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董卓逆贼,狼戾不仁,关内守卒,束手保命……”

    “……”

    虎牢关前,袁绍率众摆开了阵势,令士卒对着关卡大声呼喊。

    此时整个关前的空地已经被袁绍等诸侯的反董阵营联军占得水泄不通,各处战阵的最前方只见十八路旌旗招展,密密麻麻的联军士卒令人心生摇曳,加之一众士卒的大声呼喝,真个是地动山摇,气势冲天!

    袁绍也算是用心良苦,整个反董联盟阵营的气势此时已经被其渲染到了极致,甚至为了增加震慑力,袁绍令人将杨锐、孙坚、丁原三路兵马的旗帜也打了出来,把实际的十五路兵马弄成了十八路。

    虎牢关内的防御力量此时仿佛也被各路诸侯的气势所震慑,关卡的大门完全处于紧闭的状态,关卡之上众多弓箭手士卒也是开弓搭箭戒备着,随时准备着应对袁绍一方联军的进攻。

    反动联军的气势虽然已经达到了极致,然而面对据关而守的董卓阵营兵力,一时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而且也没有趁着鼎盛的气势强行攻击关卡。

    并不是袁绍不想一鼓作气地将关卡拿下,实在是因为虎牢关关卡险峻非常,易守难攻到了极点!

    前段时间杨锐自司隶州撤出的时候,就曾经借道虎牢关,并对虎牢关的地形详细探查过一番,虎牢关作为杨锐仅见的特级关卡,纵贯了自黄河至嵩山余脉的东西向豁口,简直是一眼望不到边;最为重要的是虎牢关的高度不是普通关卡所能比拟的,普通的攻城云梯都未必能够达到其高度,同时其坚实程度也自不必说!

    因此,想要正面戳破虎牢关卡不是一般的难!袁绍同样认识到了这一点,很是识时务的没有纵兵攻击关卡,在联军叫阵好一段时间未果之后,袁绍便引兵撤退一段之后逼城下寨了。

    “烈阳、孙坚、丁原几人还不见前来么?”

    袁绍将十五路诸侯全部集中在了自己帐内,先是问了一下杨锐等几路兵马的情况。

    “启禀盟主,烈阳、丁原二路兵马仍旧屯于黄河岸边未见动静,对方只是推说烈阳将军未在帐内,需要等烈阳将军回归之后再做安置;孙坚将军一路兵马则于中牟县内零散分布,其部众互相都不清楚孙将军的具体位置所在,兵马内部尚且无法理顺,想来孙坚将军一路短时间之内也是无法抵达此处的……”

    袁绍询问之下,就见一校尉模样之人上前回报道。

    “哼!七零八落,成何体统?!”

    就听袁绍冷哼一声,也不知其言所指是孙坚,还是将烈阳、丁原、孙坚三人都包括在了其中。

    “如今虎牢关卡阻于前方,敌军依仗地势一时不得破,诸位有何高见?”

    见到场面有些尴尬,过了片刻之后袁绍终于平复了一下情绪言道。

    “虎牢关卡雄壮,易守难攻,强攻自然难以奏效,尔今之计吾军只能屯于关前,不断叫战以乱敌军心,持续杀敌以耗敌军力,待敌疲惫而出间隙之时,方能利用优势兵力趁机破之!”

    曹操首先起身出言道。这是曹操所固有的习惯,每逢出言都必是起身,其实他完全可以席坐当场,像其他诸侯一样一边饮酒一边相谈的。

    听过曹操的见解之后,包括袁绍在内的各路诸侯都是点头表示赞同,正如曹操所说的那样,如今虎牢关横亘在眼前,无法逾越而又难以破除,似乎也只能慢慢消耗了。

    在场各路诸侯虽然都是各自议论纷纷,但是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于是众人喝的酒多却是商量出的有效办法很少,最终袁绍约众人聚议之举又在慢慢地向酒宴发展,他们此前在酸枣、官渡、荥阳几地已是饮酒作乐惯了的。

    “报!敌军将领华雄于营外挑战,请盟主与各位将军示下。”正在各路诸侯准备饮酒消遣之际,袁绍的传令兵进账禀报道。

    “来得好!”

    袁绍双手一拍身前的案几,霍地一下站了起来言道,“听说华雄此人先后两次大败孙文台,今日倒要让他见识一下吾联军的真正实力!”

    “的确如此!来得好!”

    “是啊,令其见识一下联军威风!”

    “……”

    听到虎牢关守军竟然出得关来主动挑战,袁绍帐内的十几路诸侯顿时一阵兴奋,他们正发愁如何破关的事情呢,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敢下关来挑战,此时正是一个破敌的绝佳机会!

    “吾帐下将领俞涉可生擒此贼拿来祭旗,以威慑关卡内守军。”

    “吾帐下上将潘凤亦可擒杀此贼…”

    “……”

    在发现战机之后,袁术等各路诸侯又热烈地举荐自己手下能将,欲要上前擒杀华雄以争取功勋,只是这些诸侯显然对目前的局势过于乐观了,殊不知很可能是正在将自己的部将往火坑里推呢……

    且说杨锐本不欲参与各路诸侯的虎牢关战役,仍旧是自顾自地通过船队运输兵力至洛阳附近,只不过在经过虎牢关附近黄河段的时候,远远地就听见关前呼声震天,十分热闹。于是在将船队引导过去虎牢关一段之后,杨锐还是忍不住乘坐一艘快船折返了回来。

    杨锐近来几次运兵的时候,都尉武安国都是主动跟在船队之中的,想到可能会遭遇的意外情况,杨锐也就每次也都同意了。此时虎牢关前混乱不堪,杨锐正好也将武安国带在了身边,以防万一的情况发生。

    船队本来离开虎牢关还没有多远,杨锐与武安国二人乘着快船很快再次穿越虎牢关,找合适的位置登上了岸。此时杨锐与武安国二人正处于联军营地附近,杨锐身前离岸不远处便是连绵的联军营帐,纵横连绵、看不到边际!

    “什么人胆敢在此窥视?!”

    杨锐与武安国二人上岸不久便被营地内的士卒发现了,如今正是大白天的,根本无法藏匿身形。

    “大胆!此乃副盟主烈阳将军,汝等安得无礼?!”

    面对围拢过来的数名士卒,武安国爆喝一声,爆出了杨锐的身份。

    “小的们不知是副盟主在此,还请烈阳将军赎罪。”

    还别说,联军士卒倒是都知道杨锐身份的,经武安国道出杨锐来历之后,那些个围拢过来的士卒先是微微愣神了一下,尔后相互对望几眼便全部抱拳谢罪了。

    对于这些士卒的行为,杨锐当然不会纠缠太多,在问清楚了前方的情形之后,杨锐便带着武安国迅速向着袁绍的大帐方向而去。

    根据杨锐从几名士卒口中获知的消息,原来是董卓阵营华雄下关来挑战了,对此情节杨锐还是非常熟悉的,他没想到自己赶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华雄的战力必定是非常强悍的,武安国未必是他的对手,所以杨锐原本是不想掺和的。

    然而联军的士卒已经见到自己,杨锐若是此时离开的话,传到各路诸侯耳朵之中恐怕会有不利的言论,于是杨锐便前往了诸侯所在的营帐。

    “烈阳副盟主来得正是时候,董卓将领华雄正在营前挑战,烈阳将军身手了得,勇冠联军众将,擒获此贼当易如反掌,不如就请副盟主出手,正好解了目前的困境!”

    杨锐出现在袁绍大帐之后,他此前担心果然应验了,袁绍见到杨锐带来之后,也不问杨锐为何来迟之类了,顿时将华雄这个麻烦推到了杨锐身上,也不提俞涉、潘凤等人被斩之事,不知是何用心。

    此时杨锐就有点儿糗了,若是真如袁绍所言,自己实力足够的情况下,杨锐倒是不介意出手一次,但是杨锐对自己的实力却很是清楚,相比华雄这名一等一的武将,此时十个杨锐也未必是其对手!杨锐再一次迫切感到自己实力的不足了!

    若是让武安国上前接下华雄吧,杨锐又实在有些担心武安国的安危!杨锐一时作难起来。

    杨锐心思急转之际,不禁将目光投降了公孙瓒处,果然见其身后站着三人,正是杨锐曾经谋过面的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此时关羽和张飞二人都是脸现急迫之意,想来应该是急于展现一下自身实力的!

    若是没有外力干预,看来游戏剧情设定还是把华雄的人头着落在关羽手上了!帐内之人对上华雄能够稳占上风的恐怕只有关羽、张飞二人了!咦?若论实力…倒是还真有一人想必能够稳胜高过华雄的!

    “哈哈哈哈!区区一华雄何足道哉,烈阳只需推荐一人必能取那华雄项上人头!”

    杨锐大笑一阵,将陈郡太守张邈部卒——典韦的名字报了出来,再看张邈的表情,此时也不知是若有所悟还是心存顾虑了,不过张邈最终倒也将典韦传令到了大帐之内。

    “典韦现任何职?”袁术看向进账之人道。

    “从军侍卫!”典韦道。

    “哼,区区一小卒怎能应付得了华雄!打出去……”袁术又道。

    “袁公路且慢!”

    见到袁术又要发诨,杨锐急忙出言制止道,“吾烈阳举荐之人自有一番道理,英雄不问出处,岂可以身份定高低?典韦且来!本将先行为汝斟上一杯热酒,待汝提了那华雄人头回来再满饮此杯,如何?”rs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