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着杨锐一路向着地道之外杀出,“地道兵”也是越来越密集,想要不惊醒其他“地道兵”士卒而悄无声息地杀戮已是越来越困难,杨锐随即直接放开了手脚砍杀起来,不再顾忌暴露了身份。:3w

    其实由于化形面具的效果,杨锐当前拥有着“田四”的身份,他完全可以毫不掩饰地走出地道之外,自地道口处将所有的袁绍部卒都堵在地下慢慢刷的。

    只是由于刘岱的大军已经即将到达昌邑城,留给杨锐在此刷怪的时间已经不足一天;再加上杨锐目前还背负着被其打晕的许攸,也有些招惹眼球,即使杨锐的身份不被认出,袁绍部众士卒也有很大可能发现许攸这个异常。

    因此杨锐索性自内而外地清理起了“地道兵”士卒来,虽然很可能会将地道外侧的士卒惊走,却是也恰好达到了驱散这些袁绍部众的目的,无非是杨锐掳取的贡献值、积分值、功勋值以及技能书等物品要少一些而已。

    “保护主帅!”

    “杀!保护主帅!”

    “”

    杨锐的杀戮行为很快便引起了周围士卒的注意,经历了最初的慌张之后,地道之内的士卒竟然再次组织了起来,奋力地向地道深处杀来,这就与杨锐最初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了,不过杨锐自然也不惧“地道兵”士卒的反扑,施展开落雁枪法与之对杀起来。

    “保护主帅!”

    “杀”

    饶是杨锐攻势犀利,几乎每一招之内都有数名“地道兵”士卒倒下,倒是这些士卒却是依然强撑着不愿意后退。如此过去了接近一个时辰之后。杨锐已是再次灭杀了对方数千人!

    此时已是接近卯时时刻。杨锐似乎也发现了“地道兵”为何不退的原因所在,从这些士卒所喊的内容来看,他们应该是还未发现许攸被擒的事实,想要冲进地道深处以周护许攸的安全,否则也不会喊什么“保护主帅”之类的了。

    或许靠近最前面的“地道兵”士卒有几率发现杨锐背负的许攸,只不过等这些士卒发现的时候很快就被杨锐灭杀了,因此“地道兵”竟然始终没有发觉许攸被擒的事实,一直都在持续向杨锐冲击着。

    杨锐倒也不着急道出真相。根据杨锐此前侦察到的情况,刘岱大军最快也要到午时之后到达昌邑城了,因此杨锐只是在心中大体估算着时间,畅快地与“地道兵”厮杀在了一处,有时甚至还故意露拙向地道内部退却一段距离,以引诱敌兵最大限度的掳取袁绍的贡献值、积分值、功勋值,同时也收获着几类5阶特殊兵种技能书。

    如此多的袁绍部卒,即使此时被杨锐冲散掉,也仍旧还存在着一些威胁,若是刘岱大军到来之后重新将这些士卒收拢起来。并继续挖掘地道威胁昌邑城的情况下,到时杨锐即使想要阻止恐怕也不现实了。因此还不如此时把握机会多杀一些,彻底剪除这一后患。

    正是出于这两个方面的原因,杨锐几乎完成了进入游戏以来最长时间、最为耗费体力的一次厮杀,几乎是从入夜时分就开始行动,一直与袁绍的“地道兵”纠缠到了第二日午时过后!

    也幸亏杨锐此时已经是特级武将的实力,否则体力方面就支撑不了这么久,饶是如此杨锐厮杀到后来也是有些脱力的感觉,内力值储备也已经十去七八,这还是杨锐节省使用内力的结果,最后阶段他几乎都没有怎样使用落雁枪法,只使用平砍的招式刷“地道兵”的

    约莫过了午时之后,杨锐也不再继续拖拉,落雁枪法连绵不绝地用出,将剩余的“地道兵”士卒迅速地压向了地道口的方向。

    “汝等主帅早已被本人所擒,且看吾背后是谁?”杨锐一边挥枪一边尝试着喊道,并借助出枪的势头凌空一个旋转,有意将许攸向着士卒的方向展现了一下。

    “主帅被擒了?”

    “主帅被擒了!”

    “”

    经杨锐道出真相之后,剩余的“地道兵”士卒果然开始混乱起来,许攸已经被擒的消息也迅速传了开来,很快从地道内部一直到洞口处所有的士卒都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并且已经有很多士卒开始转头逃跑。

    士卒的心态一变,整个局面也就无法再像此前那般持续了,逃跑的士卒与其他士卒拥挤到一起,相互践踏者比比皆是!再加上杨锐在后方凶猛追杀,原本并不算十分狭窄的地道此时已是水泄不通,袁绍的部众士卒越是想逃反而越是逃不掉了!

    杨锐趁乱便是一阵大杀、特杀,由于对方只顾着逃跑几乎全无抵抗,杨锐刷“地道兵”的效率比之此前还要提高了数倍不止,甚至都来不及捡取掉落的各类技能书和金钱等物品,一直到将所有的“地道兵”都冲散出地道之外,杨锐这才折身返回将掉落物品捡取起来。

    经过几乎大半日的厮杀,杨锐虽已很是疲惫,但是其收获也是斐然的,原本袁绍部众的20000余名“地道兵”士卒被灭杀超过八成,由此杨锐获得的各类5阶“地道兵”特殊兵种技能书和配套的武器装备超过了6500份,共计掳取袁绍贡献值、功勋值、积分值分别超过了60万点,其余金钱等物品也不在少数。

    由于所剩的“地道兵”士卒数量已经没有多少,而且逃出地道之后都已经被杨锐冲散,想来也不会再有大的威胁,至此杨锐也可以放心离开了。

    不过杨锐在收拾干净地道之内的掉落物品之后并没有着急离去,而是沿着地道继续深入到了其最深处查看情况。深入过程中杨锐也是暗暗心惊,虽然他并不清楚这条地道具体到达了哪一位置,但是以地道长度估算的话,这条地道很可能已经到达了昌邑城内或者附近的位置。

    地道口所在的小树林距离昌邑城也只不过十数里远而已,而根据杨锐估测的结果,这条地道的长度竟然也与之相差无几,可见地道给昌邑城所带来的威胁之大,若非杨锐及时发现并在机缘凑巧擒获了许攸、驱散了地道兵士卒,一旦让许攸率众趁机进入到昌邑城内,与刘岱里应外合之下,想来乔瑁必定难以抵挡!

    而杨锐到达地道的最深处之后,也是发现了为数不少的挖掘使用的器具以及独轮车等物品,都集中堆放在附近的几处大厅之内,应该是各类“地道兵”士卒挖掘地道所必须用到的工具。

    当前杨锐也收获了为数不少的5阶“地道兵”士卒特殊技能书,将来说不得可以组建起一直小规模的“地道兵”来,因此杨锐见到这些挖掘工具之后自然是想起收拢起来的,不过由于目前剧情期间纳戒空间无法使用,而背包空间也无法将其容纳下来,杨锐想要徒手将这些工具带走也不是太现实。

    最终杨锐也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只能暂时将其置放在原地,并挥枪挑了不少沙土堵断了一截通道,这才离开地道。出了地道口之后,杨锐又费力地掘土掩埋了一下地道口以掩盖地道的痕迹。

    自始至终整个过程中许攸都未醒来,不过杨锐却是能够清楚感觉到许攸的脉搏,知道许攸并无性命之忧,而杨锐背负着许攸出了树林之后却是发现,原来昌邑城已经被刘岱大军给陆续围上了,杨锐出得树林之时也正是刘岱部众到达昌邑城先后。

    经由前一次先锋部众突袭昌邑城失利之后,这一次刘岱也是学得乖了,其先期到达的部众只是在昌邑城四门之外扎下了营寨,并没有十分逼近昌邑城,看其架势应该是要等待后续部众赶来之后再行攻城。

    如此一来,杨锐倒是无法回到昌邑城内了。若是在没有背负许攸的情况下,或许杨锐可以强行闯一闯,使用道风飞毯或者也可以乘隙突入到昌邑城内,然而现在杨锐在许攸拖累之下也就无法再动用道风飞毯了。

    刚一得到道风飞毯的时候杨锐就曾经实验过,道风飞毯仅能承载一人而已,即使此时许攸处于昏厥的状态,与杨锐一起也算是两个人,除非是能够将人员放入到纳戒空间当中,那样的话只要不超出纳戒的容纳能力,人多人少倒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杨锐经过一阵观察,最终暂时向南远离了昌邑城。树林的位置十分靠近昌邑城,说不得过不多久就会暴露出去,当务之急杨锐需要先找一处可以安置许攸的所在,之后无论是杨锐单独行动还是等待自己部众的到来,都将方便一些。

    果然就在杨锐离开之后不多时,刘岱的一队士卒就出现在了树林之内,牵头带路前来的赫然便是一名此前逃脱的“地道兵”。

    “就是这里!”达树林内之后,那名逃兵指向地道口的位置言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