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

    感谢书友圆圆肉团团、昊极、断弑的支持!

    卜己部黄巾在苍亭扎下大营之后,也时不时会派侦骑到东阿县城附近查看一番,只不过杨锐部卒以及东阿县兵都按照程昱安排全部窝在城内,没有暴露任何实力出来。黄巾侦骑见到东阿县城四门禁闭,还道是怕了他们黄巾军,将情况汇报给卜己之后,自然也就没有引起卜己的重视。

    如此一日之后,却不见济水两侧驻扎的黄巾军与官军有何动作,左中郎将皇甫嵩自从率部在济水西岸扎下营地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派出一兵半卒过河查看都没有;卜己自然也乐得维持现状,一边派人到苍亭附近地域搜掠粮食、壮丁,以恢复实力!

    对于交战双方的举动,杨锐不禁有些疑惑。而程昱则是十分沉得住气,一直按兵不动,甚至对于黄巾士卒在苍亭附近肆虐,抢粮、抢人的举动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如今卜己对于其营地东向疏于防范,程先生何不趁机主动出战,打卜己一个措手不及,想来必能大胜!到时河对岸的汉廷阵营军队必然会遥相册应,两军共举,一举击溃卜己部黄巾当不在话下!”

    同样有些着急的还有陈县令,好歹他也是东阿县的父母官,眼看着卜己部黄巾士卒在自己地盘上抢掠,陈县令自然是有些气恼!

    “县令大人不必着急,左中郎将皇甫嵩乃智勇双全的大将,昱观其举动必有周密安排,想来只在朝夕之间就见分晓了!若是程昱所料有失,今夜皇甫将军再无行动的话,昱也已有所打算,请陈县令放心便是”

    程昱稍稍皱眉道,其实他何尝没注意到黄巾到处掳掠的举动,只是需要一个最佳战机而已,毕竟军力差别巨大。贸然行事恐有不小的折损!

    陈县令听程昱如此一说,知道战事恐怕不会拖过今夜,也自安静了下来。经过此前防守东阿县城时的了解,陈县令对程昱还是非常信服的,既然程昱已经早有打算,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程先生准备夜间几时动手?”

    “只待济水对岸有所行动便可出击!

    若是皇甫将军部众于寅时之前主动动手,则极为可能由北方渡济水而攻卜己,吾等可安排骑兵配合自南向突袭卜己营阵,到时卜己部卒必乱,卜己溃军定东向而逃。吾等可在苍亭东南、东北方向预先各自伏下一军。举火鼓噪。弓箭压阵,卜己必不敢往!待卜己逃至东阿县城一线时,想来早已疲惫不堪,可一举成擒之!

    若是左中郎将部卒寅时还未动手。吾等便可主动突袭卜己营阵,诱敌而出,再图击战!那时济水对岸汉廷军队发现这边的异动,很有可能也会遥想呼应;若是皇甫将军未有策应,两路伏兵则不必急出,只待吾等据城而守,伏兵四出以求歼敌便是,有左中郎将部从旁牵制,量那卜己也不敢大举来犯!

    无论何种情况。程昱当与烈阳将军一起突入卜己军中,到时审时度势,视情势变动再做调剂;陈县令则据东阿城而守,伺机擒获卜己!陈县令、烈阳将军以为当否?”

    程昱将自己的打算述说一遍,听得杨锐与陈县令两人连连点头。对程昱的安排俱是认同。

    “自当依照程先生之计行事!”

    对于程昱的计策,杨锐与陈县令异口同声的应了下来。在约定了夜间行动的步骤和时间之后,杨锐与陈县令两人便各自前去安排部卒先行休息,养足精力以备夜间的行动。

    当日夜色降临之后不久,杨锐安排了李东等十名初级武将,分两路分别带了800名4阶弓箭手以及400名3阶步卒,伏在了苍亭的东南、东北两个方向;杨锐自己则与程昱一同帅剩下的5名初级武将以及1200余名4阶骑兵出了南门,悄悄绕至苍亭以南数十里处伏下;陈县令则帅东阿县所有士卒留守东阿,等待卜己溃军的到来。

    “杀啊!”

    “杀”

    正如程昱所预料的那样,半夜子时刚过,就见苍亭北侧火光大起,喊杀震天!左中郎将皇甫嵩果然安排大部士卒由苍亭北侧济水上游河道拐弯处渡了过来,绕行距离超过了100里!

    卜己在苍亭北侧济水一带本就没有投入多少防御士卒,立时被皇甫嵩部众瞬时杀得大乱,又如何能挡得住渡水而来的汉廷士卒!?卜己闻之慌忙调集大量济水以东防守的士卒,亲自带队向北去堵漏子!

    卜己尚未见到达北侧遭袭处,苍亭南侧也有一部汉廷骑兵随后也突入了其营地中,一路如砍瓜切菜一般轻易放到了大片大片的黄巾士卒,又是打了卜己部众一个措手不及!相比之下,南侧的汉廷骑兵还要更加凶猛了许多!

    苍亭南侧这一路正是杨锐、程昱二人所率领的1200多名4阶骑兵!在皇甫嵩部发动渡河袭击之后,杨锐二人稍后也响应杀出!有着程昱“心战”绝技的辅助,杨锐以及其手下的初级武将、4阶骑兵战力纷纷翻倍,而黄巾一方责备程昱技能压制得厉害,一增一减之下,战况完全是一面倒的形势!

    “杀啊!”

    “杀”

    苍亭南北两侧各自受到强力突袭,卜己可谓是腹背受敌,军营之内已是混乱不堪,黄巾士卒们胡乱奔走着,也不知道要去哪一方协防了!而就在此时,原本卜己投入重兵的西侧济水一线也是人影憧憧,皇甫嵩的部卒趁着卜己调走了大量防御力量,一举杀了过来!

    三方并举,黄巾营地内更是混乱不堪,溃败已经只是时间问题!而卜己本人率众赶赴苍亭北侧济水岸边时,只见汉廷阵营士卒已是大肆蔓延了开来,当先一将身长七尺,黑衣黑甲,十分精壮,骑于高头大马之上,所遇黄巾士卒哪里有其一合之敌?!

    看到此人的身手。卜己就有点儿打心里没底!此前几次交战,卜己早已认得此人,正是大汉灵帝钦定的骑都尉曹操!传闻当日彭脱就是被曹操一招斩于剑下的,可见曹操的身手之强!

    卜己当然也听说过此事,而且他自认不比彭脱强!于是每次见到曹操都有些心惊,此时混乱之际再次见到此人,卜己更是有一种想要扭头就走的心情!

    然而他却是这一部黄巾的主帅,一走之下这一仗则必败无疑!于是卜己只能硬着头皮没有退缩,不过也仅仅是多多指挥士卒扑向曹操,企图使用人海战术将其埋没!卜己自己则是躲得远远的。厮杀之间很是警惕地与曹操保持着距离。

    未战心怯。如此一来卜己阻拦的成效也好不到哪儿去!而当卜己得知西线济水又有大股汉廷军队杀过来后。情知已经难以抵抗下去,彻底打定了逃跑的主意!

    “喝!”

    算计着形势,卜己正准备退走之时,却见曹操独斗一大拨黄巾士卒露出了一个破绽。于是卜己挺枪刺了过去!

    卜己这一刺去势极猛,瞅的机会也是极准,想要临走之际除去曹操这一大害!然而这一枪刚刚到达曹操两尺之处,卜己就感觉枪尖扎在了棉花堆里一般,每进一寸都费尽了气力!

    这是什么技能?!卜己情知这一枪已经难有成效,刚刚反应过来准备抽身之时,只觉枪身一重,已是被曹操徒手抓住了枪杆,同时一道青虹向着卜己急速袭来!

    “呃”

    卜己只来得及撒手丢掉长枪。稍微侧了一下身子,那道青虹早已匹练一般抽到了他的背上!卜己一声痛哼,差点一个趔蹶跌下马去,只觉背部自上而下火辣辣地像是被劈成了两半儿!卜己却哪里来得及顾及肌肤之痛,暗自庆幸保住一命的同时双腿猛夹马腹。已是纵出数丈之远

    “卜己已死!还不快降!”

    望着卜己伏在马背上疾驰而去的身影,曹操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一剑端的只是差之毫厘!

    “卜己已死!还不快降!”

    卜己虽然跑了,但是却不影响曹操喊话的效果!也许是长期养成的默契,曹操一喊话,他手下的士卒也大声地呼喊开来!初时周围的黄巾士卒还都了解真实情况,不过喊声大作之后,远处的黄巾士卒可就搞不清状况了!

    本来整个黄巾营地面临的形式就已经很困难,曹操这边部众心理攻势一起,营地内为数不少的黄巾士卒已经开始了溃逃!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一旦有人开始牵头,很快这股溃逃的趋势就席卷了整个黄巾营地!

    “杀啊!”

    “杀”

    黄巾溃不成军,而汉廷阵营士卒则杀气正浓,一面倒的追杀立即展开!

    果然又应了程昱此前的推测,卜己受伤弃枪逃跑之后,便向着唯一未出现汉廷军队的东方而去,随身携带的只有二百余名亲卫而已!却不曾想,卜己刚刚逃出没有二三十里地,自南北方向又自杀出一股汉廷军队来,火把连绵,声势震天!卜己哪里还有力气、胆气再去厮杀,只是催促亲卫加快了马速向东逃去!

    过不多久,卜己又是奔出数十里地去,汉廷的追兵一直都在其身后赶着,到最后竟有一直成规模的骑兵追兵出现在其身后,慢慢地拉近着与卜己的距离!

    直逃到东阿城附近的时候,卜己这才发现前方已被一大拨汉廷阵营军队阻住了去路,自己奔逃这么长时间,却原来一头扎进了一只大口袋之中!

    “卜己还不束手!?”

    身后的汉廷骑兵已经完全追了上来,卜己的亲卫们瞬间被冲倒了一大片,而且很快卜己的脖颈也被一柄长枪给架上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