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用一年的时间攻取一座羌族小镇,杨锐感觉自己打开任务卷轴的时机有些太早了!但是一旦打开,对应的任务已经出现在个人任务栏中,任务期限也已开始倒计时,想要取消是不可能了!

    若是任务失败,主领地等级下降三极这个惩罚还是非常重的!如今之计,只能在任务期限范围内,尽力发展自身的实力,争取到时能够有足够的军力完成任务而已!

    想来,杨锐手中另一个锦盒之中的任务应该也是差不多的内容,短时间之内杨锐是不准备再把它打开了!

    只顾考虑任务内容本身,杨锐倒是没有发现,这个任务在任务栏中形成之后,其实在任务栏条目最后一项中有一个“传送”设置,也就是说这个任务中提到的攻取一座羌族小镇,很可能是要通过传送来实现的,而不必再自己寻找目标!

    抛开这个很有难度的任务不说,杨锐赶到大山镇傲徕谷口关卡的时候,发现又有一支黄巾军与留守关卡的张天交上了手!黄巾军的士卒数量只有两三千人而已,被杨锐等人直接堵在了傲徕山谷之中,好一阵痛打!

    杨锐在掌握了特技技能之后,第一次找到了施展的机会,落雁六式枪法不计成本地施展开来,只见杨锐身前星星点点的银芒时不时地闪成一片,所到之处哪里有一合之敌,黄巾军士卒都是很远就被刺中倒地,唯有饮恨一途!

    眼见大山镇近在眼前,李东、田豹、孙宝三将也是放手施展绝技,与杨锐一起并排冲在最前,仿佛割草机一般将遭遇的黄巾军士卒一团团地撂倒在地!

    这次杨锐所带的350余名士卒都是大山镇精锐中的精锐(水卒暂时在肖乾坤袋内),40名5阶盗贼头目紧跟在杨锐4人身后,一旦有漏网之鱼出现马上就被他们撕裂到粉碎;24名4阶弓箭手虽然还在盗贼头目后面,攻击距离却是最远的,每每都是在杨锐四将下手之前就能撂倒最前方冲上来的大半黄巾士卒,效率仅次于杨锐等人!

    而其余近战士卒和3阶弓箭手则只有看戏的份儿,被放在了队伍的最后放压阵!

    如此下来,仅仅一盏茶的时间,黄巾绵延百余米的队伍已然被杨锐等人冲锋、斩杀近半!足足向前推进了五六十米之远!

    不过,这个时候杨锐等四名初级武将的内力已然消耗殆尽,诸将毫无顾忌地出手,前前后后每人使用特技的次数也就在10次左右而已!

    这其中甚至还要数到杨锐发出特技的次数最多!达到了11次之多!田豹等人基础内功等级虽然老早就接近2级,却是一直没有突破,而杨锐通过近段时间地全力修习,基础内功也已经接近2级!再加上落雁六式枪法讲求“奇”、“快”的特点,每次消耗的内功也就相对少了一些!

    此时,杨锐等350余人的队伍又是一变,杨锐四人与所有的盗贼头目都退了下来,所有的3阶近战士卒顶在了队伍最前方,之后便是百余名3阶、4阶弓箭手,慢慢掩杀着向前推进!

    这一队形虽然爆发力没有刚才强,却也是十分稳固,黄巾军士卒一般都没能与杨锐的近战士卒交上手,就被射杀在地!即使有小半能够与近战士卒过上两手的,也完全不是对手!

    大约一刻钟多一些的时间,杨锐的队伍推进到了傲徕谷口关卡之前,强杀黄巾士卒1000余人,己方士卒无一伤亡!当然了,这主要归功于两方士卒的阶位差距太大,黄巾军一方又没有压阵的远程弓箭手,二者的战力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主公回来了!俺刚才看见主公施展的那一套枪法,叫什么名字?还怪俊的!嘿嘿!”

    张天开门将杨锐等人迎进了关内,首先关心上了杨锐的枪法。

    “且不说这个,这两天内大山镇内可还安定?”

    “禀告主公,别的没啥,就是上次捉住的那些黄巾家眷出了点问题,娘们儿们不知道好歹,给她们吃、给她们住,还替她们养着孩子,一天前这些家眷竟是公然造反,差点冲进内谷中伤人!哼!”

    张天说起这事儿来一脸的愤怒,话语都有些颠三倒四的,幸好这时王海闻讯也赶到了关卡之中,才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

    原来就在杨锐带士卒去协防钜平县城之后的一日,当初杨锐出于怜悯放在黑龙谷外谷的黄巾军家眷们竟然趁着夜色想要进入内谷作乱!幸好被把守黑龙潭旁边过道的士卒阻拦下来,才没有让她们得逞!饶是如此,也损失了两名1阶民兵!

    “主公!小老儿认为还是将这些黄巾余孽赶出大山镇吧,即使主公下不得决心处决他们,只需将其放出傲徕谷口关卡使其自生自灭便是,无须对他们仁慈!否则这些暴民还要生出祸患来,目前大山镇内的领民听说黄巾家眷的存在后,民心已然有些不稳,整体下降了接近10点了…”

    王海建议道。

    “走,带我去看看!”

    杨锐率先站起身来,向大山镇黑龙谷而去。王海、张天等众人相视一下,也跟着杨锐起身而去,傲徕谷口关卡只留下一众士卒把守。

    “恶人!还我夫来!”

    等杨锐刚刚达到黑龙谷外谷,来到王海为黄巾军家眷搭建的茅草屋前,一名抱孩子的妇女从一处茅草屋内猛然向杨锐扑来!手中还攥着一根削尖的木棍,这一棍若是扎实了,杨锐即使不死也伤!

    “主公小心!”

    杨锐身后众人纷纷提醒道。

    以杨锐现在的身手,肯定不会被一名民妇扎中,只见他不躲不闪,一把抓住了少妇戳来的木棍,轻轻一夺便将木棍拿在了手中。

    “主公看见了吧!如此暴民,留之何用?还是依着小老儿,将这些不懂事理的黄巾余孽统统赶出大山镇吧!”

    王海见杨锐将民妇制住,趁势建议道,“何况黄巾军这些家眷数量接近5000人,每日消耗的粮食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大概要数千斤左右!而且他们又不事生产,也不愿意供养自己,只是一心想着报仇、造反!留之何用啊!”

    杨锐自然知道王海所说的道理,当初他将这些黄巾家眷收留下来一是看她们可怜,妇女、小孩的一大堆,实在不忍她们到处流落、受虐!另一方面,杨锐也想着能不能将这些家眷降服,为己所用!如今看来,黄巾起义剧情结束之前是不可能的了!

    不死心之下,杨锐再次向这片茅草屋深处走去,以杨锐一众人的身手,除去王海被保护在中间之外,黄巾家眷们对其他人基本上产生不了什么威胁!

    虽是如此,杨锐等人一路转下来,四处都是一片喊打喊杀的声音,很是冲击杨锐当初的设想!

    “难道就没有办法将这些黄巾家眷留下来?使她们回心转意?”

    一圈转下来,杨锐很是无奈,这些黄巾军家眷丝毫不惦念大山镇为其提供的生活条件,从妇女到少儿,走到哪儿都是一片打杀的声音,思想上已经深受太平道荼毒,一时片刻怕是难以改变了!

    众人皆知杨锐的心思,不过面对杨锐的问话却是没有一人有好的办法,都选择了沉默不语!

    “若是当初选择黄巾军阵营的情况下,主公倒是可以放心收留这些黄巾军家眷了… …”

    唯有王海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选择黄巾军阵营?”

    王海的一句话落在了杨锐的耳朵中,倒是立即提醒了他!杨锐自己虽然选择了汉廷阵营,不是还有小惠选择了黄巾阵营么?把这些黄巾军家眷转移到水源村,问题岂不是就能够解决了?

    想到就做!不过在那之前还要做不少前期准备工作!

    离开安置黄巾家眷的茅草屋区,杨锐带着众人首先来到了大山镇议政室内,一边将转移黄巾家眷的事情提了出来供大家讨论,顺手还通过任务积分将被黄巾家眷打死的两名民兵复活了出来。

    “主公这个想法倒是非常合适的,只不过水源村只是低级村落,所能容纳的人员数量有限,小老儿以为首先要将水源村升级到高级村落,然后再大量建设民居,才能将如此多的黄巾家眷容纳下… …”

    “但是不能让水源村接受这些黄巾家眷投降,否则我们就白忙活一场了!当然了,更不能让这些黄巾家眷随意出入村落,要是哪天这些黄巾余孽心血来潮跑出去跟着别的黄巾军分支造反,咱们和水源村两方就都白忙活了…”

    “是啊!所以还要想出个完全之策来,既保证这些黄巾家眷不会随意离开,又要让他们从事一些生产,不说能够保证自给自足吧,至少也能降低一些我们的负担… …”

    …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看法,使得杨锐又得到了不少提示,到最后杨锐倒是总结出一个法子出来,那就是让小惠将村落的围墙拓展到汶水岸边,再在汶水之上造一座船坞作为村落唯一的出入口。

    这样一来,就既有足够的面积修葺茅草屋容纳接近5000人的黄巾家眷,又可以限制这些家眷出入村落了!黄巾家眷相当于处在黄巾阵营的领地之上,应该会安省下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