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锐与左丰几乎是同时向着张宁炼制丹药的院落而去,不曾想到的是左丰的身形还要比杨锐快了不少!杨锐的实力当前已经达到中级武将的顶峰,显而易见左丰的实力竟然还要比杨锐高出一些,至少达到了高级武将的层次,甚至很可能还会更高!

    不过现在并不是深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杨锐进入张宁炼制丹药院落的时候,只见堂屋门口的一棵大树已经被雷击断一大股,原本将堂屋大半覆盖住的枝叶多半已经凌乱、枯萎了!如此情景使得杨锐不禁又是心中一紧,箭步蹿入了堂屋之中。

    “闺女无大碍吧?”

    “暂且无妨”

    杨锐进入堂屋的一瞬间,就听内间传出了左丰问候张宁的声音,直到此时杨锐心中才稍稍松了口气,并迅速地寻到了左丰与张宁所在的内室。

    只见此时的张宁神情很是萎顿,前额的发丝有些许凌乱,本来白里透红的面容现在则十分苍白!好在并未发现十分严重的伤势,杨锐心中顿时一松。

    与左丰问候不同的是,杨锐由于心中急切,并没有开口发问,而是直接上前抓住了张宁的手腕,伸出手指搭上了她的脉搏。

    实力达到了中级武将的程度,即使不通医术也知道正常人的脉搏是何种情况的。杨锐一探之下顿时又放心了大半,张宁的脉搏除了较为微弱又稍稍急促之外,别无其他异状。

    不过杨锐也没有因此而放松了表情,反而是皱起了眉头来,因为在场的还有左丰就在一旁看着呢,他也算半个事主,杨锐也是一时意起故意做出了一副不太乐观的神态来。

    “无大碍吧?!”

    果然。左丰望着杨锐的表情顿时紧张起来,如今最不想张宁出事的人绝对包括左丰此人在内!

    “烈阳不太懂多少医术,但是感觉张宁的脉象有些紊乱,脉搏也有些乏力。恐怕”

    杨锐一边说着。一边将张宁扶到了卧榻旁边,让其躺下之后还特意将张宁的双手塞到了被子里面。其实这时候杨锐还是很心虚的。唯恐左丰着急之下会亲自来探张宁的脉搏,那时候恐怕就要露馅了!

    “恐怕怎样?”

    左丰表情一紧,几乎是吼的,张宁现在可是左丰眼中的宝贝疙瘩。一旦出现什么意外,炼制“旭阳丹”的事情岂不是要泡汤了?!这一次张宁炼制丹药虽然引发了天象,不过是否成功还未来得及询问呢!

    幸好左丰也是不通医术,否则这会儿真地会冲上去了。

    “恐怕需要多调养一段时间!”

    杨锐本来也只是临时起意,加之他本来也是个不怎么会作戏之人,于是也就没再瞎扯下去。

    左丰听过之后长舒了一口气,同时迅速掏出了一只玉**出来。给杨锐递了过来。

    “此乃小养神丹,虽然只是黄级上品丹药,但是对于调理耗费过度、养精蓄锐很有一些效果,玉**之**计10粒。烈阳可每日给宁儿闺女喂服一粒,看效果如何。”

    这一**小养神丹左丰塞过来得果决,容不得杨锐不接下。

    “小养神丹:黄级上品丹药;有效增益、恢复使用者精、气、神的丹药,同时可以促进各类心法的修习和恢复;特技武将实力以下有效。”

    而在稍一沉思之后,左丰又继续说道,“咱家还是派人向中常侍大人要过一名御医来的好,以防备着宁儿闺女在炼药时发生什么差池,此地穷乡僻壤的,又多受羌人控制,想要寻个医者恐怕都困难”

    杨锐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的临时起意起了作用,左丰竟然在赠送了一**小养神丹之后还准备再到上司那里争取一名御医过来!至于左丰口中的“中常侍”,必然就是他的后台了,却不知道是十常侍中的哪一位了!

    “左大人幸得鸿运,大人交付给小女子的五份药材,凑巧被小女子炼成了一粒丹药出来,请大人咳咳查收一下吧!”

    听过杨锐与左丰二人的交谈,张宁甚为意外,又是赠丹药又是请御医的,把张宁听得有点儿懵!当初在左丰刚进门的时候,张宁就已经向对方说清楚了,自己的身体并无大碍,谁知杨锐进来一搭脉之后尽然产生了如此多的曲折。

    张宁即使再怎么淡然的性格,这时候也早已清楚了杨锐的用意,也适当地配合了一下杨锐的说法,咳嗽连连,装作很受伤害的样子,将一只黄玉玉**颤巍巍地递到了杨锐的手中,这里面装的便是左丰梦寐以求的“旭阳丹”了!

    “这是‘旭阳丹’!真的是”

    还未等杨锐将黄玉玉**递给左丰,左丰已经迅速扑到了杨锐的身边,双手同样颤巍巍地将黄玉玉**缓缓接了过去,仔细摩挲一阵之后,这才将玉**的**塞轻轻地打开了一条缝隙。

    左丰的表情顿时定格住,一颗头颅之上七孔全张,包括平时总是眯成一条缝的一对小眼睛,此时也张得老大,现出迷离抑或者茫然之色。

    平时左丰多精明的一个人儿仿佛突然犯了癔症似的,沉浸在浓重而又复杂的情绪中无法自拔了!

    “果然是‘旭阳丹’!果然是”

    如此过去好一会儿,左丰这才慢慢恢复了过来,嘴巴中仍然不住地反复嘟囔着。

    “恭贺左大人如愿以偿!”

    杨锐适时道,从左丰的表情中杨锐早已将情况摸了个七七八八,张宁所炼出的丹药果然就是左丰所求的“旭阳丹”!

    “啊呵呵”

    经得杨锐提醒,左丰得意的一阵干笑道,“多亏了宁儿闺女和烈阳了!若不是有宁儿在,咱家即使得到药方子,恐怕也没有这么快就能炼制出来丹药,烈阳此中同样出力不小,咱家自然都有厚报!”

    “多谢左大人!”

    “谢左大人!”

    杨锐与张宁先后道谢,左丰言语中的“厚报”应当分量不轻,诸如“玲珑金簪子”、“小养神丹”之类都是左丰随手就拿出的“小礼物”而已!

    “宁儿闺女炼制丹药费了不少气力,暂且好生休养;烈阳也先在此照顾着吧,宁儿闺女还很虚弱,咱家先出去一会儿!”

    得到“旭阳丹”之后,没过多长时间左丰就离开了,不知道是不是前去服用这粒梦寐以求的丹药了?

    “主公方才”

    张宁刚要谈及方才之事,却被杨锐制止了下来,张宁顿时了然,尔后淡然一笑道,“主公不必担心会遭人窃听之类,此前张宁于此处房间内布置了大阵以预防可能发生的天象,即使刚才受到了一些震动,先天高手实力以下还是无法获知房间内情况的!”

    经张宁这一解释,杨锐顿时放下心来,将此前如何临时起意所作姿态之事前前后后讲了一遍,张宁才知道他并非刻意如此的。其实许多时日以来,张宁已经将杨锐的性格了解地甚是详细,这才会对杨锐此前的举动感到一些意外。

    “来,先吞服一颗小养神丹。”

    经张宁亲口道出其并无什么妨碍之后,杨锐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不过还是自玉**中取出了一颗小养神丹来递给了张宁。虽然张宁再三推脱,杨锐还是不放心地坚决要求她服了下去,并将剩余的9颗直接交给了张宁,交代她一定多服几颗。

    杨锐的这一举动使得张宁颇为无奈,她自家的事情自家清楚,她现在的状况仅仅是因为炼制“旭阳丹”耗费的道术过多,而又消耗了不少体力的原因罢了!不过张宁也因杨锐对她的挂心而小小感动了一下,忠诚度不觉又提升了几点。

    “主公,这里还剩下四颗‘旭阳丹’”

    小养神丹主要是作为治疗使用的丹药,使用者很可能已经无力再去炼化其中的药力,故而此丹只需服下后再加稍稍导引即可慢慢化开药力!张宁吞服过一颗小养神丹并引导过后,神情稍有些怪异地再次取出了一只黄玉玉**来,递到了杨锐的手中。

    一直到接过黄玉**的一瞬间,杨锐这才反应过来张宁所言之内容!张宁她手中竟然还有四颗“旭阳丹”?!杨锐顿时惊讶不已!

    不过这也不对啊!张宁炼制丹药只产生过一次天象,而且左丰交给张宁的药材分量也只有五份而已,地级丹药炼制的成功率又只有一二成,又如何能够一次性出这么多丹药的?

    最为奇怪的是,此前张宁也与左丰达成过共识,同存于世的地级丹药最多不过三五颗而已,加上此前张宁交给左丰的那一颗,张宁手中就已经有五颗了!

    “宁本就无心为左丰此类宦官炼制多少丹药的,本想着左丰首批交予的五份药材炼坏了也就坏了,突发奇想之下便将五份药材置放到了一起炼制,却不曾想一步步程序走下来竟然引来了天象,无巧不巧之下最终炼出了五颗丹药来!

    张宁悠悠说出一段话来,听得杨锐啧啧称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