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州牧大人,小n小将不知大人身后有多少追兵,并斗胆请州牧大人协助抵挡一二”

    两人相见一番之后,韩黛便问起了杨锐身后追兵的情况,并请杨锐协助防守东平舒城,只不过一不小心险些又将自己说成了“小女子”,好在韩黛也是足够机巧,及时改口作了“小将”。

    而且不得不承认,韩黛的确有着不弱的统兵本领,这一点从其请求杨锐帮助的方式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韩黛应该是早就想好了应敌之策,从一开始就要杨锐率部众骑兵从东平舒城外掠阵,里应外合对付袁绍的追兵。

    东平舒城外南北两侧都有零沱河的数条小支流经过,几乎为城池增添了天然的屏障网,唯独东、西两侧有较大的回旋余地进行攻城。若是骑兵的话行动会受到很大限制,最方便的途径还是从东平舒城内通过,步卒倒是可是途径附近数量众多的简易木桥迂回到县城四周,这种地形在北方来讲也算是十分特别了。

    这也是韩黛为何屯兵于东平舒城的原因之一,也正是这种限制使得杨锐不得不率领骑兵从东平舒城内而行。而韩黛与杨锐谋划的里应外合之计,便是要杨锐过城之后先行埋伏于城西,以备伏击袁绍追兵之用。

    对于韩黛的请求,杨锐自然没有拒绝,他本来的目的便是要尽可能地消灭袁绍手中的有生力量,今次能够与韩馥的部众进行配合,杨锐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而且东平舒城的守城将领——韩贵,看起来颇有些谋略的样子。为其安排的角色也非常适合骑兵的特性,这也是杨锐很快答应下来的原因。

    张宁率领骑兵在前,袁绍的部众追兵紧随其后,二者一逃一追行进的速度自然不慢,杨锐这边方才与韩黛约定清楚。自己的部众骑兵已是赶到了东平舒城下,而待到骑兵方才通过没有多久,袁绍追兵已是到达了东平舒城东门外。

    “城上守将何人?望能与吾方便,使吾等通行东平舒城,追击袭吾冀州之敌人!”袁绍追兵到达东平舒城下之后,也与此前杨锐一般与守军一方沟通起来。

    当杨锐的骑兵通过东平舒城城之后。他本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袁绍的部众即使要迂回围拢东平舒城至少也要大半天的时间,这段时间之内杨锐完全可以利用道风飞毯随时轻易离开,于是杨锐便留了下来以便了解一下韩贵应对袁绍追兵的具体情况。

    按照此前韩贵信誓旦旦与杨锐约定的情形来看,似乎他已经打定了注意要与袁绍追兵死磕了。只是东平舒城内守卒本来就有40000人左右,袁绍的追兵恐怕不会超过七八万人,正常情况下若是换做杨锐的话也不会轻易攻城的,杨锐倒是要看看韩贵要如何引诱袁绍追兵发起攻城。

    “鄙乃韩馥刺史属下小将韩贵是也,此前并未见到汝所言冀州之敌人,汝等携众军而来,不会是前来骗城的吧?吾东平舒城内仅有不足2000守卒,若是汝等进城之后有何非分之想。又让小将如何向韩馥刺史大人交代呢?!”

    听到城下袁绍部众的要求之后,韩贵面现十分为难的模样,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似乎才拿定了主意。向着城下那名袁绍将领言道。

    正乔装在韩贵身边的杨锐却是看得清楚,韩贵这幅表情完全是装出来的,而且在说话之际已经使用出了兵法技能,杨锐清晰地看到一团类似此前自己施展兵法技能时的光芒在韩贵说话之际拢向了城下那名袁绍将领!

    只要实力足够,同一阵营相互之间是可以观察到技能光芒的,就与杨锐在黄巾起义剧情期间与曹操、鲍信共同杀敌时的状况是类似的。再加上韩贵矢口否认杨锐过城之事,而且所报守城士卒数量也是不实。杨锐足以判断韩贵是故意欺诈对方的。

    “哼!吾等名人不做暗事,明明此前青州的骑兵已经通过了东平舒城。为何汝要故意隐瞒呢?吾等皆是冀州同僚,且袁绍太守与韩馥刺史一向交好,若是二位大人此时在东平舒城的情况下,想来也会给予吾等放行的,汝为何却要横加刁难?!”

    对于韩贵的一番言论,城下的袁绍部将自然十分不满,于是开始出言要挟起韩贵来。不过其出口闭口便是袁绍与韩馥的交情之类,硬将双方剑拔弩张的关系说成了“一向交好”,令立于一旁的杨锐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这”

    韩贵似乎一时有些语塞,看起来竟是不知该如何应答对方了,这一情形令城下那名袁绍部将更加得意,似乎已经扼住了韩贵的要害,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韩贵对不住了!将军所言虽然在理,然而目今正逢多事之秋,韩馥刺史大人曾经有言在先,凡是过境者都必须要有刺史大人的手谕,否则任何人不得轻易通过。

    若是将军有刺史大人手谕则罢,吾这便命人打开城门,夹道欢迎将军的到来;若是将军并无手谕,那就勿怪韩贵不予方便了!吾只认刺史大人手谕行事,其余切勿再多言!”

    似乎是左右为难了好一阵子,韩贵最终牙齿一咬,最终拒绝了城下袁绍部将的要求。当然,这一幕同样是韩贵装出来的!

    对于韩贵自始至终的表现,杨锐处于一旁不禁十分佩服,韩贵还真是个人才啊,其与对方将领对话九成九都是假话,然而表情、语态却是惟妙惟肖,入戏十分!这要放在现实当中恐怕足以媲美任何一位影帝了。

    “汝”

    听到韩贵最终所言,城下袁绍部众武将当即一愣,继而恶狠狠地言道,“小子可要想好了,信不信吾这便取了汝之东平舒城?!”

    “呃!”

    韩贵听言似乎也是大惊,一副战战兢兢的表情,继而把心一横下令道,“众将士听令,准备守城!”

    预先安排在城墙上寥寥无几的士卒在听到韩贵的命令之后,当即便慌张起来,不时有士卒跑来跑去甚至跌倒在地,整个场面毫无军纪可言,一副吓破了胆子的模样,韩贵当即喝骂起了士卒。

    似乎这样的表现还不算够,韩贵又开始怒斥起了城下那名袁绍部将来,什么“不顾同僚之谊擅自取友军城池”啊,什么“违背了袁绍太守的意图”啊,什么“定要向韩馥刺史禀报犯城之事”啊,什么“死战到底”啊,类似的话语说了一大堆,好像对方已经攻陷了东平舒城似的。

    “哈哈!哈哈!不知道好歹的,就凭汝区区几千人也想挡住吾10余万部众前进之步伐,休要再妄想了,且看吾如何取汝城池!汝尽管逃去与韩馥诉苦去吧,看他有没有本钱给汝撑腰!哈哈哈”

    韩贵越是斥责,反而越是激起了对方将领的凶性,说话间已是转身收拾兵马,作势要攻取东平舒城了,只是不清楚接下来还会不会再有什么变数而已。

    整个过程中韩贵演戏虽然十分巧妙,既向对方透露出了守城士卒数量“底细”,又成功激怒了对方,但是杨锐却是知道,恐怕从一开始韩贵所施展的兵法技能在其中还是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这也再一次引起了杨锐对韩贵这名名不见经传人物的觊觎之心。

    “此事韩贵已然尽力,能不能真地诱其前来攻城也只能看对方军中有无厉害军师了,若是吾之计策被人识破的话,恐怕也将会前功尽弃!再者便是方才那名武将的实力,不清楚其实力如何,倒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望着城下调度纷纷准备攻城的袁绍部众,韩贵露出了一份真实的动容,似乎非常希望对方来攻,同时也有着一些担心的模样。

    杨锐所不清楚的是,韩黛虽然有着一些高明的带兵技能,然而此前却并未经历过任何实战,这一次对方若是真正攻击东平舒城的情况下倒是韩黛平生第一战了!而且这一战所代表的意义同样重大,相当于韩黛为调动其父的决心做了一次重大决定,因此韩黛心中在激动的同时免不了有一些惴惴。

    “在这一点上韩贵将军倒是不必太担心。据吾所知,袁绍本人以及颜良、文丑二将目前正在吾平原郡地界内,其手中较为强力的武将只剩下高览一人坐镇渤海郡治所南皮城,而城下那名武将实力当不超过特级武将水准,想来是能够应付的!”杨锐适时出言道。

    实际也正如杨锐所说的那样,袁绍此时手中本就没有多少强力部将,此时又都不在渤海郡境内,能够超越杨锐实力的也只有坐镇南皮城的高览一人而已。

    不过在袁绍的属下当中,与杨锐实力相当的特级武将实力者倒是有着一些,杨锐此前于渤海郡四处闹腾的时候就碰上了三四名之多,只是这些特级武将并不是同时出现的,否则杨锐还真应付不来。因此以杨锐的判断,东平舒城下这名袁绍将领应该也是特级武将实力者。

    “如此吾便放心了,此战便要依仗州牧大人了,小n小将不胜感激”

    杨锐与韩贵又合计一番之后,果然见到城下袁绍部众开始迂回包围东平舒城,想来是真的要发起攻城战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