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孙坚出兵30000余名,部将却只带了黄盖一人,另外两名部将程普和韩当则仍旧留守于平县县城之内,分别负责看守城池并继续利用船只调集兵力。由于前段时间折了祖茂,孙坚手中的将领数量并不是太充足。

    此时孙坚还并不清楚董卓正忙于迁都之事,他派出去的斥候士卒只是将平县县城附近摸了个大概,并且回报说洛阳皇城与偃师县城一带都有大量的董卓部众驻扎、活动!只是董卓正自发动百姓,径往洛阳方向而去,不知所为何故。

    因此,孙坚此次带兵外出平县县城,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探一下董卓的虚实而已,若是董卓在洛阳和偃师两个方向防御都很严密的情况下,孙坚也只能继续等待后续兵力到来之后再行动了。

    同时孙坚也在考虑着,若是自己一路无法打开局面之下,是否要前往河阴县城与杨锐这一副盟主汇合,尔后共图谋划董卓。孙坚唯独有一点顾虑,杨锐作为一名“异人”,给孙坚留下的印象有些过于强势了,当初差点儿就夺了袁绍的盟主之位!

    不说孙坚对杨锐存在着一些疑虑,他这一次的试探性出兵却是给董卓带来了巨大的恐慌。董卓部众原本就在北邙山一带发现了反董联盟阵营的活动,此时再次觉察到孙坚率兵赶至,董卓立即以为孙坚就要大军来犯,慌忙留下了胡珍、段煨、王方等将领驻守洛阳皇城,他自己则迅速离开了洛阳向函谷关逃离。

    所谓的草木皆兵大概也就如此了,北邙山一带出现的反董联盟阵营其实就是杨锐的部众,却被董卓当做了孙坚的先锋,如此一来杨锐与李儒协定的10份高级关卡图纸自然也就暂时拿不到了。

    对于董卓的反应,李儒当然也提出了质疑,并猜测北邙山一带出现的兵力很可能是杨锐部众,孙坚一路兵马也未必就能够一蹴而就地攻取洛阳皇城,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李儒还建议过董卓。尝试着反扑平县县城。

    然而董卓这次却是全面否定了李儒,可见其对于孙坚的惧意之深!董卓对于孙坚的顾忌实则由来已久,早在讨伐西凉叛军的时候,董卓与孙坚二人就曾经共事过。当时由于董卓蛮横,有些不服军命,孙坚曾几次建议张温想要杀掉董卓,从这时起董卓就对孙坚颇为畏惧。

    同时董卓对孙坚的强大实力也是颇为熟识,一直以来同样也对董卓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于是董卓对于孙坚的惧意可谓是历久弥坚,从而才导致了董卓现今的反应。

    董卓带李儒等部众撤离了洛阳皇城,留守洛阳的胡珍、段煨、王方等部将情绪也同样不高,在董卓刚一离开洛阳之后,胡珍等部将就把洛阳皇城附近几乎所有的兵力都纠集到了城内。准备死守洛阳,等待北部虎牢关、巩县县城、偃师县城的部众撤退之后,便也随之一同退往函谷关。

    当前虎牢关守将有张济、樊稠、徐荣等,偃师县城和巩县县城还屯驻着李傕、郭汜、李蒙、李肃等将领,胡珍等部众若是与这一班将领合在一处。可以说仍旧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董卓临走之时交代的任务也的确令胡珍等人严守洛阳皇城,配合另外三处守军逐次撤退之后便可以退往函谷关,因此胡珍等人的做法也不算错。并且在胡珍整军之后,洛阳城内董卓的部众仍旧超过20万人,守住城高河深的洛阳皇城几日时间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情。

    然而问题就在这些守将的心态上,胡珍等人跟随董卓时日已久,对于孙坚的认知与董卓相去不远。同样是满心畏惧孙坚之强悍,还未真正开战已是先怯了几分!

    却说孙坚率众临近洛阳附近之后,发现所经之处除了一片的狼藉之外,早已是了无人烟,不但没有任何的董卓部众出没,连npc平民也是不见一人。所有的村落、大小城镇全部都是空空如也,各种物资一类也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联想到此前斥候士卒的回报,此情此景令孙坚立即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于是孙坚便催动人马向着洛阳皇城疾驰而去,一个多时辰急行军之后。洛阳皇城已经远远地映入了孙坚等人的眼帘,而且这一路奔驰而来,孙坚及其部众竟然没有遭遇到丝毫的抵抗,甚至路过之地仍然是见不到一丝人烟!

    这无疑令孙坚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于是其紧接着便率领众军直扑洛阳皇城北城门门——谷门而去。按照孙坚的判断,此时洛阳皇城之内很可能已经同样人去楼空了!

    然而部众冲到谷门之下时,孙坚部众的脚步却是被城墙之上的一阵箭雨射住,当即推翻了孙坚此前的判断。不过孙坚也没有太过意外,在稍稍皱眉思索之后,他的嘴角隐隐又露出了一丝微笑来。

    接下来孙坚似乎仍然把握十足,命人在谷门之外四五十里处尽皆放火发烟,尔后又带着部众迂回前往了洛阳城东侧的上东门、中东门方向,然而这两处城门仍然是把守严密,布置了重兵的!

    发现这种情况之后,孙坚脸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笃定,令部众士卒仍然在两处城门所能观望的视野之内放火发烟,以此来魅惑城内的守卒,他本人则仍旧带领着大部分士卒迂回向着洛阳皇城南侧城门而去。

    而且于行进间,孙坚只派两三千人近洛阳城池而走,其他部众则于六七十里外进兵。洛阳皇城虽然城墙极高,所能观望的距离也就三四十里而已,因此孙坚大部分部众是无法被城内守卒发现的。

    “哼!董卓竟敢欺吾耶?如何能瞒得过吾孙坚!”

    孙坚到达洛阳城南的开阳门附近,发现董卓竟然在此处城门同样布置了不少的兵力,这一情况倒是稍稍出乎了孙坚的预料,不过他也只是略作思考,便准备收拢部众,强攻开阳门!

    “将军且再观察一二,静候一下对方的反应不迟。”这时与孙坚同来的黄盖出言建议道。

    黄盖是跟随孙坚走南闯北杀伐出来的大将,与孙坚的关系自然不同一般,这一点从其说话的方式上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正是因此。孙坚也对黄盖的谏言给予了足够的尊重,随即便将身边两三千部众撤退十里屯住,静候起了城内的反应。

    “报!开阳门发现孙坚旗帜!”

    洛阳城南宫之内,传讯士卒已是不知第几次急冲而来通报信息了。此前近两个时辰的时间内,传讯士卒已经相继回报了谷门、上东门、中东门三个方向的情况,皆称发现了孙坚大股部众以及孙坚本人的旗帜!

    “孙文台这是演的哪一出啊?”胡珍仿若自言自语道。

    在得知了孙坚前面的举动之后,此时胡珍、段煨、王方三名董卓阵营守城将领已经全部凑到了南宫御书房内,准备商量个对策,以免让孙坚给打个措手不及。

    “孙坚此来河南尹才两三日时间,量他也无法调集足够的人手,如今北门、东门、南门相继出现孙坚将旗,必是疑兵之计无疑,如今吾等何不趁着对方立足未稳之际。先行出城拼杀几阵,以此消耗一下孙坚的实力呢?

    他孙坚也不是长了三头六臂的,如今吾城内不缺兵力,多派士卒之下,料想孙坚也敌不住!又何须犹豫再三?若是担心有何遗漏。二位便在城内驻守,吾自带兵出城冲杀一阵便了!”

    王方见胡珍不决,随即出言请战道。

    “段煨以为,吾等重在守城,任他孙坚如何闹腾,若是吾等不为所动,饶是孙坚如何勇武、如何善谋。岂不是也毫无勇武之地?

    故而吾等不若在此坚守城池,只等虎牢、巩县、偃师等几处兵马到来,便共同撤退至函谷关以西,到时莫说是孙坚一人,就是十八路群雄齐来又能怎样?”

    段煨也是出言道,不过他却是不赞同王方出城厮杀之策。认为益当以守城待援最佳。

    “王将军、段将军所言都有道理,而吾之判断亦与王将军不谋而合。

    尔今孙坚虽然多设疑兵,想来其部众并未全部到位,吾等不若出城一战,消耗对方实力的同时。也杀一杀孙坚的威风。否则真若等到孙坚部众到齐,吾等再想战亦是机会无多矣。

    而且吾等不能独等虎牢、巩县、偃师之兵,想来这几处兵马到来还需四五日时间,到时若是关东群雄尾随,几路兵马是否还来得及汇合都不确定,故而胡珍窃以为,吾等还需自留后路为好”

    胡珍一番言语已经表明了立场,也是认为不能坐守。而且他认为几个城门同时出现状况,想来也就城东、城北方向兵马属实,北邙山上一两日之前已经有兵马活动,此时应该不会全部撤去。

    唯独城南处应该是孙坚所设少量疑兵,上西门、广阳门外虽然没有动静,然而要么是网开一面之计,要么是伏了重兵的!于是胡珍、王方便令调集兵马七八万人,出开阳门接战孙坚部众。

    胡珍、王方出城之后,本处于十里之外的孙坚部众又是连连后退,貌似准备避战而去,其反应果然应了此前二人的想法,于是二人挥军紧随其后,准备大杀一场。

    然而仅仅追出三四十里后,就听前方突然一阵急促鼓响,孙坚两万余绕行的部众忽然闪出,迎上了胡珍、王方的部众。胡珍、王方心知有伏兵,但见前方地势平坦,对方也只有二三万人,于是并未就此退去,而是准备借着冲势与孙坚部众正面厮杀。

    刚一接战之下,胡珍、王方已是后悔,孙坚一方看似人少,却全部都是高阶特殊兵种,自己一方的士卒迎上对方部众之后,愣是四五个人奈何不了一人,战场上的局面顿时对胡珍一方不利起来。

    由此胡珍、王方也是猜测,对方军阵之中很可能有着大将存在,为其部众加持了辅助绝技,否则即使孙坚部众俱是高阶特殊兵种,己方士卒有两将技能辅助,与对方士卒实力也不会有如此大差距。

    “杀啊!孰敢与吾一战?!”

    正在此时,孙坚部众当中已是冲出一将来,胡珍、王方认得对方,正是孙坚手下大将——黄盖!胡珍、王方虽然心怯,但是此时若是退却,毁了士气,混战之中己方则必败无疑!

    于是胡珍、王方各自相视一眼之后,便共同扑向了黄盖,算是勉强接下了黄盖的攻击,不过也是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就是。

    “欺吾孙坚将少乎?且来独战!”

    这时孙坚虎吼一般也是猛然从部众中间冲了出了,当即将胡珍、王方二人吓得脸色急变

    却说杨锐最初于聚灵山庄内见到洛阳几处城门外火烟大起,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于是驾驭道风飞毯很快便追随上了孙坚部众,并一直都跟随在其后方探查情况,此时双方激战在一处,杨锐其实也在不远处关注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