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有青州骑兵与渤海骑兵的最新动向?”

    东平舒城三府内城,韩黛手中正把玩着一块玉牌向士卒询问道。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块玉牌正是杨锐的州牧身份腰牌,由于当时杨锐离开得比较匆忙,双方又都有醉意,因而无论是韩黛还是杨锐都没有想到归还腰牌的事情。

    好在游戏当中的腰牌也就只是一个身份象征,相当于比较高级的名帖的作用,持有者也并不能使用这块腰牌行使杨锐的权利。

    “禀告韩将军,据今日传回的消息,烈阳州牧大人已经统驭部众绕过了乐成治所,继续向南而去了;颜良、文丑的骑兵则应该还未得到相关消息,二人几乎就是在同时经过了南皮治所,直指东平舒城而来!

    不过这也是一天之前的消息了,此时杨锐与袁绍两支部众骑兵的具体行踪则并不清楚,毕竟传递消息所用的时间也要两三日之久,而今日的消息则还尚未传回”

    韩黛身前一名武将模样的人应道,还未等他说完,一名传令士卒已是急急地冲了进来,看起来应该是又有紧急军情传来了。韩黛曾经下令,凡是有紧急军情出现,则可不必通传直接前来与其禀报即可的。

    “禀告韩将军,袁绍部将颜良、文丑所统40000名骑兵已然到达参护亭小城东北一带,同时还裹挟了数万名步卒,目标直指东平舒城而来,还请将军早做决断!”

    正如韩黛与那名武将所想的一般,传令士卒果然有紧急军情通报。而且这一情报对于东平舒城而言可是一大危急之事,颜良、文丑二将本来就十分彪悍,即使其骑兵并不十分适合攻城,两人裹挟而来的步卒用意已经很明显了。

    听到这一消息之后,韩黛身前的那名武将当即大惊失措。目光投向了主将韩黛的方向。

    参护亭小城位于东平舒城正南方向不远,是河间郡与渤海郡交界处的一座小城,虽然不是县一级城池,不过却处于韩馥、袁绍两大势力的要冲之地,目今颜良、文丑军已然越过此城,意味着其达到东平舒城也就只需要一天多的时间而已。

    颜良、文丑明显是冲着烈阳州牧及其骑兵而来的。不过此时这些青州骑兵早已经退去,很大程度上颜良、文丑二人所帅的这些兵力会对东平舒城的守军下手!袁绍部众攻城时可是折损了数万名士卒的,到时若是正主无法找到,渤海部众则很可能会找回此前败于韩黛的场子!

    “着令所有士卒做好守城准备!”

    韩黛的那名部将虽然表现得很是慌张,但是作为主帅的韩黛却仍旧很沉着。这对于一个刚刚及妍的女子来讲已是十分不容易了,何况在东平舒城与袁绍部众发生冲突之后她还受到了来自韩馥集团内部的不少压力,韩馥部将之中有不少热都认为主动刺激袁绍是十分不智的行为。

    不过韩黛却一直保持着冷静,在其看来东平舒城一战不仅仅是一场挫败袁绍的胜仗,同样也为其父韩馥树立了明确的旗帜,解除了韩馥自身犹豫不决的后顾之忧。

    因此对于颜良、文丑大军的到来韩馥也是早有觉悟的,即使对方不是为了堵截烈阳州牧的骑兵而来,也总会有一天她将直接与对方兵戎相见的。

    甚至韩黛已经做好了舍身的准备!从此前东平舒城一战也可以看清楚。其实韩馥集团当中还是有不少人是想要与袁绍进行妥协的,这部分人或许在将来还是一个不小的隐患。而若是韩黛身陷袁绍部众的铁蹄之下,那种仇恨应该足以让韩馥更加坚定立场了吧。

    所以韩黛根本就未惧怕!这就是一个刚刚及妍的15岁女子深藏心底的决心!有一些人就是这样。只需简单地经历一些事情便足以让他们足够成熟起来,要知道此前不久韩黛还是一个十分淘气的大家小姐

    “或许还有转机吧?”

    使部将前去通传士卒做好守城准备之后,韩黛再次把玩了一番手中的玉质腰牌,轻声自言自语道。

    ~~~~~~~~~~~~~~~~~~~~~~~~~~~

    “杀!”

    “杀啊!”

    “”

    其实在韩黛再次面临袁绍大军攻城威胁之前的一天,杨锐早已经到达了渤海郡西南部临近平原的地带,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袁绍的东光城守军一个措手不及。

    当前的游戏阶段信息传递方面的确是十分滞后的。不过也正因此杨锐才十分轻易便躲过了颜良、文丑的骑兵,并敢于再次拿下了东光城!

    杨锐本来是要趁着颜良、文丑二将以及其强力骑兵——河北铁骑不再的时间。趁机解除袁绍的平原城之围的,不过最终还是先行拿下了东光城。骑兵占着不小的速度优势,并不比信息传递的速度慢多少,所以即使杨锐在东光城弄出了不少的声响来,也无需担心袁绍能够及时作出应对。

    不过杨锐在拿下了东光城之后也没有多做停留,在第一时间便率领骑兵部众向着平原郡地带疾速而去,此时杨锐骑众距离平原城也只有三天的马程了。

    次日午后,杨锐及其骑众已是进入到了平原郡属地境内,并在接下来的两个游戏日时间内连续收复了平原郡北部的两座县城,如一柄利剑一般直向围困平原城的袁绍部众插去!

    而在此过程当中杨锐也注意到了,前往平原郡路途之中出现的斥候数量相比此前猛然增长出了不少来,袁绍应该已经获知了一些杨锐骑兵归来的消息。于是杨锐也不再顾忌会暴露了形迹,在夜间再次使用了协同符篆,与张宁一起驾驭道风飞毯凸前寻找战机。

    面对张宁的天灵火雨技能,袁绍从之前最初受到过几次袭击之后便有了防备,不过再怎么严密的防备也是有漏洞的,何况杨锐、张宁二人已经很久不用这一招了,当夜袁绍的营帐驻地再次遭受了一番天灵火雨技能的肆虐!

    虽然袁绍一方及时安排了弓箭手袭扰张宁的施法,但是在开始一段时间内还是受到了不少损失的。后来袁绍部众则及时稳住了阵势,即使杨锐驾驭道风飞毯的方向变幻不定,却仍然感受到了袁绍弓箭手的威胁,袁绍部众的远程力量似乎站位十分高明,无论杨锐突入哪个方向都有羽箭射来!

    这种情况下,杨锐为免张宁与自己受到意外伤害,也就及时地退了回去。其实偷不偷袭已经变得不怎么重要,能够给敌众造成一些压力和恐慌已经足够了,杨锐甩开颜良、文丑的河北铁骑,率领骑兵回归之后已经对袁绍形成了里应外合之势,想来破除袁绍部众的平原之围也不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盟主大人,敌势甚强,前翻攻城吾方又受了不少损失,军心有所浮动,郭嘉以为不若暂时退回渤海,稳定住后方局势再作他图!”

    由于半夜受到了张宁天灵火雨技能的大面积骚扰,袁绍及其手下谋士、部将此时都在营帐之内一筹莫展。就在众人都有些技穷之时,只见坐于下首的一名年轻谋士起身言道。

    这名谋士长相可谓十分之英俊,身着一身白色的儒袍更显得无比飘逸,眉宇之间透漏着掩饰不住的灵动,只是年龄看起来有些小,只有20岁左右的模样,此人竟是郭嘉!

    听到郭嘉之言,袁绍打眼望了过去,一时竟也有些犹豫不决起来。郭嘉是近日才慕名投到其帐下的,当初他见郭嘉年轻便没有过于在意,只是留在帐下听用而已。

    自从袁绍成为诸侯反董联盟盟主以来,可是有着不少人先后前来相投的,就像当初身为副盟主的杨锐将武安国吸引了出来,袁绍竟然受到了郭嘉这一强人的投效,只是他一时并没有太重视郭嘉而已。

    不过就在方才杨锐与张宁来袭的时候,正是郭嘉出手为袁绍的远程弓箭手布置了一个阵法,这才避免了袁绍营帐受到更多的损失,因而此时袁绍对于郭嘉的建议并没有草率地做出决定。

    袁绍此来其实是带了不少谋臣、部将的,不过自从颜良、文丑两员大将统帅40000名河北铁骑回渤海郡之后,袁绍围攻平原城过程中就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并且还折损了为数不少的士卒,甚至大有被城内守卒反击的趋势,同样是因为郭嘉的到来才算稳住阵脚。

    如果仅仅一次还算偶然,郭嘉已经连续两次及时挽救了袁绍的损失,自然是引起了袁绍的注意,只是袁绍对于无功退兵一事脸面上还有些接受不了而已。

    其实郭嘉方一投到袁绍帐下的时候就曾经劝其退兵,并言明平原城内应该有着厉害人物,故意利用城池之利纠缠、消耗袁绍部众而已,只是那个时候袁绍又如何能够听得进去呢?!

    何况那时郭嘉只是一个年轻新人,也无法力劝袁绍,今时郭嘉连续建功之后,情况则又有不同,袁绍已经无法忽视郭嘉的存在和建议了。

    “整顿士卒,准备明日退兵!”

    袁绍皱眉思虑一阵,最终大手一拍几案言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