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河阴县城东门起火,城内守军误以为不慎走水,时逢初春,寒意未消,士皆惫懒,因此前往扑火的士卒寥寥无几,到达东门的董卓士卒也被杨锐迅速清理一空。

    杨锐与高顺、张辽等诸将分别沿着城门楼左侧的匝道上了城墙,过程中受到的抵抗屈指可数,自然是无法阻住众人。杨锐登上城墙之后便迅速控制了左侧一段城墙,近而先将河阴城南城门给控制了下来。

    等到东城门火势渐小,杨锐立即又率领所有部众转战东城门,继而向北城门杀去,这时候第二批渡河的士卒也在陈琳的带领下到达了河阴城东门,杨锐令其带2000士卒驻守城门楼之后,便立即使用道风飞毯前往黄河南岸继续接应士卒,并着高顺、张辽于城墙上来回冲击南、北城门楼。

    铁卫近侍士卒本就十分擅长城池攻防战,高顺拿下了北城门楼的同时,张辽也是复又夺回了南城门楼,至此河阴城东、南、北三处城门都到了杨锐的手中,城内守军方始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在无大将统领的情况下,防御、调度都很成问题,众人都不清楚该如何抵挡才是。

    由于战斗全部发生在城墙之上,城内并没有一处冲突,以至于城内守军并不清楚杨锐部众的犀利,倒也不如何着慌,这时候西城门虽然还在守军的掌控之下,但是并没有出现逃跑的现象。

    一直到杨锐将第三批渡河的士卒,悉数登上河阴城墙之后,杨锐令张宁率部分士卒守北门,自己则与高顺一起以迅雷之势拿下了河阴城西城门,至此河阴城内守军已经成为瓮中之鳖!

    而且在拿下各个城门的时候,杨锐部众都是自城墙之上发起进攻,兼之攻击非常犀利,各城门还未如何抵挡就被杨锐部众给控制了下来,并未有一人逃出河阴县城。这其中当然也有守军误判形势的原因。

    杨锐令高顺、张宁、张辽、陈琳各自据守一城门。他自己则使用道风飞毯继续往河岸处调兵,捱到杨锐将第四拨士卒引领到河阴县城,各个将领在城墙上的防御已是稳固下来。

    之后杨锐依次将所有的渡河士卒悉数统辖到河阴县城不提,最后又将武安国及其统帅的部卒、盗贼头目士卒也全部渡过了黄河。河阳县城以及黄河北岸已经再无杨锐一名士卒。

    为了防止李傕等人迅速回援,杨锐仍旧让船队屯于孟津附近,并派了张天等手头所有的10名初级、中级武将看管船队,往来巡查于孟津一带的黄河水面,以防北岸董卓部众过河。

    张天等武将是当初在下游统辖最后一批铁卫近侍之时留下的,到目前游戏阶段,杨锐最初获得的祁正、张天等数名武将已经大都升级到了中级武将,若是条件足够的情况下,这些武将或许还能够进一步提升实力。

    却说杨锐部众将河阴城各城门、各城墙段都掌控在了手中,将整个河阴县城围得水泄不通。拿下河阴县城已是易如反掌,只待杨锐调度完毕就可将城内董卓部众清理干净,然而当杨锐处理完诸事回到河阴县城的时候,陈琳却道河阴县令早已到了东城门内,欲见杨锐乞降。人已经被陈琳拿下置于城门楼别间之内。

    杨锐攻城略地也不是第一回了,这还是第一次碰到主动乞降之事,何况还是处于董卓之乱剧情之中,一般情况下应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才是。不管如何,杨锐还是将河阴县县令给提了上来,准备问个清楚。

    “杜阳拜见烈阳将军。”

    河阴县令见到杨锐之后,不等问及便主动言道。“素问烈阳将军躬身于社稷,贵为讨董群雄副盟主,今日亲来取敝县,吾若知之合当出门以献之,以此尽早脱离董卓魔爪!今拜见来迟,还请烈阳将军勿怪。”

    杨锐听河阴县令杜阳所言。似乎早有相投之意,只是不清楚其言是否真实。不过如此一来杨锐就更加奇怪了,不知道为何杜阳县令会有这样反常的举动,因此杨锐也不作何颜色,看其还有继续言语的意思。杨锐也就倾耳相听起来。

    经过杜阳的一番解释,杨锐终于明白了其中的一些缘由,原来杜阳有一名外甥,唤作韩浩的,目前正在河内太守王匡手下为从事,董卓获知此事之后,曾经先后两次宣杜阳前往商议,要杜阳将韩浩这名外甥给游说过来,否则就要治罪于杜阳!

    来龙去脉俱已清楚,如此看来杜阳选择投降也就十分正常了,这时候杨锐才以待客之道应对之,客气地与杜阳相聊一番,之后又将河阴县城接纳下来。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烈阳成功夺取董卓阵营领地——河阴县城(中型城池),您获得剧情功勋值奖励20000点,剧情积分值奖励20000点。”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烈阳接受河阴县令杜阳的阵营归属转变,根据城内杜阳部众士卒数量,您获得剧情功勋值奖励164870点,剧情积分值奖励164870点。”

    杨锐应下杜阳的乞降之后,夺取河阴县城相关功勋、积分奖励的系统提示也随即传来,再看杜阳的身份已经变成了反董联盟阵营,由此前鲜艳的对立阵营色彩也已经与杨锐相同。

    不仅如此,在接受杜阳的投降之后,杨锐同时也获得了十数万点的功勋值和积分值奖励,根据系统提示内容来看,这一部分功勋值和积分值应该是按照归降士卒人数计算的。

    “不知杜县令河阴城内总计有多少部卒?”

    杨锐想要弄清楚其中的计算方式,于是开口询问道。

    “禀烈阳将军,吾河阴城内原本士卒数量15000人左右,尔今折损大约三分有其一,大概剩余万人左右。”

    杜阳随即回答道,而且杜阳以为杨锐要有何行动,顺便也表明了一下态度,“如今吾河阴城的部众数量虽不多,但是烈阳将军若有何需要,杜阳以及手下部众任凭将军驱策便是,只恳请能够跟随将军共同作战。”

    对于杜阳的表态,杨锐点头表示知会,心中则默默计算着。从杜阳所报的人数来看,投降的士卒计算下来所获得的功勋值和积分值应该是灭杀同等阶士卒所获功勋值和积分值的一半左右,对此杨锐也就有了心数。

    “不知烈阳将军接下来有何打算,杜阳但愿跟随左右助战!”

    见到杨锐一副沉思的模样,杜阳主动询问道。

    直到此时杨锐也算是看出来了一些端倪,杜阳虽然归附了反董联盟阵营,但是毕竟河阴县城深处董卓阵营控制的领地范围之内,若是杨锐即行离去,抛下杜阳的情况下,那么杜阳在河阴县城的处境还真是非常堪忧!

    “不知杜县令有何好建议?”杨锐试探性地问道。

    “敢问将军是打算继续进取,攻取董卓据有的大汉领地,还是打算就此退去,脱离董卓的势力范围?”

    其实杨锐所猜也正中杜阳的一些心思,他的确是担心一旦改旗易帜之后,若是与杨锐脱离会存在安全上的隐患,于是才想与杨锐共同行动以确保自身安全。

    “继续进取又如何?就此退去又如何?”

    对于杜阳的询问杨锐也产生了兴趣,这位河阴的县令显然是有话要说的,说不定其有着一些特殊的见解,能够帮上什么忙。

    “将军若是就此退去,河阴县所拥有的船坞数量不少,因此只需将军率众在河阴县城坚守数日,杜阳定能够令各处船坞造出足够的运输船,以其盛纳将军所有部众自然不在话下。

    吾河阴县本来就是毗邻黄河水面最近的县城,相邻的平县都无法与河阴相比,初时董卓部众前来寻船渡河,杜阳也只是推脱并无大船,而并未予之,只给其部分渔船、渡船之类,临近的平县虽是配合,却是苦无大船能够拿出手的。

    将军若要继续进取,杜阳则熟悉邻近几个县的底细,亦可于将军左右引导,稍稍提供一些有用的情况,或许能够使将军之行便易一二!一切但听将军意愿。”

    果然,杜阳接下来之言标明了其确实早有打算,无论是进是退,杜阳已经都准备好了腹稿。

    “哦?不知杜县令相熟的是哪几县?!”听杜阳如此说,杨锐当即心中一动,询问道。

    如今剧情任务期间,攻击董卓势力所占据的城池自然是赚取功勋值和积分值最有效的途径,同时还能收获一些杨锐急需的技能书,比如远程弓箭手技能书,杨锐在攻取河阳城、河阴城两城的时候就分别获取了不少。

    “禀烈阳将军,不怕将军见笑,吾素与平县县令不和,前翻外甥韩浩之事便是此人向董卓提及,才有后来董卓相迫之事,董卓亦尝令此人监督于吾。

    今若进兵,吾当公然举旗脱离董卓麾下,此人得知,必急来讨伐于吾,将军则可趁机取其老巢,平县可下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