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日之后,袁绍率领残部最终到达了渤海郡治所南皮城,此时距离他率众前往讨伐平原郡只不过才不到20天时间,然而当初的10余万部众此时却只剩下16000余人,而且个个都是灰头土脸的模样。

    “郭嘉,汝可知罪?”袁绍达到南皮一个时辰之后,便立即召集了一众谋臣、武将议事,这时候几位心腹部将已经得知了袁绍此行的具体遭遇,议事刚一开始荀谌便排众而出,将矛头直接指向了立于最下首的郭嘉。

    作为跟随袁绍最早的几位谋臣之一,荀谌可谓是十分了解袁绍性情的,他如此针对郭嘉的目的当然是要给袁绍一个台阶下,为袁绍保下面子。

    当然了,荀谌也有寻找替罪羊,为袁绍部众扳回士气的意图,反正这郭嘉看起来也只是个一二十岁的毛头小子,拿出来为袁绍摆脱窘境再合适不过了。

    “听说就是此孺子乱出主意,才导致太守有此一败”

    “是啊,太守本已围困平原城半月之久,再拖上两日城内的守卒便将不攻自破了”

    “此子该当严惩!”

    “”

    荀谌方一出言,袁绍手下一班子文武也纷纷附和了起来,这些人都是深谙袁绍脾性之人,大多数都与荀谌想到了一起,要为袁绍的失利寻找替死鬼,以免拂了袁绍的面子。

    郭嘉被这种情形弄得一愣,虽然此前郭嘉就看出了袁绍的某些性情。此前他还作了一些心理准备打算向袁绍再解释一番并主动请罪的。不过那也只是出于礼节上下属对上司的担当罢了。郭嘉并不认为是自己的计策导致了袁绍失败。

    毕竟袁绍当时所处的情形郭嘉再清楚不过了,若非他及时出现的情况下,想来袁绍最终败得定然还要更惨一些,而他到了袁绍帐下之后首先识破了平原守军故意示弱之事,之后又为袁绍挡下了天灵火雨带来的一些损失,最终还力劝袁绍下定决心退兵,甚至可以说直接为其摆脱了险境!

    唯独有一点就是对手也是非常强悍的,郭嘉虽然一连为袁绍出了几个好计策。却是大多都被对方识破并作出了及时的应对,这也是导致袁绍最终大败的主要原因。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郭嘉虽然是袁绍兵败的直接参与者,却是将袁绍的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在这一点上恐怕袁绍本人也是比较清楚的,只是此时袁绍却被胜败的影响自我蒙蔽了太多而已。

    “郭嘉,汝以为吾当如何处置此事?”

    在场的众人虽然力主要惩治郭嘉,不过郭嘉也只是在开始的时候意外了一下而已,紧接着就又恢复了平时风轻云淡的模样,这一幕看在袁绍的眼中自然更加让其不舒服。于是袁绍便直接出言问道。

    袁绍的这一询问无疑一下确立了对郭嘉怪罪的态度,使得郭嘉心中又是一冷。他本来还对袁绍抱着一丝希望的,不过从此刻起对待袁绍已是完全死心了。

    “郭嘉自认有错在身,请太守大人随意处置便是。”

    郭嘉此时毕竟才20岁左右的年纪,被袁绍及其手下部众一阵口诛之后,即使表面上还保持着淡然的神色,其实内心也是翻腾得厉害,有意无意地也表现出了一些秉性出来。

    “汝!汝”

    听过郭嘉之言,袁绍顿时更加大怒起来,他本来以为郭嘉会说一些认错求饶的话,却未想到郭嘉并没有讨饶的意思,这让袁绍面子上如何过得去?

    “狂妄!”

    “此类狂徒自当严惩”

    “”

    郭嘉终于出言之后,随即又引起了袁绍一班子谋臣、武将的一阵愤怒,纷纷建议袁绍惩治郭嘉。

    “暂且下狱,稍后再做惩治!”

    袁绍一边愤怒,一边有瞅了郭嘉两眼,眼神之中充满着厌恶说道。

    “走!快点!”

    得到袁绍的发落,立即有两名厅堂两侧的卫士错身而出,将郭嘉推推搡搡的带了下去,直接投在了死狱之中。

    若是正常游戏进程之中应该不会有这一幕的,而正是由于杨锐在青州的崛起使得郭嘉的遭遇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是杨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的

    ~~~~~~~~~~~~~~~~~~~~~~~~~~~~~~~~~~~~

    “杀!”

    “杀啊!”

    “”

    此时的东平舒城下,被颜良、文丑裹挟而来的数万步卒还在不停地对城池发动攻击,这样得攻城已经持续了两天时间,不过却仍旧未能拿下看似防御薄弱的东平舒城!

    颜良、文丑立于东平舒城南城门之外,两人都是颇为有些无奈,若不是他们的部众士卒全部都是骑兵,此时应该早已经被迫不及待地投入到攻城战当中了,可惜的是骑兵在攻城战当中却是很难发挥多少作用的,因此颜、文二将也只能干等着。

    不过令颜良、文丑颇为提神的是,方才已经有斥候骑兵传来了消息,说是河间文成的韩馥已经派了数万士卒前来援救东平舒城,大约一日之后便能赶到,如此一来两人倒是不至于太无聊了。

    对于颜良、文丑二将以及其部众40000名6阶河北铁骑而言,韩馥的数万名援军根本就是前来送菜的一般,正好可以让一月以来都未能够真正杀敌的骑兵部众活动活动手脚罢了。

    “禀报二位将军,太守大军在平原郡遭遇挫折,招二位将军立时率军暂退南皮城”

    正当颜良、文丑准备对韩馥援军发起强力打击的时候,来自南皮的传令士卒却是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二人震惊的同时也不得不立即开始召集兵马,准备退回南皮城。

    “禀报韩将军,袁绍军袁绍军突然全线撤退了!”

    东平舒城内韩黛也是很快得到了颜良、文丑退兵的消息,猛然站起了身来到南城门的方向,望着潮水般退去的袁绍部众,韩黛深深舒了一口气出来。

    虽然到目前为止袁绍的攻城士卒还未对东平舒城造成实质性的威胁,不过颜良、文丑二将的实力还是让韩黛非常忌惮的,一旦二人直接参与到攻城的战斗当中,恐怕城内根本没有人能够拦住这两人!

    ~~~~~~~~~~~~~~~~~~~~~~~~~~~~~~~~~

    终于将袁绍在平原郡的部众击退,并将丢失的县城全部取了回来,杨锐同样也是大松了一口气,至少在这一阶段的对抗中袁绍并没有讨得任何便宜。

    当前杨锐手头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青州境内各郡县两项制度的推进需要投入人手,同时还要积极扩大发展兵力,再就是杨锐还想参与一下剧情,还有河阴县npc平民迁徙的事情,一个月来不知其是否已经到达了青州地界

    不过袁绍的威胁仍然存在,在处理这些事情的同时杨锐仍旧需要在平原郡投入大量的人员、兵力;再者联系冀州韩馥也是必要的,由于杨锐激怒了袁绍,此前一阶段大部分的压力都被青州一方承担了,现在也有必要乘胜催促一下韩馥了。

    于是杨锐首先派出使者前往了冀州,仍旧由陈琳拟了文书。由于前两次都未奏效,本次的文书之中也表达了一些胁迫的成分在其中,隐隐表达了杨锐要放弃黄河以北地域据黄河、济水而守的打算!若是杨锐果真如此做的情况下,无异于将来自袁绍方面的所有压力都抛给了韩馥。

    当然杨锐是不可能真正放弃平原郡地盘的,只不过前两次杨锐都是与韩馥好言以对,却是没有任何回音,这一次杨锐才隐隐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来。

    对于此事陈琳也是很用心的,前两次由他所拟的文书都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这对陈琳来讲无疑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因此本次在拟的文书陈琳当真是动了怒气的!

    这一点杨锐看过其文书之后也是深有感触,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文诛笔伐”。其实陈琳的相关技能就是文字贬讽这一方面的,所以本次的文书才显得更有气势一些,也就是说陈琳更适合拟作檄文一类。

    而杨锐却是有些错怪韩馥了,其实就在韩馥得到杨锐第二次的密信之后,就召集谋臣、武将商定了一个比较成熟的意见出来,并派了使者前往平原城传达的,不过那时平原城正在袁绍部众的包围之下,而杨锐又统帅骑兵在渤海郡后方闹腾,那名使者无法传达之后便返回了冀州,只不过杨锐等人并不清楚此事。

    在将平原各个县城收复之后,已是花费了三四天时间,杨锐正准备前往青州先行着手扩军的事情,这时候却是意外地收到了袁绍使者带来的密信!

    “袁本初是想要与吾共同瓜分冀州?此是他的真实想法么?在吾看来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

    杨锐看过密信之后便将信件随意地往几案之上一扔言道,目光灼灼地看向厅堂之内袁绍的使者。此人不是荀谌又是谁?(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