杨锐一方而来的,毕竟此前袁绍还是在杨锐手上吃了不少亏的,同时也损失了不少的部众士卒,当前其与杨锐的实力对比即使还未发生反转,也并不像以前那般有优势了,若是同时面对杨锐和冀州韩馥的夹击还真是有点儿吃不消的。

    因此荀谌此来的最大目的,妥不掉就是要与杨锐的青州一方进行妥协,尔后再集中精力对付冀州韩馥,其余诸如平分冀州利益之类的无非是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

    以杨锐目前的实力和青州的位置而言,若是真要与袁绍将冀州拿下来,肯定是无法做大平分利益的,恐怕只会为袁绍做了嫁衣罢了!

    “州牧大人爽快,难怪盟主曾多次言及大人的豪爽!那么在下便直接传达盟主大人的意图便是”被杨锐打断之后,荀谌只是微微一愣尔后便言道,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荀谌也没有忘记向杨锐拍上一记马屁。

    “荀谌临行只是,袁绍盟主曾经交代荀谌转达三个意向:

    其一,若是烈阳州牧大人协助盟主共同夺取冀州,盟主愿意出让渤海郡、河间郡、清河国三处郡国予州牧大人,如此一来也正好能够与青州的地界连成一片。

    其二,若是烈阳州牧大人与渤海郡结成同盟,与冀州韩馥划清界限,即使州牧大人不愿意出兵,盟主仍将划渤海郡、河间郡、清河国三处郡国其中之一作为对青州的答谢,到时只需州牧大人选择一处便是。

    其三,若是州牧大人并不需要冀州任何一处土地,也可提出同等代价的任何其他条件,诸如资源、粮草、金钱、装备等物品,盟主都将尽力满足州牧大人的要求便是。”

    荀谌一口气将袁绍愿意付出的三个代价都提了出来,无论哪一个条件看起来都是十分诱人的,荀谌也有理由相信杨锐定然会动心,这几个条件可都是荀谌费心竭力亲自为袁绍谋划的,其中蕴藏的东西可是费了他不少脑筋,甚至说服袁绍都花费了一番功夫。

    而实际情况似乎也正如荀谌所预料的那般,当他将这几个条件讲述完毕之后,在场的包括杨锐以及其手下几名谋臣、武将脸上的表情似乎都定格了下来,应该是受到了不下的震动吧?荀谌嘴角开始上翘,有些得意的轻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袁本初好大的手笔,好大的手笔啊!哈哈哈袁本初这一套是要是要糊弄三岁的小孩么?”

    正在荀谌自以为得计之时,处于上座的杨锐一阵愣神之后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再听其言语中的意思,荀谌脸上的一丝微笑也缓缓开始褪去。荀谌立即便意识到,这位州牧大人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报!”

    而荀谌正要开口解释一下的时候,一名通传士卒却是恰好打断了他。

    “有何紧急要事?何不道来?”

    这名通传士卒进入厅堂之后却是没有第一时间禀报军情,张宁便开口催促了一句,不过通传士卒却是将目光投向了荀谌,杨锐见此情景知道可能有些不方便,便将那名士卒直接叫到了身边。

    “禀报州牧大人,冀州刺史韩馥也派了信使前来,此时正在厅堂之外候着呢。”

    遇到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通传士卒在得到杨锐的示意之后便知道如何做了,直接附耳向杨锐小声言道。

    “哦?还真是巧啊!那便直接迎接进来便是!”

    “诺!”通传士卒得令后便下去引导韩馥的信使了。

    面对袁绍的使者,杨锐有故意演戏的成分,不过此时他却是表情一整,不想再看荀谌无意义的表演了!正好韩馥的信使恰好在此时赶了过来,那便趁此给双方一个见面的机会吧!

    “冀州韩馥刺史大人属下长史耿武拜见烈阳州牧大人!”

    韩馥的使者进入到厅堂之内便扬声向杨锐见了礼,而这次韩馥派来的哪里只是什么信使啊?长史耿武?虽然只是史实当中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不过此时耿武的官职可是比荀谌要高得多了!

    荀谌听得来者身份后身体顿时一僵,而耿武的目光也同时落在了荀谌身上!(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