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卒李严忝为丞相大人使者,拜见烈阳州牧大人!”

    李肃也是智勇双全之人,他听闻异人行事素来叵测,又见到杨锐部众士卒十分彪悍,所以在见到杨锐之后竟然谎称自己为“李严”,并没有敢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哼!那董贼派汝前来又有何所图?快快道来,莫要耽误了吾攻掠董贼的城池!”

    杨锐几乎是以训斥的方式呼喝道,他并不认识李肃,包括杨锐身边众人也没有人见过李肃,加之李肃又以儒服着身,因此杨锐也只是将李肃当成了一名普通的使者,想要首先吓唬吓唬对方。

    “董丞相所敬者,惟有州牧大人耳,今特使小卒前来提亲!丞相有女芳名宜儿,年方十岁有三,已是出落得亭亭玉立,有倾城之色,概因董丞相敬慕州牧大人英雄之气,欲配此女配予州牧大人”

    李肃当然也不会被杨锐简简单单的几句言语吓唬住,而是依然有声有色地将董卓交付的任务详细说了出来。

    进门之前,士卒就通报说董卓使者有一桩喜事登门拜访,但是杨锐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竟然是此事!听其使者的意思,董卓竟然要将自己年方十三岁的女儿嫁予自己!

    这显然是无稽之谈,杨锐在听使者说出个大概之后便打断了对方的言语,先不说自己不会接受一个十三岁的女子,仅仅是董卓弄出这样一桩事情的目的就已经昭然若揭,董卓是要通过联姻的方式,缓解后方危机的同时将杨锐推向群雄的对立面啊!

    “董卓逆天无道,荡覆王室,吾欲夷其九族,以谢天下,安肯与逆贼结亲耶!”杨锐当即震怒起身叱责道,立即就要传令士卒将李肃推出去斩了!

    幸亏在场的还有其他人。陈琳立即出言劝住了杨锐,声称两方交战不斩来使,不能因为一时的气愤,给其他人造成了嗜杀的印象。造成交流方面的不畅。

    自从杨锐从袁绍处将陈琳要过来后,或许是杨锐的种种行为得到了陈琳的认可,陈琳的态度也已经由最开始的较为冷漠变得积极主动起来,虽然陈琳只算是杨锐的部属,不存在忠诚度的问题,但是杨锐可以感觉到陈琳的这种变化。

    因此杨锐选择了尊重陈琳的建议,随即放弃了斩杀李肃。当然,这也是在他不清楚李肃真实身份的前提下。

    李肃似乎也预料到了事情不会太顺利,见陈琳出言劝住杨锐,一边唯唯诺诺的同时。一边也在观察着杨锐的神色变化,等到杨锐态度稍稍缓和之后,李肃便又开口劝说,讲起了联姻的种种好处来。

    “州牧大人且听小卒细说,再做决断也是不迟。董大人现今贵为丞相。虽然正受到关东十八路诸侯的为难,但是董丞相乃受命于天,又有雄关相阻,精兵强将相助,各路诸侯只不过癣疥之痛耳,丞相唯独在意烈阳州牧大人而已!

    且州牧大人身为十八路诸侯之一,当清楚诸侯之间只不过是临时拼凑在一起而已。看似十分强大,实则与一盘散沙无异,相互之间各有猜忌,互有利害冲突,有董丞相在旁还不显著,若是董丞相长期据守关隘。使诸侯不能西进,群雄或许不日便将内乱起来!

    尔今州牧大人虽为群雄之一,但也独树一帜,实力于群雄中间亦最为强悍,丞相大人于此早有耳闻。若非袁绍庶子阻挡,以州牧大人的号召力,早已是诸侯会盟的盟主,可惜却被袁绍等无能之辈阻挡而已。

    群雄如此不识州牧大人之才,而董丞相却是深知大人之能,尝言若是得州牧大人臂助,司隶与青州、兖州两个方向共举,关东群雄当如同儿戏,即日可平息矣!

    由此还请州牧大人考虑董丞相好意,接纳与丞相之联姻,以共举大事,同享天下!届时州牧大人与董丞相同为一家人,丞相必会上表厚待州牧大人,高官厚禄、荣华富贵自不必说!还请州牧大人三思啊!”

    李肃先后被董卓用作说客,的确也有些口才,硬生生地将目前的局势说成了对董卓十分有利,看其毫不含糊的模样,不清楚形势之人听过其言之后,说不得就会分不出真伪来!

    “休得在此花言巧语,吾暂时不斩汝,汝当欢心速去才是,若是再敢啰嗦,吾当不再讲情面了!”

    饶是李肃振振有词,杨锐也是不为所动,其所言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也就罢了,而若是与董卓联姻,则杨锐必然会成为群雄的众矢之的,形势根本不是李肃所言的那样!

    见杨锐不为所动,又是一副要拿其动刀的架势,李肃也是不敢再耽搁,再拜之后便慌不迭地向外离开了。

    “回去禀告董卓老贼,早早献出虎牢关、洛阳城,免得他日受苦!”眼见着李肃就要走得远了,杨锐甚至还不忘远远地警告了几句。

    却说李肃出了太谷小城,想想杨锐的态度也是后怕,于是便快马加鞭,紧赶了大半个时辰路程,这才心中踏实一些。不过这时却是听到正好有人自后方呼喊自己名字,李肃以为是杨锐派人赶来,又是一番惊吓。

    “李肃将军且留步!李肃将军且留步,董丞相急令”

    李肃见有人找上来,本来急赶一阵准备就此一走了之的,然而对方却是始终不肯放弃一直缀在其身后,而且距离还有渐行渐近的趋势!好在此时李肃惊慌中也已经听到了后方之人的言语,料想是董卓派来之人,这才停了下来。

    “启禀李肃将军,吾奉董丞相钧命追赶至此,丞相使小卒传命于将军,令将军无论事成与否,都先行前往巩县与李儒军师汇合,军师有要事要与将军相商!”

    来人果然是董卓派出的传令士卒,他是一路紧紧循着李肃行进路线追来的,当然在李肃进入太谷小城说媒的时候,这名传令士卒是没敢进入的,李肃又是自北门进入太谷小城,又自东门出城的,这也造成了其与传令士卒错过不少路程。

    李肃深知董卓脾性,在听闻董卓的急令之后,自然也是不敢耽搁,迅速向着巩县的方向而去。太谷小城距离巩县本也不算遥远,此前李肃急赶一程已经走了小半路程,于是又行一个多时辰之后便到达了巩县县城。

    “李肃将军终于到了,李儒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不知将军前往烈阳州牧处提亲,可有收获?”

    见到李肃到来后,李儒急忙站起身来,有些迫不及待地询问起了相关的情况来。

    “李肃有愧于董丞相重托,惭愧至极!然烈阳顽劣不堪,不仅未答应下与丞相的联姻,反而将李肃奚落一顿,言语之间于董丞相亦甚是无礼,且若不是其部下儒士相劝,李肃差点亦被烈阳给斩杀当场矣!”

    被李儒问及此行之事,李肃一脸羞愧言道。

    李儒听过之后,半晌都未言语,虽然他也知道其中的难度,但是还是对此事抱着一定希望的,若是联姻的事情能够谈成功,眼前的困局也就相当于解除了大半!

    “那烈阳冥顽不灵,吾窃为丞相所不值,能够联姻则好,不能联姻作罢便是!”见到李儒一副大为失望之色,李肃小声劝解道,同时也算是变相地为自己开脱了。

    “李肃将军可知,前一日烈阳刚又占据了函谷关?”

    “什么?!”

    杨锐拿下函谷关的消息传到虎牢关的时候,李肃已经奉命前去寻找杨锐说联姻之事,如今听李儒将最新的形势讲出之后,李肃也是大为吃惊,他自然也是知道函谷关重要性的。

    “函谷关易守难攻,是吾方联系西凉的重要通路,尔今之计吾当自行前去太谷小城拜谒烈阳,尝试以重利动其心,以爵禄移其志,并以利害陈之,希望能够令其助丞相一二吧。

    李肃将军则需前往洛阳皇城,将丞相之女——宜儿带上之后,也同样前往太谷小城汇合。临行之前丞相就曾经交代,即刻将宜儿带上前去面见烈阳,希望能够动其心才好”

    两人沉默一阵之后,李儒最终言道。

    李儒是董卓的女婿兼第一军师,并且还奉了董卓的钧命,李肃当然是无有不从,于是二人商议已定之后,第二日一早便分头行事,一头直接前往太谷见杨锐,另一头竟然打算直接将董卓的女儿给杨锐搬过去,不知道杨锐知道以后会是何感想了。

    说来也十分凑巧,杨锐在拿下太谷小城之后,由于位置有些过于凸出到董卓势力之内了,前来反攻的董卓阵营部众不在少数,杨锐竟然一连两日都是驻守太谷小城防御,并没有再向别处移动。

    董卓的部众当前其实足有数百万之多,虽然大多数都分布在洛阳皇城、虎牢关附近几处,但是在洛阳皇城附近的几个县也是不少的,尤其是近两日,一大股董卓势力一直跟在杨锐部众身后收复失地,杨锐这才在太谷小城多耗了一些时间。

    这也是为何一直到李儒抵达太谷小城,杨锐都还未离开的原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