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汶水汶阳水贼营地的位置离岸较远,一般士卒很难威胁到营地的安全,所以杨锐才放心将这100名阶水卒和20余艘快船都调了过来,营地中只留下了10数名水卒看守。レ♠レ

    杨锐将100名水卒均分到快船之中,每船只承载四五人迅速向着护城河对岸扑去。护城河宽数十米,快船分秒就到,10余米外杨锐就借助月光将黄巾士卒的举动看了个清楚!

    此时黄巾军士卒正在费力地将一艘艘简陋木船拼凑到一起,再用绳索链接成一串,依次向前推进,若是能够一直延伸到护城河对面,一条浮桥也就搭建起来了!

    黄巾军士卒所用的简陋木船结构非常简单,相比木排舢板也复杂不了多少,几乎都是将木头冲板后夯钉在一起的,宽约三米,长约六米,与舢板唯一的区别就是多出了两侧稍稍突起的“船梆”,而这些“船梆”也并非是为了增加吃水量的,只是为了捆绑绳索的方便!

    显然,黄巾军制作这种简陋木船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搭桥!由这些简陋木船组成的浮桥一旦搭成,护城河两侧也就建立了相对稳固的通路,到时木梯、高凳之类的都能轻易运输,攀爬护城河内侧的壕堑将不再是问题!

    放眼望去,正在“动工”的这一类“浮桥”可并不只有是一两座那么简单,而是每隔一段河岸就会有一座,整个西城墙外足足有三四十处之多!

    这可是个巨大的工程,而一旦三四十座木船浮桥搭建成功,整个西城墙将面临此前数倍乃至十数倍黄巾军的进攻,马上会变得岌岌可危起来!若不是杨锐及时发现了黄巾军的意图,等不及天亮西城墙就很有可能会被**的浪chao淹没,继而是整个钜平县城!

    杨锐猜测到黄巾军的意图,也主要归功于白天的仔细观察,并偶然捕捉到了几名黄巾之间比划着组装简陋木船的情景!这才偶然间想到了黄巾军可能的意图,并让李东通过暗道把汶水上的水卒提前调了过来。

    “杀!”杨锐挥了挥手,轻声道。

    “杀啊!”20余艘快船分散开来,蜂拥扑向了正在“施工”的黄巾军士卒。

    当杨锐这些人赶过来的时候,黄巾军的三四十座木船浮桥已经向护城河内延伸了10来米,杨锐当然不会坐视他们继续搭建浮桥,第一时间命令水卒们分散冲杀了上去。

    汶水汶阳的这些水卒还都只是2阶士卒,杨锐并没有来得及将他们升阶到3阶。不过放在水里,特别是面对的大多都是1阶、2阶的黄巾士卒,杨锐的2阶水卒已经够用了。

    即使偶尔碰到一些黄巾军3阶士卒,在水中战斗的情况下2阶水卒也并不输于对手!何况每条船上的水卒就有5人左右,一两名3阶黄巾出现的话根本不是水卒们的对手!

    再加上杨锐与李东、田豹、孙宝三名初级武将,正在搭建木船浮桥的黄巾军士卒马上遭了殃!

    “噼…咔…”

    “啊……”

    “杀!”

    杨锐的20余条快船冲到简陋木船的近前就是一通乱杀,处于护城河中作业的黄巾军士卒大多被斩杀,或者直接被劈落在水中,只有少数几人机jing地跳上了已经搭建好10来米的浮桥之上,仓皇地逃到了岸上!

    第一时间灭杀掉搭建浮桥的士卒之后,百余名水卒对着已经完工小半的浮桥就是一阵乱砍,很多刚刚绑好的简陋木船都被杨锐轻易地拆散,然后又被逐个拆成了木板,眼见是不能再用了!

    护城河岸上的黄巾军士卒自然不甘心就这么看着浮桥被毁,于是一些等阶较高的黄巾纷纷上了简陋木船,向正在搞破坏的杨锐这边冲了过来!

    这些黄巾大多都是3阶,最低也有2阶水准,一共也有20余条船,每条船上也有五六人的样子!看起来实力是不低了,不过却远远不是杨锐等人的对手,尤其是碰见李东等三名初级武将,算是他们倒了大霉!

    在黄巾军的木船刚刚抵近过来后,只见李东、田豹、孙宝纷纷使出特技,夹裹着各se基础内功尽力的招式挥洒过去,往往能够将黄巾军及其船只都能一起劈烂,劈碎!更不要说黄巾士卒会有幸存的道理了!

    三名初级武将基础内功等级都超过了1级,每个人都能够连续使用特技**次之多!因此所有的黄巾军20余条船大部分都被三人华丽丽地灭掉,少部分被水卒们一拥而上、围歼致死!

    经此一幕,护城河河岸上的黄巾军不敢再有任何妄动!

    “啪!”

    护城河岸边一处黄巾营帐内传出器具破碎的声音,仔细看去的话,这顶营帐显然要比周围的营帐规模要大上几圈,所处的位置也位于整个营地的中心地带,这里便是钜平县城黄巾军总首领杨来的营帐!此时是他今天第二次被激怒了!

    “见鬼了!哪里来的水卒!坏吾大事!竟然还有几名初级武将实力之人!取吾剑来,待吾亲自前去会会这几名猖狂之士!”

    方才杨来的一掌是排在身前桌案上的,此时桌案早已化作齑粉,可见这一掌的力度之强!若是有行家在场的话,一眼就可以判定----此人绝对有着初级武将以上的实力!

    “首领不可啊!”

    杨来接过侍从递上来的宝剑,一闪身就要夺门而去,却被一书生模样之人给拦了下来。这名书生看起来十分瘦弱,年已过而立的样子,却是满脸无须,十分之白净!

    本来黄巾士卒中大部分都是田地里走出来的泥巴腿子、大老粗,书生、文人一类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而像这名书生这般文弱的更是没有几个!

    “既然水面上那几人都有初级武将的实力,首领此去有多大胜算呢?或者放在平地之上首领还可放手一斗,但若是放在水面上万一对方是水面将领或者其中有一人是水面将领的话,首领恐怕就会有很大麻烦!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首领最重要的职守当属想办法拿下钜平县城,从而能有个立足之地再徐图其他。若是首领贸然出击,从而身陷险境,群龙无首之下,那又当如何?!”

    杨来听到他的劝阻,身形立即一顿,显然他对这名书生的言辞还是非常重视的!

    “吾自知博陶为何要劝阻于我,可是河面上那数人若是不除,我军如何能够顺利地搭起浮桥来?又怎能顺利突破官府那些狗官们的城墙之利呢?!”

    “首领莫要着急!待我仔细盘算一番…”

    这名被称作“博陶”的,显然是杨来的心腹军师,不过此时他也是眉头深皱,一时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来。

    “若是那东阿县的柳正能来祝我一臂之力,说不定此刻咱们已经坐在钜平县府内喝酒、吃席了!钜平的狗官们显然兵力有所欠缺,竟然派了异人把守县城西门!”

    见他的军师博陶正凝眉思索,杨来只顾自说自道,“说来也太让人心寒,真是人xing凉薄啊!想当ri那柳正欠了我何其大一个恩情,今朝我发书求援就然没有得到任何回信,连一句应承之语都未见!哼!”

    “啪!”

    杨来竟是越说越气,手起掌落间另一张木桌再次化作一堆齑粉!

    且说杨锐收拾掉护城河面上的二十余艘船上的黄巾士卒,却是爆出了几套3阶技能书和装备来,杨锐自然是乐得捡取,兜手放在了背包之中。

    其实白天的战斗中也爆出了为数不少的各类装备、技能书和杂七杂八的道具等,不过想要在战场之上捡取物品实在是非常困难的,而等到战斗结束多数物品已经随着尸体刷掉了!

    若是不出意外的情况下,等黄巾起义剧情结束进行的第三次系统更新后,无论是尸体或者装备等物品都将不再存在刷新时间,而是像现实中一样,只要没人去动就会长时间存在!杨锐前世进入游戏的时候,游戏环境就已经更新过了!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参与攻城的黄巾军士卒等阶较高的只是少部分,所爆出来的装备、物品、道具等东西品质上实在也不怎么高,捡取价值也不大!

    “咦?这是…一张太平道术法符!”

    从简陋木船上捡取了一套技能书和装备后,杨锐在舱底好运地又发现了一张黄级太平道的符篆!

    “星火符:太平道术法符,黄级法符,催发可引燃2m*2m范围内易燃物品,可造成轻微、无差别星火伤害!次数限制:1\1。”

    这张符篆看起来更像是黄巾使用的引火工具,仔细看却与杨锐曾经得到的一张“雷火符”倒是有着不少共同之处,或者也可以说就是一张简易缩小版的“雷火符”!

    星火符这个层次的符篆,放在别人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而杨锐得到之后却将其珍重收藏了起来。杨锐正好一直有一个设想,当初想使用“雷火符”尝试却又没舍得,如今有了“星火符”之后自然是要尝试一番!(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