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门左丰主动找到了大山镇来,即使杨锐无法拿出其想要的东西,到时候最好也有个说辞。当前皇帝面前宦官势力专权,开罪了左丰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好处,这一点上卢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同时,从左丰这个宦官千里百远地前来大山镇寻找杨锐也可以看出,《太平要术》或者说其中的那个药方对于此人来讲必然十分重要,否则左丰也不会这般热心地亲自造访了!

    而如今左丰又千里迢迢地跑去了凉州寻找杨锐,这就更加能够说明问题了!杨锐将大山镇的各项事务稍作安排,半天之后便也重新踏上了钜平县城的传送阵,再次传送到了凉州浩门县内。

    杨锐原本就打算重点刷西羌叛军的5阶特殊兵种——先登勇士,以获取相关的5阶技能书,如今左丰找了过来,正好杨锐也便返回了凉州,并不如何耽误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临离开大山镇之前杨锐将市场上挂单的119匹西凉烈马都取了出来,仅仅消耗一应手续费用10余金币而已,相比杨锐使用传送阵到西凉的传送费用都没多出多少。

    传送到浩门县内之后,杨锐再次花费了五六个时辰跨越浩门至乐都城这段距离。原本这段距离使用道风飞毯也就需要3个多时辰,然而杨锐的内力水平仅够支撑两个时辰左右,中间则必须停下来恢复、补充内力,方可再次驾驭道风飞毯,加之还要防范西羌叛军的骚扰,耗费的时间几乎翻倍了。

    “启禀主公,城内正有一名阉人黄门唤作左丰的,两日前带了两名高手前来寻找主公,此时已在乐都城城主府内住了两日时间了,问了一些情况之后说是不再到处跑了,就在此地等待主公的到来”

    杨锐使用道风飞毯越过半月湖。回到乐都城西门附近之后,正好遇见李东带着数名5阶盗贼头目在周边巡逻,一问之下左丰果然就在乐都城内等待杨锐的回归!得知这一情况,杨锐立即顿住脚步。如此直接进去面见宦官左丰,杨锐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答复对方。

    接下来杨锐派李东悄悄地将张宁找了过来,虽然《太平要术》已经被杨锐交给了张宁,但在内心之中杨锐还对任务存在着一些期望,左丰需要的只是一个药方,或许张宁会同意。

    “回禀主公,这个恐怕是不行的,《太平要术》的治病养生篇内确实暗含着不少的药方,不过也只有宗师等级的制药才能够复制这些药方,宁只是大师级制药。故而无法做到”

    张宁已经归附了杨锐,并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杨锐直接将左丰任务的来龙去脉全盘讲给了张宁,而张宁的答复却是否定的!

    “即使宁将整本的《太平要术》治病养生篇交给对方,由于其中的药方只能通过领悟来获得。若是没有相当的道术基础,恐怕一时半会儿对方也难以找到其中奥秘所在的!”

    “哦?竟然是这样的?!”

    杨锐顿时了然,《太平要术》看似只是一部普通的书籍,竟然有着这样的隐秘,也难怪当时杨锐翻来覆去地查看了很多遍都没有任何发现呢,却原来是需要相当道术基础来领悟的!

    “却也不是毫无办法的,宁目前已经掌握了《太平要术》治病养生篇中五成以上的药方。说不定对方需要的药方就在宁所掌握的药方中间,那样的话”

    本来杨锐已经放弃,准备着以什么样的言语来回复左丰呢,谁知张宁又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倒是让杨锐大为意外了一下。张宁竟然已经掌握了五成《太平要术》治病养生篇的药方!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张宁本身就具备制药师、医师职业。能够达到大师一级自然是有着其独到之处的,再加上张宁本身就具备特级道术,达到了领悟《太平要术》的标准,能够领悟其中的药方也就不难了。

    张宁这一补充,使得杨锐又重新看到了希望。若是张宁真地掌握了左丰想要的药方,倒是又多出一种交付任务的方式,只是不知道左丰会不会接受这种形式了!

    再者,如何向左丰提出相关事宜也很让杨锐费脑筋,总不能暴露了张宁就是张角女儿的身份吧?!杨锐稍稍合计一番,便与张宁、李东等人先后回到了乐都城城主府内,不过仍然没有想到什么好说辞,只能见到左丰以后再见机行事了。

    “烈阳见过左大人,实在很是过意不去,劳驾大人先后至大山镇、乐都城寻找烈阳”

    在城主府内的住处找到左丰,杨锐一脸很是愧疚的表情向左丰见礼道。

    “烈阳回来了,切勿多礼了,过来与咱家一起坐坐”

    宦官左丰正自品茶,见到杨锐前来之后,仅仅是微微点了点头,仍然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丝毫体会不到此前其跨越数州寻找杨锐的那种急迫感来!

    “烈阳多谢左大人!”

    此前就先后两次与左丰一起喝过茶,不得不承认,作为宦官的左丰虽然有些让人提不起好感来,但是其泡茶的本事还是相当专业的,泡出来的茶水不但风味卓越,而且还能够临时增加某一些属性,让杨锐颇为喜欢!

    这次杨锐也不客气,受到左丰邀请之后便即坐了下来,一边品茶一边想着如何向左丰开口之事。

    “据说烈阳曾经去到洛阳皇城府上去找咱家,想来应该是咱家安排烈阳的事情已经完成,东西拿到手了吧?”

    数盅茶水下肚,正在杨锐苦思冥想之际,左丰终于切入了正题。对此杨锐一点儿都不奇怪,只是尚未想到应对之策而已!

    “禀左大人,烈阳前次去洛阳皇城寻找左大人之际,整套的《太平要术》的确就在烈阳手上,当时也正想把这套书上缴给左大人的!然而后来杨锐却又因事失去了这套《太平要术》,故而”

    犹豫再三,杨锐最终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除去一些关键的部分杨锐没有说出来,没有具体说明《太平要术》因何失去和具体去向之外,其他所言倒也没有虚构的成分。

    杨锐的话听得正在侍弄茶水的左丰动作一滞,随即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差点儿就将茶壶、茶盅摔出手去!可见左丰对这套《太平要术》的看重!

    左丰作为一个宦官虽然让人难以讨喜,但是此人也并非一无是处,诸如冷静、谋划等都是此人不可多得的优点,否则的话也不会成为当今皇帝面前的小红人之一了,虽然其与张让、蹇硕相差甚远,但从其对卢植的作为就可见其影响力了!

    也正是左丰这几样优点使得其最终还是控制住了情绪,没有当场失态,但是其弄茶的雅兴却是已经全然消失了

    “烈阳此话何意?”

    左丰的语气已经开始变得冷冰冰起来,显然是对杨锐的举动非常失望!当初左丰给杨锐下达这一任务的时候,曾经提及若是被董卓抢了先手得到了《太平要术》。其也有办法让董卓吐出来,不知道所指的是什么手段,又会不会用到杨锐身上!

    此时左丰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已经有点儿逼迫杨锐的意思,杨锐又如何看不出来呢!不过杨锐所言也是事实,相信左丰暂时也不会拿他怎么样。于是杨锐的回答仍然很是至诚,显得中气十足。

    “禀左大人,失去《太平要术》绝非烈阳所愿,只是无奈迫于形势罢了!不过如今倒还有一定的挽回可能”

    “哦?如何挽回?”

    听得杨锐提及能够补救,左丰顿时提起了精神,双目异彩连闪,直盯着杨锐。生怕杨锐会跑掉似的。

    “禀左大人,烈阳的一个属下恰好懂得些许医术,曾经翻阅过《太平要术》10部当中的治病养生篇,并将绝大多数药方都领悟了下来,只是不知道左大人所需是哪一个方子,若是恰好在其领悟的方子之中。可直接让这名属下来制作所需之药,不知是否可行”

    杨锐说话的同时也一直留意着左丰脸上表情的变化,见到左丰脸上的阴暗渐去,杨锐知道这件事情有谱了!而且本来张宁只掌握了治病养生篇的五成,却被杨锐说成已掌握了绝大多数。也是尽力争取一点筹码过来而已。反正《太平要术》还在张宁手中,真不行慢慢领悟就是了

    “烈阳所说的属下便是那名白衣女子吧?吾观其道术已经达到特级水平,应该不是凡人呢!”

    听明白杨锐的意思后,左丰的脸色渐渐地舒缓了一些,并且慢慢地重新坐下了身子,气势也不似刚才那般凌厉了。

    不过左丰的话语却是把杨锐吓了一大跳,左丰竟然一下就猜到杨锐所言之人正是张宁!特别是还能够讲出张宁心法的修炼层次,让杨锐不得不怀疑左丰很可能有着查看他人属性的技能或者装备!上次左丰也是很容易便掌握了杨锐的心法修炼层次,还主动提出要帮杨锐提升修炼速度

    “闺女过来,咱家问你个药方子,看你是否学到了,若是真的学到咱家定有重赏!”

    这时候也不是追究左丰技能的时候,杨锐很快便将张宁叫了过来,左丰也很心急想弄清楚张宁是否掌握了其想要的药方子,于是直接与张宁搭上了话。

    “大人请讲吧,小女子才疏学浅,若是大人所需药方小女未曾掌握,还请大人能够宽恕!”

    张宁娉娉一礼,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恩。”左丰微微点头道,“闺女附耳过来。”

    张宁稍一犹豫,便按照左丰的说法将耳朵凑了过去,随即杨锐就见左丰嘴巴噏动向张宁说了两三句话,而张宁的小脸刷地一下就红了,而且从耳朵附近一直红到了脖子根,满脸的羞意!

    不过害羞归害羞,听到左丰的话后张宁眼神顾盼之间却是微微点了一下头,想来应该是已经掌握了相关的药方!继而张宁的脸色又变得更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