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的韩黛一身戎装,能够看到的部位也只有面部和双手两个部位而已,并且其一张小脸很可能也经过了修饰,并没有暴露过多的女性特质,唯一给人的感觉便是白腻,甚至有些闪眼的视觉冲击。

    相比之下,张宁已经算作很是娇嫩、白皙白皙了,不过却属于白里透红的那种,而韩黛却是如冰雪一般的肤色,显得十分与众不同。

    其实韩黛一直都是被宠着长大的,以前也是一身脱不掉的娇气,一直到其数月前及妍为止都是一个被宠坏的大小姐,莫说是独自带兵在外了,恐怕少了别人的服侍生活都不能自理。

    然而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韩馥面临着来自袁绍方面的巨大压力,其部属很多将领、谋士的意见甚至也参差不齐,少有能够真心辅佐韩馥之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韩黛为人之女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一般,主动为韩馥承担起了一些担子,如今她领兵出现在东平舒县城之内正是其主动请缨而来的。

    韩黛只不过是一个刚刚及妍的女子而已,之所以韩馥能够放心将士卒交给她来带,也是因为韩黛确实也有着一些统兵的天赋技能,而且毕竟是自己人也要放心一些,于是在韩黛的积极争取之下也就拿到了近40000名士卒的统领权,替其父看守东平舒县城。

    在听到丫鬟报来的情况后,得知杨锐竟然到了东平舒城下,韩黛不禁眼睛一亮,自从参与父亲韩馥的事务以来,“烈阳州牧”此人几乎是韩馥一班子人谈及最多的。而且韩黛也清楚其父有意与青州联姻又被对方拒绝的事情,在少女的心中可以说对杨锐有着一种莫名的情愫。

    “烈阳州牧?!走,咱们前往一看。”

    韩黛起身便与丫鬟迅速向府院之外走去,当走到府门之处的时候又想起折身回去,将一把长剑佩挂在了腰间。整理了一番衣甲再次出了院门。

    “城下可是烈阳州牧大人?可有何证物与否?”

    来到东城门楼之后,韩黛首先将烈阳打量了一番,这才开口言道。或许是因为此前联姻被拒之事,韩黛只觉得眼前之人似乎也就稀松平常,虽然贵为一州之牧,却是并没有传言之中的不凡!

    “此乃吾之身份腰牌。请贵方查验便是,不知如何称呼将军?”

    被韩黛质疑,杨锐浑身上上下下摸了一遍,将挂在腰间的一块身份玉牌取下来掷向了城墙之上。玉牌本来只有小儿巴掌大小,抛起来很容易受到风向的影响。不过却被杨锐准确地扔到了韩黛的手中。

    “鄙姓韩名名贵”

    韩黛翻看着杨锐犹有余温的身份腰牌,差一点便将自己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好在及时发现之后随意换了一个名字。本来相差着城墙的高度,相互之间听得不甚清楚,杨锐倒也没有在意韩黛话语之中的漏洞,只是静候着韩黛的回复。

    “烈阳州牧大人,通过汝之身份玉牌已经基本可以确认大人的身份,若是大人平时前来相访的情况下。吾等自然应当夹道欢迎,然而将军此时前来恐怕有些不太合适,大人借道而过当然可以。不过大人后方的追兵当由谁来抵挡呢?

    此时袁绍太守虽然对家f对冀州逼迫甚紧,却是还未采取实质性的进攻,若是由于将军借过东平舒城致使吾等与渤海郡士卒发生直接冲突,岂不是吾之失职?又让在下如何向上面交代?州牧大人可曾想过?”

    韩黛翻来覆去看过杨锐的腰牌之后,却是并没有马上开门使其通过,而是连续质问了杨锐数句。说出这些话之后。其实韩黛马上也有些后悔了,她也不知道方才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在作祟。竟然向其父韩馥非常倚重的青州州牧质疑起来。

    不管是韩馥还是韩黛,此时心中其实都非常清楚。渤海袁绍虽然未真正下手攻取冀州土地,却是在暗地里做了不少动作出来,冀州地界之内好几个郡县的官吏此时都是处于一种“听宣不听调”的状态,这一状况一方面或者是其父没有将冀州整合好,而主要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袁绍在背后搞出的阴谋。

    此时不仅是冀州的郡县地方官,即使韩馥的一帮子谋士、将领也分作了好几派,心劲根本用不到一块儿,不少人背后都有着袁绍操作的影子,韩黛对此同样十分了解。

    而且韩馥近来一直都在打青州这张牌,对于集团内部反对的声音起到了不小的压制作用,尤其是在杨锐突入到渤海郡境内攻城拔寨闹腾的十余日,使得局势更加不明朗起来,韩馥集团内部很多望风而动之人态度上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因此韩黛十分清楚青州的协助对于稳定冀州的重要性,当然更应该给予对方州牧方便,让其顺利通过东平舒县城才是!

    甚至韩黛还敏锐地觉察到了,此时若是与袁绍军直接开打并非不是一件好事,应该可以起到坚定韩馥对抗意志的作用!韩黛也很清楚,她的父亲自始至终都是抱着一些侥幸心理的,做事往往有些反复,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其面对袁绍时的被动局面

    实际上杨锐不无将战事引向韩馥的意图,其女儿韩黛都能够看清楚韩馥的缺陷,作为当事一方的杨锐自然也很清楚韩馥犹豫不决的弱点,或者“帮助”其尽快做出抉择是一种比较好的方式!

    “韩贵将军所言差矣!袁绍虽尚未有攻击韩馥刺史之实,却是图谋冀州早矣,汝等畏惧、避讳袁绍之行为犹如掩面递刀之举,只会助长了袁绍气焰而已,尚不如真刀真枪打一场,袁绍未必就是你我双方之对手!

    何况若非青州与冀州互为犄角之势,恐怕袁绍早就要对冀州下手了,试问韩贵将军是否清楚唇亡齿寒之道理?若是韩贵将军身为冀州刺史又当如何处置此事?是要当那缩头乌龟还是要像一名铮铮铁骨的汉子与袁绍拼上一拼呢?”

    遭到守城将领的阻碍,杨锐内心本来也是有些忿忿,于是索性将事情敞亮地讲开了。杨锐并不介意这些话会传到韩馥的耳朵之中,他本来也有着激将的意图。

    杨锐却是不曾想到,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一层技能光芒竟然向着城墙上的将领笼罩而去,杨锐的兵法技能达到层次之后竟然再一次起作用了,系统提示激将法也算是孙子兵法的衍生,杨锐不经意间再次使用出了兵法技能来。

    “州牧大人不必使用激将之法了!”

    然而杨锐的兵法技能光芒笼罩向城门上的韩黛之时,却是完全被对方抵挡下来,并且还被对方给轻易识破了出来。

    此前杨锐先后两次成功对乔瑁施展了兵法技能,遇到现在的情况还是第一次,由此他对城门之上这名将领也是看重了几分,脑海之中也在疾速搜索着韩馥手下这名“韩贵”将领的相关信息,却是始终没有想起有这么一号人物。

    “打开城门!”

    正当杨锐以为对方不会轻易令其通行的时候,城门之上的韩黛却是意外地命令士卒打开了城门。

    其实杨锐所说之言韩黛又如何不知道呢,虽然此前由于一些特别的原因韩黛对于杨锐的感观并不是太好,但是杨锐的一番话却是引起了韩黛的共鸣,并且韩黛同样有意要推动一下冀州的局面,于是出于双方各自的需要,韩黛决定给杨锐放行。

    至于杨锐所言“要像一名铮铮铁骨的汉子”之类,韩黛自心中也就只当听了个笑话罢了,她本身就是一名女子,还要谈什么汉子不汉子的?

    “这位韩贵将军看起来十分年轻啊,并且很有些本事的样子,也不知道韩馥是从何处得到这一部将的?”

    进入城门并登上城门之后,杨锐将韩黛好一阵打量,感觉对方年轻有为,竟然隐约动起了要挖韩馥墙角的心思!只是此时韩馥手中的名士如流,在杨锐心目中定然要比这名小将要更有价值得多,因此杨锐也仅仅心思活络了一下就没有再继续多想。

    也难怪杨锐会觉得韩黛年轻有为,此时的女子15岁便算是及妍,韩黛刚刚及妍数月而已,仅仅才15岁多一些罢了。而男子行弱冠之礼则要到20岁去了,由于心智发展的不对等,15岁能够担当重责的男子无论在游戏中还是现实中都是非常少见的!

    “韩贵见过烈阳州牧大人!”

    此时韩黛近距离见到杨锐之后,也是一番上下端详,不过很快便是一揖向杨锐见了礼,将杨锐迎到了城门楼的耳房之内,并让杨锐坐在了主位之上,以表示对杨锐的尊重。

    由此也可以看出韩黛的果决、过人之处,别看方才还与杨锐为难,一经将杨锐放行之后韩黛便表示出了十分的尊敬之意来。

    “州牧大人,小n小将不知大人身后有多少追兵,并斗胆请州牧大人协助抵挡一二”(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