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名黄巾道士举手投足之间竟有如此神力,瞬间将干旱、枯窘的一条大河变作了洪水翻涌!把杨锐震惊得呆立当场好一阵子!幸而杨锐手下士卒都没有涉足河滩,否则必然会被突然出现的洪水波及到。

    到了此时,即使杨锐没有见过当时广宗战场上张角施法的情景,也已经大概猜到了眼前这名黄巾道士的身份!这或许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张宝部众为何一直都在缓缓行军,很可能正是因为张角在其军中的原因。

    河对面的黄巾道士施法完毕之后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在地,被身旁护法的黄巾士卒给扶住,随后才被团团围住,消失在一众黄巾中间!这一幕并没有逃过杨锐的视线,结合此前系统公告就曾暴露张角病倒一事,杨锐推测或许张角身体状态实在太差,受不得长途行军之颠簸,这才导致了张宝部众北去的速度一直提不起来?

    当然,这只是杨锐结合几方面因素的一个联想,如今确认张角就在张宝军中,杨锐自是不想放过如此大好机会,迅速率部向着河流上游而去,准备寻找合适的地点渡河,继续袭扰张角。

    然而,经过张角作法之后,杨锐等人一直上溯了大约二百余里,面前的河流却仍旧处于涨水的状态,将所有渡河的桥梁都淹没或者直接摧毁了,一时根本无法渡河。杨锐再次意外,没想到张角的一个法术竟然能使一条河完全变作了涨水的状态!

    这对于普通士卒来说就是一道天堑,不退水的情况下根本无法通过。即使普通武将也无法涉水过河,杨锐几次拣着水面较为开阔,河水比较浅的地方尝试着趟水过河,却是都未能成功。

    杨锐众人一时都有些手足无措。眼看着张角就在对岸,并且其本身还是带病状态,所带士卒已经也只剩下六七千人,却是只能望河兴叹,丝毫没有办法。

    杨锐也曾经考虑过直接追溯至河流源头位置,但那样一来就说不定要绕行多少路途了,因此杨锐只能在河流南侧落下脚来,等待河水退去再去追逐张角。

    按照张角此前的速度。从这处河流的位置到达曲阳城还要五六日时间,或许杨锐还能有些机会。杨锐背包中还存放着一张提高行走速度的太平道符篆,一旦能够过河倒是可以考虑用上一用。

    等待的时间,杨锐也没有闲着,而是沿着河南岸再次推起了黄巾领地村落来。两天时间内,杨锐已经将河南岸300里方圆的所有黄巾村落都收复了回来。并将官道附近的一处高级镇领地作为了落脚点。

    杨锐收复的领地数量共计200余处,全部都是镇、村一级领地,其为杨锐贡献功勋值和积分值超过10万点。同时杨锐还收获了剧情任务凭证数量500余份。

    两日时间以来,杨锐一直都在盯着河水的水位,不过却是丝毫不见其有所变化,依然是水势湍急、水位居高不下。这两日时间杨锐未能等到河水回落,却是把张梁部残军给等来了!

    高涨的河水不但阻拦住了杨锐北上的步伐,同时也阻拦住了张梁残部的步伐!等到他们赶到这处河道的时候,也只能是望河兴叹,在河南岸开始筹备起防守来!

    很快杨锐收复的很多领地又被张梁部众占据了回去,并将兵力沿着官道两侧布置了开来,这些黄巾的身后可是跟着皇甫嵩、曹操、冯翊、刘备等数路追兵呢。如今北上无路,张梁部只能在此与汉廷阵营追兵一绝高下!

    杨锐所占据的大镇由于距离官道很近。处于黄巾所构筑的防御圈内,自然也成为了黄巾重要的的目标之一,黄巾溃卒刚刚到来没多久便派众多黄巾士卒来攻打了。

    以杨锐手下士卒的组成,仅仅是4阶远程弓箭手就有1600多名,又借着大镇的城墙防御,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攻占下来的!何况还有诸多初级武将以及4阶步卒参与防守。除非是张梁、张宝级别的将领亲至,或者集中一批的中级、高级武将,其余士卒只能是给杨锐送功勋和积分的料!

    杨锐未想到的是,张梁、张宝二人还真的就在这些溃军之中,只不过却是无法分身来攻取杨锐占据的大镇而已,此时汉廷阵营的追兵已经赶了上来,尤其是骑都尉曹操素来都极善于行军速度,这会儿也是第一个杀到的。

    作为骑都尉,曹操手下配置的骑兵不在少数,其中绝大部分都是5阶骑兵,战力很强,追上黄巾溃兵之后就是一阵冲杀,将黄巾溃卒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杨锐这边的压力已是顿减。

    其余几路汉廷阵营人马也并未落后多少,很快也加入到了围剿黄巾溃兵的行列中,黄巾所处的形势已是岌岌可危!

    “杀啊!”

    “吼”

    汉廷与黄巾两大阵营的人马混战在一起,黄巾起义剧情中规模最大的一次野战打响了,虽然主战场距离杨锐有二三十里之远,但处于杨锐所在的位置仍然能听到战场上双方的喧闹。

    甚至立于大镇城墙之上,杨锐还能看到时不时出现的风沙和落石,正是由黄巾地公将军、人公将军----张宝和张梁所施展的术法绝技!

    这时候杨锐其实已经有余力突出镇外,协同围剿黄巾溃军,不过双方的战况实在胶着,时时刻刻都有双方阵营的士卒倒下,杨锐自认在如此混乱的战场之上即使自己前去合剿黄巾,也未必能够讨到什么好处。

    再者,杨锐也不清楚黄巾溃卒的具体数量和实力,即使不计成本厮杀,很可能他手下这些士卒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儿来。所以就一直没有出手,而是慢悠悠地防守着这处大镇,击杀着送上门来的黄巾士卒。

    如此过去大约两个多时辰时间,远处两大阵营厮杀的烈度已经有所下降,“风沙”和“落石”一类的大招已经很久都未出现过了,双方交锋的锋线位置也一直都在向着黄巾后方推进,张梁部黄巾溃军已是马上就要败下阵来的样子。

    而围攻杨锐所在大镇的黄巾士卒也是越来越少,直到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黄巾士卒再被派过来了,原本周边的黄巾士卒也几乎都被抽调一空,黄巾的大后方整个空虚了起来。

    见此情形,杨锐主动率领4阶骑兵冲出了所占据的大镇,同时留下李东等五名初级武将,统领各类步卒原地驻守以为退路。

    “杀!”

    “杀啊!”

    原本杨锐只是想伺机收拾一下黄巾后方的餐具,谁知刚一出镇没有5里路,就见零散的黄巾士卒纷纷溃退下来,后方则是密密麻麻追赶而来的汉廷阵营士卒,双方边走边战,几乎已经完全搅合在了一起。杨锐瞅见退得最快的数骑黄巾武将已是精疲力尽,十分落魄的模样,随即率领一众初级武将和4阶骑兵拦路杀了上去。

    “喝!”

    “啊!”

    “”

    随着杨锐这股生力军的加入,原本已经溃不成军的黄巾士卒立即被杀了个措手不及,退往杨锐这个方向的黄巾士卒被杨锐众人一阵乱杀,很快被清理干净!

    即使跑在最前方的几名黄巾武将都是几无抵抗之力,被杨锐及手下的初级武将一两招内就杀下了马,同时这七八名武将爆出的技能书以及武器装备等都被杨锐眼疾手快地下马收了起来。

    “杀啊!”

    “拼了!”

    此时四处仍然是乱糟糟厮杀的两大阵营士卒,虽然汉廷阵营已经占尽了上风,黄巾背后又有湍流相阻,但是黄巾士卒被逼迫之下也爆发出了最后的潜力,也有不少汉廷阵营士卒在大好战局之下丢掉了性命

    收拾停当,杨锐左右查看了一下战场形势,再次率众向着河流下游方向掩杀而去。这两天来,杨锐自河流上游至下游两三百里之内来回巡视过数次,相比之下河流下游地势更为平坦一些,更加适合骑兵奔袭。

    黄巾全面溃散之后,明知身后有河流相阻,所以直接向后退往河边的黄巾士卒只是少数,大多机灵一些的士卒都分别逃往了河流上游或者下游的方向,所以此时这两个方向仍旧有为数不少的黄巾溃卒在四散奔逃着。

    仗着骑兵的速度和冲击力,杨锐一路披荆斩棘的冲杀了下来,收割的黄巾溃卒数量不在少数,其中仅仅初级以上黄巾武将就有20余名,杨锐再次收获内功心法技能书以及特技技能书20余套,其中包括4套中级武将爆出的初级内功心法和特技进阶技能书,甚至杨锐还包括一套只有高级武将才能爆出的中级内功心法以及特技终结技能书,由于时间仓促,杨锐并未立即查看。

    杨锐带着一众士卒冲杀正急,这时两则系统公告几乎不分先后相继发布了出来。

    “系统公告:黄巾魁首之地公将军张宝,被骑都尉曹操部击杀于溜聪河南岸!”

    “系统公告:黄巾魁首之人公将军张梁,被刘备部义军击杀于溜聪河南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