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4月28日至5月7日双倍月票,在此求一下月票,希望有月票的书友能够支持一下,冲一下5月份分类月票榜!

    竟然是于禁!杨锐不禁动容,他自然是知道于禁出身的,然而在游戏中系统准备让某人登场之前想去寻找也不现实!

    杨锐仔细看去,只见于禁身长七尺,壮硕白净,面上少须,虎目灼灼,身着一套轻甲,甲外一件红色披风,二十岁出头,已是雄姿初露!不愧为将来曹操的五虎将之一!

    “好!好!钜平县内果有勇武之人!”

    鲍信见于禁积极响应,又生得孔武有力,实力不俗的样子,表情也很是欣慰!

    连道了两声好后,鲍信这才伸手将于禁拉到案几之前,当场亲自给于禁做了征募登记,之后鲍信便让手下二人为后面之人逐个登记,自己则拉着于禁到一边叙话去了。

    在场的数十名玩家一下见到两名历史名将,纷纷向前想要与这二人接触一二!大家都清楚,这两名历史名将可不是一般人物所能比及,鲍信将来可是董卓之乱中讨董的十八路诸侯之一,于禁更是曹操手下五虎良将之一,由不得玩家们不激动!

    但是这数十名玩家还未接近二人,就被县尉府刘大人带来的一队3阶士卒给拦了下来,并被告知不得打搅公务!即使如此,还是有很多玩家在不断央求拦路的士卒,希望能通融一下,甚至有人声明愿意投军。却都被士卒们给拒绝了。

    既然有幸遇到。杨锐自然早就想到要上前相见一番。并且很有希望能够通过刘县尉手下士卒的这道“防线”,毕竟他也是县尉府的名人了,又为防守钜平独守一门,县尉府士卒大多对他相熟,应该不会受到阻拦才是。

    正好这时济北相鲍信与于禁两人相谈甚欢之下,竟然一起转身进了县尉府大门,招募工作则被鲍信留给了两个手下。杨锐的机会也就来了。

    “让我过去。”

    “烈阳巡察使?!”

    本来刘县尉的手下士卒还准备阻拦杨锐,结果发现竟是老熟人之下。果然给杨锐放行了过去。

    “属下见过刘县尉!”

    “咦?是烈阳!”

    本来见到鲍信和于禁进了县尉府,刘县尉正准备转身也回县尉府,此时却见杨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便等在原地与杨锐一起进了县尉府。

    “咦?那人也是玩家,怎么被放行了?!”

    “就是!就是!”

    “那人是烈阳知道不?钜平防御战时就和三府的头头们平起平坐,独守西门的便是!”

    “竟是这样难怪!”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且说杨锐与刘县尉进入县尉府后,并没有急着上前与鲍信和于禁二人搭话,而是一路就跟在两人身后,一直与刘县尉闲聊着,将最近自己所做的事情都向刘县尉“禀报”了一番。

    “什么。烈阳竟是得了裨将军之职!”

    “回禀刘大人,正是如此!属下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这一官职的。”

    杨锐甚至将自己裨将军的官职也搬了出来。毫不隐瞒地告诉了刘县尉!之所以如此做,只是意图能让刘县尉之情之后能从旁介绍一下,这样一来与鲍信和于禁接触起来也能缩短一些距离。

    不过杨锐却未把裨将军一职得来的渠道告诉刘县尉,只称是无意中得到的!若是这位刘县尉知道杨锐的裨将军职务是与他一同去西园那次购买的,却不知会作何感想了!

    “此后切勿再称‘属下’!烈阳所得裨将军一职是军中200石职务,已经与刘某比肩了!以后你我就以同僚相称便是”

    杨锐与刘县尉二人,鲍信与于禁二人,就这么一前一后来到了刘县尉的书房之外,一路上相互之间都是所谈甚欢!

    征募士卒嘛,正好与刘县尉所负责的职权范畴相匹配,看这架势刘县尉应该是钜平县全权负责配合济北相鲍信招募之人,他甚至直接把自己的书房腾出来作为鲍信的临时办公地点了!

    “济北相大人,请容我再介绍一位同僚予大人认识。这位是本县峰中亭烈阳亭长,于军中领裨将军一职,此前还兼任县尉府巡察使一职,参与钜平县城防御战独守西门,并立下汗马功劳,一把火烧了黄巾贼众的营地;今次颍川之战区域剧情中也有卓越表现,至今功勋值和积分值已然双双突破百万之巨”

    来到书房分宾主坐定之后,刘县尉首先便介绍起了杨锐,几乎将杨锐身上所有能拿地出手的亮点都讲了出来,可谓是不遗余力!也不妄杨锐路上相求一回!

    “哦?!好!好!好啊!钜平之地果然是才俊辈出之地啊!烈阳之举本官佩服!”

    刘县尉一番介绍果然有作用,济北相鲍信越听越是吃惊,越听越是兴奋,到最后一连用了三个“好”字来夸赞杨锐,还站起身来主动以礼相见,不禁让杨锐小小满足了一把!比方才鲍信夸奖于禁时还要高了一些标准!

    “烈阳见过济北相大人!大人过奖了!”

    杨锐自是起身还礼道,礼貌周到却又不卑不亢。

    “却原来是烈阳将军,于禁早有耳闻!今日正好见过将军!”

    众人都是站起了身来,于禁也向杨锐抱拳道。其语气十分诚恳,显然确实是早就知道杨锐的。

    杨锐又是一喜,听于禁这口气对自己的印象竟是不错,这是一个好的开端,说不得将来有机会收服于他!杨锐自然很是客气地还礼,几人重又坐了下来。

    接下来,在座几人的话题重点竟然都围绕着杨锐对抗黄巾的事迹展开了,对此杨锐自然不缺少素材,并且也不避讳,除了一些不便透漏的地方被他一带而过之外,其余都一一道来,所言甚详!几人听得也都是饶有兴趣,所谈甚欢!

    杨锐很清楚,这个时代npc都是很注重名分和功绩的,所以杨锐这才铺摆开来。不过杨锐前前后后所言也都是确之凿凿之事,百万的功勋值和积分值放在那儿,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由不得在座几人不钦佩!

    一个上午的时间便在几人相谈之间很快过去,几人对杨锐都是愈加钦佩,刘县尉倒也罢了,尤其是鲍信和于禁二人通过一上午的接触,与杨锐的关系亲近了许多,超过了杨锐之前预期!

    “禀报济北相大人!钜平县500人的士卒额度已经招录完毕,请大人示下!”

    近中午的时间,鲍信的两个手下也收摊回到了县尉府内,向鲍信交了差事。原来他们只在钜平县城征召500名士卒。

    “恩,甚好!你们先下去用饭。”

    简单地打发走了两个手下,鲍信似乎意犹未尽的样子。

    “不若吾等四人就此小酌几杯?”

    “自是应该!”

    面对鲍信的询问,刘县尉很是痛快地应了下来,他是负责全程配合济北相鲍信招募的,自然要招待周全。于是几人换到正屋之中,一番推杯换盏自是难免!杯中之物居然是大山镇出产的‘一品香特酿’!

    “烈阳将军,不若与吾等一起驰援东阿县城如何?”

    席间鲍信也谈到了接下来的打算,并邀请杨锐一同驰援邻县东阿。原来鲍信已然招募到了11个县5500人的士卒,凑巧东阿县城一直都未能解黄巾之围,所以这才打算优先驰援东阿!

    没有想到鲍信会有此一邀请,杨锐一时不知该不该答应,恰好此时刘县尉开口了。

    “济北相大人何不先剿灭了钜平县杨来黄巾残部,尔后再去东阿不迟!吾闻东阿县内出了一名能人,唤作程昱的!此人有经略大才,先后数次让黄巾贼众吃亏!想来东阿定然不会有失!

    再者,新兵难有大用,正好可以在钜平县内练一下兵嘛”

    刘县尉一开口自然是想让鲍信留下来,好消除钜平的黄巾之患!然而鲍信却并未立即应承下来,只顾喝了一杯酒后才微微笑道。

    “刘县尉如此说确也有道理,那就留在钜平县境剿贼七天,正好也可以让文则训练一下士卒,吾观文则实力已然超越高级武将,不知善于训练何种士卒?”

    于禁听闻鲍信此问,赶紧放下酒樽道,“大人抬爱,文则可训3阶剑士,若是有马,武器又齐备之下,给文则足够的时间,最高可训6阶战骑!”

    杨锐首先听得一惊,超越了高级武将范畴就可以训兵的?!只需装备、马匹,不必使用技能书?!6阶战骑是什么概念?!

    “如此甚好!”

    鲍信大有深意的看了于禁一眼,脸上露出“果然”的表情,同时又有些出乎意料之意。

    “不知七日之后烈阳将军是否会与吾等一起一起驰援东阿县城?”

    杨锐还在被于禁的话所震撼,又听到鲍信再次相问驰援东阿县城之事,这才缓过神来。

    “自然要同去,正好一睹济北相大人的雄姿!”

    如此好的机会,杨锐当即答应了下来,何况鲍信已经留出了七日时间,足够杨锐把手头紧要的几件事情处理完了!不过杨锐说是一睹鲍信的风采,其实也要看看于禁的风采!

    “那就如此说定!来!诸位满饮此杯”(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