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锐到达兖州治所昌邑城,乔瑁犹如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向杨锐就是一阵诉说。原来乔瑁虽然拿下了昌邑城,但是由于刘岱在城中布置了不少兵力,乔瑁在攻城的过程中损失也是不少,若是再被刘岱反攻,乔瑁对能否守住昌邑城很是顾虑。

    “事已至此,过多的顾虑已是无用,元伟兄当全力准备,应付刘岱前来攻城便是。”杨锐当即言道。

    不说目前杨锐的几员大将都不在身边,而且还要顾及迁徙npc的事情,北方还有袁绍虎视眈眈,以至于青州治病也暂时无法抽身帮上乔瑁;即使将来杨锐的势力再强一些,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能周全乔瑁的。

    “不过元伟兄也不必过于担心,刘岱虽然攻下了濮阳城池,相信要整顿利落也需要一些时日,元伟兄当利用这些时日加强昌邑城城防,深沟高垒以备刘岱来攻。

    何况此时袁绍依然离开了濮阳城,以刘岱一人之兵力,其是否会前来攻取昌邑都还在两说之间,即使其带兵来了,元伟兄的兵力也不比其弱多少,只需依仗着昌邑城之地利坚守便是。

    当然了,吾烈阳此来正是要前往河南尹将高顺、张宁等几名得力部将迎回来的,元伟兄只需坚守数日,必能等到吾之大将归来,到时若是刘岱还敢来攻,吾与元伟兄里应外合之下必然能够大败其军的!”

    让乔瑁认清形势的同时,杨锐当然也没有忘记勉励乔瑁几句,从而加强其守城的信心。

    “不知烈阳将军此去需要多少时日?”

    “不过数日时间而已。”

    “哎也只好如此了。希望能够等到烈阳将军归来吧!吾帐中无得力谋士。还需烈阳将军在守城之事上多多指点两句才是。”乔瑁叹息一声言道。

    显然杨锐之前的言语并没有给乔瑁带来多少信心。而此前乔瑁正是采纳了杨锐所提的金蝉脱壳之计。这才在避免祸事的同时拿下了昌邑城的,也正因为如此,乔瑁对于杨锐之谋略已经形成了认同,才会有此一问。

    乔瑁有此信任,反而倒是让杨锐头大起来,涉及到计策的事情杨锐只是个门外汉,上一次能够出得金蝉脱壳之计也只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凑巧而已,此时乔瑁再次问计于他。杨锐也就计穷了。

    杨锐本欲照实而言,说自己并没有良策,不过看乔瑁十分期待的样子,若是不出一计恐怕会极大地打击其守城的信心,于是好一番绞尽脑汁,最终又勉强为乔瑁想出了一个计策来。

    “元伟兄与刘岱相处时间不断,相互之间可谓知己知彼,相信刘岱对于元伟兄的一些秉性也是十分了解,因而唯有出奇才能制胜,元伟兄不若如此这般安排”

    也不枉费杨锐一番苦思冥想。杨锐将琢磨出来的计策说与乔瑁之后,此前曾经出现过代表计策成功的黄光竟然再次出现。虽然仍旧只是淡淡的一层,却是完全将杨锐与乔瑁二人笼罩在了其中。

    这倒是再次出乎了杨锐的意料,没想到自从他的兵法技能——孙子兵法(十三篇)达到档次之后,本次竟然再次达到了相关使用条件,绝对算是个意外之喜了!

    “此计甚妙,甚妙啊!烈阳将军果然是大才!哈哈哈,大才啊!”

    在听杨锐道出计策的同时,乔瑁原本有些失措的表情也渐渐舒展了开来,直到杨锐将整个计策讲完,乔瑁已是忍不住大笑着夸赞起了杨锐的计策来。

    其实杨锐所提之计策也不像乔瑁口中那么玄乎,只不过是杨锐根据乔瑁的性格设计的空城之计而已,却也正好与孙子兵法(十三篇)当中的空城计暗合,这才使得杨锐刚刚掌握的计策类技能再次发挥了作用,乔瑁当然也就无不从之。

    与乔瑁接触这段时间以来,根据杨锐的了解,乔瑁应该只是一名文士型诸侯,行事之时也是比较保守。杨锐有理由相信,刘岱应该也是清楚乔瑁之脾性的。

    因此杨锐建议乔瑁,在刘岱来攻的时候故意露拙,做出一番悴不及防的模样来,于明处只安置寥寥数量的士卒,以引诱刘岱急攻,尔后再尽起伏兵杀其一个搓手不及,或者能够成功!

    对于乔瑁而言,若是刘岱果然来攻的情况下,他所面临的必然是背水一战,胜则继续割据一方,败则死无葬身之地,因此在杨锐提出这条空城计之后,乔瑁倒也显现出了诸侯本色来,当即便表示采取杨锐的计策,破釜沉舟也要阴刘岱一把。

    乔瑁的态度或者有一部分受到了杨锐计策类技能的影响,并且此前他就从杨锐的计策当中受益过一次,这才痛快地采纳了杨锐的计策。然而不可否认,杨锐这一条计策能够暗合孙子兵法(十三篇),当也属于一条好计策,以乔瑁现时的处境也已经到了放手一搏之际,就看到时情形如何发展,刘岱又有何反应了

    杨锐为乔瑁提出一条空城计,并提醒其要继续加大力气准备城池防御之事后,便没有再多作停留,马不停蹄地离开了昌邑城,驾驭道风飞毯前往了虎牢关的方向。

    对此乔瑁自然也不会多留,他可是还等着杨锐将几员大将尽早带回,来援助昌邑城呢!杨锐的计策有几率能够使刘岱措手不及一下,不过却是很难彻底解决问题,因此乔瑁对于杨锐的回归还是非常急迫的。

    其实杨锐对于能够及时赶回来援助乔瑁也没有多少把握,因此临行之际杨锐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乔瑁一下,若是到时确实无法敌住刘岱兵马的情况下,可以前往青州、泰山郡甚至大山城暂时一避,不过到最后杨锐也没有说出此事来。

    首先乔瑁若是抵敌不住自然会想到逃跑,恐怕杨锐不说他也会投青州而去;其次,若是乔瑁连这个坎也迈不过去,将来也未必能够胜任充当青州屏障的职责,注定也就无法起到联盟应有的作用了。

    话又说回来,杨锐虽然通过蛛丝马迹提前猜测到了袁绍可能对青州平原郡造成的威胁,然而前前后后他应对袁绍、刘岱的措施还是有些慢了,等到从乔瑁处了解并确定袁刘二人必将有所行动的时候,再想着应对已是有点儿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了。

    也幸亏杨锐没有一味去寻求赚取董卓之乱剧情的功勋值和积分值一类,最终决定先从稳固青州下手,这才有机会与袁刘二人拼一下速度,若非如此的情况下,很可能杨锐的处境将会更加被动!

    杨锐一直考虑着应对袁绍、刘岱两路兵马的措施,一路飞速西行,如此大约过了近三个时辰,终于在快到虎牢关之际遇上了最先跟随河阴npc迁徙的高顺以及一干士卒。这倒有些超过了杨锐此前的预期,没想到高顺竟是如此之快便过了虎牢关!

    不过再看高顺身后的npc百姓,却是连出发之时的百分之一都没有,因此杨锐在欣喜之余立即便察觉到了不对。

    “高顺拜见主公!”高顺与杨锐见过礼数之后,不等杨锐发问便将所遭遇到的事情讲了出来。

    “主公曾言要高顺引导迁徙之民快行,高顺不敢怠慢,一直督促其赶路,及至两日之前,先行的平民已经有一部分度过了虎牢关,而在此时下军校尉曹操却是突然带兵封锁住了关卡,在此之前迁徙之民也只是一小部分过得关卡而已。

    当时吾观曹操校尉之势,定然是要为难于吾等,便上前与之恭敬讨教,但愿其能够念在主公颜面上放行一二,然曹将军托辞要设宴款待于主公,并予主公送行回青州,非要见到主公方可放行。

    吾见事不可为,便使士卒骑乘快马前往河阴知会张宁、张辽等人,同时也做好了强行冲关的准备,只等天色渐晚或者其他时机合适的时候,便要夺下虎牢关来!

    孰知只是在半日之后,曹将军便派人下得关来,说主公仁慈,不忍河阴百姓于洛阳一带受苦,曹将军本人深感钦佩,且曹将军与主公多有同僚之情,因此可以放吾等通过虎牢关,只不过要吾作势强攻虎牢关,期间也不必真地动手,只顾呼喝冲关便是,曹将军也当作势战败,主动让出虎牢关的!

    听其人言语不像作假,高顺深知其中必有蹊跷,若是果然如曹将军所遣之人的言语,倒是免去了兵戎相见之损失!以虎牢关之雄伟,恐怕少不得要折损士卒的,于是高顺也便答应下来。

    不过高顺也不敢尽信其言,天色渐晚之后吾便分了一小队人马前去关前喧哗,曹将军果不其然便自退去,吾方士卒很快便将关卡接管了过来,高顺这才得以过得关来,追上前面一部分迁徙的百姓”

    高顺一番解释下来,杨锐算是听明白了,曹操这是在演戏呢!(未完待续。。)u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