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

    感谢书友y┆night、圆圆肉团团、昊极的支持!

    “原来是黄门左大人!裨将烈阳见过大人。”

    杨锐似乎一下明白了过来,难怪会有如此大的架势了,却原来是小黄门左丰的护卫!至于之前的囚车,很可能羁押的就是北中郎将卢植!

    “恩,小友还记得咱家啊。不知道上次托付于你的事情给咱家办好了没有?”

    左丰下了马车便主动提起了上一次交给杨锐的任务。

    “自是已经办好!正要寻机会交予左大人的”

    对于左丰这种宦官大多数人虽然不会有好感,但是其交付的任务杨锐还是及时地完成了。

    其实左丰交给杨锐的任务本来也没多少难度,只不过是让人感到有些奇怪而已。左丰上次在钜平县城一品香内偶遇练枪的杨锐,两人相识之后左丰便让杨锐寻100条“虎鞭”予他,并言明若是完成必有答谢。

    杨锐当时就在想,一个宦官也不知要那东西作甚?!但任务难得,杨锐还是答应了下来。而且最近在各地剿灭黄巾的过程中,杨锐没有少翻山越岭的,遇到的大虫不在少数,正好积累了一些任务物品;同时杨锐接到任务之后,也曾经交代过王海,让大山镇内练级的士卒注意收集任务物品。

    由此,这会儿杨锐手中的任务物品早已经凑够了100余条,并且一直都放在背包之中,只等有机会便向左丰交任务!

    “左大人交付的任务,烈阳自当全力去办!”

    一边说着,杨锐将背包中的任务物品拿出来了100条,交付到了左丰的手中。

    “嗯!不错!烈阳上心了!”

    左丰接过烈阳递过来的任务物品,当众左右翻看了一番,引得周围士卒一阵诧异,心中俱有疑惑!看左丰很是在意的样子,杨锐更是不解。不知道左丰要此物有何用途!

    “嗯!很不错!烈阳所寻之物有几条竟是上品次物品,咱家可得好好答谢一下你!”

    翻看一阵之后,左丰很是满意地将任务物品收了起来,赞赏地拍了拍杨锐的肩膀。

    其实杨锐早就知道,他交出去的100条任务物品中有几条是9品的!没想到左丰却是十分看重!而杨锐留下的10多条剩余的任务物品中,则全部都是上品次的,最低9品,其余的都是8品!

    “不知烈阳想要什么样的奖励呢?!”

    “些许小事而已”

    “哈哈哈,不错!不错!”

    对于杨锐的态度,左丰似乎也很是满意。视线四处一望之后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烈阳不如与我一道同往前方小镇一叙?”

    “这”

    杨锐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了,他一路追赶皇甫嵩、曹操而来,却是始终没能赶上两人的步伐,这会儿若是再耽搁一下。恐怕广宗之战开战前都很难追上对方了!

    “看这阵势,烈阳是赶着与左中郎将部汇合的吧!若是这样的话,咱家倒是可以告诉你,皇甫嵩这会儿也在广平城内驻留下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北进的!所以烈阳倒是可以放心与咱家喝上几杯茶的。”

    左丰好像猜出了什么,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地说道。

    虽然不知道左丰说得是否准确,但几句话却正中杨锐心中所想,还是让杨锐小小佩服了一下。作风既然如此说了。即使真的耽误时间,杨锐也就不好再作推辞,想来若是那样的话,很有可能便把左丰给得罪了!

    北中郎将卢植是个厉害人物吧!?得罪了左丰这个小黄门照样都得被解职,押解回京!何况看左丰的意思。杨锐若是不去的话,很可能便没有什么任务奖励了!

    “那就叨扰左大人了!”

    杨锐最终应了下来,随着左丰的车队向南赶到了30余里外的一处小镇。小镇之内没有像样的招待之所,左丰竟然将小镇的议政室给征用了过来,与杨锐煮茶闲聊。

    而囚车之中押解之人则被左丰直接落在了雨中,可见其狠戾!杨锐差点儿就抑制不住想要质问左丰。不过再一想,杨锐既不确定押解之人的身份,又不知道此人被羁押的原因!此前杨锐猜测这名被羁押之人是卢植,并没有十分的把握。

    “先尝一盅扬州进贡上来的明前茶!”

    小镇议政室内二人坐定,在摆弄了一番茶水之后,左丰才道。

    以前就曾品尝过左丰的茶,知道其中的好处,杨锐自然也不推辞,端起茶水便品尝了起来。

    “系统提示,您受到西湖龙井茶水特效加成,智力属性值临时增加10点,持续时间2个时辰!”

    果然,这一次茶水的效果甚至比上一次还要高上许多!茶水入口,不但临时增加了不少智力属性,而且其味道十分淡雅、芬芳,味道确实不凡!

    “此茶可还能入口?”

    左丰不失时机的问道。

    “果然好茶!”

    杨锐赞叹道。心想现实中恐怕很难找出这种纯天然、无污染而又上品次的茶叶了!杨锐不觉多喝了几盅。

    “此茶乃清明前一天,于卯时之前,茶山之最巅峰处,由满15岁却还未行及笄礼之女子采摘!且每次也仅能采到一小撮,须于辰时之前便要运下山去,方才不会失了灵气”

    谈到茶之一道,左丰自然十分在行,将所喝之茶的整个采摘、炒制、运输过程都讲了个清清楚楚!听得杨锐点头不已。

    “说来烈阳也实乃能人,短短两三月未见,已是裨将军的身份在身了!”

    茶道谈完,左丰这才想起还有任务奖励的事情。

    “谢左大人夸奖,烈阳惭愧!还请大人能够提携一二”

    杨锐只是随口应着,等待着左丰提奖励的事情。

    “哈哈,好说,好说!”

    左丰大笑道,“如烈阳这般的能人,咱家正有意想要向上面推荐一下的。”

    “如此烈阳便先多谢左大人了!”

    直到此时烈阳才反应过来。这位小黄门可是经常在皇帝面前走动的红人,要不然也不会轻易撼动北中郎将这种军中大将了!于是杨锐索性从背包中摸了100金币出来,不动声色地递了过去。

    虽然现在杨锐的身家已非从前那般拮据,拿个千把金币出来也是不疼不痒的,但是各个方面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是不少!再者,把钱花在左丰这样的人身上实在不是杨锐所愿!

    “现今还有一事要托付给烈阳,烈阳若是能把这件事情做好,咱家一定在几位中常侍面前美言几句,非得给烈阳弄个像样点儿的官职不可!”

    “左大人请讲!烈阳定当全力以赴!”

    自始至终,杨锐都是一副诚恳的模样。同样的情况若是放在现实中。杨锐恐怕做不出这样的姿态来。现在不过游戏而已,演戏也就演了,何况左丰这一类人应该也没有多少好日子了,杨锐只不过将其当做交易对象。各取所需而已!

    然而接下来左丰所托付的事情,却实在是与杨锐的本心十分违和!

    “冀州黄巾虽众,实力却是有限!北中郎将卢植延误战机,故而月前咱家巡查之后回朝禀明了情况,天颜震怒不已,这才又派咱家前来拿人的”

    左丰一番细声慢气地交代,杨锐首先确定了囚车中人正是卢植无疑!

    “卢植获罪之后,大汉灵皇帝册封董卓为东中郎将,接替卢植的职责。而目前董卓新到。并不了解黄巾详尽实力,故而短时间内恐怕难以有作为!卢植临被带走之时曾断言‘董卓势必真正拖延战机之人’!

    咱家唯恐此事成真,到时反而落人口实,卢植也有了理由来堵众人之口!因而咱家希望烈阳能够帮助董卓,使之与张角的决战早日打起来。最好能够一战而定!如此可让卢植心服口服了”

    一直到左丰交代清楚,杨锐才明白他的意图----这是要将卢植逼上绝路啊!

    “咱家曾经遇到左中郎将皇甫嵩、骑都尉曹操,不过二人皆与卢植有旧,必不肯及时出兵相助董卓!因而咱家此前才算准了皇甫嵩、曹操必然会在广平城落下脚来,而并不会急于赶去与张角决战!

    如此一来,烈阳倒是能够赶上去与之汇合了!然而咱家以为,烈阳大可自去投奔东中郎将董卓,咱家可修书一封与董卓,必定可使其善待烈阳!

    若是烈阳能够想法带动皇甫嵩、曹操提早前往对抗张角,倒是最好的,不过想来应该绝非易事!”

    说到最后,左丰竟是直接取出了纸笔,现场修了一封给董卓的书信,交予了杨锐,作为杨锐前去投奔的鉴证。

    “烈阳自当全力以赴!只恐力量有限,难以达成左大人所愿”

    对于左丰这套害人的路子,杨锐虽没有明确推脱,但也留足了余地。

    “烈阳勿虑,咱家所说的法子只是建议,到时全凭烈阳见机行事,能够设法促成大战20日内爆发即可,想来几位中常侍大人应该就会满意了”

    左丰对杨锐又是一番劝慰,从他的话音之中杨锐捕捉到了一丝信息,谋定卢植的事情应该并不是一个偶然,很有可能是宦官群体商量好的!

    “此事只是其一而已!再者,还有一件十分主要的任务要交给烈阳来完成!待到大战一旦有了结果,烈阳要尽量优先搜获张角《太平要术》的所在,咱家只要其中的一个方子,其余都归烈阳所有便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