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针对董卓部众于黄河南岸屯兵的举动,杨锐也将船队暂时停靠在了孟津黄河北岸,并在岸边不远处同样扎下了营地,将铁卫近侍、水卒以及弓箭手士卒都暂时安置了下来,以阻击对方渡河。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董卓派出了大概几十万兵力前来追回少帝刘辩,但是有着河阳县城作为依托,发挥铁卫近侍城墙战的优势,杨锐也不怎么担心对方的围攻,如今船队方面的优势明显,杨锐只不过是尽量利用一下,趁着对方再次渡河的时候赚取功勋、积分而已。

    果然不出杨锐所料,董卓阵营休整了半日时间,从午时过后又进行了数次试探性的渡河,不过每次都被杨锐的戈船半路拦截了下来,为杨锐贡献了不少功勋、积分以及装备、技能书等各类物品,不过却是没有任何的效果。

    过程中间杨锐甚至还有空回了一趟河阳城,将张宁、武安国和张辽三人调集了过来,只留下高顺带兵于四处寻找董卓阵营势力厮杀,陈琳则在河阳城内看守城池。

    董卓阵营能够一次性调动如此多的部众试图渡河,应该少不得要有大将率领,杨锐将武安国、张辽二人带来正是预备着应付对方武将的,而将张宁也带过来,则是要预备着可能出现的机会,到时候好放上一把火。

    经过几次无功而返的试探,董卓阵营损失了超过3000名士卒以及为数不少的各类船只,为杨锐送上的功勋值和积分值接近10万点,其余技能书、装备等物品不论。董卓阵营一方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种试探的无谓,也就渐渐停下了动作。

    杨锐没有一直等待对方的主动进攻,也曾经尝试着派出戈船到黄河南岸袭击董卓阵营的船只,并且还用运输船带上了张宁。董卓的各色船只几乎全部都堆积在一起的。说不得一把火就能全部解决了。

    然而杨锐的戈船还未接近董卓阵营的船只的时候,就被对方岸边所布置的弓箭手给射住,再向前行船上的士卒恐怕就会有所损失了,于是杨锐让张宁放了一把火之后便带着所有船只返回了。

    张宁的施法距离虽然较弓箭手的射程要长。董卓阵营的船只也很是集中。只不过张宁的天灵火雨技能覆盖范围相对宽阔的河面来讲有点儿小了,技能施展之后对方的船只经过了一阵慌乱便纷纷四散而逃。损失的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饶是如此,张宁的一把火也为杨锐带来了两三万点的功勋值和积分值,可见其损失的船只虽然看起来所占董卓阵营船只的比例很小,但是绝对数量也是不少的。

    遭遇到一场大火袭击之后。董卓部众显得更加谨慎了,船只也不敢继续集中在一起,而是沿着黄河南岸一字儿摆开,唯恐再次受到攻击,殊不知张宁天灵火雨技能的冷却时间长达3个时辰,董卓部众的担心多余了。

    一直到夜色来临之际,董卓阵营才另有动作。也许是经过张宁天灵火雨袭击之后受到了启发,董卓部众这次也学乖了,仍然将船只一字儿摆开,绵延十数里同时开始了渡河。

    如此一来。杨锐只有百艘的戈船再也无法全面拦截住渡河的董卓部众,甚至除去戈船之外的其他小型快船、小型运输船都可能会受到波及,因此杨锐在发现董卓部众的举动之后,第一时间便令这些船只顺着水流向下游而去。

    甚至杨锐还提前撤离了岸上所有的部众,令张宁、张辽、武安国几人提前带着士卒先行向河阳城的方向移动。董卓部众能够渡河已成定局,到时面对数十倍于己方的兵力,杨锐的部众肯定要吃亏。

    若是高顺张辽等人的特色兵种培育起来之后,或许还能正面面对如此多的敌人,不过在历史武将特色兵种开放之后,杨锐也只是了解到了高顺的特色兵种是“陷阵营”,还没有来得及训练,张宁的特色兵种显示未激活状态,至于张辽等人的特色兵种属性杨锐则至今都毫无了解!

    董卓部众渡河的经过也正如杨锐所预料的一般,虽然过程之中杨锐的戈船又击杀了为数不少的董卓阵营士卒,然而由于对方战线拉得十分长,100艘戈船根本完全无法封锁住董卓成千上万的各色船只,经过最初的一刻钟时间之后,已经陆续有士卒登上了黄河北岸。

    杨锐令百艘戈船穿梭于董卓大量的船只中间自由袭杀,他本人则驾驭道风远离了主战场,观察着河面上的形势,同时也思考着接下来的应对方式。

    如此多的董卓部众过河之后,杨锐只有依仗城池来抵抗,因此短时间内难免会被大量士卒围城。想到这里,杨锐便令刚刚运兵回来的100艘小型运输船以及100艘小型快船先行沿河顺流而去,准备继续运兵过来。

    当前在河内郡地界的杨锐部众总计29000多人,能够守住河阳城应该问题不大,然而想要快速剿灭对手也不是太现实,对方的士卒数量摆在那里,经过这一日的观察,杨锐发现之前的估计很可能还少了,董卓部众的数量应该不下40万人,攻守双方的比例将超过10:1!

    而且守城还涉及到一个粮草的问题,经过杨锐粗略估算,此前杨锐运输进入虎牢关以西的粮草再加上四处攻略领地所获,目前河阳城内所有的粮草也就仅够士卒消耗半月二十天的,杨锐与对方僵持的时间不要超过这个时限为好。

    所以杨锐才会继续令船队前往下游调兵,而等到新调来的兵马到来,则正好可以用作外围游记,配合城内守卒两面夹击,刷功勋值和积分值的效率也可以更高一些。

    董卓部众从黄河南岸到达北岸大约用去了小半个时辰,这一次对方应该是对方将领下了死命令,无论杨锐的戈船如何袭杀,周围的其他渡船都没有逃跑的痕迹,即使被攻击的渡船也同样死撑着不再逃跑,没有给其他船只造成混乱。

    如此一来,董卓的各色渡船损失反而大大降低了,小半个时辰之内任凭100艘戈船攻击,也只不过损失了几千士卒外加千把条船而已,这一点从杨锐所得贡献值和积分值就可以看出来,前前后后杨锐两项所得都不超过25万点。

    董卓部众完全渡过黄河之后,船上的士卒上岸集结一阵便全部向着河阳城的方向进发了,而所有的各类渡船则不再像之前在黄河南岸一样受到远程弓箭手的防护,驾驶渡船之人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于是在岸上士卒离开的第一时间,就呈放射状一窝蜂地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这些渡船虽然同样凌乱不堪,但是有着第一次遭袭之时的教训,此时所有的渡船大部分选择了上游或者下游的方向逃窜,方向还是比较一致的,因此类似第一次时各色渡船互相撞击的场面也少了很多。

    其实还有一点要得益于杨锐对戈船的调度,几乎是在董卓部众奔向河阳城的同时,杨锐也同样集结了一下戈船,使得戈船基本上与各色渡船脱离了接触,这才给了对方一些逃跑的时机。

    杨锐之所以将戈船集结起来,当然是要其前往追赶、护送先行离开的小型运输船和小型快船,戈船的速度相较于小型运输船、小型快船的速度都要有所超出。而这一路前去倒也可以捎带着袭杀不少董卓的渡船,对方船只当中向下游逃窜的船只还是占了多数的。

    安排好船队之事,杨锐便驾驭道风飞毯前往河阳县城,一路上都没有追上张宁、张辽、武安国等人所率部众,原来他们已经先杨锐一步到达了河阳城内,在四周城墙之上开始布防了。

    杨锐回归之后,给张宁、高顺、张辽、武安国四人各自分配了一侧的城门和城墙进行守护,张宁负责南门方向,高顺负责西门方向,张辽负责东门方向,武安国负责北门方向。各类铁卫近侍、先登勇士、弓箭手等则被杨锐均匀投放到了城墙各段之上。

    之所以将张宁安置在最靠近黄河的南门一侧,是因为董卓部众从南而来,其主营很可能就会设在南向这边,因此南门方向攻城的兵力很可能就会多一些,而杨锐则是要利用张宁天灵火雨技能的威力,来大面积杀伤敌众的。

    同时杨锐安排了陈琳负责居中策应之事,只给了他1000人的兵力,负责传递城墙各段的消息,同时尝试发动一些npc民众起来,搜集、搬运一些滚石檑木之类。杨锐所拥有的远程弓箭手士卒实在有限,需要一些其他手段辅助守城。

    “董卓狼戾,祸乱朝政,趁王匡太守远行之时夺取河内西六县之地,平民惨遭涂炭;尔今董卓兴兵又来,妄图吾正义之师,还请各位乡亲出手相助一二”

    杨锐本来对发动npc民众并没有抱有多大希望的,谁知陈琳的一番话下来,其周围千米范围之内的民众竟然纷纷响应,大大出乎了杨锐的意料。

    同样是一段普通之言,搁在陈琳嘴中说出来,效果竟是无以伦比的好!很快杨锐也就明白了,看陈琳周身附近笼罩了一层淡红色的技能光影效果,却原来陈琳是正在施展技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