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暂时没有合适的强力攻城器械,不过对袁绍势力的作战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杨锐部众对卢奴郡城的围困还在继续之中。

    另外还有一条好消息,公孙瓒已经统帅部众到达了广昌县城附近,并重重将其封锁、围上了。

    广昌县城位于冀州靠近最为北侧的区域,之前却并不是袁绍势力的最北侧,其实袁绍已经占据了面积不小的幽州之地,甚至还有三四座县城,可以说将公孙瓒挤压得厉害。

    因而眼下公孙瓒部众到达广昌县城,也就基本上意味着其已经拿回了此前被占领之地域,并且还反过来踏足上了袁绍的辖地,算是一个不小的翻转。

    杨锐部众运输一夜的冰块,暂时只被拉到杨锐本阵附近,待得天色渐亮之后,才在骑兵部众的护送之下被转运到了卢奴郡城附近,足足堆积了卢奴郡城南城门外大片区域。

    大量的冰块堆成了一座不小的山丘,随着白昼的到来,已经渐趋有融化的迹象,本来这些冰块在此时天气之下也只在夜里凝结,白天便化开的,此时见了阳光,很快便开始融化了。

    杨锐仍旧选择卢奴郡城南城门进行水攻,主要是此处袁绍挖掘的地道都已经暴露了出口,更利于冰融之后水流的侵入。

    “哗啦啦”

    “”

    渐趋融化的冰山很快汇聚城溪流,正如杨锐等人所预料的那般,直直向着附近地道口汇集而去,哗啦啦地流入到了地道口内,而且随着融化速度的加快,水流也在逐步壮大。

    见到此幕,亲自压阵而来的杨锐对周围几人微微一笑,其中便有着献出“水攻”手段的许攸,包括从附近河流取冰的计策也是许攸提出来的,因而此时许攸颇有得色。

    “哗啦啦”

    “噗!噗”

    “”

    未过多少时间,逐步壮大蔓延的水流已是连成了一片泽国,将卢奴郡城南城门外的大片地方都淹了,在几处地道的入口处形成了几个漩涡,水流旋转窜入洞口之际,能够听到泥土塌陷的响动。

    照此情形下去,袁绍的地道进水之后怕是保不住了,无论这地道是延续到多远的位置,甚至有可能如许攸猜测那般,存在延伸到很远用于内外夹击的地道,估计也是难以保住了。

    而很有可能出现的一种结果,便是用不了多久蔓延的水泊就会将袁绍地道填满,并将袁绍所挖掘的地道完全毁坏掉。

    “哗啦啦”

    “噗!噗”

    “”

    冰融的过程在日出之后大半个时辰之内就完成了,而卢奴郡城南城门外的水面也在冰融完成之后达到了最深,此后便随着不断流入地道之内而逐渐下降了。

    杨锐等人一直在周围观察着地道的变动,随着液面越来越低,杨锐等人所预期地道被水流填满的一幕却是始终没有出现,地道口的漩涡一直都存在着,汲取着冰融之水,如无底洞一般。

    “东海王不必再瞎费心思了,吾之地道乃通暗河,饶是汝等运送再多水来,抑或者直接引河来攻,都将直接流入暗河之中,对地道本身、对卢奴郡城却是并无丝毫影响的!哈哈哈哈”

    正当杨锐等人诧异,感慨于袁绍所挖掘地道之广阔时,卢奴郡城南城门之上却是突然传来话音,众人抬头看去,不是那袁绍却又是谁?

    而等众人听清其所言,无不都是暗暗诧异,袁绍这地道竟然是直通暗河的?那么此前流入地道的大量冰融之水是直接流入到暗河之中了?看此情形倒也有不小的可能!

    “老袁汝又见老啊,吾大老远前来拜会,却不曾想被老袁汝拒之门外,可非待客之道啊”

    望见城头之上的袁绍,杨锐丝毫不提什么地道、暗河之类,话风少有地漂浮了一次,像是开玩笑地向袁绍打招呼道。

    对于袁绍的话,不知道其他人信了几分,杨锐却是完全接受了,如此也可以直接解释大量冰融之水却是没能威胁地道的原因了。

    果真如此,杨锐部众一夜的忙活无疑做了无用功,而杨锐攻取卢奴郡城的难度也再一次上升不少,然而事实就在眼前,杨锐也暂时没有很好的办法。

    但是杨锐并未因此弱了士气,那样一番话说下来,既转移了话题,将关注的重点放在袁绍“老”的特征上,又可以借此讽刺一下袁绍,若是对方在意,还可以打击一下他。

    袁绍自然是在意的,对于“老袁”这样的称呼,袁绍是第一次听人敢这么叫,而且还是出自眼前东海王之口,

    从两人历来的身份变化和对比,可以说袁绍是经历了东海王成长整个过程的,然而纵使袁绍自己都承认,此时的东海王无论是官职还是势力上都压了自己一筹,被对方称为“老袁”,袁绍也是接受不了的。

    袁绍的秉性如此,何况他是四世三公的传承,在各种不如的情况下,你东海王至少也给个官称吧,结果被叫了“老袁”,令袁绍如何不气愤。

    其实袁绍自己感觉不到,这会儿城下众人的目光望向袁绍,在杨锐“老”字话题的提示之下,才发现袁绍真得是有些老了,不仅仅是年龄不饶人,雪鬓霜鬟,神形日颓;同时还有其势力,也是江河日下。

    就如当前的局势,袁绍辖地几近沦丧完毕,只不过剩下最后一点根基,本来颇具特色的地道战法,在杨锐的一句招呼之下,也已是变成了袁绍最后的救命稻草,除此之外再无依仗。

    拿一场球赛做类比的情况下,这会儿的袁绍已经被杨锐灌了个10:0,还在为抢到了角球机会而得意忘形。

    “烈阳汝欺吾太甚咳!咳!咳”

    “”

    面对杨锐的一句“问候”,原本杨锐还以为袁绍会大怒回怼,或者痛骂一阵,然而结果却是对方气得话都说不好了!这是气势的区别!

    曾几何时,袁绍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从十八路诸侯盟主一路走来,未曾想此时已是壮士暮年的疲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