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感谢书友呜呜呜你好好好、太牵绊的支持,争取周末加更!

    将孙乾的家眷带回大山城安顿好之后,杨锐便马不停蹄地再次赶往了洛阳皇城,他要去找一下左丰,哪怕再付出一枚旭阳丹为代价,也要给钜平县刘县令上次放任玩家大风歌攻击大山城的行为一些教训!

    其实自大风歌攻击大山城之后,由于杨锐的刻意限制,大山城外原本极其热闹的贸易小镇已经变得门可罗雀,刘县令本来十分可观的税收收入也几乎断绝了,这也算是杨锐给刘县令的第一击。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杨锐一直以来对待刘县令可以说是仁至义尽,而且此前不长时间杨锐还与这位刘县令以及东阿陈县令一起谈笑风生的,却没有想到此人竟然趁着杨锐不在大山城之际批准了大风歌对大山城的进攻申请,简直是背后捅刀子的行为!

    这一刀虽然未致命,但是刘县令的居心已经显露无疑,杨锐可不放心大山城所在的县域把持在此人的手中,虽然每次攻城结束后都有半月的免战期,但若是时不时被攻城一下绝对是让人很崩溃的事情,所以杨锐打定了主意要解决此事!他只后悔自己不是兖州刺史,否则的话甭管是否会产生效果,直接先下手拾掇刘县令一番出出气再言其他!

    “烈阳来的正好,咱家正要差人找你呢!”

    这次杨锐前往左丰的府邸,正好对方是在府内的。得知烈阳来访之后左丰很是热情地将其邀请了进去,与其一起品起香茶来。

    “中常侍大人得益于烈阳的旭阳丹。已是初显成效,颇为欣喜,正要邀烈阳前往一见呢!烈阳不如稍作休息便随我前去拜见中常侍大人,到时大人应该少不了烈阳的好处”

    左丰一边摆弄着茶水一边向杨锐言道。

    杨锐听后已是心中有数,他恰好需要求助于左丰呢,没想到中常侍碰巧要面见于他,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啊!于是杨锐稍作考虑之后,便将此来的目的合盘向左丰讲了出来。以求与其先沟通好,见到中常侍之后说不得能当面提一下。

    左丰口中的中常侍大人便是大宦官张让,这一点杨锐早就清楚,而杨锐要找钜平刘县令的茬儿,恐怕左丰得知后也是要通过张让来运作的。

    “哦?竟有此事?这个刘县令不顾与烈阳此前的交情,竟然趁烈阳外出的时候准许他人攻击烈阳的大山城领地?!如此确实做得太过了,且不说吾大汉本就不提倡异人领地相互攻伐。即使仅仅念在烈阳昔日与其交情的份上,这位县令也不该草草地便应允了此事的!着实有些不义”

    仁义之类的话从左丰口中说出来虽然感觉有些异样,但是杨锐能够感觉得到左丰的立场,这便足够了。

    “此事见到中常侍后可以提出来,咱家在旁帮衬几句便是,想来中常侍大人应该会为烈阳做主的。只是不知烈阳准备如何炮制那刘县令?”

    果然如杨锐所料想的那样,左丰准备在杨锐面见张让的时候从旁推动一下,如此一来的话问题应该能够解决了,只是杨锐也没有想到合适的主意施加到刘县令身上,关键是杨锐并不清楚张让、左丰二人能够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全凭左大人为烈阳做主!”杨锐一时也无法把握好尺度。于是又一揖答道。

    “嗯!除此之外,烈阳还有其他事情没有?只要咱家能帮衬上的。不妨一次性提出来,待会儿前去面见中常侍大人之时也好一并解决了”

    此时左丰终于将茶水侍弄好,给杨锐斟上一盅之后,自己也端起一盅品了起来。

    经过左丰一提,杨锐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将想要购取西园内库存木材的事情说出来。根据焦文提供的可靠信息,这些上品次木材的总量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最重要的是很多木材由于管理不当已经处于损坏的边缘,宫内之人也没有人真正看重这一批木材的!

    不过在提木材的事情之前,杨锐果断地掏出来一枚锦盒交给了左丰。

    “这是?”左丰疑惑道。

    “烈阳幸不辱命,自从上次左大人交由在下数份旭阳丹的材料之后,宁儿于最近又侥幸炼出来一颗旭阳丹,请左大人过目!”

    杨锐的话还没有说完,在听得杨锐语气之后,左丰已经是迫不及待地将锦盒打开了,在确认了锦盒之中正是梦寐以求的旭阳丹之后,左丰脸上已是抑制不住地充满了惊喜!

    “烈阳真乃咱家的福星!这便随咱家前往中常侍大人处吧”

    此时左丰哪里还坐得住,前次左丰交由烈阳的炼药材料并不太多,就连左丰自己也没有想到杨锐能这么快又炼出一颗旭阳丹来,因此一开始左丰都没有问及相关的话题!

    “哦,对了,方才烈阳曾言还有一件事情要办,咱家倒是差点儿就忘记了”

    在左丰的催促下,杨锐与左丰二人很快坐上了前往皇宫内张让处的马车,直到这个时候左丰才想起来,杨锐在拿出旭阳丹之前似乎还有一件事情要提来着,于是开口问道。

    见时机成熟,杨锐便将想要购置西园上品次木材的事情讲了出来,此时左丰正处于兴奋的劲头上,想来也容易接受一些。不过这次杨锐算是猜错了,左丰在听到杨锐所言后只是不语,还拿奇怪的眼神盯了杨锐几次。

    “烈阳的信息倒也是极其灵通啊!不过这件事情咱家也只能向中常侍大人提一下而已,至于能不能行得通就不好说了”

    一开始发现左丰举动异常,杨锐就知道自己此次所提之事很可能触碰到了对方的禁忌之处,之后又见左丰不置可否的回答,杨锐更加确定此事中间可能有着曲折,于是赶紧谢过之后便不再提此事了。

    杨锐与左丰所乘坐的马车从左府出发一直到进皇宫的西门,前前后后也就两刻钟的时间,而令杨锐十分叹服的是,这辆马车在进入皇宫的时候也只是左丰伸出了半拉脑袋打了个招呼而已,守门的侍卫甚至都不知道马车内还有着杨锐这么一个人!

    由此也足见宦官们在皇宫之内的地位了,但是这还不是让杨锐最为意外的,直到马车行到了宫内张让所处之所后,杨锐才算真正见识到了宦官们此时在皇宫内的地位!

    这时候时间已近傍晚,杨锐与左丰二人被告知张让正与灵帝在西园内的一处御花园饮酒作乐,而左丰得到消息之后则命令马车直接赶了过去,并且直到距离很近了马车才在御花园一侧停了下来,这时候杨锐通过马车车窗甚至已经可以看清楚灵帝的面目!可见左丰这些宦官们在宫内走动之方便!

    “诸位开怀畅饮,勿要拘束!”

    杨锐的视野之中,灵帝与张让等七八人就那么大咧咧坐于一处宽阔的锦绣毡子之上,中间一人头戴通天冠、身着明黄衣、腰上还悬挂着一把佩剑,与周围之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应该便是灵帝无疑了。

    杨锐也算是第二次见到灵帝了,但是如此近距离还是第一次,虽然只是在暗处,杨锐也忍不住多留意了几眼,不过灵帝此人也着实是荒淫无道,与宦官们一起胡吃海喝也就罢了,此时竟弄了不少娇艳妖娆的宫女分布于席间,其着装简直都是限制级的!

    杨锐注意到,即使左丰仅仅只是一名小黄门,走近灵帝的酒宴也是十分随意的,一旁只有几名同为宦官的近侍,他们对于左丰的到来全部都是置若罔闻,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左丰径直走到灵帝身旁一位宦官处,低头耳语了数句之后,就见这名宦官霍地一下站了起来,仅仅是简要向灵帝说明了两句便自离开了酒席,坐上了另一架马车向西城门方向而去,杨锐与左丰的马车也紧接着跟了上去。

    前前后后这些宦官的言行都没让杨锐少吃惊,至此杨锐对这些宦官的特权也有了一个全新定位,与此前他所预想偏差极大!

    两架马车左拐右拐竟是又出了皇宫西门,又行一刻钟之后到达了一处豪华的府邸之前,杨锐看到府邸正门之上悬挂了一块大匾,上书两个金黄大字——张府,此时已是华灯初上,红色的灯笼映照之下这两个大字更是熠熠生辉!

    原来张让在宫外也是有府邸的,而且在进入之后杨锐才发现,这哪里是一处府邸啊,简直就是一处庞大的园林,马车七绕八绕大约又走了一刻钟之后才终于停了下来,杨锐跟着左丰进了一处不怎么起眼的小院。

    “汝便是烈阳?”

    小院一处书房之内,杨锐被左丰带到了张让的面前,虽然只是远远地见过一次,但是以现在的情景杨锐还是能够确定对方身份的。

    “烈阳见过中常侍大人!”

    杨锐见礼之后便见张让点了点头,并伸手将杨锐让到了一侧的座位上,随即便查看起了左丰递过去的锦盒来,还不时地小声与左丰交流着什么。

    一时无事,杨锐孤坐之间才偶然感觉大宦官张让可能有些异常!并且越是回味越是如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9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