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儒拜见州牧大人!并携董丞相问候之意”太谷小城城主府内,李儒大约等了一刻钟时间才见到杨锐,杨锐刚一出现,李儒便十分亲近地上前施礼道。顶点小说。

    在董卓进京之时,李儒与杨锐曾经有过数面之缘,而且当初便是李儒出面与杨锐相谈青州牧一事,最终也将杨锐成功“打发”出了洛阳皇城,因此从某个方面来讲,李儒也算是杨锐身份的成就者。

    杨锐之所以在得知李儒前来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出来相见,原因便是有些拿不准李儒此来的用意以及依仗,李儒单身一人敢于前来太谷小城相见,这可是给杨锐提供了将其拿下的良机!

    不过杨锐也没有冒冒失失地就对李儒动手,在他思索之后,还是决定首先看一下李儒怎么说,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当然,既然对方进了太谷小城,想要轻松离开那时不可能的了!

    李儒可是董卓阵营的一条大鱼,将其掌握在手中之后,即使没有一丝将其降服的成算,也相当于断绝了董卓一大臂助,必将有效降低董卓的实力。最不济将其灭杀,想来爆出的各类物品定然也不会差。

    正是打着这样的主意,杨锐出来与李儒相见的时候还带了高顺作为随身护卫,以便随时出手将李儒拿下。高顺目前的忠诚度早已经达到了96%,必然不会再像陈琳那样劝阻杨锐。

    “李儒今番前来又有何事啊?不妨直说吧。”

    李儒的言语虽然恭谦,但是杨锐同样没有给其好脸色。如今董卓阵营正是不好过的时候,李儒此来必然也是有事相求。即使杨锐最终放过李儒。也正好痛宰其一番。

    “州牧大人。李儒此来确实有要事与大人相商,还望大人通融则个!”

    李儒见杨锐态度一副不甚耐烦的样子,于是决定不再拖沓、直奔主题,再次拱了拱手言道,“日前董丞相派人前来提亲,实则是一番好意,李儒此次前来有一半便还是为了此事。再者,便是为了函谷关一事!”

    言语两句之后。见杨锐没有什么反应,李儒也就继续详述起来。

    “近日来州牧大人占据了函谷关,董丞相得知之后也并未十分动气,丞相向来心知烈阳州牧乃是汉廷股肱,实力于群臣之中亦属于佼佼者,由州牧大人负责把守函谷关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只是函谷关实乃连接洛阳与凉州故地之要塞,丞相部属多是出自于凉州,士卒亦多有回乡探望者,需要往来于函谷关卡,由此丞相愿意多出土地。与州牧大人换取函谷关卡,还请州牧大人成全则个!”

    李儒幽幽道来。不过却是撇开了重点,只陈述函谷关对于董卓部众探亲的重要性,并没有透露董卓想要迁都长安的打算。

    “哈哈哈哈!真个是笑话,董贼承受不住群雄的攻击,想要西逃而已,何必要冠冕堂皇地绕圈子?!老贼是不是准备裹挟着汉室,要迁都长安啊?!”

    “啊!这……”

    杨锐一下戳中李儒与董卓迁都的打算,令李儒也是好一番惊慌失措,一时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作答是好了。

    不过李儒也不是一般人物,在经历了最初的慌张之后,马上便又镇定了下来,他很清楚,在杨锐已经看透己方战略意图的情况下,即使极力否认也是没有用处的,反而会引起对方更大的怀疑!

    “董丞相曾言烈阳州牧大人雄姿伟略,如今李儒有幸见到,不屈此行啊!

    诚如州牧大人所言,董丞相被人曲解,受到群雄围攻,目前的确承受着不小的压力,但是虎牢关险要,丞相手中也是兵精将足,除州牧大人之外,其他诸侯想要跨越虎牢关,突入司隶一带也是十分困难。

    至于转战长安之事也只不过是不得已之时的后招,即使要暂避群雄兵锋,也未必一定要行迁都之事的。因此丞相与州牧大人协商让出函谷关,也只是为了应对万一而已,既然州牧大人已经料到,在此李儒也不必隐瞒此事了…”

    李儒虽然没有明确承认要迁都的事情,但是也没有为此事过多辩驳,其实他很明白,此行的目的便是要围绕拿回函谷关展开的,这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话题,且对方似乎早已经料到了这一点,因而倒不如坦诚一些来谈条件,过分的掩饰则很可能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嗯,汝倒也还算磊落,坦白说吧,董卓老贼准备出什么样的条件,若是能够令本州牧动心,吾倒是也可以考虑一二。不过汝也不必抱多大希望便是”

    杨锐一边品茶,一边悠悠地说道。

    如果说当初黄巾起义剧情期间,杨锐对于张角的感官还不是那么差的话,他对于董卓的种种狼戾不仁,祸害百姓的行为却是非常抵触的,虽然是在游戏中,但是杨锐早有感觉,这款游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因此他对待董卓部将也一直都很是不客气的。

    而杨锐之所以没有直接将李儒抓起来,而是要他尝试着提条件,其实也是为了争取最大利益而已,若是李儒真地能够提出让杨锐足以心动的条件来,杨锐答应下来也未尝不可。

    如今杨锐手头同样也有着一些不便处理的事情,比如少帝刘辩与何太后还在杨锐手中,若是董卓真地就这样被堵在函谷关以东,被群雄最终消灭掉,到时候如何处理少帝刘辩还是个问题,说不得最终的结果还有归于集权的可能!

    同时杨锐若是死守函谷关,或许能够大大阻挡董卓西去的步伐,但若是董卓狗急跳墙,拼了命要拿下函谷关夺路而逃的话,杨锐能不能够守得住关卡还在两说,会给杨锐造成不少的损失则几乎是肯定的,届时复活士卒肯定又是一大笔积分值!

    正是出于这两点原因,杨锐才想着以最小的代价从董卓手中争取最大的利益,从而给了李儒以说话的机会。

    “函谷关非一般关卡所比,董丞相自然会拿出相应的地盘与州牧大人置换的,不知州牧大人中意哪里啊?”

    面对杨锐的相问,李儒还是坚持刚才以地盘换地盘,置换函谷关的做法,然而却是受到了杨锐的正面拒绝。

    “哈哈哈!本州牧兵锋所指,董卓老贼的地盘唾手可得,又何必与之置换?汝休要再提置换之事!”杨锐哈哈笑道。

    “李儒所言之领地并非丞相所占据之城池,而是由丞相上表奏明官家,发圣旨封赏予州牧大人!如此可好?”李儒从容应道。

    “什么圣旨,吾关东十八路诸侯本来就未承认刘协之正统,何来的圣旨?董贼之好计谋,欲陷本州牧于不忠,为群雄所唾弃矣!”

    “这”

    “”

    杨锐与李儒又是一番口舌相辩,奈何杨锐只是不受所谓刘协的圣意,李儒屡屡都被杨锐说得无言以对。

    “若是州牧大人肯将刘辩母子还回,刘协自然便是正统了!”

    然而李儒却是有点儿拐不过这个弯儿来,思路依然停留在如何使刘协变为正统上面,其沉思一阵以后,双眼一迷,露出了一个凶狠的表情道。

    其话中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要将刘辩母子要回尔后谋害之!独留刘协的情况下,十八路诸侯不承认也是不行了!史实中董卓与李儒便是这般做的。

    杨锐当然不会配合李儒的说法,且不说刘辩与何太后二人仍然有着巨大的潜在价值,仅仅是李儒的这般小人行径杨锐就绝对不会参与!

    不过李儒的提法倒是为杨锐提供了一个思路,那就是借助董卓的名义将刘辩与何太后私藏起来!准确地说,杨锐此前就有过类似的想法,李儒之言只不过与其想法印证到一起了而已。

    “哼!本州牧自然不会与汝等同流合污的,少帝与何太后吾是不会交出来的!至于下旨封地的事情也休要再提,需要土地的话吾自然当亲自取之!”杨锐冷哼一声道。

    “那便如何是好?还请州牧大人赐教!”李儒屡次被拒绝,眼珠子乱转一阵,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于是转而让杨锐自己提条件。

    “函谷关一事也并非不可商量,只需答应本州牧几个条件便是!”杨锐起身来回踱了几步,悠悠说道。

    “在下洗耳恭听州牧大人训导,只要能够办得到,丞相这边自然是无不应允!”李儒一看杨锐的言行,顿时知道出现了转机,立即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在与李儒谈判的过程中,杨锐的确也萌生灵感,渐渐形成了一套与董卓做交易的框架,于是在李儒的期待下,杨锐果然将条件一一说了出来。

    “且附耳过来。”

    在杨锐招呼之下,李儒立即将脑袋凑了上去,继而杨锐便“如此这般”小声交代一番,听得李儒脸色一阵一阵的阴晴不定起来!

    “董卓只需答应如许条件,吾便予其方便,而这些条件应该都不为难于他吧?哈哈哈”

    说到最后,杨锐的声音已是越来越高,而李儒的脸色也是复杂到了极点!

    在好一番衡量之后,只听李儒言道:“州牧大人所提之条件,吾本人自然可以认同,只是要报予丞相知道方可”(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