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表面上阻挠杨锐迁徙npc平民,暗地里却要高顺前去取虎牢关卡,因此杨锐断定曹操定然是在做戏给其他人看的,否则的话则完全没有必要表面上一套,暗地里却是另一套。

    而且稍作推测杨锐也不难想到,曹操如此做法九成应该是用来应付袁绍、刘岱二人的,此前曹操与这二人很可能达成了一些暗中约定,或许也正是因此曹操才能够将虎牢关以东的河南尹一带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虎牢关以东地区虽然也经历了群雄讨董的战乱,但是基本的生产结构并未受到根本性破坏,相比已经被董卓迁徙一空的虎牢关以西地带而言,曹操所占据的七八个县区足以暂时为其提供休养之地了。

    至于曹操为何只是假意阻挡杨锐一番,其中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大概也就是两三种情形而已,首先杨锐的实力并不弱,曹操不愿意过多的得罪杨锐,而惹上一个大对头;其次曹操很可能也不甘心坐看袁绍、刘岱二人独大,出于平衡的心理才如此做的。

    目前曹操的表现虽然没有袁绍那么抢眼,但是游戏剧情肯定会为曹操保留不少戏份,因此曹操的“枭雄”模板在将来的某个时间很大程度上要起作用,这也导致了曹操不可能坐视袁绍无限壮大!

    不管是什么原因吧,曹操的放水可以说为杨锐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若是其铁了心要据守虎牢关与杨锐为难,对于杨锐来说还真是个十分棘手的问题。

    而且由于曹操的前后不一。高顺已经派人前去河阴请张宁、张辽等杨锐的部众前来支援。倒是为杨锐节省了不少的时间。说不定此时这些部众已经在向虎牢关赶来的路上了。

    因此杨锐也就不必再亲自向河阴去调兵了,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杨锐又派了快马分别传书张宁、张辽二人以及杜阳县令,令张宁、张辽还按照原计划尽快赶往虎牢关,杜阳则负责剩余所有npc的迁徙工作。

    得以解放出来的杨锐也没有就此在虎牢关等待,而只是令高顺率部众守住了虎牢关,杨锐自己则再次驾驭道风飞毯前往了濮阳城查看刘岱的动向,他对乔瑁的处境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此时其余各路诸侯已经全部通过了虎牢关,向着各自的辖地归去了。因此高顺守在虎牢关应该也不会再有其他诸侯前来“捣乱”,这也是杨锐放心离开虎牢关的原因。

    经过三个多时辰赶路,杨锐马不解鞍地赶到了濮阳城附近的黄河河面之上。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使用,杨锐也发现了一些道风飞毯使用的小秘诀,虽然道风飞毯几乎不惧地形的起伏,但是若是要保持最高速度则仍旧还是需要平坦的地形,而在河面之上使用效果则是最好的。

    这一点的原理杨锐感觉有些类似于现实之中的地效飞行器,不知道游戏之中是不是如此设定的,对此杨锐也不想太过深究,不过水面之上使用道风飞毯的效果的确是更胜一筹的。

    抛开这些使用道具的经验不谈。杨锐赶到濮阳城附近之后便对城池当前的情况详细探查了一番。不出杨锐意料的,从当前城池防御的情形来看。刘岱的大量部众仍旧还滞留在濮阳城内,应该暂时还没有前往攻击昌邑城的意思。

    不过依照濮阳城外、黄河岸边聚集的大量渡船来看,刘岱肯定是准备渡河攻击乔瑁的。杨锐在看到这些聚集的渡船之后也产生了一个想法,若是能够像黄巾起义剧情之时拥有一两份“雷火符”,甚至只是“星火符”一类的符纸已经足够,倒是有几率可以将刘岱这些聚集的船只一把火都烧掉,将其渡河的日期拖延一些时间的!

    可惜杨锐手头早已经没有了相关符纸,火烧渡船的可操作性也就基本没有了。饶是如此,杨锐还是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不死心地以常火尝试了一番,结果当然也是没有能够成功。

    这不禁让杨锐更加在意起“雷火符”、“星火符”一类符纸的作用来,这些黄巾符纸若是能够由张宁制作出来就好了!

    此前张宁也曾经成功自《太平要术》当中学习、领悟了的丹方,同时应该还掌握了其他一些丹方,并且在杨锐的授意下,张宁还成功地领悟出了符纸营帐的制作方法,现今杨锐在各处扎营几乎全部都是使用符纸营帐这种不惧水火且防寒防暑的好东西!

    当然杨锐同样授意过张宁,要其尝试制作“雷火符”、“星火符”一类的符纸,然而非常可惜的是,张宁却答复杨锐这类高档次符纸恐怕也只有她父亲——张角那样层次的人物才能够做出来,而张宁自己的水平距离这一档次仍旧还比较遥远

    却说杨锐尝试火烧刘岱的渡船不成,反而被刘岱的部属发现,杨锐少不得大杀了一阵之后脱离而去,弄出了不小的动静来。不过由于夜色较深,刘岱的部众自然也是无法确定杨锐身份的。

    由于要等待张宁、张辽二人到达虎牢关,暂时也做不成别的事情,杨锐估算着张宁、张辽到达虎牢大体所需的时间,暂时便留在了濮阳城附近继续探查刘岱部众的动向,以求能够获得第一手的信息并及时作出应对措施。

    在探查的同时杨锐手头也没有闲着,一直都在伺机袭杀着刘岱的部众。杨锐与刘岱早已经是“联盟阵营——对立”关系,因此消灭刘岱的部众也是可以转移剧情功勋值、积分值以及诸侯贡献值的。

    虽然杨锐只是很随机地捡取较为稀落或者落单的刘岱部众下手,但终归还是有着一些收获的。而杨锐在获得剧情功勋值、积分值以及诸侯贡献值的同时,也给刘岱部众造成了不少混乱。这同样是杨锐乐意看到的结果,若是因此而能够延误一下刘岱出兵的时间,那就是一个意外收获了。

    当然出现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很低,杨锐一个人所弄出来的动静,顶多会被刘岱看作势有人在蓄意捣乱而已,应该不会吸引其多少注意力。不过杨锐的蹲点式探查也并非毫无建树的,天色方才微微亮的时候杨锐也取得了一些收获。

    当时一乘快船自濮阳城东门外黄河岸边出发后,便一直向着黄河上游溯流而上,这引起了杨锐的注意。在清晨便出外活动的船只往往都是渔船,而这条船则与渔船明显不同,杨锐这才留意上了。

    杨锐最初的用意本来也只是袭杀一些船上刘岱的士卒,以赚取剧情功勋值、积分值以及诸侯贡献值的,不过最终却是从这些士卒手中截获到了一封书信,以及一枚盛放有10000金币的储物袋!

    “济北相鲍信亲启!”

    当杨锐拿到这封书信的第一时间就大体猜到了其来路,单说这封书信的样式就知道其是一封紧要的信件,信面上以红漆封缄,封口处还有杨锐无法分辨的篆体私章,再看到“济北相鲍信”的名字,杨锐还未打开书信就大致想到了其中可能出现的内容。

    “允诚贤弟:为兄与贤弟虽只分开数日,然甚是挂念!今派信使前来,所为乃东郡太守乔瑁之事,不知允诚贤弟是否有所耳闻,日前乔瑁先归东郡,却是无故夺吾兖州治所——昌邑城!甚是恣意!

    虽袁本初所向披靡,已然助吾攻下乔瑁治所——濮阳城,仍然不解吾之痛恨,且昌邑城尚在乔瑁窃城之贼手中,百姓何以忍受乔瑁之横征奴役乎?由此吾心甚忧,长恨不能救百姓于水火之中,不能惩治盗城之始作俑者耳。

    然吾之军力稳定濮阳城尚且不足,想要取回昌邑城更是无比奢望,故而希望允诚贤弟能够出兵相助一二,共伐乔瑁而后快,届时吾自当评分乔瑁下辖之地予允诚贤弟,决不食言!

    今之形式乔瑁虽强,若是允诚贤弟肯出兵相助,昌邑城无异于空城而已,料那乔瑁也即土鸡瓦狗而已,必无法与允诚贤弟相提并论,昌邑城克日可破耳

    刘岱尝知贤弟兵雄将广,今为兄略备薄礼10000金,请贤弟务必出手相助,且刘岱已邀请袁本初于两日后卯时共同出兵讨伐乔瑁,还请允诚贤弟顾念旧情

    兖州刺史刘岱亲笔!”

    杨锐将所获信件读完,其中的内容果然如杨锐此前所猜测的一般——这封密信是刘岱写给鲍信请求援兵的信件。从密信当中刘岱对鲍信的语气来看,在此之前刘岱与鲍信之间应该并未达成什么约定,这不禁让杨锐大松了一口气。

    然而,密信当中另外也透露出了一些其他信息来,比如刘岱发兵的时间以及邀请袁绍出兵之事,若是这两者全都属实的情况下,乔瑁所面临的处境已是十分危急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