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秉持着大义将关东群雄数落了两句,众人皆有些不以为然,场面有些怪异之下于是曹操转而赞扬了杨锐、孙坚二人一番,言及二人于洛阳附近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等。

    杨锐本来还没有太在意曹操的言论,但发现袁绍注视自己的眼神似乎要杀人一般,也就暗暗留心起来。

    “尤其是烈阳副盟主,与孙文台一同最终攻下洛阳皇城不说,当初一直都是独自一人转战于洛阳一带,攻城略地自不在话下,关键还营救出了少帝与何太后母子,实为补天之功也!”

    曹操讲及此处的时候,袁绍的一双眼睛就要喷火了一般!而杨锐本人虽然还未悟及袁绍愤怒的缘由,却是也发现了曹操言语之中的不妥之处。

    “孟德且慢!”

    杨锐当即出声道,“吾当初应伍琼与周毖相约,里应外合之下确实是将少帝与何太后救出了董卓之贼手,然而后来董贼亲自返回洛阳,并派李傕等二三十万部众将吾赶至河北,仍旧穷追不舍,最后吾终因兵寡将少抵敌不住,被对方攻取了河阳县城,复又失了少帝、何太后下落”

    此前杨锐与李儒就曾经约定过,对于少帝刘辩与何太后的下落二人也统一了口径,便是目前杨锐这般说法。而同时杨锐也承诺李儒,在今后10个游戏年之内不会让少帝与何太后露面,至于其他人如何猜测董卓处置少帝的方法,董卓则并不会在意。最好以为刘辩已经被其暗自谋害掉!

    “哼!此乃护驾不周之罪。合当严惩!”

    而杨锐之言还未讲完。却已经被袁绍给打断了,一副恶狠狠的模样吼道。对于这种情况的发生,杨锐当即也是一愣,他没有想到袁绍竟然要当面与之翻脸了?!

    “吆!袁大盟主这是吃了火药还是怎的?吾辛苦救驾出洛阳城中汝没有任何意见,而最终由于兵少不敌却被汝精心算计上了,吾护驾不周之时不知汝又在何方饮酒作乐了?!”

    对于护驾不周之类的说辞,其实杨锐也已经预想到了一点,不过要想由此而治罪杨锐还是有点儿勉强的。最多算是做好事没成功而已。

    “汝!”

    袁绍一下被杨锐噎住了,再加上其余诸侯也都纷纷相劝,袁绍终究没能坚持给杨锐治罪的说法。

    “汝当初随意进城,扰乱吾之计划也就罢了,尔何敢打吾旗帜?致使吾袁家洛阳之人悉数被董卓屠戮耳?此仇吾袁绍来日必报!”

    虽是被众人劝住,然而袁绍依旧甚是不忿,恶狠狠地说出一番话来。

    直到此时,杨锐才恍然大悟,袁绍之所以从一开始就愤怒地盯着自己,却原来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因果啊!而作为当事人的杨锐却是未能想到这一点!

    “对于袁氏一族被董贼残害一事。吾烈阳亦是十分愤怒!然本初盟主若是将此事的因果算在吾烈阳头上,那便是大错特错了。

    且不说吾打‘袁’字大旗只是当初伍琼与周毖单方面约定的暗号。吾只是履行旗号而已,就说袁氏一族被害也与打不打汝之旗帜无关。本初身为反董联军盟主之身份,自身便是一面飘扬的大旗,自当想到如此做所带来的后果才是”

    杨锐本来想要大略解释几句,但是却再一次被袁绍给打断了。

    “强词夺理!伍琼与周毖原本是本盟主所部暗子,却是遭尓贸然行动提前暴露,若非如此董贼说不得早已被吾斩于洛阳,何曾又被其逃出函谷关?多言无益,来日必有所报!”袁绍仍旧愤怒道。

    “哐啷啷”

    听到袁绍此言,杨锐当即也不再忍让,随即将身前案几一踢而倒,那把无名之剑由于无法装入到背包之中而置放于案几之上的,此时也被杨锐拿在了手中。

    “何须等待来日,大丈夫光明磊落,今日吾便与汝袁绍决一雌雄便是!”杨锐手中执剑,已是当众翻脸。

    此时杨锐身后的武安国也是挚出了双手大锤,作势就要合身扑向袁绍。自从武安国被程昱推荐而来之后,杨锐就将其当做了贴身保镖,此时杨锐只留了张宁、张辽二人驻守于北宫之内,而将高顺、武安国都带在了身边。

    高顺虽然不为所动,仍旧静静矗立于杨锐的身后,但是其带给在场众人的威慑并不比武安国低,反而显得更加危险一些!有此两将在身旁,杨锐当然是有恃无恐、怡然不惧。

    “两位盟主切勿内讧啊”

    “是啊,尔今正是讨伐董贼的关键时刻,两位盟主且多相让一二,否则董贼该偷笑了”

    “”

    各路群雄见袁绍与杨锐两位盟主马上就要撕破脸皮,于是纷纷出言相劝,本来剑拔弩张的局势也稍稍得到了一些控制。

    “吾自问在讨董一事当中出力不少,这一点仅仅看本路兵马的贡献值就可以得知,自剧情发生以来,吾所统率之一路兵马累计获得贡献值已经超过了5000万点,吾本人的剧情功勋值更是超过了3000万点,剧情积分值也达到了1500万点,诸位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烈阳在此声明这些,并非是为了沽名钓誉,而只是希望与袁大盟主做一对比,不知汝袁绍一路得了多少贡献值?其本人又拥有多少剧情功勋值、积分值?杀了几名董卓的部众呢?!

    诸位都是明眼之人,吾不说大家心里自也清楚得很!但就是如此,有人仍旧是不觉愧疚,口中还要治这个的罪,治那个的罪,简直是不知羞耻!”

    虽然众人纷纷出言相劝,但是杨锐还是将袁绍大为奚落了一番,至少也要拉一拉袁绍的颜面,从而占据舆论的高度!

    “汝!汝”

    果然,袁绍在听过杨锐一番犀利的疾风之后,便即无言以对起来,吹胡子瞪眼的,气得可是不轻!

    “哼!吾自还要亲去追击董卓部众,没有时间陪袁大盟主嬉闹,更是无法与袁大盟主一起饮酒作乐,这便告辞!”杨锐说完,也不给袁绍分辩与反击的机会,当即起身带着高顺、武安国二人出了众人议事的大厅,数人相劝不住。

    临出门口之际,杨锐还挥动手中的无名青锋,向着大厅内廊道旁足有一抱粗的立柱一劈而下,无名青锋斜着砍入立柱之中,瞬时从立柱另一侧劈了出来,犹如切奶酪一般!

    厅堂之内众位诸侯大多也只看到杨锐走路间挥了挥手中青锋,并没有看清楚中间具体的细节,直到杨锐步出大厅门口的一刻,石柱上半截才沿着切面轰然滑下。

    “咚!铿铿铿铿”

    石柱掉在地上之后,发出一声巨响,又连续滚动了好一段才停了下来,在此之前则几乎毫无预兆!

    大厅之内的诸侯见此情形都是大为惊讶,廊道旁的立柱通体都是坚石砌成的,而且又十分粗大,一般实力之人莫说是将其拦腰斩断,根本无法动其分毫,再者普通的刀剑也是根本无法切断石柱的,最多也就弄出一些砍痕来罢了。

    而杨锐这一击则是了无生息,甚至直到其人已经出了大厅石柱这才猛然跌落,众人如何能够不惊讶?!尤其是袁绍,更是被震撼到了,这一剑明显是为了劈给他看的

    其实杨锐本人也未想到竟会是如此效果,他本来只是信手拈来很随意的一击,没想到这把不起眼的三尺青锋竟然威力如斯!倒是给杨锐赚足了气势!

    即使不出袁绍找茬这件事,杨锐本也打算托辞离开的。如今少帝刘辩、何太后都在河阴县城,群雄到来之后也该将其转移走了,此前群雄都在虎牢关以东,转移少帝、何太后则有暴露的可能,目前群雄都已经进入到了洛阳,也是时候将刘辩母子弄到青州或者大山城了。

    而且,除去少帝母子之外,杨锐后来又从董卓处得到了大量的宫女、生活职业者,甚至董卓的女儿董宜也落到了杨锐的手中,这些人都是不易被群雄所获知的,也应该尽快转移到大山城。

    于是杨锐出了洛阳南宫,并在第一时间集结起北宫中驻守的士卒,便马不停蹄地向河阴县城赶回了。

    通过此前一段时间杨锐与杜阳县令的督促,河阴县城内的运输船只一次性已经足可以运输近两万人,杨锐回到河阴县城的第一件事情,就将少帝刘辩、何太后、董宜以及所有的宫女、生活职业者在内,一次性分别装上了运输船,并亲自率领6500余名先登勇士士卒随船队顺流而下,直奔青州方向而去。

    张宁、高顺、张辽、陈琳四人则被杨锐留了下来,与杜阳县令共同驻守河阴县。并且杨锐嘱咐,若是碰到什么情况,只准其城内防御,不准主动出击!

    “系统公告:由于十八路诸侯中孙坚告病退兵脱离联盟,韩馥减少对袁绍的粮草供给,刘岱与乔瑁生恶而剑拔弩张,群雄之间已生罅隙,董卓之乱剧情进入第二阶段——各自为战!”(未完待续。。)u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