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玫瑰老大虽然留了下来,并且还以帮忙、学习为借口请求杨锐多带带她,而且不清楚其真实目的是什么,但是杨锐也不会因为她的存在而在决策上受到影响。

    总体来看,董卓之乱剧情有些慢三的节奏,此前杨锐即使有过几种刷剧情的想法,不过最终可能还要回归到从弘农郡下手,倒也与玩家组织所希望的方向一致。

    在董卓迁都之前,杨锐就曾经想过要利用船队,提前赶赴长安将城池占下来,或者在长安城附近有所安排,然而那时的长安城几近废弃状态,周边地带也没有像样的城池,杨锐还要考虑着占据洛阳的事情,也就作罢了。

    当前局面之下,杨锐有效参与剧情的方式也就两种,一种是直击潼关以西,于长安城所在的雍州地界攻掠城池并据而守之,与此前在洛阳附近时有些相似之处,不过难度上却是大出了很多来;另一种则是正好遂了玫瑰老大的愿望,与各大玩家组织在弘农一带进行合作。

    玫瑰老大表面上托辞做任务,其实她留下来一方面是为了争取与杨锐继续合作,而另一方面则很可能是为了在河南尹争取城池的事情,在这一点上杨锐还是有些觉悟的。不过正如此前杨锐所决定的,就算有争取的机会他也不会轻易再帮助几大玩家组织了!

    因此第二日一早天色未亮之际,杨锐便带上了高顺、张辽二将以及5阶铁卫近侍士卒1000人,出河阴城南门后快马加鞭向着洛阳皇城去了。

    如此做为了脱开玫瑰老大的视线是一方面,而洛阳群雄的情势也应该快到爆发的临界点了,杨锐再不及时露面则很可能将会错过一些紧要事情。

    说是去洛阳,其实现在群雄之中也只有袁绍、刘岱等为数很少几人的兵马还屯在洛阳皇城之内,其余的各路诸侯要么是提前离开了,要么就是出于各种目的将兵马屯在了洛阳皇城周围,这其中就包括被刘岱逼迫的东郡太守乔瑁。

    这一点乔瑁早就在密信当中做了说明,将自己屯兵的详细地点都告诉了杨锐。而且据乔瑁所言。各个诸侯由于相互都有疑虑,早就将碰头地点设在了谷门以东、北邙山东南的位置,这也是杨锐出行之际没有带太多人前来护卫的原因。

    应该是感觉到安全上受到了严重威胁,乔瑁在给杨锐的密信当中向杨锐透露了很多信息。而对于是否要拉乔瑁一把,杨锐经过考虑之后胸中也已经有了决断——若是力所能及而又不会造成太大损失的情况下就出手相助一下。

    东郡紧邻着泰山郡,无论是其人口、城池数量还是繁荣程度方面,甚至都比泰山郡状况还要优越不少,杨锐目前虽然远远没有实力染指这一带,不过在这一带寻求一个稳定的盟友还是非常必要的。

    而乔瑁此时的处境正是杨锐与其交好的好时机,若是乔瑁有失的情况下,东郡一带很可能就要落入他人的手中,而且很有可能会是曹操这一枭雄,这是杨锐暂时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乔瑁的屯兵之地位于洛阳皇城以东二十里处。几乎紧邻着济北相鲍信的营寨。事实上,对于袁绍联合刘岱之事,济北相鲍信也是有些隐忧的,乔瑁正是把握住了这一点,才将营地下在了鲍信的旁边。并极力与鲍信处好关系,至少表面上能够借助一下对方的势头。

    河阴县城至北邙山这条路杨锐也不是第一次走了,因此只用了一个多时辰便与高顺、张辽以及1000名铁卫近侍到达了北邙上南麓一带,继续向东南方向过不多时便找到了乔瑁的营地。

    “烈阳州牧大人!快请!”乔瑁听闻杨锐到来,远远地便迎了出来,一脸期望地与杨锐见礼道。

    乔瑁发出密信已经有数日时间,之后便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得到杨锐的任何答复。此时杨锐能够找上门来,基本上也就代表了一种态度,这一点乔瑁心中是有七八成把握的,若非如此的话,乔瑁此前写密信求救之事杨锐完全可以一直置之不理的,还省去了不少交涉的麻烦。

    “乔瑁太守请。”面对乔瑁殷切的态度。杨锐上前与其相扶进入到了营帐之内,仅仅用了一个动作便让乔瑁更加放心下来,杨锐如此表现几乎已经完全表明了态度。

    “乔瑁太守有所不知,近几日青州有些要紧事情要处理,吾归来之后才得知了乔瑁太守的处境。这便急急赶了过来,好在看起来还不是太迟。”在进营的同时,杨锐也向乔瑁稍稍说明了两句。

    乔瑁虽然听得有些懵懂,想象不出杨锐是如何在不几日之内往返于青州的,甚至认为杨锐有可能是在托辞,但是此时的重点并不是这个,杨锐最终选择前来与其相见,这样一个结果已经足够了。

    两人进入营帐之后,乔瑁令人端茶待酒,一番热情招待自然是少不了的,席间乔瑁自然再次迫不及待地讲起了当前的形势以及自己所面临的处境来,神情之中明显急迫需要杨锐表个正式态度。

    “若是真如乔瑁太守所言,刘岱之所为的确太过无礼了,当真有悖于吾等当时的盟约。这倒还在其次,刘岱若是还要危及乔瑁太守的性命,吞没乔瑁太守的地盘和实力,不念与乔瑁太守多年同州为官之情,那便太也无义矣!”

    杨锐当然也看出了乔瑁的迫切,便即顺着他的意愿,当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烈阳州牧果然明辨是非,刘岱此人的确是狼子野心之辈!绝非仁义之人!据吾所知,当初在推选盟主之时,刘岱虽然在烈阳州牧面前表现非常热切,但是其乃袁绍之忠实盟友,断然不曾真正支持烈阳州牧的!”

    获悉杨锐的态度之后,乔瑁借着激愤之情,又揭出了数件不为杨锐所知的隐情。

    “当初袁绍与刘岱二人也曾经拉拢于吾,不过由于二人所图之事不小,竟然要合计冀州刺史韩馥的地盘!

    吾当时即有所警惕,既然二人能够合谋冀州,当然亦能图谋东郡,因而吾也是颇多顾虑,多数时间都在敷衍袁、刘二人而已,真正为袁绍所办之事也只有矫诏讨董一件而已。

    或许刘岱与吾生怨就有着此一方面的原因,而最直接的原因便是刘岱试图说服于吾,准备使吾分兵屯于河南尹境内县城,吾并未答复下来所致!”

    “哦?竟有此事?”杨锐适时地问道。

    “确有此事!于此一点吾倒是忘记了,当时烈阳州牧已经因事离开了洛阳皇城。

    由于洛阳这一带已是人迹罕见,群雄每日耗费不在少数,于是袁绍盟主随后便与诸人商量,令辖地就近的几位诸侯分别派兵驻守河南尹各县城,以防董卓卷土重来,而袁绍等几人则以辖地较远为由并不参与屯兵。

    想洛阳及其周围县城除去河阴之外,已经几乎沦为鬼城,根本无法长期屯兵驻守,此举明显是要消耗其中部分诸侯的实力而已,吾自当然不会同意这项举措的!

    且刘岱身为兖州刺史,由于与袁绍关系紧密,也并没有被要求分兵驻守,袁绍反倒是给烈阳州牧安置了两个县城,恐怕烈阳州牧还不清楚此事吧?简直是岂有此理!”

    乔瑁颇为不忿地解释道,并且还透露了袁绍给杨锐安置任务的事情。

    不过乔瑁所言之事落在杨锐的耳朵中,则是让杨锐眼前一亮,前翻玫瑰老大才提出来要让杨锐争取河南尹城池之事,没想到袁绍却正好提出来要分派他两座城池!

    “据吾所知,若是没有正式任命,而县区之内又长期缺少领民的情况下,恐怕县城都无法正常启用了,又何谈分兵屯驻之事?”杨锐颇为疑惑不解道。

    “烈阳州牧所言极是,若是没有县令的官印以及任命文书,县境内领民数量又持续一月少于10万人的情况下,县城就将逐步闭锁相关功能,这一点也只有异人自建的城池例外。

    不过袁绍手下倒也的确有些能人,能够仿造出各个县职的官印以及任命文书,而且真假难辨,能够维持正常的城池功能而不至于废弃,如此一来便可以长期派兵驻守了。哼,奇巧淫技而已,实则欺君之罪”乔瑁愤愤解释道。

    杨锐则是不禁暗暗称其,他没想到袁绍还有如此邪门歪道的招数,那岂不是说他袁绍想要得到哪一块地盘,直接弄份假文书、萝卜章之类的,便可以直接拿过来归为己有了?

    “袁绍竟有如此本身?那天下之大岂不是任其所取了?”杨锐将心中的疑惑直接问了出来。

    “那倒也是不可能的,袁绍所伪造的官印以及任命文书也只能蒙混而已,若是碰上官家任命的真实官员,也就会立即现了原形的,只不过董卓此时不可能再派人前来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