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虎牢关内,董卓的脸色十分阴沉,他将守关的一众将领全部召集到城楼主室坐定已经有一刻钟时间,却是一直耷拉着眼皮,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儿无能,请父亲处置!”吕布见气氛不对,首先出列请罪道。

    方才被张飞骂作“三姓家奴”,吕布已经气急败坏,后来竟然又在拼杀中受挫,这还是吕布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因此吕布在请罪的同时也不忘为自己辩解了两句。

    “想关东这十八路逆贼忒也无节!明明那豹子眼远非布之对手,孰知贼众竟然又相继杀出两人,以致有此一败”

    “奉先吾儿,不必自责,汝以一人一马抵住贼众三将,仍然不落下风,是为勇也!若非文优建议暂且鸣金收兵,胜负仍然难以分清,吾之虑者,乃洛阳之事,与奉先无关。”

    见吕布请罪,董卓脸色顿时一缓,叹息着言道。吕布是目前董卓的依仗之一,董卓自然知道安抚于他。

    董卓所虑也的确不是虎牢关的问题,虎牢关前袁绍等人虽然攻击甚急,甚至吕布也被对方敌住,不复以前之无往而不利,但是虎牢关本身极难攻取,吕布等将领一直在此镇守的情况下,短时间内袁绍等人也休想登上关卡来。

    然而后方的形势却是不容董卓再拖延下去了,首先是少帝刘辩母子已经落入到了杨锐的手中,李傕等几员将领前往追讨刘辩之时,却被杨锐困在了黄河以北的河内郡,紧接着杨锐又率众转战黄河以南地带。先后攻下河阴、平县、谷城、河南等洛阳周围的数县。

    甚至连龙魂等玩家组织攻下的新城县,也被董卓算在了杨锐的头上!而此时洛阳皇城之内董卓部众也只有防守的能力,却并没有余力出城围剿杨锐一路兵马,因此杨锐作乱后方才是董卓最为忧虑的。

    “吾所虑者,乃青州牧烈阳也!尔今此人已经于洛阳附近作乱良久。实无人能治之!”

    董卓疏导吕布一番之后,神情不自觉地又阴沉下来,之后的言语已经仿若自言自语。

    “李儒有一计,还请丞相先行屏退左右!”

    见到董卓情绪有些低迷,李儒唯恐影响到士气,于是这才出言建议。

    董卓向来知道李儒有谋。也最为信赖李儒,于是便按照李儒的建议,让在场的诸将先行散去了。而唯独吕布仍然列于身旁,并没有就此离去的意思。

    李儒目光落在吕布身上,欲言又止。见吕布没有离开的意思,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

    “丞相大人于人前何以显颓势?”

    既然吕布不愿意离开,李儒便以心腹之人待之,与董卓的对话也没有故意藏头藏尾的,这也是李儒的高明之处。

    “这”

    经李儒询问,董卓似乎也意识到了刚才的举动颇有不妥之处,于是言道,“只因青州牧烈阳于洛阳城附近整蛊。乱吾心矣!”

    “烈阳乃异人,与袁绍等人非一丘之貉,其所图无非利也。诚如前番于洛阳时,丞相以青州牧之职予之,烈阳自然离去。尔今丞相何不再予好处,可使洛阳宁事矣!”李儒思索一阵出言道。

    董卓听过李儒之言,眼睛也是一亮。正如李儒所说的,当初董卓进京的时候杨锐对待他的态度可谓是极为恶劣。一副要与董卓死磕到底的模样,不过在李儒施展计策。上表给杨锐加封了青州牧之后,杨锐便很快撤离了洛阳。这也为李儒再次施展计策提供了依据。

    “不知文优有何良策?!”董卓急急问道。

    “这若李儒所言有错,还请丞相恕李儒无罪!”

    李儒稍一犹豫,尔后言道。

    “文优但说无妨,本相自然不会怪罪。”董卓几乎毫不犹豫地说道。

    “启禀丞相,目今烈阳已经官至州牧之职,凡物恐怕早已难以动其心,丞相不若以女嫁之,再作封赏不迟!若是对方答应下来,不但可以化去洛阳当前的危机,还可以为丞相争取一大助力啊”

    虽说得到了董卓的首肯,但是李儒还是犹豫再三之后,才又说道。谁知话刚说到一半,果然就被董卓喝止了。

    “李儒!”

    董卓大喝一声,腾地一下站起身来,似要发作之态,然而却是没了下文,低头回味片刻之后,又缓缓坐了下去。

    “唉,小女宜儿方才十三岁,还未及妍,吾如何舍得”

    旁边李儒早已经被董卓吓得没了言语,不过听到董卓后来沉吟的话语,就知道应该还有希望,于是才敢又开口相劝。

    “丞相明鉴,烈阳虽然顽劣,屡次与丞相作对,然而年纪轻轻已处州牧之位,亦算是十分难得。最为重要的一点,烈阳似乎从未与任何女子婚配,丞相之女若与之般配,当属正妻无疑!”

    接下来李儒又是一番劝解,身旁的吕布甚至对烈阳也多有夸赞,这恐怕要归功于当初杨锐的赠剑之举了,于是董卓渐渐地也接受了李儒的建议,随即便派出李肃做媒,前往寻找杨锐。

    “启禀丞相,李儒还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近日街市童谣曰:西头一个汉,东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臣思此言‘西头一个汉’,乃应高祖旺于西都长安,传一十二帝;‘东头一个汉’,乃应光武旺于东都洛阳,今亦传一十二帝,天运合回啊。

    如今虎牢关战事不利,又有青州牧烈阳于后方作梗,李肃此行前往交好烈阳州牧,结果还未可知,若是面临紧要时刻,丞相当可思量引兵回洛阳,商议迁帝于长安,以应童谣。

    想关东诸侯犹如一盘散沙,丞相若是暂时避战,死守函谷关、潼关两大关卡,群雄势力虽众,各自为政之下或许数日便可散去,关东联军之危也将就此化去,待到时机合适丞相再发兵逐一平定即可。

    而与长安之地近邻的西凉,本就是丞相起家之地,凡事都好应对,因此李儒左思右想,丞相当迁回长安方可无虞矣。”

    李儒与董卓商量并派出了李肃前去向杨锐提亲之后,紧接着李儒皱眉沉思好一阵之后,竟然趁机又提出了迁都长安的建议。

    这样一个提法显然太过惊世骇俗,董卓听过之后一时竟愣在了原地,就连一直都在旁边站立的吕布,也是一脸惊诧的表情,显然李儒的说法大大出乎了在场两人的预料。

    “这且容后再议吧!”董卓好一阵子之后才回过未来,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地言道。

    其实李儒的一番话已经触动了董卓的内心,诚然为其提供了一条崭新的思路,正如李儒所说的那样,西凉是董卓的起家之地,而一旦迁都长安之后,东可以拒群雄于潼关、函谷关外,西可以发挥其经略已久旧地的优势,看起来的确是固若金汤。

    在当前内忧外困的特殊时刻,显然董卓对李儒迁都的建议是动了心的,只不过此事来得太过突然,令其放弃司隶州大半拉的地盘,董卓一下也是难以接受。何况此前董卓在洛阳皇城可是极尽享受了好一段时间的,其内心是非常舍不得离开洛阳的。

    见董卓如此态度,李儒也没有再继续催促,其实他内心也是对说服杨锐抱有着一丝希望,若是杨锐能够答应下与董卓女儿的这门亲事,从而争取到杨锐的助力,局面将会为之一新,不但司隶境内会立刻安逸下来,群雄内部之间必然也会产生裂隙,就此分崩离析也是有可能的。

    即使退一步讲,杨锐的势力若是倒向董卓,将会在虎牢关以东确立一块不弱的地盘,再加上已经在东郡附近活动的黑山军配合,整个局势也有机会彻底翻转!

    但是李儒的设想显然太过于乐观了,就在董卓派出李肃一天半之后,另一条紧急军情已是传到了虎牢关内,根据快马传递的信息,青州牧烈阳已是将函谷关控制在了手中!

    董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当时就差点儿一个趔趄,李儒迁都长安的计划才刚刚在其心中萌生开来,没想到杨锐这么快就将其退路给堵上了!函谷关的防御与虎牢关可是一个档次的!

    “如之奈何?如之奈何啊!?”这一次董卓确实急了,急慌慌地将李儒第一时间找到了跟前。

    李儒听说此事之后也是满头大汗,函谷关的防御他是十分清楚的,包括其中的两名大将,就是在李儒的建议下董卓才派去的,没想到如此雄关却是说丢就丢了!

    “禀丞相大人,如今这般局势,说不得也只能如此这般了”

    两人团团乱转一阵,大约过去一盏茶的功夫之后,李儒终于谋得了一个计策,附耳向着董卓细述一番,只见董卓眉头时不时地蹙成一团,听到最后这才稍稍点头,算是勉强认同了李儒的计策。

    董卓与李儒二人谋划不提,在拿下函谷关并花费了一天多的时间清理洛阳西侧董卓阵营村镇之后,此时杨锐再次拿下了一座城池——太谷小城。

    “禀主公,董卓阵营使者前来求见,说是有一件喜事要向主公说道。”

    杨锐并未想到,在他拿下太谷小城还没过多久,董卓阵营的使者已是主动找上门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