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

    感谢书友不哭就笑、~霸王羽~、特种兵少将、为爱哭泣的支持!

    宛城西北地带已经被杨锐清理出来一片真空地带,又因被汉廷阵营军队包围,靠近西北城墙一带黄巾巡逻、换防的频率提高了很多,杨锐便带着士卒往东北一带刷了过去。

    黄巾警惕性较平时并没有多大提高,杨锐等人袭杀的效率虽然稍稍下降了一些,但也没有相错太多!

    时至丑时二刻,杨锐众人正在袭杀一处民居内的黄巾时,只听得城外突然遍地呼喝声大起,四门纷纷举火,鼓声震天!汉廷阵营军队竟是要攻城了!

    杨锐正在袭杀的民居内黄巾顿时都被鼓声、喊杀声惊醒,自然也发现了杨锐等人的存在,立即就是一阵鸡飞狗跳,杨锐等人颇为花费了一些力气才将局面控制住!也幸亏城内四处皆乱,才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状况。

    自城外的汉廷阵营军队开始鼓动伊始,城内各处的黄巾先后都被惊醒,纷纷向各处城门、城墙方向而去,很快城墙各段便布满了黄巾士卒,人头攒动,拥挤不堪!只看黄巾士卒的数量,汉廷阵营军队想要破城而入也绝非易事!

    等黄巾士卒们纷纷就位,准备抗敌之时,却发现哪里有什么攻城的汉廷军队?篝火倒是点了不少堆,距离城墙只有一箭之地远一点,一堆堆均匀分布着;而鼓声却是从更远处汉廷营地边沿发出的,喊杀声也是发自汉廷营地之内的!

    “无胆狗贼,原来却是故弄玄虚!耽误了老子睡觉……”

    “就是!就是!老子我也睡得正香呢!这帮孙子……”

    ……

    众黄巾抵达城墙之后,发现竟是被城外之敌戏弄,纷纷破口大骂。骂声蔓延开来,四面城墙之上顿时闹哄哄一片!一直到一个时辰之后,见城外军队仍未有所行动,众黄巾这才骂骂咧咧地开始陆续下了城墙而去。

    游戏中宛城是一座大城,拥有完善的城墙和宽阔的护城河,护城河的规模虽然无法与同属于荆州的襄阳相比。但相比起北方一些城市来却又超出不少!想来宛城也不是汉廷军队所能轻易撼动,黄巾士卒们对此还是放心的!

    城外汉廷阵营军队鼓噪、闹腾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这才平息了下来,自始至终都未派出一兵一卒上前攻城,却原来真的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不过汉廷阵营军队的举动却是没少折腾城内黄巾,绝大部分黄巾士卒听到城外的声势之后,几乎全部跑去城墙看了个究竟才又回来睡下,前前后后耗费何止一两个时辰!?是夜宛城之内黄巾士卒几乎都未能睡上安稳觉!

    杨锐袭杀黄巾的行动因此也受到了不少影响,前半夜几乎少有收获,只是到了后半夜这才正常刷了一小片民居内的黄巾。整体所获下降一半还多!

    谁知第二日夜间。城外汉廷军队依旧鼓噪、喧哗。做势攻城,只是时间上往后拖延了半个时辰而已!宛城之内黄巾原本就担心汉廷军队再行骚扰,直到丑时未见动静才算睡得踏实,谁知不多会儿却又被警醒!自然又是大半夜时间鸡飞狗跳。不得安宁!而杨锐刷黄巾的效率自然同样大受影响!

    到这时候杨锐也猜测到了一些汉廷军队的意图,很有可能是要用此疲军之策首先把黄巾拖垮了,然后才会真正攻城!至于这会儿汉廷军队是不是已经有详细攻城计划就不得而知了!

    果然,接下来一连数天夜里汉廷军队就没消停过,每每弄得火光大亮、呼声雷动的,却只是作势,一直都没有真正派出哪怕一个士卒上前攻城!黄巾被搞得大多气恼不已,纷纷要就此杀出城去,与汉廷阵营军队正面对决。然而却一直没有得到张曼成的传令!

    如此下来,四五日时间已是匆匆而过,城内黄巾被汉廷军队骚扰地疲惫不已,怨气深重!杨锐众人的行动也是大受影响,所获下降大半!最终杨锐只得转移到宛城居民区通向北门的主干道附近。人流大增之下,情况才算好了一些。

    不过却也只能选取路过的小规模黄巾或者穿插于主干道旁边支路的黄巾们下手,规模一大或者人流不断的时候,动起手来就十分不便,很有可能会暴露了出来!

    这一夜寅时,城外又像往常一样鼓声大起,呐喊、呼喝声响彻天际。此时黄巾情知是假意袭扰,除去城墙之上的黄巾士卒外,其他黄巾士卒习惯性地选择了无视!

    然而这一次却是汉廷阵营军队真的攻城了!宛城北门之外,汉廷阵营1余名士卒利用绳索费力地将一块巨型“木板”竖了起来,然后又缓缓放下,“咔嚓”一声将原本被黄巾拉起的吊桥砸了个粉碎!

    这块“木板”长约米,宽约米,若是查看一下属性就会发现,其名字叫做“浮桥”,显然是根据图纸制作出来并且可以长时间存在的物品。这块浮桥是跨越护城河的专用攻城物品,不过面对宛城1余米宽的护城河也只能徒呼奈何,然而却正好合适吊桥位置的宽度!

    “嗖嗖……”

    北门城门楼上的黄巾弓箭手发现汉廷军队的异动之后就已经开始放箭,密集的箭雨如飞蝗一般扑向正在搭浮桥的士卒而去,然而大部分箭支却由于角度的关系被浮桥挡下,等到角度合适之时,也有超过七成的箭支被前面护卫的刀盾士卒挡下,射到搭桥士卒身上的只有少数,造成的死伤也并不是非常严重。

    “咔嚓!”

    “咔嚓……”

    紧接着又是两块浮桥放下,将对应的吊桥砸的粉碎,原本吊桥的位置重新被打开了一道通路出来!

    “杀啊!”

    “嗖嗖嗖……”

    一大拨汉廷阵营阶盾甲士卒迎着箭雨首先冲了上去,后面紧跟着数队撞木队、云梯队接连而上,汉廷阵营攻城战正式拉开了帷幕!显然他们所图集中在了北城门处!

    “快点!快点!汉廷阵营开始攻城了!”

    “又是故弄玄虚罢了,别吵!”

    ……

    事发突然,宛城之内的黄巾士卒以为汉廷军队又在耍手段,警觉之人少之又少。

    而汉廷军队并不是只在北门城楼处动手的,宛城一周的护城河边汉廷阵营军队也都部署了士卒,抗出来无数简陋木船。一副要强渡护城河而过的态势!各段城墙上防御的士卒发现情况后,自然都不敢大意,一直盯着那些作势渡河的汉廷士卒。

    “咚咚咚”

    “嗖嗖嗖”

    “杀啊!”

    “喝”

    宛城北城门处一场攻防战打得激烈,数根撞木不停地雷动着宛城北门,云梯也架到了城门口对面,其上汉廷阵营的弓箭手与黄巾弓箭手互射起来,时刻都有双方的士卒倒下来

    按此形势发展下去,随着汉廷军队的不断强攻,北门随时都可能易手!而除去北门附近城墙段之外,其余各处城墙上的士卒并不清楚北门所发生的战事。还以为这里面临的情况与其余各处类似呢!

    至于城内的黄巾士卒。此时则更加指望不上了。汉廷阵营连续几夜的骚扰早就让他们丧失了警觉意识,此时再听到城外喧闹、鼓噪的声音,以为同样还是骚扰、故弄玄虚呢,根本就没有多少士卒爬起来查看!

    “北门危急!将被汉廷狗贼攻下。众人速去防守!”

    此时杨锐所在的位置正是城内通往北门的主干道附近,两三天以来杨锐都在此处刷黄巾,这会儿正好碰见一骑,边跑边呼喊救兵,杨锐出其不意地顺手将其解决掉,这才注意到刚才他呼喊的内容。

    北门快被攻下了?杨锐不禁有些疑惑。其实他不知道,刚才他顺手解决掉的黄巾骑兵正是北门防守将领派出来,紧急向县令府内神上使张曼成求援的!经此一延误,北门所面临的局势又有变化!

    直到一刻钟以后。主干道上数十骑由城内向着北门的方向奔驰急行,杨锐这才意识到北门可能真的发生了什么变数!而这数十骑竟是举了一面大旗的,想来必有一名武将深处其中,杨锐正想将其作为下手目标的时候,借助骑兵所举火把却偶然发现黄巾旗帜之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张”字!

    杨锐急是止住了一众手下。因为这数十骑黄巾之中的将领很有可能便是张曼成!直到数十骑黄巾从杨锐藏身之处附近奔驰而过,杨锐看到队伍之中领头那名银甲壮硕大汉之后,已经有八成的把握确定这数十骑正是张曼成亲自带领的!

    黄巾数十骑疾驰而过,杨锐本欲跟上去看看北门的情况,看是否有机可乘,不过最后一刻突然改变了主意!如今北门告急,张曼成率众前去防守,说不定县令府内正是空虚的时候!想到这里,杨锐收拢了所有初级武将和一干盗贼头目士卒,与张曼成背道而驰,向着县令府的方向杀去!

    事实证明杨锐最后一刻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当他带领众人赶到县令府的时候,其门前不过寥寥几名士卒在看守,杨锐很轻易地就杀进了县令府之内。

    县令府内黄巾士卒倒是不少,不过实力大概都在3阶、4阶而已。因此杨锐并没有遇到多少像样的抵抗,在将留守的1名初级武将级别黄巾将领给拿下之后,其余黄巾已然翻不起什么浪花儿来,所遇士卒全部被杨锐清扫一空。

    宛城本来就是大城,是南阳郡郡治所在,其县令府规模也比钜平县令府大了很多,不过杨锐有过在钜平县令府内走动的经验,此刻杨锐攻进县令府后便直奔府库的方向而去!

    府库之外原也有着不少黄巾士卒把守,不过却难以阻住杨锐等人的脚步,三下五除二便被杨锐杀出一条血路来,直接进入到了宛城的府库之内,映入眼帘的一幕顿时让杨锐呆了一呆!

    只见数百平米大小的府库之内,仅仅是金银就占据了半壁,小山一样地堆了几座!即使杨锐也算见过不少场面之人,也被眼前的巨大财富震撼了一把!这几堆小山之中的其中两堆都是完全由金砖堆砌而成的,其余几堆也都是零散的金银、各色珠宝等!

    杨锐欣喜之极,这得多少金钱呐!一块金砖就价值1金币,打眼看去每堆金砖之中起码有数百甚至上千块之多,少说也得价值1万金币左右!两堆金砖下来就是万金!这还仅仅是金砖一项,其余几堆金银、珠宝虽然暂时还无法估算,价值也不可限量!

    微微出神之后,杨锐这才与士卒一起,大下其手开始将府库之内的金银向纳戒之中收拾!幸亏纳戒的空间足够大,容纳下这些财物也只用了其中一角而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