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见到袁绍部众果然迂回包围东平舒城,于是杨锐也便下了城墙,前往城西与张宁汇合,准备统帅骑兵里应外合夹击袁绍部众。

    袁绍部众数万人的调度也不是一时半刻便能够完成的,大约过了小半日之后袁绍部众才完成了对东平舒城的合围,此时虽然已经接近傍晚时分,不过袁绍部众还是迫不及待地发起了攻城战。

    从袁绍部众的表现也可以发现一些端倪,他们看起来果然是中了“韩贵”的计策,大概是以为东平舒城内的确没有多少守军,拿下来并不存在多少难度,这才在仓促之下就发起了攻城战。

    “杀啊!”

    “杀”

    “”

    此时杨锐正埋伏于东平舒城西侧的一处林间,虽然相距城池十余里,从杨锐的所在方位仍然可以听到袁绍部众攻城所发出的的震天气势。只是由于韩贵一早就有过交代,杨锐并没有立即便率众前去策应,仍然按住兵马未动。

    “韩贵这名小将还真是有两下子,对方的举动竟然被其准确地料到了。”杨锐回味着此前与韩贵的约定暗自想到,再次动起了要笼络韩贵的心思来。

    在两人约定里应外合之计的时候韩贵就曾经有言在先,若是袁绍部众立时发起攻城的情况下,让杨锐暂且不要急于出手,等到天黑之后再行计较。当时杨锐以为袁绍部众就算攻城也要等到第二日了,最少也要探查一下周围的环境,做一些攻城准备的,却未想到真地被韩贵给言中了。

    其实此时东平舒城的防守仍然显得岌岌可危。似乎从一开始便处在了崩溃的边缘,袁绍部众感觉再加一把力气便要马上建功的样子,不过每当攻城士卒就要踏上城墙的一刻,总是被对方极为勉强地给挡了下来

    在这一刻韩黛其实仍然在迷惑对方呢!其布置在城墙上防守的士卒数量看起来始终都没有多少,正应了此前其与袁绍部将所言的士卒数量。引得攻城的袁绍部众激情高涨、嗷嗷直叫。

    韩黛敢于只投入少量的士卒参与守城,其实也与她的一个技能有关系,若是近处观察的情况下就会发现,城墙上参与守城的薄薄一层士卒仿佛不知疲倦的机器一般不停地做着攻击动作,而此时城内所有参与直接守城和未参与的士卒全部都笼罩在韩黛的技能光芒之中,士卒相互之间的体力竟然是贯通的!

    这一技能是韩黛的一个内政型技能。作用的方式类似于孙乾的和两个区域性内政技能,效果直接覆盖整座城池。不过稍有不同的是,韩黛的这一技能不但可以再平时作为内政技能使用,此时用在守城的时候倒是十分合适。

    在此值得提一提孙乾,自从杨锐开府建牙给孙乾安了一个“青州牧别驾从事”的头衔之后。孙乾先是在大山城统领了一段内政,后来杨锐于青州推进屯田制和资源兑换策略,便使孙乾坐镇青州治所——临淄,以发挥其和两大内政技能的作用,结果出奇的好。

    孙乾的两大技能不仅在治所临淄境内发挥了100%的作用,而且在临淄城所处的齐国境内也发挥了20%的效果,甚至整个青州范围内都有2%的作用效果!

    2%看似一个很小的数字,不过整个青州范围内生产、行动的总基数绝对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因此其所起的效果同样是十分可观的!可以说青州屯田制和资源兑换策略目前取得的成果之中有着孙乾不小的功劳。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杨锐就令孙乾一直在临淄城内坐镇,始终没有让他参与剧情以及后来对抗刘岱、袁绍的行动。在发挥其两大技能效果的同时,也替杨锐处理青州大小事务。

    却说袁绍部众从临近傍晚时分就开始攻城,一直到夜色降临之后都一直未取得多少效果,明明看似唾手可得的城池,却是被城内的小将以及寥寥不多的士卒给硬生生地守住了,负责攻城得袁绍部将已经近乎于恼羞成怒了。在不足两个时辰的攻城时间内,他所统帅的部众士卒损失可是不少!

    不过令袁绍部众们无法接受的却还在后头。在当晚夜深人静袁绍部众悉数歇下之后,消失了半天的杨锐骑兵部众却是突然杀了个回马枪。将东平舒城西侧屯驻的士卒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而且青州骑兵好像是与城内士卒商量好的一般,几乎是在这些骑兵发起突袭的同时,原本被认为并没有多少守卒的东平舒城内竟然由西门蜂拥杀出了两三万士卒来!

    “杀啊!”

    “杀”

    “噼啊”

    “”

    本来青州骑兵的突袭已是难以抵挡,再加上冲出东平舒城的士卒自内侧夹击,西城门一侧的袁绍部众士卒顿时大乱起来,大量的士卒还未来得及穿戴便已经被劈倒在地!而且此时西门一处袁绍部众的人数上也已经毫无优势,一场大败自是难免。

    这一战可谓是摧古拉朽,西门外近40000名袁绍部众士卒折损惨重,超过30000人当场即被斩杀,数千人被韩黛部众俘虏,只有为数很少的袁绍步卒慌乱间逃进了零沱河支流之中,不过大多数都被河水吞没了,最终生还者甚少。

    而由于东平舒城南北两侧通行不便,再加上夜色的遮蔽之后更加难行,城东门外另一半袁绍部众士卒几乎只有干瞪眼的份儿,明知道西城门外营地受到了偷袭,却是根本无法前往援救。

    这部分士卒并非没有尝试过趁乱攻城,然而东平舒城墙之上的士卒相比之前似乎还要多出了数倍,整个东城门附近的城墙之上黑压压一片全部都是人头,短时间之内又哪里能够建功呢?!也直到此时,那名袁绍属将也才知道应该是中了对方的计策,不过后悔却是已然来不及了!

    如此闹腾一直持续到后半夜时间,东平舒城西侧才算是肃静了下来,城东的袁绍部众见事不好早已是连夜拔营,奔着渤海郡地界而去了,等杨锐、韩黛两方将西城门外战场收拾利落,已是追之不及。

    “来人呐,备菜上酒,吾要答谢烈阳州牧大人,同时为众将士庆功!”韩黛大喊道。此时她雪白的小脸之上也兴奋地出现了一丝红霞,不过火把之下自然是难以看得清晰,唯独从其激动的语气当中可以察觉一些而已。

    也难怪韩黛会如此激动,其父韩馥对于袁绍可是十分畏惧的,然而现如今她仅在一战当中就毙敌数万人,而且这还是其处*女之战。同时韩黛也十分清楚,这一战的意义恐怕并非只有灭杀了多少董卓部众那么简单,或许很大程度上还将影响其父韩馥的态度,坚定其保下冀州的决心!这对于一个15岁的少女来讲当然是一件大事!

    眼见着天色渐明,韩贵又要设宴相待,杨锐倒也没有过多推辞,将张宁引荐给韩贵之后便一起坐了下来。其实杨锐心中也有招揽韩贵的意图,也正好留下来与其多接触一下。

    张宁此时是杨锐的簿曹从事使,官职上应该比韩贵应该还要高不少,自然有资格一同坐下来,只不过张宁的容貌顿时引来了韩贵的一阵好奇的端详,使得一向淡然的张宁脸色也是微红,主要是韩贵这一阵端详也太明显了一些

    “韩贵先敬烈阳州牧大人一盏。”

    “韩贵再敬张宁簿曹从事使一盏”

    “”

    好在酒菜很快便整备了上来,众人便始延宴。在韩贵的热情招待之下,杨锐一上来便饮了好几盏;韩贵也是喝得十分兴奋,同样一盏接着一盏往下灌;唯有张宁不善饮酒,只是于一旁静静地坐着。

    韩贵是出自内心的激动、兴奋,所以放得十分开,而杨锐则是意欲与对方加强一下接触,所以也是来者不拒,有半数的时候都是主动寻找话题与韩贵攀谈、对饮,再加上本就是庆功之宴,二人性质都是颇高,喝起酒来也就更加豪爽了不少。

    不过二人推杯换盏之下,慢慢也就喝得有点儿高了,杨锐倒还好一点儿,韩贵这个小年轻显然是有点儿不胜酒力,喝到后来显然已经醉了。

    “州牧大人以为韩馥刺史如何?”韩贵醉醺醺道。

    杨锐一听有戏啊,这韩贵是不是对韩馥有什么意见,意图随自己而去呢?于是好言劝慰一番,并试图将对方的注意力引到青州方面,详细地介绍了一下青州目前得一些情况。

    “咚!”

    不过杨锐这番言辞却是白费了,还未等他最终说完,韩贵已是一头撞在了桌面上,嘴中嘟嘟囔囔说个不停,也听不清楚具体说得是什么内容,只是偶尔冒出来那么一两句清晰的。

    “张宁姐姐好美!”这时韩贵抬头嘟囔道,咚地一下又趴在了桌面上。

    杨锐不禁将目光转向张宁,是不是这小子喜欢上张宁了?!此时的张宁也是一脸的粉色,面对杨锐头来的目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犹豫了好一会之后最终附到了杨锐耳朵附近小声嘀咕了起来。

    “主公,宁儿以为这韩贵应该是女儿身”(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