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胜则胜矣,元伟兄也不可过于乐观。[]从刘岱攻城部众的数量情况来看,很可能只是其先锋部队而已,刘岱主力部众则还未赶到昌邑城,因此元伟兄还需多加小心才是!”

    杨锐适时地给乔瑁泼了一盆冷水道。小胜一场虽然让乔瑁及其守城部众士气大涨,然而杨锐必须将事实向其阐述清楚,以防止乔瑁产生麻痹大意的情绪。

    其实在杨锐看来,这一场小胜对于乔瑁而言并不一定就是好事,虽然乔瑁部众的士气大涨,而且还消耗了刘岱不少部众兵力,不过在损失掉一些部众之后刘岱定然也已经产生了警惕,接下来其必定会小心谨慎不少。

    而且,杨锐与乔瑁商议的空城之计已经用出,即使消减了为数不少的敌众,但针对的对象则有些不值一提了,若是刘岱本人及其主力部众中了乔瑁的空城之计,倒是很有希望一战定下昌邑城的局势,到时即使不能全竟其功使刘岱退兵,也可以等待杨锐的援兵到来后慢慢与之周旋。

    现在其先锋小败一场足以提醒到刘岱,想要使用同样的方法再一次伏击刘岱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因此这一战下来对于双方来说是利是弊也不能一言以蔽之。

    “这乔瑁倒是也想到了,不过若非将军提醒,乔瑁倒是的确有些过于乐观了,吾这便传令下去,要一众将士严防死守,时刻应对刘岱来攻”听过杨锐之言后,乔瑁稍稍皱了皱眉头。尔后脸色一凝言道。

    “且慢通传。吾此来便是要告知元伟兄一声。如今大山城的15000名骑兵已经达到半途,并由烈阳之部将统领奔赴昌邑城而来,因此烈阳倒是可以一直留在昌邑城,以协助元伟兄守城。”

    “哎呀!烈阳将军!烈阳贤弟啊!如此是再好不过了,吾这便将消息通传给城内各处守卒,以再次鼓舞众部卒之士气!”

    “通传倒也应该,不过暂时不必再说严防死守的事情,吾既然留在了昌邑城。自然可以前往刘岱来路探查情况,刘岱大部迤逦前来必然逃不过吾之眼界,元伟兄部众适逢小胜一场,先令他们暂时抬升一下士气也好,若有刘岱的消息再准备自然不迟”

    “烈阳高见!来人,通传各部守城士卒,烈阳副盟主此后将一直留在昌邑城与众人一起守城,各将士当需各自用命,奋力保住城池不失,只需待得烈阳副盟主的援军到来。就是吾等反攻他刘岱小儿之时”

    杨锐与乔瑁相商一阵之后,乔瑁便按照杨锐的意思将消息通传了下去。无疑杨锐能够留下了共同守卫昌邑城对于城内士卒来讲绝对是个利好消息,杨锐副盟主的名头以及董卓之乱剧情发生以来的表现可是摆在那儿呢,由不得乔瑁的部众不信服。

    乔瑁之处交代清楚之后,杨锐便驾驭着道风飞毯自西门离开了昌邑县城,向濮阳城西一带寻找刘岱大军的形迹。不出两个时辰,杨锐果然在济水北侧发现了正准备渡河的刘岱大军行踪。

    济水虽然没有北侧的黄河宽阔,但在游戏当中这个时代也是一条大河,若是杨锐有兵力在手的情况下,倒是一个阻击刘岱的大好时机。甚至只需要此前的百余艘戈船以及1500名4阶水卒在此的情况下,都足以给刘岱造成重创。

    然而十分可惜的是杨锐的戈船和水卒此时都在平原郡境内,可谓鞭长莫及!因此,杨锐在济水之上来回盘旋几次,也只能眼看着刘岱大军安然过河却是毫无所为。

    其实杨锐在最初的时候就曾经动过念头,准备说服乔瑁前来济水御敌,然而乔瑁刚得昌邑城不久,后方都还未稳定住,而且刘岱具体会从济水哪一处渡河也很难确定,因此杨锐也就主动否决了自己这一想法。

    依照目前刘岱开始渡济水的速度来看,其到达昌邑县城也就需要一个游戏日时间而已,若是考虑上夜晚对于进兵和攻城的影响,最迟此后两日的清晨刘岱便可以对昌邑城发起攻击!

    得到了大概的信息,杨锐也就折返回了昌邑城,将刘岱目前的动向都详细传述给了乔瑁,并提醒乔瑁于次日午时之后及时做好应对刘岱的准备,以防止刘岱再次派兵前来突袭。

    虽然获知了刘岱的具体动向,但是杨锐也没有大意,他对刘岱密信当中提及到袁绍部众将要助其攻城之事还存在着一些疑虑。此前在济水附近的时候杨锐就曾经留心观察过,昌邑城西方、北方各处大路并没有发现有袁绍部众的踪影,以防万一起见杨锐紧接着又驾驭道风飞毯到昌邑城东、南两个方向探查依次摸排了过去。

    可以说,对于昌邑城乔瑁与刘岱一战杨锐还是非常用心的,首先战事的结果会关系到杨锐将来的外部环境,同时诸侯之间的大战至今都未大规模爆发过,杨锐从这一战当中也可以从中汲取实战经验。

    当然了,杨锐向昌邑城东南一侧探查,同时也是要了解一下张宁、高顺、张辽三人的动向。杨锐的骑兵到达昌邑城大概还需要两天时间,张宁三人的路途则要更远一些,若是三人能够往前赶一些的情况下,昌邑城所面临的压力又将降低一些。

    然而杨锐探查的情况却是不容乐观,诺大的地图之上杨锐想要找到张宁三人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使拥有着道风飞毯而且杨锐还特意向着虎牢关的方向赶了不少路途,还是没有能够发现张宁三人的身影,只能希望他们能够快一些到达昌邑城了。

    然而杨锐却是另有发现,在其首次离开昌邑城向东南而去的时候,就曾经在昌邑城南城墙外十余里外的一片树林附近发现了一片翻过的新土,由于当时距离较远,游戏当中翻耕土地进行耕种的场面又多有发生,杨锐只把它当做是npc平民正常的耕作了。

    然而等杨锐探查结束回归昌邑城的时候,却是凑巧距离这片树林更近了不少,无意之中发现其附近这片新土却是有些不同寻常的!昌邑城附近地势普遍平坦,普通用作耕种的土地也只是浅翻一遍便即播种的,而这处新土则是堆成了一大片连绵的土丘,距离远了看不太清,杨锐觉察到异常并特意关注之下就发现了问题。

    杨锐驾驭道风飞毯直飞过去后,这一片土丘的真实面目也就暴露了出来,连片的沙土竟然是自树林之中运送出来的,而且等杨锐进入到树林之中才发现,原来林中的大树也已经被沙土淹没了大半拉树干的样子!

    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啊!此时杨锐当然早已经觉察到了其中的反常,这些人为造成的连片土丘很可能有着特殊的功用,只是不知道是孰人所为,目的又是为何罢了。

    开始的时候杨锐还以为是有人将沙土特意运送到树林当中藏匿的,不过杨锐很快就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在从侧面进入树林的过程中,杨锐发现有不少人正在忙活着,使用木质独轮车从树林之中向边缘运送沙土!原来树林各处以及边缘的土丘都是由这些人运送沙土形成的。

    若仅仅是忙碌着运送沙土也就罢了,最为关键的是这些人的身份,其显示的阵营色彩竟然是与刘岱、袁绍二人“联盟阵营——对立”完全相同!杨锐立即警觉,眼前这些人若不是刘岱的部属便是袁绍的部属,目前为止也只有这两人与杨锐的关系是“联盟阵营——对立”了!

    对方运送沙土的人手虽多,但是却是几乎没有弄出多大动静来,并且相互之间几乎没有交谈,因此杨锐想要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也是很难!

    而此时正是下午申时时刻,若是杨锐靠近了探查则很有可能被对方觉察到,于是杨锐左思右想之下还是选择暂时离开了树林,并驾驭道风飞毯迅速远离树林暂时回到了昌邑城内,一个下午的时间杨锐只是静静地运转内力修习起了内功心法来。

    不过杨锐却并非对此前的发现置之不理,几乎是待到夜色刚一降临之后杨锐便迫不及待地再次前往了那片树林。

    有着夜色的掩护,杨锐行动起来就方便了许多,此时树林当中运送沙土的人员早已不见了踪影,不过其运土碾压出的道路却是还在的,杨锐小心地一路摸了过去。

    下午的发现已经让杨锐有些猜测,而当杨锐沿路最终发现一处洞口的时候仍然还有些难以置信,这些对立阵营的士卒竟然是在挖洞?!准确的说是在挖地道!当杨锐一两招干掉了守在洞口内的几十名士卒并蹑手蹑脚地进入洞口之后,这才发现其中别有洞天,洞口内一条五六米宽的地道径直向前延伸着!

    干掉洞口守卫士卒已经让杨锐得知了对方的身份,再联系眼前杨锐看到的地道,此时杨锐想起了袁绍的一个特殊兵种——地道兵!(未完待续。。)u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