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杨锐飞行宠物单位作为信使的沟通之下,早已经做足了准备的公孙瓒尽起手中可以调度的20万部众兵马,向着冀州北部中山国广昌县城而进,与杨锐南北夹击袁绍。

    面对汹涌而来的杨锐部众大军,以及被欺压已久公孙瓒部众,可以说袁绍势力已是到了最为危险的时刻,这一点袁绍自己感受是最为清楚的。

    此时的袁绍早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此前九门县域大会战的失败,已是让袁绍底气尽失,即使大部分部将都在特殊道具的帮助下得以逃脱,袁绍在中山国、河间郡残余势力也是几近穷途末路。

    “哐啷啷打!传令冀州各部兵马,凡是能汇聚千人以上者,不论任何条件对烈阳部众进行攻击、骚扰,务必将对方部众拖疲、拖垮”

    卢奴郡城之内,袁绍将身前案几之上的一套茶具全部掀翻在地,也不管此前所泡乃是极为名贵的新品种——萌新毛尖。

    一直到发泄一通之后,袁绍愤怒的神智又转为忧郁,特别是看向被其溅洒了一地的萌新毛尖,甚至还隐隐出现了一丝可惜的表情。

    殊不知这种萌新毛尖乃是杨锐东山茶品系之中的一类新品,正是采自徐州西南温暖湿润之地,需要在清明之前萌芽状态便采摘了下来,尔后由未及妍的少女含在口中,以**温润之并随之下山炒制而得。

    这样一个程序注定了萌新毛尖的品质和产量都是极为难得的,而且口感也确实无与伦比,饮之让人爽心悦神,袁绍一直都是爱不释手的。

    如此也可见杨锐手中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了,不管是袁绍这样的对手,还是敌对状态的倭国文明区域,都在悄无声息之中被杨锐手中产品占领市场并获取依赖。

    抛开萌新毛尖的话题不谈,袁绍歇斯底里一番自然也不是无的放矢,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能做出如此安排了,只不过此时他还能够在冀州各地调动得了多少兵力就不好说了。

    若是袁绍能够早一点认知到骚扰战的重要性,从一开始便在冀州各地行使类似的命令,并且配合一定的有效手段,说不得以冀州的纵深还真能给杨锐部众造成阻挠。

    但是形势发展到眼下这一步,再想翻盘已是极为不易,留给袁绍的恐怕也只有歇斯底里了。

    尤其是在杨锐的移民政策和俘虏政策宣传开来,并在近几日有条不紊运作起来之后,袁绍的命令在冀州各地还能够起到多大作用真得很难说了。

    袁绍也并非一般枭雄,在窝火一阵之后,便自强行镇定了下来,目光不断巡视着厅堂之上还能够使用的人手,也不知道是要有一番安排,还是要指派一些特殊的任务。

    最终袁绍惯例性地说道一番卢奴郡城守城事宜,这便令一干人等各自散去,各司职守而已,并没有再下达其他命令。

    卢奴郡城是袁绍经营许久的安身之地,也已经成为了杨锐讨袁之战最为关键的节点,对此袁绍心中如明镜一般。

    同时袁绍心中也有那么一点点底气,饶是面对极为强力的杨锐部众对手,面对极为难缠的阵法,面对极为凶猛的攻城器械,袁绍也同样还有底气,因为其手中也还握着不止一张拼命的底牌。

    以杨锐迅捷的信息获取能力,袁绍传往冀州各地的命令很快便被其获知,这倒是没有出乎杨锐的预料,同时杨锐也并没有太过在意袁绍这一举动。

    此时一场针对攻取卢奴郡城的战前议事正在毋极县城议事大厅进行着,韩黛、郭嘉、赵云、张辽、于禁、韩馥、御宿堪兵卫、许攸、鲜卑≈乌桓几名将领等10余名谋士、武将济济一堂,共同商量着攻城之道。

    “主公,卢奴郡城宜急攻,先是九门之战方才过去,后是主公取毋极县城如探囊取物,已是极大震慑了袁绍残余部众,自当趁胜势一举夺下卢奴郡城,生擒袁绍,全获冀州之地。”

    大厅之内,一直都很少发言的许攸向杨锐建议道。

    由于是其所熟悉的冀州故地,杨锐当先便询问起了许攸,在杨锐充分表示信任的前提之下,才有了许攸谏言的一幕。

    “子远以为,当以何手段攻取卢奴郡城?”

    杨锐继续出言问道。

    “既是关键定鼎之战,吾等部众当正面攻取卢奴郡城,诸番手段齐齐上阵,光明正大摧毁卢奴郡城,亦摧毁袁绍于整个冀州的名声和根基”

    许攸可谓有问必答,所言也都符合当前的情势,按说杨锐也该认同,但是其内心却是隐隐有一些感觉,攻取卢奴郡城这关键一战或许不会太顺利。

    议事之前杨锐就深思过此事,同时也与郭嘉稍稍探讨过,其中一个异常之处便是袁绍自身的表现。

    与曹操提前便布置好了退路,一环套一环保留自身势力相比,袁绍似乎打定了主意要死守卢奴郡城,如今杨锐部众几乎已经兵临城下,袁绍依然呆在卢奴郡城之内,不断以各种方式稳固城防。

    从这一点上而言,要么是袁绍与曹操的心态和性格不同,造成了战略眼光的不同,要么便是袁绍还有着什么底气,以至于认为能够坚守住卢奴郡城。

    以袁绍的性格,要其放弃经营已久的冀州肯定是不容易,他还无法做到像曹操那般拿得起、放得下,同时家底、年龄、处境方面的不同也会影响到两人不同的选择,倒是有可能造成袁绍坚守卢奴郡城。

    若是另外一方面原因,那么杨锐就需要小心谨慎一些了,袁绍的底气和底牌将影响到卢奴之战的进程甚至是结果。

    “其他人等还有何建言?”

    “既是如此,吾等明日一早动兵,近午之时便可抵近卢奴郡城,随即着手尝试攻城,且看袁绍手中还有无底牌再言其他”

    “”

    议事大厅之内,杨锐询问一圈,却是大都赞同许攸正面攻城的建议,于是杨锐最终做出了决断,而且本来尝试攻城也是必要的环节。

    “吱嘎!吱嘎!吱嘎”

    “”

    第二日一切按照杨锐命令有序进行,临近中午之时杨锐先投部众已是兵临城下,二话不说便架起了重型投石机,发射出了打响卢奴郡城之战的第一块巨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