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这时候杨锐完全可以慢慢与李傕等人在河内郡一带周旋,不断地消耗对方的实力,最终整个河内郡董卓控制的小半拉地域很可能也都将落于杨锐之手。甚至有船队隔绝黄河一线,河北的董卓部众想要渡河到南岸都比较困难!

    不过李傕等部众退入到轵县城内之后,便行深沟高垒之计,严防杨锐率众来攻,攻守形势与此前河阳城之时已是反转过来,杨锐想要拿下轵县县城势必也要耗费一些时日才行。

    于是杨锐便即换了一个思路,首先使用船队将盗贼头目们渡过了黄河,分别派向了河阴县城与平县县城两个方向,查探两座城池董卓守军的情况。

    “烈阳将军!朕殊为不解,吾等刚刚脱离董卓魔爪所及,为何不趁机远走高飞,投奔其他诸路群雄而去,或是固守河阳城池,以待群雄来援救,烈阳将军却是又要打算重渡黄河以南了?此一来岂不是要自投罗网乎?!”

    最初杨锐与高顺、张宁、张辽、陈琳、武安国几人商量的时候,不想何太后领着少帝刘辩也从内府中出来,恰好听到了杨锐要进军黄河以南的事情,于是开口问道。

    “拜见主上!拜见何太后!”

    见到何太后母子到来,杨锐与众人俱都起身见礼道。此时少帝与何太后虽然落难,但是群雄还尊其为皇室正统,杨锐及其部众对于此二人的礼数倒是从未短少过。

    “何太后有所不知,如今前往关东之路甚是危险,唯有黄河水面可以通行。然圣体不便使之居于危险当中。故而暂时无法投奔其余群雄所在;而李傕等人虽然暂时退去。却在河内郡广泛联络部众,当前整个河内郡小半都在董卓手中,故而河阳城也不是久待之地!

    如此一来,烈阳才考虑着渡河而寻找其他转机的”面对何太后的询问,杨锐遮掩道。

    虽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但是何太后母子如何了解当前的形势,因此杨锐说什么也就算什么了。就像上次转运何太后母子之时杨锐突然改变主意一样,二人虽然有些疑惑。最终也是无法实证具体情况到底如何的。

    “既然今日得空,烈阳将军随吾至内府一叙吧,皇儿也与诸位功臣多相聚一番。”

    何太后微微点头道,随即将少帝刘辩留在了高顺、张宁等一干人的身边,而把杨锐请进了内府她的居所之处,不知又有何事情。

    “将军为社稷操劳,不辞辛苦,不知现今可有家室?”

    进入到何太后居所之后,杨锐坚持在书房坐了下来,何太后与杨锐也已经很熟悉了。很是自然地与杨锐拉起了家常,嘘寒问暖一番。最后甚至问起了杨锐的婚事。

    不得不说,身为女性,何太后在这一方面还是很会关心人的,或许这也正是当初灵帝能够宠幸于她的原因之一,再加上其本来也只有不足三十岁上下,容颜依旧,此时看起来倒也极为动人。

    “不曾婚娶!”杨锐淡淡地道。

    何太后的问话其实让杨锐也是稍稍警觉,想来此女应该又有什么打算了。其实对于婚娶的问题,杨锐感觉游戏而已,考虑这方面其实意义不大,再加上现实中他都一直在寻找前女友小楠,对别人暂时也实在提不起心思,杨锐自己感觉也不具备相应条件!

    “男儿者,志在四方,迟未婚配倒也有情可原。然将军可否听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将军身为人杰,为社稷之肱骨,自然不能于婚娶方面亏待自己,不若就由朕来为将军安排一桩好事如何?”

    说话间何太后已是沏了茶,端到了杨锐的面前,并且又像上次一样,抵近了为杨锐整理起了冠带来。

    受到何太后这般尊崇人物的细心呵护,有那么一瞬间杨锐甚至也认为何太后所言有些在理了,甚至很快就要答应下来,任凭何太后为自己操办所谓的婚事了。

    “前者烈阳将军自宫内带出了30余名女官,其间四五名姿色倒也尚可,不若吾自先为将军将其过房为妾,服侍枕席,其余所有的女官也送予将军做贴身丫鬟使唤,将军以为若何?”

    何太后继续言道,“吾自知如此作为有些委屈将军身姿了,待到社稷既定之后,吾自当再为将军引荐公卿家闺秀,直到将军认可之后便娶为正妻如何?”

    此时何太后借整理冠带之机已是与杨锐贴得极近,不过当其提及要为杨锐明媒正娶一位公卿家闺秀的时候,杨锐却是想到了小楠,猛然间就是一醒。

    “烈阳谢过何太后费心,只是值此社稷危急之时,烈阳如何能为一己之私而延误了大事!因而太后所言之事还是稍后再言为好,烈阳再次拜谢太后盛情。”

    杨锐在缓过来的一瞬间便立即一个抽身,借机施礼的动作摆脱开了何太后,直到此时杨锐才发现,何太后身周竟然盈盈绕绕的,有施展技能的痕迹,杨锐顿时明白,刚才应该是受到了何太后技能的影响,迷糊之间才差点同意下来!

    不过杨锐也未曾点破这一点,而是顾其左右而言他,直接转移了话题,言及要筹措下一步行动,再拜准备辞太后而去。

    “尔今局面不稳,为保太后及少帝安全,烈阳应及时谋定渡河之事,太后若是别无他事,且容烈阳前去准备一二。”

    经杨锐这一打断,何太后看起来满脸浓浓的红艳之色,不知是其技能所带来的效果,还是羞于方才自己的举动所致。不过何太后毕竟也是久经台面之人,盈盈地答礼之后还不忘嘱咐杨锐几句。

    “将军日夜操劳辛苦之至,吾母子二人的安危就全部维系于将军之手了,还请将军用命,助吾等早日脱离困境,恢复社稷!且此前先后两次与将军所言,待将军功成之日,吾自当一一兑现,届时还望将军不要推脱为好。”

    有此一遭之后,杨锐离开内府的路上也在想,要不要先行将何太后、少帝安置于某处,以免再次拖累自己,想来想去恐怕也只要有大山城、蓬莱境地图抑或者青州峡湖之中的七里岛、八里岛较为合适。

    只不过此时转运二人有很多不便之处,由于剧情的发生,三国区域文明之内所有的传送阵已经全部关闭,无论是走水路还是陆路,既需要时间,又容易被他人觉察。

    而且少帝、何太后二人此时也的确不适合出现在虎牢关以东,一旦身份暴露出去之后,整个群雄讨董的进程都有可能发生巨大的改变!这几点原因使得杨锐也只能暂时把这二人带在身边,以待剧情的发展再决定出路。

    杨锐自内府出来之时,恰好分派的两路盗贼头目也已经探查归来了,杨锐适时将少帝刘辩打发走之后,才出言问明了两处城池现今的基本情况。

    根据盗贼头目们探查来的情况,与河阳县城隔河遥遥相对的平县县城之内囤驻士卒较多一些,县城周围可见往巡逻的董卓部众,此处距离孟津距离较近,想来应该是董卓增援河北的基地。

    相比之下,河阴县县城周围则是疏于防范,除去守门的士卒之外几乎看不到其他董卓部众的影子,若是首选此处攻击应该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相比平县县城应该也更加容易拿下来。

    而且河阴县城的位置距离黄河也十分邻近,虽然此处距离孟津渡口相对较远,但是杨锐手中的小型运输船、小型快船之类也并非只有渡口才能停泊的,在黄河北岸找一处浅滩停泊,士卒即可上船。

    于是,杨锐与高顺、张宁、张辽、陈琳、武安国等人商议完毕,便决定先拿河阴县县城下手,当天夜里杨锐便将在孟津附近的船队调集到了距离河阳县城不远的北岸浅滩处,并将所有的部众悄然调出了河阳城,到黄河岸边依次渡河而过。

    为了防止轵县县城的李傕等董卓部众发觉,杨锐将所有的盗贼头目都布防到了轵县城与河阳城之间的范围,又派武安国领了千名先登勇士士卒于这一范围暂时巡逻,以此混淆对方视听,李傕等人果然一夜未发现异常。

    一边令士卒渡河的同时,杨锐也带着高顺、张宁、张辽三人以及首批渡河的铁卫近侍向着河阴城进发,以率先扫清障碍,陈琳则留在黄河岸边,接应分批渡河的士卒。

    杨锐率众一路推进到河阴县城下,都未发现多少巡逻的董卓部众,而近在眼前的河阴县城东城门楼上,则只有歪歪斜斜的数名士卒把守,整座城池几乎没有任何的防备。

    发现这一情况之后,杨锐稍作思考便令张宁出手施展了一次天灵火雨,几乎将河阴县城整个东城门楼都笼罩在了其中!城楼之上防守的士卒当然是立即中招身死,同时城门楼各处俱是起火,杨锐等人上前竟然轻易就打开了已经烧毁大半的东城门!

    之后杨锐自然很快便率众冲进了河阴城东城门,直到此时河阴城内的士卒还只是以为东城门走水而已(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