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

    感谢书友小蚂蚁大人、388937的蛋糕!

    迅速收起几堆金银财物,杨锐快步走向了府库另外半边。

    宛城的县令府同其他大多数治所一样,府库之内只存放有两大类物品,一种是财物,另一种便是武器、甲胄。但是张曼成存放在府库另一侧的武器、甲胄却是很难入杨锐法眼,大多都是破破烂烂的普通货色,杨锐仅仅瞟了一眼便轻摇着头走开了。

    唯有最靠近府库内部的一排武器架,其上存放着一二十件精铁级武器,给初级武将装备还算合适,被杨锐一一取下后放入到了纳戒之中。这些武器装备即使杨锐用不上,也大可找机会处理给其他玩家。

    府库的旁边便是粮仓,杨锐自府库中收拾完毕,也就顺道看了一眼,正如杨锐所预料的,粮仓之内也是囤积甚多!不过杨锐也仅仅是查看了一下便即离去,并没有急着去收这些粮食,他的纳戒空间虽大却也终究有限!只能先探探路子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由于急于收取金银,杨锐都忘记纳戒之中还有余名活生生的苦役呢!此时纳戒之中苦役们面对堆积如山的金银,早已目瞪口呆,他们何曾见过如此巨大的财富,这倒是此前杨锐考虑不周全的地方。

    除去府库之外,若是哪里还可能有好东西的话,粮库还排在其次,倒是张曼成的书房和住所或者会有意外收获!

    兵分数路,杨锐很快找出了县令府后院中这两处所在,并在第一时间赶了过去,一番搜查自然少不了!搜寻过程中一直都有数量不少的黄巾士卒不断骚扰,不过杨锐手下除了初级武将就是阶士卒,实力非这些黄巾士卒所能比,几乎所向披靡,并未有所耽搁。

    “棠溪剑:黄金级武器,攻击16--18。%几率出现撕裂攻击,使用条件:武力值8!”

    “御风符:太平道术法符,催发可生成强风,范围1米,持续时间半个时辰!次数限制:1\1。”

    “孕气丹:黄级中品丹药。增益内功的丹药,可提高使用者内功上限!”

    杨锐在张曼成书房和住所中一番搜索,果然有所收获,虽然东西不多,却是件件珍品,“棠溪剑”倒也罢了。虽然是黄金级别武器。攻击力很是强大。却并非灵魂类装备,其属性相比积分值兑换列表中的白银级灵魂武器还有不如,且装备条件也要高出不少来!

    而“御风符”和“孕气丹”两件物品则要珍贵了很多,且不说“御风符”这一类黄巾符纸十分少见。就像此前的“雷火符”和“星火符”一样,说不定有将来大用;仅仅“孕气丹”就已经让杨锐高兴不已了!正是杨锐所急需的物品!

    “孕气丹”能称得上“丹”,虽然仍旧是黄级中品丹药,与此前的补气丸、育气丸同属于黄级丹药,但相比前二者来讲不但等级上高出了一级,功效上应该会更强大!而且一下就是三粒,全部都盛放在一只玉**之中。

    “是谁?!”

    收获颇丰,杨锐正欲离去之时,却发觉一张案几之后突然出现了一丝气息。显然是有人!刚才一众士卒搜索那处之时都未发现任何异常,却不知此人是如何而来的!?

    杨锐正欲飞扑过去之时,只见一名白衣女子从案几之侧缓缓走了出来,由于夜色正深,杨锐五感虽强却也只能借助微弱的月光看清他的身段而已!

    “不知几位深夜造访。妾身有失远迎了!”

    这名女子倒是镇定,知道自己已经暴露,难以脱身,便主动走了出来与杨锐相见了!

    “汝是张曼成什么人?”

    女子话虽说得客气,但是双方对立的态势大家都心知肚明,杨锐也不绕圈子,直接问道。

    “家兄正是张曼成!”

    也许是性情所致,白衣女子的回答同样没有遮掩。此时她已经走到杨锐近前三四米的距离,缓缓站定后没有再靠近。

    杨锐已经可以大体看清她的面容,此女细长脸面,肤质晶莹剔透,一片夺目的白皙外表柔嫩,内里聪颖,可谓是秀外慧中!虽然未必符合游戏中这个时代的审美观点,若是拿到现实中也绝对是顶级美女了,而且还是天然无雕饰的那一种!又岂是那些胭脂俗粉所能比拟的!?

    此女气质、外貌搭配协调,若说有什么缺点的话,唯独一对耳朵过于细长了一些,不过看起来倒是有点儿像是精灵一族,在杨锐看来很是独到!

    “那就勿怪我不客气了!”

    杨锐探手就要去抓白衣女子,心道终究是一名pc人物而已!

    本来杨锐对待黄巾家眷杨锐已经有过前车之鉴,能不沾边就不愿意去多沾!这会儿主动去抓白衣女子,很大程度上只是为了避免暴露行踪,方便行事而已。

    “住手!”

    “得得得”

    恰在此时,只听一声断喝自后院大门处响起,一骑直向杨锐所在的书房位置狂奔而来!书房门口数名初级武将想要拦下马匹,却是没有一人能够成功,他们的武器看似就要触及马匹之时,却都被轻轻弹开!及到近处众人才发现,原来马背之上竟然是伏着一人的,刚才众人的攻击就是被他不动声色挡下的!

    战马冲进书房之内数米之后才停了下来,距离白衣女子已是近在咫尺!再看书房的木门,门框上沿已经被撞出了一个大口子来,可见马速之疾。

    事发突然,战马从出现到冲入书房之中只不过是瞬间的功夫,而马背上所伏之人的气息让杨锐立即警觉了起来,因此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马背之上,一时没再动作去抓白衣女子。

    “唏律律”

    战马站定之后低鸣几声,不停地打着响鼻,极通人性,好似在提醒着它背上的主人一样!在战马躁动地提示下,马背上之人缓缓地做了起来,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滴答”

    骑在马上那人直起身子后。一时间整个书房及周围都静谧了下来,包括杨锐在内的众人都绷紧了一根弦,全神贯注地留意着此人的一举一动!然而液体砸落地面的“滴答”声却忽然响起,在如此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刺耳,此人竟是受伤了!

    “啪嗒!咚!”

    马背上那人刚刚支起身子两三息之后,还未有所动作就猛然一下摔到了地面上!

    “唏律律”

    “兄长!”

    还未等杨锐一干人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情,白衣女子已是合身扑了上去!听她口中所喊,摔倒之人正是她的兄长!

    杨锐此时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飞马而来之人极有可能便是宛城黄巾的总头目----神上使张曼成!

    “快点!快点!围起来仔细搜索!吾等时间无多,大量黄巾贼人已经发现北门被破的情况。相信很快便会纠集起来。到时莫说是捉住张曼成了。恐怕吾等都难以脱身出城的!快快快”

    正待杨锐有所动作,突然又听到院落之内有大队步卒出现的动静,看起来他们正是为了搜捕张曼成而来的!

    “兄长!兄长!快醒醒!”

    “滋啦滋啦”

    而这时,白衣女子正自撕裂了身上的衣袖给张曼成上药、包扎着。手法很是娴熟。然而饶是她处乱不惊的性情,此时也是急得团团转,不停地晃动着昏迷在地的张曼成!所谓关心则乱正是如此!

    “唏律律”

    张曼成的坐骑好像也懂得正在发生之事,时不时发出阵阵嘶鸣,企图唤醒它的主人。而这也正给了院落内搜索士卒以目标,十数名手持火把的士卒听到马鸣之后,已是向着书房的方向而来

    “汝等动作倒也利索!可曾见到贼首张曼成?!”

    十数名士卒冲入到书房之后,整个屋子都被照得通明,果然如杨锐所料的那般。这些搜索的士卒全部都是汉廷阵营pc!而这些pc士卒冲进书房之后也是吃了一惊,他们不曾想到竟然有汉廷阵营的玩家会先他们一步来到了这里,其中一名带队的初级武将不无疑惑的问道。

    除了见到杨锐及其一干手下之外,书房之内已是再无其余人等,甚至刚刚还听到马鸣的声音。此时却哪里有马的影子?!搜索的士卒更加疑惑不已!

    “这位将军,吾等也是刚刚达到此地,并未见过贼首张曼成!”

    虽然听得杨锐回答,这名初级武将仍然是疑惑不已!他带领一众士卒是紧追张曼成而来的,虽然张曼成马好,跑得要快一些,但是一路之上他们也未曾落下太远,曾亲眼见证了张曼成进入县令府的一幕!

    谁知入得府来,七拐八拐之下,由于地形不熟,这些追击的士卒竟是将张曼成给跟丢了!饶是如此,汉廷士卒们仍然很是笃定,张曼成此前已是重伤在身,哪有余力再逃出县令府的院落范围呢?!

    此时疑惑之下,汉廷阵营pc将领命令士卒仔细地将书房搜索了三四遍之多,几乎就要掘地三尺!然而却始终不得法!原本十分笃定的汉廷pc将军不觉也有些泄气!

    “杀啊!”

    “救神上使!”

    “杀!”

    恰在此时,宛城县令府外喊杀声又是响成了一片,喊杀声很快由远及近,正是向着县令府后院方向而来的!黄巾援兵已然到来!

    “撤离”

    汉廷阵营pc将领很是不甘地再次瞟了几眼书房的几个角落后,无奈地带着一干士卒匆匆而去

    其实也无怪这名pc将领会搜寻不到张曼成,在他带领汉廷阵营士卒进入书房前的一刻,杨锐已经将张曼成、白衣女子以及战马统统收到了小乾坤袋中!他们又哪里还会寻得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