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小惠在0001号商盟成员驻地拍卖结束之后又有一番言辞,但是接下来的三四处驻地都没有拍出太高的成交价格,成交价格大都在160000东海金币至200000东海金币之间区域。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当然了,这几处商盟成员驻地成交价格还算是合理,因为其位置、条件都是一般层次,并不像此前的0001号驻地一般,处于一侧的正中央,并且紧邻一品香驻地。

    小惠在编号的时候是交叉进行的,并不是按照分布次序,而是按照拍卖顺序将驻地进行排列的,主要的规律是将位置好的与位置一般的驻地轮替进行拍卖。

    因而出现一部分价格较低的驻地建筑也是实属正常,是杨锐等人事先都预料到的,总体也还符合杨锐的预期。

    “诸位商盟成员代表,下面进行关外第六处商盟成员驻地的拍卖,编号0006,位置处于广场南侧正中的位置,乃坐南朝北的风水宝地,具体方位诸位可从图纸查询,起拍价格150000东海金币,驻地所有权70年,每次竞拍加价1000东海金币倍数,现在开始出价竞拍”

    又过一会儿,小惠隆重介绍了一处商盟成员驻地,是处于坐南朝北方位上的旺铺,这一次起拍价也是高出了很多。

    虽然每一处驻地的风格各不相同,但是设计规格和面积都是相差不多的,只不过游戏背景之下大商群体也是讲究风水的,驻地本就是商铺,因而驻地的风水也被看得很重。

    “吾出250000东海金币。”

    小惠的话音刚落,这一次朱然公又来了一次狠的,直接将价格拉升到了很高的价码,与最初0001号驻地的最终成交价格都持平了。

    仅仅是一次出价,整个拍卖场大厅之内已是猛然变得鸦雀无声起来,目光纷纷投向朱然公的方向,各种神色都有,其中大部分都是钦佩之色,这家伙实在是太有钱了。

    但是也有一些皱眉之人,有一些不忿之人,甚至还有一些不屑一顾之人,这场中一干商盟会员当中难免有一些是卧虎藏龙之辈,未必就能够服气朱然公的。

    特别是朱然公的背景并不是只有杨锐清楚,商盟成员之中为数不少的人都知道其与张让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在历次抢购旭阳丹的过程当中,朱然公的威猛早已经被传开了,其背后之人也无形之中被越传越广。

    “吾出300000东海金币。”

    众人的惊讶也仅仅是过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就听得拍卖大厅之内另外一个声音已是响起,竟然也是直接追加了数万东海金币的价码,脸面之上却是十分平静的样子。

    大厅之内一干人等再次寻声望去,却发现这个叫价之人正是在0001号驻地拍卖时与朱然公竞争的那位,是一名金袍老者。

    “吾出400000东海金币。”

    朱然公当然也发现了此人,脸上稍稍露出了一丝不屑,随即再次喊价道。

    “吾出500000东海金币。”

    这一次那金袍老者比之前番却是加价更急,并没有像竞拍0001号时那般弱了气势,或者出现犹豫和思考之类。朱然公刚刚加价上去,他便还击以100000东海金币的价码,0006号驻地的竞拍价格也就随之一路飙升了上去。

    “吾出600000东海金币。”

    “吾出700000东海金币。”

    “吾出800000东海金币。”

    “”

    两人对0006号的竞标进入到了近身搏杀白刃战阶段,使得竞价价格直奔1000000东海金币大关而去,惊掉了大厅之内在座的一地眼球。

    “可知那位金袍老者真实身份?”

    后台vip室内,杨锐的注意力也早已经被两者的豪气出手给吸引了过去,朱然公他自然是最为熟悉的,然而另外以为金袍老者他却是并不认识,于是向一旁的程昱、荀攸两人询问道。

    “只知道是扬州大商,备案姓徐名茗,却是并未获知真实身份,其注册商盟成员以及评级都是十分普通,乃是乙级三级层次,此前也并未过多引起关注”

    荀攸这两日一直待在大型拍卖行帮忙的时候较多,因而对于本次前来参与商盟内部交易会的成员还是熟悉过的,他清楚有金袍老者这个人,却是对具体的底细掌握并不清楚。

    杨锐点头,偌大一个商盟,而且商盟成员在登记、评级的过程当中并不一定愿意完全暴露自己的实力,程昱、荀攸等人不清楚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金袍老家伙,吾虽不清楚汝之具体来历,但凡是量力而行啊,莫非特意要与朱某过不去?”

    竞拍价格攀上900000东海金币的时候,朱然公转向那金袍老者言道,话语之中不无警告的意味。

    “可是朱然公否?吾还正要问汝,拍卖主持者已然强调数次,每一家商盟成员只能容许有一处洛阳皇城内的驻点,此前汝已抢到一处绝佳之所,不知汝继续抢下去有何意图?”

    金袍老者却是似乎认识朱然公的,口气上没有任何的示弱,反而倒打了一耙子过来。

    “哼哼,吾朱某于商盟内部可并不仅仅只有一家注册会员,本次吾正是有意要搏下个五六处商盟成员驻地来,好使的吾之每一家会员都有一处驻地使用,奈何汝又管得?”

    朱然公年富力强之辈,气势上自然也更盛一些,然而对方也是毫不示弱,若不是在拍卖会之上,双方说不得就要直接掐起来。

    “诸位请注意一下拍卖行的规矩,注意一下商盟内部交易会的规矩”

    眼看着朱然公与金袍老者徐茗就要吵起来,作为拍卖会主持的小惠自然要出面,对二人双双进行了一番警告,这才将拍卖行的情况再次稳定了下来。

    “诸位请注意,若是对0006号驻地感兴趣,还请继续举牌加价”

    “吾出1000000东海金币。”

    “”

    这边小惠提示的话音还未落,那边金袍老者徐茗已是率先出言开始报价,似乎他看上这块风水宝地之后,已是准备全力以赴将其拿下了。

    “1000000东海金币一次。”

    “1000000东海金币两次。”

    “1000000东海金币三次。”

    “成交,0006号商盟驻地所有权由徐茗获得,竞拍价格1000000东海金币”

    另外一边朱然公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却是没有再出价,如此以来双方财力的雄厚程度亦是可见一斑了。

    而金袍老者百万东海金币将0006号驻地给拿下,也掀起了驻地竞拍的**,接下来的数处驻地虽然位置都很普通,成交价格却是每一处都超过了200000东海金币,比之此前提升了一个不小的档次。

    自此次之后杨锐也对金袍老者的印象极深,此时杨锐也想不到,将来某个时间段他与金袍老者所属的势力打交道的次数将十分频繁。

    接下来商盟成员驻地拍卖十分热烈,也十分顺畅,其中最高的压轴驻地拍卖再次拍出了80万东海金币的价格,同样是朱然公与金袍老者之间进行竞争,同样是金袍老者最终获取到了驻地所有权。

    这样的结果也再次让商盟内部成员们惊诧不已,对于金袍老者的“战斗力”简直是佩服至极,因为他们都很清楚朱然公所代表的势力,以及朱然公手中的财力大小。

    当然了,朱然公从一开始就参与了多次驻地抢夺,给张让名下四五个商盟成员都争取到了驻地,所花费金钱数量也超过了1000000东海金币,算是商盟成员竞拍者当中的一个大赢家了。

    而剩余的商盟驻地拍卖结果,最低的价位也超过了160000东海金币,大部分都在200000金币左右的价格徘徊,其中地段很好的10处驻地价格则要贵上00东海金币的价格。

    当所有100余处商盟成员驻地全部拍卖出手,杨锐也舒畅地出了一口气,这些还未能够竣工的商盟成员驻地能够完全出手本身就不容易,同时每一处所拍卖的价格都已经不算低了,仅仅通过这一次拍卖,杨锐手中所获东海金币就超过了23000000!

    这样一个数字,在杨锐总发行东海金币的数量里也能占上一定比例了,还是非常可观的,而拿出这部分钱的人也只不过不足100之数,可见这部分人的富裕程度了。

    不知道小皇帝刘协若是了解到这个数字会是什么感触了,这块地段几乎是小皇帝免费送给杨锐的,就算是将其看成杨锐对满朝文武群臣俸禄的回报,杨锐也就仅仅在百官身上花去了这个数字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即使加上小皇帝汉室成员的日常用度,也同样是如此。

    反正当这一事实被程昱、荀攸提及的时候,便已经率先将管宁给雷了个外焦里嫩,估计小皇帝刘协若是知道这件事情,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上午的商盟成员驻地拍卖结束,本次商盟内部交易会的两大重头戏已是全部过去,无论是关外几类商品的代理专卖权,还是商盟成员驻地的拍卖,都还算得上顺利。

    至于剩余半个游戏日时间的自由买卖和洽谈,已是无需杨锐继续在场,由此杨锐便带荀攸一同使用虚渡飞舟*灵魂离开了洛阳皇城,赶赴冀州战场方向。

    而杨锐将程昱与管宁暂时留在了洛阳皇城,其中程昱善守,统筹整个司隶州地域事宜;管宁则被封为了河南尹太守之职,接下来这一片就是管宁施展才华之地,所以更应该留下来了。

    杨锐使用虚渡飞舟*灵魂,首先将荀攸置放于河内郡之地,令其与黄忠共同掌控该郡,并先期做好领民npc的救济、稳定以及安抚等事宜。

    而杨锐本人则继续投身冀州讨袁进程当中,杨锐离开的近3个游戏日时间之内,讨袁部众也不仅仅是休整,而是一直在贯彻“流民三策”,转移区域之内形成的流民npc,稳定已攻伐冀州区域的民心,并解决当前该区域npc领民的温饱问题。

    等到杨锐重返冀州之后,魏郡、清河郡、赵郡、安平国以及巨鹿郡南部区域,总计转移的npc流民数量已经超过了10000000之数,流离失所之人的规模可谓极为庞大。

    特别是在严冬季节之内,这部分人转移起来十分麻烦,即使他们全部选定了所要去的方向,有的是司隶州,有的是夷州,有的是虾夷岛或者其他地域,一时之间杨锐部众也只能将这部分人暂且转移到青州、兖州地域之内,等到天气回暖之后再行转送。

    当然了,其中一大部分流民npc甚至都被暂时就近安置到了冀州地域之内,配合着粥棚的建立,先行保障住其生存寻求。

    粥棚建设、移民政策,再加上被救之领民热情地宣讲,杨锐所控制的郡县已经逐步稳定了下来,这其中考验最大的便是运力了。

    无论是杨锐部众本身,还是杨锐所推行的流民三策,其实都需要粮食、衣物等作为最基本的保障,这对本来就十分紧张的杨锐势力运力产生了巨大的挑战。

    本来杨锐北向冀州讨袁,从一开始就通过商盟发布任务的形势雇佣了大量运力,此时再行使用这一招的情况下,虽然仍旧调度了不少的运力起来,但是仍旧远远不足用。

    这也是杨锐选择离开冀州三个游戏日时间,前往司隶州参与商盟内部交易会的一个重要因素,他不得不留下一定的时间来,一边进行休整,一边等待大量物资供给的运输。

    三个游戏日时间过去,并不充足的运力终于能够供应上军民两方面基本的物资需求,只不过想要继续进行猛烈推进,还仍旧是无法到达物资的完全保障。

    而到得此时,杨锐冀州讨袁已经进行了近20个游戏日时间,再有10来个游戏日天气就将猛然转暖,杨锐也不得不为此多做一些打算,或者是时候改变一下讨袁的节奏了?

    “诸位对本次讨袁接下来的进度有何建议?”

    杨锐这边才返回冀州范围之内,便通过御宿堪兵卫空灵秘忍士卒召集了郭嘉、赵云、张辽、许攸等就近的几名将领前来商议此事。

    在从司隶州返回冀州的途中,前半段路程一路之上荀攸也在就此问题提醒杨锐,同时杨锐在洛阳皇城两三日时间也曾经细致考虑过此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